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56 誰碰,誰挨雷!  
   
356 誰碰,誰挨雷!

356 誰碰,誰挨雷!



習圍在島附沂杳探石蛹的築基修十.聽到那手脖子中卑"凶猜測,他們的心思一下活絡了起來.想到這個可能,心中抑制不住的激動,幾乎要瘋狂.

能引發天變的,除了是妖獸結丹,也可能是異寶出世啊!

而且引發天劫的異寶,豈是等閑之物?

那些普通的法寶,元神法器,在引發天劫的天地異寶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一件異寶在手,足以讓他們在同階修士當中橫著走.

他們越看那奇異的石蛹,神識無法探查里面的況,越感覺像是那麼一回事.

也不知道是哪個,心急冒失的家伙.突然往石蛹沖去.那一二十名築基修士立刻"轟"的一下大亂.紛紛放出法器,一邊爭相恐後奮力向石蛹沖去,一邊拼命的阻擋別的修士靠近石蛹.

"此寶是我最先發現的,你給老子滾開!"

"他娘的,都給我去死吧!"某位修士勇猛無比,手持棍法器大開大合橫掃數十丈.可惜他還沒能撐住片刻,便被身後的幾名憤怒的修士給聯手砍成了碎末.

"啊!孔平,你這個卑鄙人.枉我往日待你不薄,居然偷襲

"彰兄,對不住了,此寶弟我志在必得!"

修仙界,有的時候就是如此的瘋狂和無.

有一件異寶在手,實力必將爆增.為了一件異安,六親不認,兄弟翻臉,都是司空見慣的事.這等引發天劫的異寶,誰搶到誰得,此時他們誰還會去顧忌別人.

"找死!"

毒甫冰兒目光一凜,十六道冰劍脫手飛出.

荒島,一二十余名築基修士,一時間亂戰成一團,各色法器爆發出耀眼的光芒.

接下來的二日,這座烏上陷入一片混亂的厮殺之中,已經躺下二三十名築基期修士的尸首.可是.遠處還源源不斷有築基修士,收到同伙的千里傳音,匆匆趕來此地,搶奪石蛹.

至于石蛹內究竟是何物,已經沒有誰有空閑去仔細分辨.既然能引起如此多築基修士瘋狂搶奪,必為重寶,先搶到手再不遲.

荒島,蒙紗女子和金丹骷髏妖.以強橫的實力,牢牢的占據著離石蛹最近的位置,守護著石蛹.任何試圖去動這石蛹的修士,都會遭到她的狙擊.

烏云已經密布二日,卻遲遲沒有降下雷劫.

這種異象,越發的引起築基修士的瘋狂.這島上石蛹之內,非七階妖獸,即為一件相當不錯的異寶.這兩者,任何一個都足以讓眾築基修士動心.

雖然這島嶼頗為偏僻,而且參與爭斗的修士都盡量避免被其他修士所關注,但是這場騷亂還是難免傳揚了出去,逃不過附近島嶼金丹修士的關注.

騷亂的第三日,便有一名白須模樣的金丹老者,騰云駕臨了島.

"哼!都給老夫住手,如此混亂,成何體統!"

白須老者一出現,一聲冷哼.便讓一眾混亂厮殺的築基修士,從瘋狂中冷靜了下來.眾築基修士發現來者是一名金丹中階修士後,臉色土灰,主動退避開來,沒那個築基修士敢膽大到跟金丹修士爭奪寶物.

"侄見過李師叔".

這些築基修士中,居然有人認的那金丹修士.

"嗯."

那白須老者淡然的點了點頭,也不理會眾築基修士,而是繞著島飛了一圈,觀察著卑奇怪的石蛹.

那些築基修士,看著白須修士的舉動,議論紛紛.

"這不是天道盟的李浩南李師叔麼?這附近最有實力的一位金丹中階修士,他怎麼來了?他的萬花島距離這里最近,肯定是先收到風聲.他娘的,不知道是那個龜兒子向他通風報信了.他這一來,肯定沒咱們的份了."某位修士極其憤怒.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防咕,刪敬請登陸閱讀!

白須老者在島半空轉悠了一圈之後,落在島上,朝石蛹走去.

皇甫冰兒沉默的手持冰劍.擋在前面.

白須修士一愣,沒想到還有人敢阻擋他,不由喝道"娃子,念你一身修為不易,讓開!"

皇甫冰兒一動未動,她的態度極為堅決.

白須老者一怒,一揮衣.一股猛烈的風刃,平地而起.

皇甫冰兒隨即以冰劍法器抵擋數十道中階風刃,悶哼一聲,跌退數丈,噴出一口鮮血,染了薄紗,臉色也蒼白了許多.接連兩日的斗法,已經讓她耗去了太多的法力.白須老者那隨手一擊,便讓她受了不輕的傷.

白須老者也未管她,手走了到石蛹附近.

皇甫冰兒緊張的看著白須老者的舉動.她知道自己的實力,根本無法阻止一名金丹中階修士靠近石蛹,她只是希望,這位金丹修士不要傷了這石蛹.

白須老看來到石蛹的附近.打量了石蛹一會兒,神識未能查探到石蛹內的況,讓他有些驚異和好奇.

