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25 芭扇礁  
   
325 芭扇礁

325 芭扇礁



王島主提出.讓葉秦同時出任大琉璃島的首席煉丹師.

趙大島主沉吟了一下,並未反對.解決這事的最好的辦法,只有這樣了,否則只有兩大金丹修士斗法一途,只是那樣未免太傷和氣.

"兩位老祖,這兒只是信口雌黃,如此年輕,他哪里煉制的出七階的靈丹?!誰也沒有親眼見過,只是道聽途而已,兩位老祖萬萬不可輕信一面之辭,便輕易任命他為大琉璃島的首席煉丹士啊!"

站在趙大島主身旁的一名面容憔悴的青袍灰須老者,這時卻慌忙跳出來反對.

"不錯,李老的正是.這子一個外來的修士,甚至還不知道他真實的來曆,咱們怎麼可以輕信他?""不定他就是想在此地騙吃騙喝,島主,咱們的靈藥萬萬不可交給他,只會白白糟蹋了."

其他幾名青袍煉丹士,也急急忙忙站出來表示強烈的反對.

葉秦這位煉丹大師的出現,對整個琉璃島的修士來都是一件驚喜的事.但是對于島上極少數人來,卻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那就是兩位島主手下養著的十余名煉丹師.

他們為兩位島主和其他修士煉制靈丹,享受著極高的禮遇.要是被葉秦取而代之,他們享受的禮遇無疑要大降.最大的好處,將被葉秦得去.

大殿內此刻最焦急的,恐怕就是大琉璃島原先的首席煉丹士,也就是那位最先跳出來的青袍灰須的李老修士.

昨天晚上他得知島上出現了一位煉丹極為高明的煉丹士的消息之後,他便一夜睡不著,覺得大事不妙.如今二位島主,提出要讓葉秦出任首席煉丹士,對他來更是晴空霹靂,無法接受.

"這倒也是,李老的不錯.老夫只是聽幾個手下,你的煉丹術很不錯,你自己也自己的煉丹術不錯.但是光沒用,還得煉出真正的靈丹來才行.葉師侄,你呢?"

趙島主眯著眼睛,笑著道.

"島主要知道我的煉丹術究竟如何,只要煉上幾爐靈丹,一切自然就清楚了.又何須那麼多呢?"

葉秦平淡的道.

"好!老夫這便給你十份六階的靈藥材,以及十份七階的靈藥材.

要是你的煉丹術真有那麼高明,大琉璃島的首席煉丹士非你莫屬.要是不如你所的那樣高明,白白浪費了老夫的這十份珍貴的七階靈藥材,老夫一定殺你泄恨!"

趙島主一拍座椅,做出了決定.他的語氣中,隱含著幾分森然寒意.

"這是自然."

葉秦心中微微一凜,心知自己要是煉不出靈丹,這位趙島主是絕不會手下留的.

"島主,使不得啊!十份七階靈藥材,太過珍貴了.就連我也未必能成功一二次,這呼怎麼煉的出來!"

李老還想焦急勸阻.

但是兩位島主根本不聽,他們對葉秦的煉丹術非常期盼.一樣的靈藥,卻能夠得到翻倍的靈丹,這樣高的回報,足以讓他們不惜冒險一試.

大琉璃島,主峰,某間頂級煉丹室.

在煉丹室外,圍著數十名身穿藍裳,碧衫的築基修士,徹夜守在丹房外,禁制任何其他修士靠近此地.而兩位島主.還有那些青袍修士,幾乎每隔數個時辰便要來看一次.足足七日之後,煉丹室大開,一股靈丹藥香撲鼻而來.

數十名藍裳和碧衫築基修士,恭敬的站在室外,近乎崇敬的望著從里面走來才一名白衣年青修士.

那些位青袍修士,此刻一個個都面色土灰,徹底喪失了質疑的勇氣.

在七天前,他們親眼看到,葉秦拿著十份六階靈藥和十份七階靈藥,身上空無一物,進了主峰的這間煉丹房.出來的時候,葉秦手中拿出了八個瓷瓶的六階"歸元丹"和三個瓷瓶的七階"龜髓丹,.擺在眼前的事實,讓他們再也不出任何反對的話來.他們曾經強烈質疑葉秦的煉丹術,此時不敢有任何異議.

