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57 第三座浮島  
   
357 第三座浮島

357 第三座浮島



大半年之後的某一天.沒有幾個.修士再對那石蛹感興趣的時候.石蛹嚴實的外殼,突然晃動了一下,裂開一道極的裂痕缺口,外泄出絲絲氣息和法器的霞光.

在島天空盤踞了長達大半年,遲遲未能落下的雷劫烏云,終于極其敏銳的捕捉找到了葉秦所發出的氣息,霹靂轟雷,瘋狂的轟下來.

"轟!"

石蛹堅硬的外殼,被烏雷一擊炸裂.

與此同時,一道東青白裳修士的身影,從碎裂開的石蛹中颼的一飛沖天,紫,金,青三柄綻放出來的耀眼光芒的元神法器.在那白裳身影的周身縈繞.

那道身影,渾身上下爆發出一股金丹修士才有的霸道氣息.

烏雷,接二連三的從云層中劈下.

那白裳修士口中發出一聲清吟龍嘯,手一指,環繞周身的三柄元神法器,瞬間化為三道流光虹芒,直取那三道烏雷.半空中.元神法器和烏雷相擊.

一時間,爆炸聲驚天動地.

紫色飛劍,連綿的烈焰,染了整今天空.金色飛劍,強烈的金色光芒,幾乎刺破烏云.青碧色飛劍.縷縷天簌之音,覆蓋了整個島嶼,引得周圍海底的一些低階海獸紛紛浮出水面.

天劫的烏雷.終于落盡,沒能傷及葉秦的肉身分毫,只是耗去了他體內大量的法力而已.隨後,烏云漸漸散去.陰沉了許久的島,終于露出在陽光之下.

葉秦扛下雷劫.手控三柄元神法器,飄浮在半空中.目光中精光畢露,朝島嶼上掃視過去.

島嶼周圍,還有幾名中低階的築基聳士,正癡癡呆呆的望著天空,忘乎所以.這幾名修士.對石蛹的貪念不絕,又不敢去碰石蛹,至今不肯離開.

他們被仙音所迷住,一時間還未能回過神來.等葉秦冰冷的目光掃過他們的時候,他們才猛然一顫,渾身冰寒,徒然驚醒過來.

"金丹,居然是金丹修士!"

有修士失聲驚呼.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從那顆奇怪的石蛹中出來的,居然是一名金丹修士.

而非七階金丹妖獸,更不是什麼異寶.

葉秦神冰冷的望著他們,冷.了一聲.

手一揮,金烏破罡劍,南明離火劍,天簌絲音劍再度疾射而出,直取那幾名築基修士.那幾名築基修士駭然之下,甚至來不及放出法器逃走,便噼里啪啦數聲;直接化為一團團的血霧,肉身和元神俱滅.

葉秦強大的神識掃過整個島,沒有發現其他潛藏著的修士,這才冷冷的收手.

他的神識沉浸在紫府內,但是不意味著他對外界發生的一切毫無所知.紫府內第三座土府順利誕生之後,他的神識便已經外放,迅速察覺了周圍的況.

只是這石蛹,堅硬的有些過分.

他費了好大的工夫.才破蛹而出,硬扛下了天劫.對于金丹修士來,抵擋天劫易不易,難也不難,最重要的是法器品質.他擁有三柄溫養了許多的極品元神法器,扛住天劫並非太難的事.

至于那幾個築基修士身亡.

這可不能怪他心狠手辣.

他化蛹之事非常古怪,他也沒弄明白為何每次突破,都會結蛹.妖獸結丹之時,結蛹可以理解.可是修士結丹之時化蛹.這未免有些離奇.

此事關系到紫府這今天大的秘密.東海這個地方,金丹期,元嬰期的強者眾多,他不想引人注目.否則誰也不知道會引來什麼麻煩.

這些築基修士日夜待在這里想撿便宜,還目睹他從石蛹中破蛹而出,只有死路一條.

葉秦收了元神法器.朝島的最頂峰,那道清麗的身影望了去.這一年多來,那清麗的身影,如今已憔悴消瘦了許多.他心中不由一痛.

皇甫冰兒已經從仙音中清醒了過來,急飛到他的身旁,撲到他的懷中.

"冰兒,辛苦你了."

葉秦激動的一把擁住她嬌弱的身軀.

皇甫冰兒緊緊的擁著他,仰頭凝望,玉手撫摸著他略帶淡漠的臉龐.葉秦的臉龐有些削瘦,柔和,早已經沒有了往日的靦腆,更多的沉穩和堅定.嘴唇緊閉著,隱忍而沉默.那副冷漠的表,從來只是對別人.對她,眼中只有無盡的溫柔.

她露出一絲幸福.兩行無聲的清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我只是很擔心.你無法從里面出來."

荒島很快恢複了甯靜.

