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51 冰暴劍陣  
   
351 冰暴劍陣

351 冰暴劍陣



聽到葉秦剛才那句話,不只是星竹宮的十多名築基修士抑制不住的狂笑.

連金甲宮的吳宇月和五六名金衣修士,都一個個倬然感到不可思議.這相貌不揚的男子被一群星竹宮同階修士給包圍,都已經到這山窮水盡的地步了,還在嘴硬.

而那些在遠處圍觀的修士,更是紛紛露出惋惜之色.

葉秦的聲音不大,但是卻根清楚的傳到了那些有心看熱鬧的修士的耳中.雙方實力對比很明顯,在他們的眼中,葉秦是毫無勝算.不過他在臨死之前不求饒,還敢如此強硬,也算很有膽氣了.

葉秦平靜的看著眾修士的反應.他行事一向謹慎穩重,不喜歡誇口.

若來襲之敵是金丹修士,他甘拜下風,二話不,立刻和冰兒逃走,能逃多遠算多遠.

以他的金丹骷髏妖和三柄元神法器,頂多能支持片刻,沒什麼可惜眼前這十余名星竹宮築基期修士,他們不是金丹修士,而且人數真的不算太多.除了李殊文的實力很可能較強一些外,其余也就普通修士,連件像樣的頂階法器都沒有.

葉秦握了一下皇甫冰兒那雙冰涼的手,讓她不用擔心,淡笑道"冰兒,還記得當年在萬枯嶺,我們是如何殺妖獸的?"

"記得."

皇甫冰兒想了一下,點了點頭.那段時間是她初識葉秦的時候,曆曆在目,她當然記得.當時葉秦使用攝魂鍾法器開路,而她用十六柄冰魄劍強襲,兩人配合,以練氣期的修為,幾乎橫掃了洞窟三層的低階妖獸.震懾加突襲,這一手法,擊殺妖獸的時候特別有效.

不過,用攝魂鍾這個低階法器,對林這一群築基中階,築基高階修士》還有效麼?

她心中有些疑慮.

這件低階法器的威力再強,也不可能對這些築基高階修士產生多大的影響的.何況,還是一群築基修士.在她看來,立刻突圍遠走,更好一些.

李殊文看見葉秦大刺刺的握著皇甫冰兒的手,眼珠暴起,幾乎要氣的冒煙,陰沉的臉上再也忍不住,充滿戾氣的血色長槍一指葉秦,朝眾星竹宮的修士爆喝"都給一起我上,把那白臉給老子往死里打!老子倒要看看,老子的手下究竟算不算多."

十余名青黑衣衫的築基修士立刻奉命,操縱法器朝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圍攻了上來.身為星竹宮的人,他們的實力在普通修士中間,也算是很強的了.

葉秦眉頭一挑,正打算要出手的時候.

"葉師弟,你許久沒有見過我出手了,不如今日讓師姐來收拾他們卻見皇甫冰兒嫣然一笑,她已經搶先葉秦邁出一步,出現在場內中央,身穿一襲白裳的嬌美身軀傲然而立,冰雪雙眸輕蔑的掃過眾來襲的築基修士.

在中土靈霧界,她從來都是同階修士中最出類拔萃的頂尖修士,無人艙與之並肩.就算這里是強者橫行的東海諸島,她也不認為眼前這些普通修士有多厲害.

葉秦微微愣了一下,笑了笑,不再出手,觀戰.

"冰魄寒光劍,疾!"

皇甫冰兒口一張,一道冰寒光芒激射而出.

此劍轉瞬之間暴漲,化為一柄八丈長晶瑩透亮的冰劍,幾乎透明的劍身周圍,縈繞著大范圍的寒氣,令場上數十丈范圍的氣溫急劇下降,冷的幾乎能讓築基低階修士牙齒咯咯戰栗.

這口冰魄寒光劍,朝沖的最前的那名粗眉大漢修士攻去."元神法器!?"

那粗眉修士頓時一驚,後悔自己立功心切沖的太前了,可惜此時已經來不及後退,只能硬著頭皮,操控手中的一柄頂階沽劍硬擋了過去.擋住那柄冰系元神法器的可能性極,他已徒做好了棄劍而逃的准備.

咔嚓!兩件法器才一絏擊.頂階法器上被擊出一個豆粒大的缺口.而那八丈冰劍,卻出乎意料的直接斷裂,一分為二.

那粗眉修士沒想到會是這個奇怪的結果,也沒空去想原因,頓時信心暴漲,大喜之下,繼續操控法器前沖.

兩戩冰劍,繼續一左一右朝他攻來.再打.

粗眉大漢信心大增之下毫無畏懼,操控高階法器,朝兩截斷裂的冰劍劈了過去.

"鐺鐺"

果然,伴隨著清脆的金鳴,那兩戩冰劍,再度崩裂瓦解,二化四.

那四柄飛劍,繼續絞殺過來,粗眉大漢微微錯愕,皺起眉頭,開始手忙腳亂.

四化八.

八化十六.

十六冰半丈長的冰魄飛劍圍攻之下,那粗眉大漢修士操控的頂階沽器擋無可擋.他神色駭然絕望.其他修士還來不及支援,轉眼便在半空中,被一群冰刃給紋過,爆成一團冰霜血霧.

"冰暴劍陣!"

皇甫冰兒玉手一指,冰冷清脆的聲音,吐出四個字.

