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50 圍攻  
   
350 圍攻

350 圍攻



李殊文和十余名暈竹宮的築基修士,出現在,座島嶼天空,二話不狂轟島嶼洞府的護衛陣法,試圖將洞府給直接轟開二不少從此島嶼附近飛過的修士,見到這一幕,都驚的目瞪口呆,停留在附近天空五六里的遠處觀望,指指點點,議論紛紛.

這些路過的修士越聚越多,現有熱鬧可看,很快便有數十人之眾.他們都是築基期的修士,雖然惹不起李殊文等天魔盟修士,倒也不是太懼他們.

"那些人不是天魔盟的修士嗎?他們這是想干什麼,尋仇還是鬧事?""那島嶼有天道盟的標記,他們似乎是打天道盟的洞府吧!",這些天魔盟的修士也太猖狂了吧,難道他們以為天道盟是好捏的軟柿子?""嘖嘖,誰知道呢.天魔盟和天道盟的修士打起來,只怕有一場好戲看了.大鬧起來,不知道會波及多少修士."眾修士紛紛搖頭.

也難怪這些路過的修士驚訝,畢竟這里距離仙闕城很近,是天道盟和天魔盟勢力管轄最嚴密的地方,此地的秩序一向很好,不像其它幾片島嶼群一樣有些混亂.

可是這群天魔盟的築基修士,公然襲擊天道盟修士的修仙洞府,那還了得.

這般膽大瘋狂的行徑,在東海列島的中央島嶼區域,是很少見的.

一個不好,便只軒然大波,引兩大仙盟的沖突.

果然,當這些星州宮的修士狂攻島嶼上的護府陣法,就快要將洞府的陣法攻破的時候,此時又出現了新的變故.只見遠方出現數道耀眼的光芒,五六名金衣的築基修士飛抵此島嶼.

不過,這些金衣修士明顯不是來看熱鬧的.他們的衣飾上,赫然有天道盟的標記.他們一趕到,便立刻上前阻止.

"給我住手,李殊文,你太放肆了!莫非真以為無人能治你了嗎?"當中為的一名英挺的男子,瞧見一群星竹宮的築基修士在轟擊島嶼上的護衛陣法,目光頓時一凜,疾聲厲喝.

李殊文朝那些金衣修士的方向瞥了一眼,似乎認識那些金衣修士,不以為然的哼笑.",哦,我誰呢,原來是吳兄啊.這是我星竹宮和水云宮的事,跟你們金甲宮無關,你最好別插手."那金衣男子居住在這附近的一個較大的島嶼,是天道盟金甲宮某位元嬰老祖的後人,地位也不算太低.但是比起李殊文這種一支獨苗的修士來,就差了一截.他李殊文是星竹宮的少宮主.姓吳的可不是什麼少宮主.

況且,他帶的手下可比那姓王的多了一倍多,根本不加理會.

"此地是天道盟水云宮皇甫師秣的洞府,我身為天道盟中人,怎麼跟我無關?!你若再不住手,休怪我動手."姓吳的金衣男子隨即招出一柄巨劍法器,指向李殊文,難以掩飾的憤怒.

李殊文凶狠的看著姓吳的金衣男子,毫不畏懼.

兩邊手下的眾築基修士頓時劍拔弩張,氣氛緊張了起來二遠處那些圍觀的修士,聞更是一片嘩然,紛紛鼓噪了二不少知的築基修士,露出詫異"這里是水云宮皇甫冰兒的洞府,難怪兩撥修士打了起來.""又是因為爭風吃醋惹的禍."皇甫冰兒在仙闕城一帶的築基修士中間,有些名氣,這事還跟十年前有關.

每隔數十年,都有一大批中土修士來到東海,加入天道盟天魔盟的修士.但是絕大部分,都只成為聯盟的最底層,沒什麼地位可,隨時可能被派去開疆拓土犧牲掉,能夠成為金丹修士的人極少.

少數幸運兒,被金丹修士收為弟子,能夠繼續修煉下去,有較多的機會成為金丹修士.

而被q嬰修士直接收為親傳弟子的築基修士,簡直如鳳毛麟角一般稀罕.因為元嬰修士通常只會收金丹修士為弟子.偏偏,就有那麼極少數築基修士能夠得此殊榮.這此人日後有很大的機會成為金丹修士二每一個被元嬰修士收為弟子的築基修士,無疑都會讓眾多的築基修士關注,暗暗羨慕.

皇甫冰兒在十余年前來的仙闕城,成為水云宮柳玉真人的入門弟子,這曾經在仙闕城一帶的築基期修士中間,引起不的震動.

她是最近十余年來,僅有的十余名被元嬰修士直接收為弟子的築基修士之一,而且還是女子.

皇甫冰兒成為水云宮弟子後深居簡出,極少露面,而且總是以薄紗蒙面不露嬌容.可就是這樣,在天道盟和天魔盟中,對皇甫冰兒傾心的築基修士,也絕不在少數.不過這些有地位的修士,往往講究風度,被拒絕之後便不會再糾纏.像李殊文這樣死皮賴臉的,月直前往水云宮糾纏的,少之又少.

而這位金甲宮的吳宇月,也是傾慕者之一.

天魔盟的人居然欺到這里來了,對吳宇月這樣對皇甫冰兒傾慕已久的修士來,簡直是公然的挑釁.

所以吳宇月一聽到有人在破壞皇甫冰兒洞府的消息,便立刻帶著數名手下禦器飛了過來.這種能夠討一直傾慕女子歡心的大好的機會,肯定不能錯過.

