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19 大帆船(第三更,求月票)  
   
319 大帆船(第三更,求月票)

319 大帆船(第三更,求月票)



葉泰獨自一人在東海海面上禦劊飛行.雖然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卻幾乎飛到了麻木的程度.前些日子跟著修士大部隊的時候,他還有同門師兄弟,可以偶爾話解悶.可是現在,孤零零一人,他連一句話的人都沒有.

若非定星盤上顯示,他距離那座島嶼越來越近,他甚至妾以為自己在這海上飛不到盡頭.

這日的正午時分,葉泰正駕馭法器在海面上枯餒的飛著,突然一怔.捱了揉眼睛,現海面遙遠處,似乎有一座"山&qut;出現.他頓時

精神一振,種有些瀲動,加快了度.

在海上飛行了快一個月,沒有任何停歇,現在他終于見到一處可以暫時落腳之的島嶼了.

"呃&qut;&qut;不對!&qut;

離那","還有十余里,葉秦腦申突然清醒過來.足下飛劍也緩慢了下來,臉上露出些許疑惑.急忙將《東海濃域圖》卷軸拿出來.

他所在的位置,距離那廑島嶼.分明還有三日多的距離.這樣長妁距離,視野范圍內,根本無法看到才對.可是.他現在卻足足提前了好幾夭見到了這座"山".

"難道是定星盤出錯?或者…&qut;還有另外的島嶼?這里要是有這樣一座島嶼,應該會被記錄進《&qut;東海海域圖》卷軸中才對.記載地圖卷軸的修士,不可能會漏了這.樣一疼明顯的山.

葉泰百思不得其群.

他還是決定飛近去看一看.

要是真有這樣一座島嶼,他肯定要暫時歇一歇.只片刻的工夫,他使飛到那"山"的五六里之內.

葉秦這才驚訝的硯,那並不是一座真正的山,而是一艘如山舫巨型的大帆船.飽滿的風帆上,還繪制著一些巨大的海獸.

這大帆船的航行的度頗快,是朝著他而來的.

這樣的大帆船,葉泰曾經在東漁與的渡口處看見過近百艘之多.他一下明白過來,這艘大帆船應該是從東漁鎮邊來的不定還是屬于東漁鎮上某位金丹老祖的船隊.

葉秦神包古怪.

其實他一直很疑惑,這樣的大帆船的用途.這樣一艘大帆船,航行度並不快,居然能在如此凶險的東海上航行,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讓這樣的大帆船在海上生存下來.操船之人,必定經驗極其豐富,而且膽大無比.

他見是一艘東漁鎮的大帆船,心中頓時生出強烈的戒心,反而不願

意再飛過去.

這樣的夫帆船,肯定屬于某個頗強大的海上勢力.船上的築基期

修士應該不在少數,少則數名,多著數十上百名也不一定.

葉秦很濞楚,自己要是過去,肯定勢單力孤.要是這船上的修士起了歹意,他可就麻煩大了.他一名修士的實力再強,也難以敵的過一大群修士的圍攻.

葉秦不想冒這樣的風險.想了一下,立刻將飛劍轉向,避開這艘大帆船.

反正此地距離鄖座島嶼已經很近了,他完全可以找到稚瘞島嶼之後,再歇上一歇也不遲.

葉泰看法了大帆船的同時,大帆船上的修士也自然看法了他.

此時,在大帆船的頭上,正負手站著一名灰袍老者.以及一名身形彪悍.手掌粗糙磚中’年漢子.船上還有眾多低階的練氣期修士在忙

碌.

"船主,瞧那邊,飛來了一個渡海的築基修士.哈,看來今日咱們又能一筆意外之財了.船主,你看咱們是不是截下他?"那名中年大漢,喜滋滋道.

"嗯『不急,等伽自己飛過來吧.老五,你叫眾位弟兄們都准備好.不要驚走了咱們的'客人’.待他過來,咱們一起.出手.,椅此人一舉拿下."

老者沉誨的道.

"是!"

那漢子應聲,轉頭朝船倉內的修士呼喝著.很快,便有幾名築基期的大漢興奮沖了出來,潛伏在船甲貨物中.無疑,他們都是築基期修士.是這艘大帆船的領人物.

可是,他們很.快失望了.

船上的眾修士們驚詫的現,鄖名修士明明朝他們的船飛來,可是距離他們還有五六余里的時候,突然停下.轉向,避開他們這艘船,朝其它方向飛去.

他們還從未見過這種況.

要知道,在這東海上,渡海掉隊的修士,在茫茫的大海上迷失了方向.突然見到一艘來自東漁鎮的大帆船,就倍是見到最親的人一眼,幾乎都是毫不猶豫的直接飛了過來.哪里會考慮這麼多.可是這名修士,眼看快要上船了,卻突然掉頭走人.

封了嘴邊的肥肉卻跑了,對船上的灰袍老者,還有這些大漢跨士.無疑是個不的打擊.

"難道他現我們恝對他不利?,&qut;&qut;不可能啊.我們沒有露出任何敵意.

老者皺起眉頭,自語了幾旬.

他吩咐幾名大漢稍安勿躁,他親自去看看.

灰袍老者拋出一柄飛與,化身為一道光芒,從大帆船上禦器飛了起來,筆直朝葉秦疾飛而去,一邊大聲呼喊,"前方那位修士,且稍等片劊!圩

葉綦掉"頭離開,聽到身後傳來呼喊聲,回頭望了一眼.

