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47 冰兒的洞府  
   
347 冰兒的洞府

347 冰兒的洞府



李殊文以結金丹為禮.這在水云宮引起了震動的同時,也讓眾人有了一些其它的想法.

水云宮的眾弟子,就算是對李殊文極其厭惡,但是也難免感到吃驚.結金丹這可不是誰想拿出來便能拿出來的,多一副結金丹,便是多了一份成為金丹修士的希望.

宮主柳玉真人此時對李殊文這位喜歡到處拈花惹草公子的好感一下上升了許多.如此重禮,至少表明他對皇甫冰兒有足夠的誠意,並非隨口.

相比皇甫冰兒的眾位師姐師妹們對李殊文的厭惡,柳玉真人所考慮的事無疑深遠.皇甫冰兒雖然天賦極佳而且勤奮,但是還缺乏足夠的靠山,未必能夠在仙闕城這種複雜之地走多遠.若是有這位天魔盟一位元嬰老祖的嫡系血親的支持,在天道盟和天魔盟都有淵源,日後處理在許多事都容易很多.

而且遲早是要和其他修士結伴雙修的,這李殊文既然願意拿出如此重禮表明心態,未必不值得考慮.

"冰兒,你修煉的雙系功法,而冰火雙靈根潛質又有差別,結丹之時必定會有危險.要突破金丹瓶頸,結伴雙修是最為穩妥的辦法.李少宮主既然如此誠意,你不妨認真考慮一下."

"師父."

皇甫冰兒依舊淡然如水,從容不迫道."弟子在結丹之前,不會考慮此事,還請李少主回去吧."

李殊文碰了一個軟釘子,炙熱目光一下被這盆冷水給澆滅,目光深處一股怨毒之色難以抑制的湧了出來.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被回絕了,每一次都會慎重考慮,可是從來沒有給他一個明確的答複.這娘們是耍他好玩是吧,遲早要她知道他這個少宮主的厲害.

"既然冰兒師妹現在不願意考慮,我改日再來.告辭!"不過他生性陰沉,這些心思並不表露在臉上,只是臉色微微發白了一下,依舊堆滿了笑臉.

李殊文離開水云宮,帶著一群十余名天魔盟的築基修士護衛,忿然離去.

"敬酒不吃吃罰酒.留下幾個人,給我盯緊了,我要知道她的一舉一動.只要她離開水云宮,立刻向我稟告."在離開水云宮的時候,他回頭望了一眼,掛起一抹冷笑."在水云宮我奈何不了你,不過離開這里,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逃過我的手掌心."

"是,少宮主."

皇甫冰兒離開水云宮,心神不甯的走在城區街道上.

那李殊文的糾纏,給她的修煉帶來很大的干擾,她已經隱忍許久了.

她自在靈霧界七大門派之一的青丹門那種複雜背景的長大,本身便是高層核心弟子,對那些依仗著父輩祖輩橫行無忌的高層紈绔弟子.見過極多,十分清楚他們肆意妄為,明爭暗斗的心性.

在靈霧界,她是青丹門金丹老祖之女,地位尊崇,自然沒人敢有非分之想,更不敢對她施加壓力.

然而在這仙闕城況截然不同,此地強者如云,大權皆由元嬰修士掌握.她除了水云宮的柳玉這位元嬰老祖之外,沒有其他靠山.青丹門的幾位金丹老祖根本沒有資格圍護她.

李殊文是天魔盟的一位元嬰老祖的嫡親,她自知不能得罪.這段時間一直以結丹為名盡量拖延時間,讓李殊文不至于惱羞成怒之下,喪失理智.

否則李殊文向天魔盟那位元嬰老祖求助,一旦元嬰老祖親自過問插手,她一個的築基修士,是根本擋不住.

在東海列島,不是天道盟的勢力,便是天魔盟的勢力.

以她的冰雪聰明,自然知道應付此事的最好辦法,那便是結丹.

只有結丹期的修士,在天道盟內才能稍微的上話.在某些事上有自主之權.

對于金丹修士,天道盟的高層會比較在乎.

而築基期修士,根本沒有任何話語權,必須無條件聽從高層的吩咐.

為了一名的築基修士,天道盟幾乎根本沒有出面干涉此事的可能.就算是柳玉老祖,也很可能會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選擇退讓,犧牲她,和天魔盟的那位元嬰老祖拉進關系.

她的每一步,都必須極為謹慎.

不過,這些都是之前的算計.

皇甫冰兒此時所想的,卻並非跟李殊文這個天魔盟修士有關,而是在想著另外一件事.

"已經十年了,葉師弟還沒有到東海諸島嗎?"

因為意外遭遇了妖暴風,沒有發現葉秦的下落,葉秦和大部隊失散.

不過,她從來沒有擔心過葉秦是否已經身亡.當年在萬枯嶺洞窟的岩漿河畔,結下血引心魂印這個上古秘術那一刻開始,兩人的心神便以一種奇異的方式連接在了一起.若是任何一方死亡,元神消失,另外一方必定會有奇異的感應.

