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53 偶遇  
   
353 偶遇

353 偶遇



嶼的天空,所有圍炮的築基修十都震住了門這場斗法進行的太快,他們還來不及品鑒出什麼滋味,洗惚之間才一個交手,結果便出來了.

明明是星竹宮的李少宮主和金甲宮的吳三少主,想要殺那神秘男子的,結果轉眼下來,吳三少主一劍把李少宮主的肉身給毀了.若非李少宮主修煉了某種元神危急之下脫殼的秘術,恐怕連元神也當場被毀.

修士之間的斗法.極少存在所謂的誤傷.

他們都知道.許多天道盟,天魔盟高層弟子之間都存在舊隙恩怨,心中恨不得將對方殺之而後快,這很正常.那麼這場斗法最大的可能,便是吳三少主本來就有心想殺李少宮主,趁李少宮主放松了警慢的機會出手而已.

連金甲宮的幾名金衣修士,都有這種感覺,神色駭然,心中大苦.三少主,這次做的也太瘋狂了.這不是二人私斗,殺了也就殺了,只要不被其他修士知道.神不知鬼不覺,誰也無法指責.可這是場半公開的斗法,這里有如此多的修士圍觀,怎麼能這樣公然動手.

終于,有修士艱難的聲音,吐出一句話來.

"金甲宮吳三少主,把星竹宮李少宮主的肉身給毀了".

"天道盟金甲宮和天魔盟星竹宮,這梁子結大了."

"快走!"

然後,他們面面相覷,咽了口水,哪里還有看熱鬧的心,突然如受驚的鳥群一般.轟的化為上百道光芒,在海面上散亂疾飛.一旦兩宮爆發沖突,最先遭到波及的,肯定是他們這群看熱鬧的魚蝦.

他們當中根本就沒人認識葉秦,自然也不知道該叫葉秦什麼,談論之間也沒有出現葉秦的名號.他們只知道李少宮主和吳三少主,這兩位大名鼎鼎的築基修士.

毀了肉身的是星竹宮的少宮主啊,星竹宮李老祖僅剩的一條血脈.就算李殊文的元神能夠奪舍重生,也無法再延續李家的純正血脈

誰還嫌命長,敢在這里待下去.

葉秦拉著微愣的皇甫冰兒,混入圍觀的修士群中,疾飛而去.

李殊文肉身一毀,跟隨他那一群青黑衣衫的手下極度驚恐,不敢回仙闕城,而是逃往其他方向,打算徹底隱姓埋名.老祖的怒火,肯定會發泄到他們這群保護少宮主不力的低階弟子身上,足以將他們燒成殘渣,他們不想回去送死.

連吳宇月的幾名金衣修士手下,也都驚慌跟著逃走.

殺那間的工夫.島天空的眾修士逃的一干二淨.

李殊文的那杆血色戮妖神槍,落在島嶼山峰,插在一塊岩石上,無一人敢去碰.那上面有元嬰老祖遺留的氣息!誰敢去拿誰找死.

吳宇月右手握著沉重無比的巨穹劍,茫然望著周圍數百里范圍空蕩蕩的碧藍海面"不,不是我殺的不關我的事!"

可是,又有誰在聽.

半日之後.數百里之外.

葉秦踏著一柄低階金系飛劍"禦空而行.臉上依舊是那副平靜的

蒙著薄薄輕紗的皇甫冰兒,清澈如泓的雙眸望著葉郎.比往日增添了幾分朦朧,嬌豔的唇更是晏得十分性感,絕美的嬌容上一抹淡笑,輕輕的偎依在葉秦的懷中.

"那李殊文臨走之時,那怨毒的聲音,只怕他恨死吳宇月了.毀身絕嗣之仇,星竹宮和金甲宮之間,絕無善罷甘休的可能,哎,東海諸島又要掀起一場風波.風頭看來暫時不會對准我們."

葉秦帶著幾分調侃,徐徐道.

"忍"

皇甫冰兒雖然有些擔心,但是臉上中卻充滿了興奮.她之前是不想惹麻煩,所以才一直忍著那李殊文.如今葉秦在斗法中毀了李少宮主的肉身,她也忍不住心頭高興.

"不過,咱們還是需耍避一避風頭,免得被波及.找個地方隱修一段時間,安心結丹.等過上些年,風平浪靜之後,再出來活動不遲.葉師弟,你是怎麼讓吳宇月突然把李殊文給殺了的?"

皇甫冰兒有些好奇,葉秦不會無緣無故同時挑戰李殊文和吳宇耳二人,她可不會認為這是單純的意外.

葉秦嘿笑,一張口,飛出三柄數寸長的元神法器.

"靈霧界八大上古修士之一的紫劍神君,遺留的仙典,里面包括一套完整的煉器,劍陣功法.《紫玉古簡》上篇,共有金木水火土五柄元神法器,可組成"大五行劍陣.《紫玉古簡》下篇,是冰風雷"三奇劍陣"兩大劍陣合二為一,可以組成"八罡封魔劍陣.這三柄元神法器,分別是南明離火劍,,金烏破罡劍,天簌絲音劍,是組成大五行劍,陣其

皇甫冰兒手一招,將三柄數寸長元神法器取在手中玩耍.