見是大帆船上的一名築基期修士遠遠的追過來,他也沒有太擔心.他有足夠的自信.區區一名築基修士,不可能將他截留在此地.

葉秦的度緩了下表,手扣儲物袋,心戒備著.

那名修士飛近.葉春這才看見,來的一名灰白胡須的長袍老者,大約是築基期五層的修為,這樣的修為很是一般.

這名老者應該是常年出海,飽經風霜,骨骼硬朗.

"這位老弟,我乃是東漁碡沈家船隊的修士沈大良,也是這艘大帆船的船主,正載著一批的貨,要去琉璃島.老弟應該是和你的同伙走散了吧?咱們都是中土大陸的修士,在這海上遇見也不容易,老弟-何不到我的船上去坐一坐.老夫的船正好順路,可以載你去琉璃島,也免得你在海上胡亂飛行,走錯了路."

老者飛到了葉秦的跟前,消瘦的臉頰露出親切的笑容,呵呵笑道.

"你這船是去琉璃島?&qut;&qut;

葉泰怔了一下.露出怪異之色.然後他低下頭.似乎有些波動,但是又有些猶豫和遲疑不決,考慮要不妥跟著去.

老者見他動了心,頓時暗喜,連忙勸道="正是.老弟無需擔憂,寂沈家的船.在東漁錟可是赫赫有名,在海上航行也非常安全.老弟到了琉璃島之後.可以在那里找到一些同伙,結伙前往海列島.不過,你只需要付一筆費用就行了.&qut;

葉秦聽了老者的話,心中的擔憂似乎放下,驚喜的道,"在琉璃島,還能找到其它前往東海列島的修士?….也好.既然是順路,我就不客氣了,有勞沈船主帶我去琉璃島了.&qut;

"哈哈,哪里哪里,老夫歡迎還來不及呢.老弟.清隨戎春!

老者爽朗的大笑.

'請!".

葉黍漤笑.

老者隨即劍返回,帶著葉秦向那艘大帆船飛去.

葉黍駕馭飛劍.跟隨在老者的後面.突然.他日光冷凝一張.

南明離火劍澆射西出,化為一丈洶洶火劍,直取老者後心.同時,拋出烏云障-,青銅鍾,捆仙索都已經扣在手中.若是南明舀火劍沒能將老者拿下,這些法器將一起拋出狂攻.

"你~!"

老者頓生警覺,感覺身後一股強烈的火吳丁氣息向他籠罩而奉,不由怡然回頭.

老者為了消除葉秦的戒心",引他上船,根本沒有傲陔備,連護身草都沒有加上.而且,他也自信葉秦不敢跟他動手.固為大帆船上還有眾多同伙.

可是他哪里想到,此地距離大帆船才區區數里距離而已,禦器飛行也就是幾個眨眼的工夫.

這樣短的距離,葉秦居然也敢翻臉出手,而且翻臉度如此之快,而且出手如此凶悍.出手便是元神法器,他倉促之間哪里拐的住.

"鉺人

老者才反應過來,想要閃避,後心已經被南明離火劍給洞穿一個大血,他吃痛怒瞪起眼睛想要奮起回擊,卻有心無力,一頭往大海墜去.

"想騙我過去.也該用點高明的手段."這般分明是去中土大陸的方向,哪里是去什麼琉璃島!你以為我在海上迷了路,無法分辨方向了嗚?"

葉秦將鄖老者的肉身一擊洞穿,冷冷一笑.當然.也不忘在轉眼間將老者隨身飛劍法器,儲物袋等等,通通收走.隨後,立刻"駕馭烏云陣,掉轉方向疾飛而去.

’在東漁鎮上,他有所顧忌,不願意輕開殺戒.就算褚白耳兩庋欺辱到他的頭上.他也再三隱忍,甚至放他一條生踣.迕免惹出大麻,可是在這殘輕的東海,.他是絕不會有任何容忍針對他的惡帛行為.

他十分清楚這種地方的殘酷性.

這海上數萬里杳無人跡,沒有任何規矩和約束,死個把修士,連氣泡都翻不起.比他當年在萬枯嶺洞窟試煉,還更為殘酷無.

一旦相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這里,任何猶豫,那都是婦人之仁.因為愚蠢而死,死了也活該.別奢望有任何人會為你複仇.

沈船主以為可以誘他上船『反而丟了命,那是自找的.

大帆船上的兒名大漢,正在等待沈船主帶葉春上船,好聯手伏擊.卻債見半空中的突變,頓時氣得哇哇大叫,六七名大漢禦器沖天而起,朝葉秦奮起急追.

"別是.還沈船主的命皋.給老子殺了他,為船主報仇.

釁嗦:回頭望了一眼,不屑.就憑他們這六七名築基低階修士,還想追殺他,未免可笑.要不是擔心船上還嗔埋伏有更多築基修士,他甚至想殺回去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葉秦沒有理會.

烏云障很快消失在海上.

鄖六七名大漢氣的亂叫,卻沒有一個追的上葉秦的烏云障,卻只有干瞪眼.不得不停了下來,眼睜睜的看著葉秦從視野內消失不見.




上篇:318 妖暴風(第二更)     下篇:320 奪船(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