趙大島主,王島主兩位金丹修士,對葉秦的煉丹術也再沒有懷疑,直接宣布葉秦出任兩座島嶼的首席煉丹士.

"趙島主,你要我煉丹,可以,不過我有幾個的條件.我煉丹喜歡清靜,不能受任何干擾,所以需要一座單獨僻靜的洞府,作為煉丹之地,希望島上任何其他修士不要擅自闖入.其次,我還需要一名煉丹童為助手,把靈藥材交給童,由他交給我,我煉出靈丹之後,都將由童直接送交兩位老祖.再次,我只為二位島主煉制靈丹,島上其他修士所需靈丹,恕我無能為力.最後一點,有的時候我需要外出尋找靈藥材,需要出海獵取海獸,望二位島主不派人干涉我的行動.

只要這幾點答應,在下願為兩位島主效力."

葉秦將這幾瓶靈丹交給趙大島主之後,並未立刻答應接任首席煉丹士,反而提了幾個要求.

這幾個都是很的要求,也很合理.

趙島主自然無不允.

由此,葉秦正式出任大琉璃島的首席煉丹士.

趙大島主親自將大琉璃島的一座山峰上,選了一座靈氣濃郁的洞府,賞賜給了葉秦居住.而且,葉秦只需要每個月給兩位島主各煉制出一爐七階靈丹便可,並不需要替別的修士煉制靈丹.

葉秦成了大琉璃島的首席煉丹士之後,極少離開自己的洞府,過著與世隔絕的閉關修煉生活.就算偶爾出去,都是在黎明或者晚上人少的時候出去,他也很少跟其他修士打交道.

很快沉寂下去,漸漸被島上的眾普通修士所淡忘.多了一位首席煉丹士,並沒有給這東海上的大琉璃島帶來什麼明顯的變化.

島上的時間過的飛快,一晃,大半年過去.

這日的黎明,一名身穿白衣築基七階的年青修士,從大琉璃島的主峰飛了過來,出現在島嶼上的渡口處.

船主是一名練氣期九層的憨厚漢子連忙站起來招呼,疑惑的打量了一些葉秦.他似乎並未見過葉秦,沒有任何印象.

"你是船主?"

判,的正是."

"聽我的一個兄弟,這里的船家,對這琉璃島嶼周圍的海域非常熟悉.知道海獸會在什麼時候,在哪里出沒,哪里危險,哪里安全.

我想雇傭你這條船.出海去尋找海獸.不知你這艘船現在方不方便.

白衣修士點了點頭,淡聲道.

"方便方便,馬上便開船.我家世代都住在這島上,的操船更是有四五十年,每日都出海,對這島嶼周圍海域的況了如指掌.價錢也不貴.只要十塊下品靈石便行了.不知道前輩想要捕獵什麼海獸?"憨厚的漢子大笑,和其他幾名練氣期修士,揚帆開船.

"呃.自然是海獸越多的地方越好,先到島嶼周圍處轉轉吧.你介紹幾個地方,我挑一挑."葉秦站在船頭,望了望島嶼周圍遼闊的海域.

飛位前輩,琉璃島附近數百里范圍海域,海獸常出沒的地方有多達上百處之多.不過,適合捕殺的地方並不多.你要是想在海上獵殺海獸,最好要找到一處礁石.這琉璃島嶼周圍數百里之內,還有數十處露出海面的礁岩,有的足足有一二百丈大,足以容納下數十名築基修士.有的礁岩不足數丈大,僅能容一名築基修士立足.這些礁岩,都是些光禿禿的岩石,沒有生長任何草木.不過,琉璃島周圍的這些礁岩,幾乎都是有主人,有築基修士守在礁岩上,獵取礁岩周圍的海獸."

那憨厚的漢子一邊操船,一邊詳細的介紹道.

"哦,居然有這種事?那沒有礁岩的築基修士,不是無法捕獵海獸了嗎?"

葉秦不由皺起眉頭,疑惑.

"這倒不是.前輩可以跟礁岩的主人租借,畢竟礁岩上無法久待,它們的主人也不可能一天到晚都在礁岩上.只需要付點靈石,借礁岩來用便行了."

憨厚的漢子道.

飛琉璃島附近,那處礁岩周圍的海獸最多?"