這三柄劍,各有特色.

紫色的火系飛歹,顯然是用了當年在萬枯嶺岩漿河采集的萬年紫色礦晶所煉制而成的,握在手中火熱無比.

金烏色的金系飛劍,有些耀眼刺目.

還有青色的竹質飛劍,她輕巧一彈,便響起一道動人心魂的仙音.

皇甫冰兒驚詫.恍然明白過來,斗法場上爆發出來的那團耀目金光,還有那突然而來的靡靡仙音,是這兩件元神法器所起的作用.

葉秦淡笑.

他現在才擁有:柄元神法器,已經令絕大部分築基修士不是他的對手.看來紫劍神君的自誇,這套元神法器威力霸道,大五行劍陣築基期無敵三奇劍陣金丹期無敵.八罡劍陣甚至能和元嬰初階修士交手,也不算過分.

紫劍神君所創的這套元神法器.十分變態.

根本沒有哪個築基修士,能夠同時造出五柄元神元神法器.

先不這些元神法器所需的極品原材料,罕見的元精.數量之龐大.價錢之昂貴,足以讓一個大修仙家族破產.

就算這些材料到手了,築基修士也無法將它們煉制出來,必須金丹修士才有這個可能.

就算煉制出來,溫養五柄這五柄元神法器,所耗去的元氣,恐怕會讓築基九層修士吐血.

而施展它們所需要消耗的法力,同樣恐怖.

葉秦目前的法力,就算五柄極品元神法器在手,只怕也施展不出來.

也只有葉秦這樣自己種靈藥自己煉丹的修士,才有足夠的財力去收集原材料,才有足夠的靈丹,煉化為元氣去溫養它們,日集一日的增強它們的威力.對于絕大部分築基修士來,這些都是難以想象的.

"葉師弟,我們現在去哪里?"

皇甫冰兒將三柄元神法器玩要了一會兒,遞給葉秦,輕柔的聲音道.

葉秦收了法器,拿出《東海列島》地圖卷軸,看了一會兒.

"金甲宮和星竹宮之間的沖突恐怕會持續一段時間,那吳宇月可能會找我們麻煩,這中央群島區暫時不能待下去.我們先離開此地,去北方群島找一座島嶼結丹."

"北方群島是天道盟的勢力范圍,天魔盟的勢力無法伸到那邊去.而且靈霧界有不少的師兄弟姐妹都在那邊,還有青丹門的幾位金丹期師叔師伯也在.要不是因為柳王;老祖讓我加入了水云宮,我此刻恐怕也在北方群島.咱們現在過去,多少有些照應."

皇甫冰兒點了點頭.

葉秦足下飛劍一轉,二人往北方群島疾速飛去.

"咦!這位兄弟,你怎麼在這里?"

就在葉秦正要加速離去的時候,三名築基高階修士駕駐法器從不遠處飛過,突然他們中間傳來一聲驚訝的粗擴聲.

葉秦朝他們看去,一怔,慢了下來."幾位道友,你們這是去哪里?"這三人他在仙闕城曾經見過一面的,他們在廣場上招募隊員去海上獵殺妖獸,也算是認識的修士了.

領頭的正是那青衣虯須大漢.還有一位白衣翩翩手持羽扇有些傲氣的年青男子,最後一位是端莊矜持的衣女拜這三人都是築基高階修士,在到七層到九層之間.以虯須大漢的修為最高.

"唉,別提了.前些日子在仙闕城,大半日下來沒能招到適合的修士.我等三人只能自行去圍捕那頭六階獨角金鱗獸,結果去遲了一步,被它給跑.這些天一直在附近的還有尋找,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它的蹤影.早知道直接叫上兄弟你,一起去獵殺那妖獸,估計現在金鱗獸已經到手了."

虯須大漢滿是惋惜的搖頭.

"原來這樣,是挺可惜的.在下葉秦,還未請教幾位高姓大名?.葉秦哭笑不得.他們幾人倒是淳樸的很,還在對那頭金鱗獸念念

忘.

"哦,差兵忘了,在下韋大元,在東海諸島晃蕩數十年了.兄弟叫我一聲韋老哥便好了."

虯須大漢立刻道.

"女子蘇彤,見過葉兄."

衣女子跟著淡笑道,目中流光,卻是驚異的望向葉秦旁邊的皇甫冰兒.

"天道盟朱天南,看來這東海海真啊,沒想又見到葉兄了.哎

最後是白衣男子搖晃著羽扇法器,他傲然瞥了葉秦一眼,還有葉秦足下那柄低階飛劍"不以為然的拱手道.別看葉秦是築基期九層,高了他一層修為,但是一副寒酸樣,他還真沒把葉秦看在眼里.

不過,他不經意看到葉秦身旁窈窕絕世女子,卻是頓時呆滯,連羽扇也忘了搖,魂不守舍,結巴"這位姑娘是?"




上篇:352 很過分,絕殺     下篇:354 結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