只是他沒想到,動手的是李殊文這個後台極硬的星竹宮少宮主,而且帶來的人手更多.

吳宇月一時間也感覺非常的棘手二就在他們大眼瞪眼,猶豫著要不要動手的時候.

島嶼洞府大開.

兩道光芒,從洞府內飛了出來,是一男一女二名築基高階修士.

不用,正是不久得了一副彩翼材料的葉秦,還有皇甫冰兒二葉秦毫無表,目光掃過半空中那十余名築基修士,心中隱隱一股怒火.他那副彩翼還來不及讓冰兒歡喜一下,便被這群修士給破壞了氣氛,實在是可惡.

皇甫冰兒,冰寒雙眸,望著天空那些青黑衣衫的築基修士二不管是單打獨斗,還是群斗,她在中土靈霧界都經曆過無數,自然不懼.

但是這些築基修士還是太多了一些,她的雙眸深處,難免還是有些擔憂,為葉秦感到擔憂.她出了當年在萬枯嶺曾經見識過葉秦的手段,之後一直都不是太清楚葉秦的實力.

看見皇甫冰兒和葉秦同從洞府內飛出來,不管是李殊文這邊的清黑衣衫修士,還是吳宇月這邊的金衣修士,或者是數十名圍觀的修士,都是臉色一變.

尤其是那火圍觀的修士,更是神怪異.

李殊久臉色十分難看,青筋暴起,猙獰無比的盯著皇甫冰兒和葉秦"我是怎麼回事,三番兩次拒絕我的好意,對我不屑一顧,原來是早就有白臉了."他扭頭朝那金衣男子"姓吳的,你看到沒,她已經有白臉了.

你還打算插手此季,阻擋我?"

吳宇月臉色白,在皇甫冰兒和葉秦之間來回掃視了許久.

他一不,沉就,隨後收回了巨劍法器.

看這態度,他已經放棄插手此事了.

李殊文見吳宇月不打算插手了,恨恨的轉向葉秦.

他張口一吐,數寸槍飛射而出,化為一杆五丈長的血色長槍,豎立在他身側.一股濃烈肅殺的妖異血氣,從槍身上呼之欲出二李殊文陰聲道"…子,我不管你是什麼人,為何出現在這里.

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自爆元神,要麼被老子用戮妖神槍一槍一槍的秋死.自己選一個吧!"跟隨李殊文的眾築基修士,都四散開來,圍住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亮出了各自的法器.他們使用的法器,也大多都是中階高階法器.

他們並未急著動手.

他們可不認為,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名修士,還能從他們這群築基修士的包圍中逃走.就算他們二人是高階修士,也必死無疑二"天魔宮星竹宮李老祖當年使用過的元神法器."戮妖神槍,那可是殺過妖族修士的法器,赫赫有名.""竟然是李老祖的子孫,難怪如此囂張,敢公然攻打天道盟修士的洞府."

此事那些圍觀的修士,已經多達上百名之眾,驚見那柄血色元神法器,不由掀起一陣低聲驚呼二他們未必認得李殊文是誰.

不過那杆q神法器,還有星竹宮的李老祖,這些修士幾乎都聽過大名.

這李殊文本身是築基期八層修士,有如此威力的元神法器在手,而且還有十余名築基中階高階修士手下.

他們看向葉秦和皇甫冰兒,不由充滿了同之色.

在他們看來,這兩名築基高階修士,恐怕要倒大黴了.像李殊文這樣出身有背景的修士,擁有如此上乘的法器,沒人能斗的過二吳宇月這邊的修士,也放棄了插手此事,冷眼等著看一場好戲.

他也曾經追求過皇甫冰兒,可是被皇甫冰兒冷淡拒絕了.沒想到卻看到皇甫冰兒卻跟一位毫無名氣,也沒什麼背景來曆的修士在一起.

吳宇月暗暗氣惱,甚至還希望李殊文收拾掉那子.

葉秦看也沒看那囂張的李殊文,而是撇頭平淡的問皇甫冰兒"冰兒,這些修士是什麼人?"

"天魔盟星竹宮的修士,為的姓李,星竹宮元嬰老祖的唯一嫡系血親.另外一邊是天道盟金甲宮的修士,姓吳,也是元嬰老祖的嫡系血親,其余應該都是他們的手下."

皇甫冰兒低聲道.

葉秦沒有問這些人為什麼要攻打洞府.

皇甫冰兒也沒.

對于葉秦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修士已經來了,而且動手了,想要他的性命.就算這些人都是跟元嬰老祖有關系的修士,也不重要.他們顯然是沖冰兒來的,居然敢打冰兒的主意,這是他絕元法容忍的事.

"葉師弟,敵人太多了一些.我們是不是?"皇甫冰兒語氣平靜.她在中土靈霧城的戰場,也曾經跟天穹原和萬月湖的最頂尖強敵交過手,斬殺的敵人也不在少數.雖然擊敗這些修士的可能性極.但是要離開此地,未芯沒有機會.

"不要緊的,其實也不算多."

葉秦緩緩搖頭,環目望了周圍一圈,淡淡冷笑.

李殊文還在等著葉秦自爆呢,沒想到卻等來這麼一句話二十余名星竹宮的築基期修士聞,愕了一下,頓時狂笑.

"不要緊?r,不算多?八這子以為他是誰啊!太狂妄了!"

"莫非他以為自己是金丹修士,可以把咱們橫掃一空?!"




上篇:349 火蟲化蝶     下篇:351 冰暴劍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