"那肯定是芭扇礁,這處礁岩離琉璃島七十余里,足足有一百二丈方圓,形如芭蕉扇.它周圍出沒的海獸最多."

漢子隨口道.

"那就去芭扇礁吧."

葉秦道.

不能去啊.那是趙大島主座下得意弟子韓正峰韓修士的礁石,他常常在那里捕殺海獸.在這琉璃島,沒人敢跟他爭那塊礁石.除了韓修士自己用,偶爾連趙大島主也會去哪里獵殺海獸.所以其他的修士,連租借也不行."

憨厚的漢子呆了一呆,差點以為自己聽錯了,急忙勸阻.他在,琉璃島上生活了數十年,可十分清楚韓修士的脾氣.誰要是招惹了上了,沒好果子吃.

"無妨,你帶我過去看看."

葉秦淡聲道.

對于葉秦的堅持,漢子苦勸沒用,無奈,只能操船往芭扇礁航行去,那漢子心中卻埋怨,等下借不到礁岩,還得去其它地方,這是何苦來著.

兩個多時辰之後,葉秦乘帆船,來到了一處大礁石附近.這處礁岩果然很大,形如芭蕉扇般.而且在礁岩的四角,還設有一座中型的陣旗.

一名藍衣中年修士,此刻正盤膝,閉目端坐在礁石的正中央,似乎在全身灌注默想著什麼.他身旁豎立著一柄頂階飛劍,懸停在半空中,綻放著數丈蒙蒙金光.

他已經在這里枯坐了二個多時辰.

突然,這中年修士的眉頭顫動了一下,手捏法決,右手雙指一揮,接著金色飛劍動了,化為一道光芒,激射向礁石西側數十丈之處的海水中.海水急劇翻湧.

"噗嗤!"

片刻,海中湧出一股腥的血水,染了一大片的海域.

藍衣中年修士雙指一動.

一道金色劍芒從海中沖了出來,劍身上還刺著一條扁長的海獸,啪,的一聲,飛劍將這條怪模怪樣扁長海獸"牢牢的釘死在礁石上.

藍衣中年修士並未理會那海魚,他睜開眼來,目光凌厲的望向徐徐駛近的帆船.誰都知道,這座芭扇礁,是他韓正峰的礁岩.所以極少有其他修士敢來這里借礁岩.就算有人冒冒失失,也被他打發走了.

葉秦站在船頭,朝礁岩上那藍衣中年修士一拱手,笑道:"這位應該是韓兄吧.在下想租借兄台的礁石,不知韓兄是否能行個方便?"

"此礁岩不借,閣下另選它處捕殺海獸吧."

那藍衣修士想也不想,一口拒絕.

不過,他突然覺得眼前這個白衣修士有些熟悉,想起什麼來.在大半年前,他曾經在琉璃大殿上,親眼見過葉秦一面.因為驚人的煉丹術,而被兩位島主聘請為首席煉丹士,專門為二位島主煉制高階靈丹.

只是後來葉秦一直閉關不出,他再也沒見到過,所以漸漸淡忘了.

"你是葉老弟啊,失敬失敬!"

藍衣修士頓時露出驚容,甚至不再坐著,連忙從礁岩上站起,快步迎了上去,滿臉堆笑,"葉老弟怎麼有空來這海上獵殺海獸?為兄已經在這里呆了數日,早就乏了.既然葉老弟要借我礁石一用,那自然無不可.呃,為兄這些年收集了幾份靈藥,卻一直苦于找不到適合的煉丹士煉制.不知葉老弟最近是否有空?"

"多謝韓兄.禮尚往來,那是自然.等我回去之後,幫韓兄看看那幾份靈藥.

這里還有一瓶靈丹,幾粒培元丹,作為我租借礁岩費用."

葉秦笑了笑,拿了一瓶靈丹,塞在韓正峰的手中.

"為兄就不客氣了."

韓正峰也沒有退卻,大笑著收下了.

帆船那位憨厚的漢子,還有其他幾位船員,此時都瞪目結舌的望著葉秦和韓正峰.這白衣修士只是一句話,便讓趙大島主的得意弟子,主動借出了芭扇礁石.

這在琉璃島上,幾乎是聞所未聞的事.




上篇:324 首席煉丹士     下篇:326 獵獸,煉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