有修士再來查探此島的時候,愕然發現,盤踞在島天空長達半年多的一團天劫烏云不見.不過.島上那奇異的石蛹還在,從中破裂開來,上面還有雷擊的痕跡.可以清晰的看出,是應雷劫四搬詐他們猜想中的那頭妖獸,不知去這一帶開始流傳出各種傳聞,有修士曾經在遠方看到這島的上空出現漫天血烈焰.還有人自稱還見到了金光刺破天際.更有人見到了奇妙無比的仙音.

這等怪異的事.在附近數百里的築基修士中間引起了許多議論,感到惋惜.

不過,這些議論並未持續太久.那石蛹內頂多只是一頭七階的石系金丹妖獸而已,其它的都是一些穿鑿附會之,缺乏證據,難以采信.

北方諸島許多金丹修士都擁有這樣等階的妖獸,沒誰為了這頭古怪的妖獸尋找不自在.此事成了過眼煙云,終究漸漸淡了下去,成了北方諸島無數仙聞趣談之一.

數月之後.

距離此島遙遠的另外一座荒島上.

時秦帶著皇甫冰兒來到此的.重新開辟了一座簡單的洞府.

皇甫冰兒在護法的時候受了一些輕傷,在葉秦的堅持之下,皇甫冰兒用靈丹調養了近一個月.徹底複原之後,才服下火系結金丹,開始煉化靈丹.

北方諸島.每日都發生眾多的紛爭和爭斗,為了奪寶,為了好處,日複一日的進行著.

對葉秦而,所有的事加起來,也都沒有冰兒結丹重要.

葉秦對外界發生的事不聞不問,只是守在閉關室外.

他清楚,冰兒修煉的是雙系修仙功法,而她的冰火雙靈根又存在細微的偏差.結丹過程中,冰火靈氣非常容易失衡,出現危險的可能性很大.

一旦出現危險,他必須出手施援.

不過,冰兒運功完全煉化火系結金丹,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大約要數月,然後才全力突破金丹瓶頸.目前這幾個月較為安全一些.

在這之前,他需要默默的等待.

葉秦大部分的神識都在注意著冰兒的狀況.一部分的神識,放在了紫府浮島上,觀察那座新的浮島.

在距離木府浮島,火府浮島.數百里之外,飄浮著一座嶄新的灰岩浮島,被灰霧朦朧的籠罩著,看不真切.

他現在一共擁有三座浮島.呈三角形,分布在無盡的虛空之中.

那座嶄新的浮島上,同樣立著一塊高約一丈寬三尺古老的石碑.在浮島形成之時,這塊石碑便誕生,和整座島嶼渾然一體,石碑被一道淡淡的光圈所包圍著.

石碑身上有許多細密的裂痕紋路.顯示了許多信息"本命元神碑,土府.總壽元四百八十一,已消耗壽元"

葉秦遠遠的看著那本命元神碑上面細密的裂痕,沉吟了好一會兒.低聲自語.

這座浮島,不出所料,果然是土府.

這座土府,給他一種十分沉穩,肅穆,壓抑的感覺.至于土府有什麼功用,他還不清楚.不過.他已經知道木府和火府的作用.能夠從這兩座浮島,去推斷土府.

木府,能夠種靈藥,靈草,靈花,靈木.但是需要靈石供養靈氣,才能讓它們成長.

火府,能夠養火.

可以用靈木去燃地火.還可以把低階的地火,壓縮凝練,升為高階的地火.

這樣推斷下來的話,土府應該跟土有很大的關系.

需要取些物品來做實驗.加以確認.

葉秦想了想,紫府內最多的材料便是各種靈草.他隨手將木府內幾株低階的火系靈草,木系靈草.直接扔入土府內,看看它們有什麼變化.

這幾株低階的靈草,一落在土府內,馬上開始枯萎,死亡,然後緩慢的然後沉降,瓦解,數日之後,化為一堆的泥塵.這一堆泥塵中,有一些色和青色的閃亮光芒.

葉秦心中一動,神念一閃.

少量火靈石,木靈石的閃亮碎末,便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讓葉秦露出驚容.

再往土府內投入靈花,靈木,反複試了幾遍,結果都是一樣.

如果用火焚燒這幾株低階靈草的話,沉降瓦解的更快,只需要數個時辰就得到靈石碎末.

他的臉上出現怪異之色.似乎陷入了深思之中.

如果木府,是用靈石的靈氣來養大靈草的話.那麼土府,網好反過來,讓靈草沉降瓦解.釋放出里面的靈氣,重新歸為靈石.

為了判斷這個推理是否正確.謹慎起見.

葉秦做了一個實驗.

用一塊下品木靈石,在木府內種出數棵低階的靈草.然後把這數棵低階的靈草,置于土府,讓它們又沉降瓦解,釋放的靈氣和砂石凝結為一塊木下品靈石.

整個過程,靈氣完成一個循環.所得到的木靈石,既沒有增加,也沒有絲毫的減少,靈氣的屬性也未改變.而火焰,在其中起到促進的作用.




上篇:356 誰碰,誰挨雷!     下篇:358 冰兒結丹和魅靈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