這十余年來,血引心魂印沒有特別的反應,那麼葉師弟肯定還活著.東海雖然凶險,但是未必會讓曆經艱難劫難的葉師弟怎麼樣.

這也是她能在這里堅持下去的原因.

而且這些天時間,她覺得****的血引心魂印微微有些發燙,這是距離越來越近的一種本能反應.她已經感覺到,葉秦正在快速的接近仙闕城,只是還不知道他在哪里.尤其是今天晚上,血引心魂印更是燙的厲害.這才是她來到街區,心神不甯.充滿了期待的緣由.

仙闕城光芒輝煌,熙熙攘攘的夜市街道上.

她心中突然一動,冰雪般清澈的雙眸,朝前方的紛亂的人群中望去.

一名年青修士正在街上徐步而行的走著,淡然溫和的笑意,那熟悉的面孔,讓她心頭湧現出一股無法抑制的喜悅.

這一刹那間,整個街道似乎靜了下來.

她的眼中只有一個身影.

"冰兒師姐!"

葉秦同樣從波瀾不驚空冥狀態中,突然清醒了過來,看到了前方百丈之外的皇甫冰兒,呆愣了一下.他完全沒有想到,這位他朝思暮想的女子,此刻就出現在眼前.

兩人就這樣遙遙望了許久,有著千萬語,難以傾述.

"葉師弟,跟我來!"

皇甫冰兒從葉秦身旁走過,輕柔的聲音道.帶起的些許清新的體香,從葉秦面前拂過,令葉秦砰然心動.

葉秦想什麼.

皇甫冰兒望著他的靈動的眼神,卻明顯告訴他不需要多問,跟她走便是了.

葉秦自然閉嘴不多詢問.

仙闕城內,有很多事不是他所了解的.

二人離開仙闕城,拋出飛劍.化為兩道光芒往海上飛去.數日之後,他們禦劍來到東海列島的中央諸島區,一座數里方圓,但是靈氣濃郁的島嶼上.

這島嶼不是太大,有一處山峰.

皇甫冰兒收了冰魄飛劍,落在了山峰半山腰的某岩石處,隨後一雙玉手,熟練的打了幾個法決,一道白光打在岩石上.眼前岩石幻境立刻消失,禁制陣法打開,出現一座不大的洞府.

洞府門一側有天道盟和水云宮的標志.顯示這此地主人的身份和後台.普通的修士,是不敢對這樣的洞府東念頭的.

葉秦一下明白過來,這里是皇甫冰兒的島嶼,這洞府應該也是冰兒的.這樣靈氣的島嶼,在中央諸島區,也並不多見.以築基修士的身份,能夠擁有這樣一座對修煉大有裨益的靈島,是頗為不容易.

葉秦跟著皇甫冰兒進入洞府.

洞府外面,重新布上重重幻境.

這洞府既是皇甫冰兒的閉關之地,也是起居之地,有十余間石洞房,主臥,書房,閉關室,煉丹室,還有各種所需器具一應俱全.起居臥室,粉色的帷幔重重.

葉秦還是第一次進入皇甫冰兒的閨房.

在青丹門的時候,他可沒有這個福氣,敢去闖皇甫冰兒的閨房.否則只怕被皇甫老祖和陳老祖給砍了不可.

"看夠了沒?"

皇甫冰兒看見葉秦盯著她有些發呆,一雙秋目眨了眨,臉上不由微.

"沒!"

葉秦被那一眼的風給掃的一陣心跳加速,無法自已,他一下握起她的一雙玉手.他也並未多什麼,此時此地,什麼都是多余的.

皇甫冰兒沒想到葉秦居然如此厚著臉皮,生出一股羞意,想掙開卻又掙不動,不由氣的輕啐了一口.

葉秦霸道的占了她的,這才發現皇甫冰兒已經是築基期巔峰修為的了,不由道:"冰兒,你已經是築基期第九層,應該能結丹了.可找到了結金丹?"

皇甫冰兒掙不過,干脆軟軟的靠在葉秦的肩頭,體味著葉秦寬厚肩膀的溫暖,微微點頭道,"我這里已經有一副結金丹.不過,你也知道,我的冰火靈根潛質有偏差.平時修煉還問題不大,可是一旦要突破金丹瓶頸,危險性卻太增.所以雖然已經是築基期巔峰.但是一直沒服用結金丹."

葉秦緩緩點了點頭,這況他自然知道.當初皇甫冰兒突破築基瓶頸的時候,他可是嘗過冰火九重天的滋味.不過,他這個並非突破瓶頸的人,尚且如此痛苦.冰兒當時的痛苦,只怕勝過他百倍.

他心中一股憐惜之意,不由將冰兒抱摟在懷中.

皇甫冰兒輕輕一顫,偎依在他的懷中,俏美的臉蛋上,浮現淡淡的暈.




上篇:346 重禮     下篇:348 唯一的火系結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