這十六柄無種法器在絞殺了粗眉大漢之後,組成環型冰系元神法器劍陣形成一股數十丈范圍的疾冰刃璿諳,環繞在皇甫冰兒周圍.

冰魄劍陣內的皇甫冰兒,冰寒如雪,望著劍陣之外的敵人.傲立的身形,佇立在白色寒氣朦朧之中,讓人看不清容顏.

另一名脾氣火爆的築基修士,沖的太快,停不下來,已經置身于皇甫冰兒的冰暴劍陣之內,徹骨的冰寒氣息讓他幾乎凍僵窒息,法力調動遲緩,手腳慢了下來,冰霜迅覆蓋他的周身.

他舉目望去,周圍鋪天蓋地完全是冰魄飛劍的光影,寒光閃閃,一股無可匹敵的冰刃洪流,朝他襲來"轟"的一聲,他的高階法器先被碎裂,接著是肉身,在疾旋轉的冰暴劍陣中,跟著爆裂為細的肉塊,化為一大因冰花血霧,在冰暴漩渦中彌漫,不斷的被攆為更加細的碎末.

由十六柄冰魄寒光劍組成的劍陣,接連絞殺了二名青黑衣衫築基高階修士.

冰花血霧之中,散著一股凌然殺氣.

剩下的七八名青黑衣衫修士臉色一變,被劍陣駭人的氣勢所驚住,幾乎都停了下來,相互望了一眼,不約而同的在冰暴劍陣二三十丈之外,不敢強攻上去,心中膽寒.

要知道,他們比剛才那兩名築基高階修士的實力還要低一些,法器也不夠強.

必須是極強的神識,才能同時順暢自如的操作如此多件法器,這升常不容易.而要完美的操控這樣一套複雜的劍陣,所需要的神識和法力更是驚人.

他們一起上,或許有極低的機會破掉劍陣,但是絕大部分人肯定都將死在劍陣之內.

要破這劍陣,有一個較為績單的辦法,那就是用比冰魄寒光劍更強的元神法器開路,才能硬沖進去.而他們這些修士,是完全沒有這個實力的.

星竹宮的李殊文,還有金甲宮的吳宇月等修士,都愕然,被驚住,現在才認識皇甫冰兒的實力.他們驚然清醒過來,之前只是因為她的美貌而動心,太輕視看這位能被元嬰修士破格收為入門的女子的真正實力.

試想,若是沒有遠其它築基修士的強實力,哪里可能會被柳玉真人這依無嬰老祖看上眼.

就算是李殊文,吳宇月他們,也只是因為血親的緣故,才在聖竹宮和金甲宮有極高的地位.否則憑他們自身天質,根本沒有可能.

場上一時間僵住.

皇甫冰兒操控冰暴劍陣,等著眾青黑衣裳的修士攻入劍陣之內.

而這些青黑衣裳築基修士,望向劍陣的目光,卻已經畏懼膽寒.

李殊文皺起眉頭,陰沉著臉,一不fa.

他也不傻子,這種況下,他也不能自己的一群心腹去硬創冰暴陣劍,白白送死.他如今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他親自出手,以戮妖神槍破掉冰暴劍陣.

可是,他望了望數十丈范圍的冰暴劍陣,握著戮妖神槍的手,顫抖了一下.

不得不承認,皇甫冰兒不論是修為還是戰力,都在他之上.

就連那冰魄寒光劍元神法器的檔次,也不比他的戮妖神槍差多少.

況且,他這些年的法術修煉,遠不如皇甫冰兒,那般勤奮.戮妖神槍更大作用是撐場面,發諢不出幾成威力.要他硬闖這個冰暴劍陣,他沒有把握.

他好幾次想張口些什麼,可最終還是待在原地,一不發.

可是,現在所有星竹宮的修士都在等著他的態度,金甲宮的修士還在看熱鬧,還有一大群圍觀的修士在遠處指指點點議論紛紛,他不能毫無表示啊.

臨陣卻戰,這個臉他這個星竹宮少主丟不起.

李殊文掃過場上的修士,目光落在了皇甫冰兒的後面,一副無所事事模樣的葉秦.葉秦在仙厥城一帶籍籍無名,誰也不知道他從那里冒出來的,這樣一個修士遠比皇甫冰兒好對付多了.

他也能挽會顏面.

他急生出開一個惡毒的念頭,血色長槍不由一指葉琴,陰聲冷哼一聲道,"老子從不跟女子斗法.你給老子滾出來,躲在一個女人後面,算什麼本事.

哈哈,李兄的沒錯,靠女子撐場面,著實令人恥笑.我看這位老弟,你還是站出來.跟里兄斗一場,就算輸了,也比當縮頭烏龜要好.

吳明月擺明了看一場好戲,豈能看著常上僵下去.他但是猜到李殊文此是在想什麼,立刻推波助瀾,激葉葉秦出來斗法.對于這個和皇甫冰兒一同出現的男子,他跟李殊文同樣暗暗嫉恨,要是讓李殊文殺了他,他樂見其成.

葉秦看了一眼氣焰囂張的李殊文,然後又掃了一下一副坐等看好戲的吳宇月,沉默一下.突然朝吳宇月冷笑."行不過,我擔心李少宮主獨自一人實力不濟.為什麼你和他一起上?"




上篇:350 圍攻     下篇:352 很過分,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