不過,他還是露出輕視之色.指著石蛹朝周圍眾築基修士道"不就是一個石蛹麼,應該是石系妖獸在此地結丹,有什麼好稀奇的.你們當中不少的天道盟的修士,居然為物自相殘殺,成何體討泣七階石系妖獸,倒樓聯愕萬夫家護院了.你等後輩無需爭了.老夫將它取去."

他取出一個.儲物袋,朝著石蛹手一招"收一!"用收儲法術.想將石蛹給收走.

"咦!"

白須老者發出一聲詫異.

這石蛹怪異的很,毫無動靜,似乎在島上紮了根一般,他的法術只收了地上的幾塊碎石,對它居然沒有效果.

這附近還有不少的築基修士,都在看著他如何收走這石蛹.

未能收取石蛹,令他有幾分尷尬.

若是連這石蛹也收不走那他今日在這些後輩修士面前可有些丟臉.

白須老者想了一下,給自己施加了一個神力法術,頓時渾身金光燦燦.然後雙手按在石蛹上,猛喝一聲,想用神力把它從地上拔起,再收入儲物袋中帶走.

驟然間,天空的烏云,劈下一道閃雷.

卑嚓!本站新地址已更改為:慨防咕,刪敬請登陸閱讀!

這道閃雷,從天而降,打在猝不及防的白須老者身上.

這道雷來的太突然,白須老者又正在全力施展神力,試圖拔起石蛹,一時間居然沒來得及出手抵擋這道雷劫.匆忙之間,白須老者只來的及往身上加了一層護身罩,烏雷便已經轟到了他的身上.

嘩的一下,那層厚厚的護身罩,直接被烏雷給擊破.

接著,雷電吡隱.全身覆蓋白須老者.把白須老者給雷亂顫.渾身閃電.眼冒金星,眉毛胡須全燒焦,皮開肉綻,然後悶哼的一聲從石蛹旁邊跌退開來,猛然吐出一大口血.若非那護身罩及時擋了一下,再加上他金丹中階的強橫的法力硬撐住,只怕那一道雷劫,足以讓他當場肉身重創.就算是這樣,他所受之傷也絕不輕,沒有十余年工夫,無法複原.

他挨了一記雷劫,急忙放出數件大威能的元神法器,護住周身,免的再遭雷擊.

白須老者一離開石蛹,那烏棄又恢複了原狀,毫無動靜.

在不遠處圍觀的眾築基修士,都被突然降下來的雷劫,給駭然嚇了一大跳.

那團烏云數日遲遲沒有動靜,以至于在場的所有築基修士,都不把它當一回事.如今它一動,眾修士才如夢驚醒,這場天劫還沒有過去.若是他們去碰那石蛹,恐怕剛才那一雷擊,讓他們化為灰燼.

白須老者暗呼到黴,什麼時候不落雷.偏偏他想把石蛹取走的時候.才落下.

他暗暗發狠,數柄法器在頭頂頂住雷劫.再次用神力想將石蛹給拔起來.可是這石蛹紋絲不動.他連接扛了數道天雷.而天空的烏云卻絲毫不減.

這雷劫什麼時候是個.完啊.

"此物非同可,待老夫回去研究研究."白須老者氣悶,挨了數道天雷,加上之前不輕的重傷,感到有些吃不消,臉上臊,留下一句場面話,怏怏騰云飛走.

在一群後輩修士面前丟臉,他實在是無法在此地待下去.

圍觀的眾築基修士,一個個面面相覷.生出一股荒謬的感覺.堂堂金丹中階修士,居然奈何不了這石蛹,還落的個狼狽而走.

東海的歲月過的極快.

烈日西落東升,日複一日.

轉眼,大半年過去.

這段時間內,又有不少風聞此事的金丹修士,聽到這怪異石蛹的大名.來到這島,好奇之下想把這石蛹給搬走.看看自己的本事,是不是比那萬花道的李浩南李修士強些.

可事實證明,石蛹是難以拔起的.沒人去碰它,這半空的烏云就是不落雷.誰一碰石蛹,誰必定挨雷.這石蛹不破,偏偏這天劫的烏雷不消.

他們有心想取走石蛹.可是這雷劫.未免氣勢洶洶,硬是把他們轟的一個個發焚眉焦,落荒而逃.一通雷劫下來,縱然是金丹修士,也的回去閉關休息數個.月才能緩過勁來.縱然是金丹修士,也不願意沒事去挨雷啊.

久而久之,願意來嘗試的金丹修士便少了.

而築基修士,更不敢去碰這石賺.一個天劫的烏雷下來,搞不好神魂俱滅.

這奇怪的石蛹,依舊孤零零的坐落在島上.漸漸少有人問津.只有一個清麗的身影,和一頭金丹骷髏妖,還日夜守在島上,不曾離開半步.

至于北方諸島區域的元嬰修士,並未有誰來過.

若是此石蛹能引發數千里范圍的大天劫,他們或許會有興趣過來瞧一瞧.但是一個只能引來天劫的石蛹,作用必定十分有限.東海之上.像這樣的天劫經常可見.在他們的眼中,這屬于毫無查探價值的東西,根本沒有把這的異物放在眼里.

還有極少數的築基修士,像那滿腦子想著異寶的歪脖子的中年修士,以及幾個一心想撿便宜的築基修士,明知天劫厲害,卻依舊不肯死心.經常徘徊在島的周圍,一定要看到石蛻裂開,里面究竟是何物.才肯放手離開.




上篇:355 奇異的石蛹     下篇:357 第三座浮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