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60 同門來賀  
   
360 同門來賀

360 同門來賀



葉秦和皇甫冰兒進了白浮城.在白浮城內的一處甯靜的地段,包下了一棟二層的精美別致閣樓,暫住了下來.作為金丹修士的地位,是不可能再去租客棧的套房居住.

因為參加奪島大會,必須是天道盟的修士才允許,非天道盟的修士沒有資格.所以葉秦還是特意去了一趟白浮殿,申請加入天道盟.

金丹修士申請入盟,幾乎是毫無阻礙.

作為東海最為龐大複雜的修仙組織,天道盟的入盟條件很開放.只看修仙者的實力,並不過問修士的來曆身份,也不過問曾經干過什麼事.只要是中土來的修仙者,不是妖族冒充的,加入天道盟盟都沒問題.

修士一旦入了盟,也多了一項義務.那就是一旦天道盟和妖族開戰,宗主發出征召令,任何盟內的修士不得推卻,否則以叛盟之罪格殺勿論.

葉秦以金丹修士的身份入盟,很快辦妥了入盟的手續,領了一道烏金令牌,衣上也添加了一個天道盟的"閃電劈開大海"的標記.這個標記,冰兒的衣上也有.而且還多一個水云宮的標記,葉秦已經十分熟悉.

奪島大會還需要近一個月的時間.

葉秦暫時還需要等待.

皇甫冰兒給在白浮城附近居住的幾位青丹門金丹老祖,分別發去了萬里傳音符,告知他們,自己和另外一位青丹弟子已經成功結丹之事,並且邀請他們前來白浮島一聚.也將在此地的一些青丹門的築基修士,都招來.

眾位青丹門的金丹老祖聞訊,得知青丹門下一口氣再添兩位金丹修士,無不欣喜激動萬分.甚至有一位金丹老祖破例中止了閉關,飛抵白浮城,來到葉秦和皇甫冰兒暫住的別致閣樓,慶賀兩名弟子結成金丹的大喜事.

不過,他們只知皇甫冰兒,卻不知另外一位結丹的青丹弟子是誰.

事實上,在東海諸島,青丹門這個門派已經名存實亡,所有的青丹門弟子如今大部分都已經是天道盟中人,少量加入了天魔盟.

諸位金丹老子,都有各自的島嶼和洞府,建立了自己的勢力圈,或者是成為了天道盟之下某宮的人.

而眾低階的築基期弟子,也加入了各種低級的組織.

他們這些修士並不以門派的形式存在.

不過,雖然在這東海諸島不講究門派,但是昔日同門的誼卻還存在,昔日的同門修士依舊經常會往來,以以前的名號相互稱呼.

若是他們當中有誰,有朝一日能返回中土靈霧界的話.也還是以青丹門弟子自居.

白浮城內別致的閣樓,皇甫冰兒和葉秦一同出來迎接孫然,陳瑋丹,袁凝芷,馮安等眾位青丹門金丹修士的駕臨.

"這位是?"

孫然看到皇甫冰兒和一名面相不熟的年青金丹修士一同出來迎接,他卻認不出葉秦的身份.

"這位是青丹門靈泉峰的弟子,也是我的夫君,和我一同結丹.起來,他還是當年孫師叔座下的弟子,不知道孫師叔可記得?"

皇甫冰兒起葉秦的身份.

"弟子葉秦,見過孫師叔!"

葉秦淡笑,朝孫然微微一躬,行了晚輩之禮.這是他唯一的一次以晚輩的身份面見這位曾經是靈泉峰之主的孫修士,恐怕也是最後一次以晚輩的禮儀,面見這位金丹修士了.

"呃,葉~秦?"

孫然驚愕,擰著眉頭仔細回憶著,是否記得這名弟子.

他當年確是靈泉峰的老祖,但問題常年閉關不出,不理事務.況且青丹門的弟子眾多,他也無心去記一名普通弟子,自然不記得靈泉峰有葉秦這麼一位出色的弟子.只是在渡東海的時候,似乎有那麼一點印象,好像有這麼一位相貌的弟子曾跟隨他們一起渡海.

孫然實在是想不起來.愣了一會兒,尷尬的笑了笑道"葉師弟既然已經是金丹修士,我等以師兄弟相稱即可,不要再稱師叔了.我等皆出自青丹一門,日後在東海諸島,還需同心協力,相互扶持才是."

"日後還需孫師兄多加照拂."

葉秦笑了笑,心中暗暗自嘲.看來自己在諸位金丹的眼中,還真是毫無印象啊.不過,從這以後他們的印象將會十分深刻了.

眾位金丹修士和葉秦,皇甫冰兒打過招呼,進入閣樓內聚.

他們瞧向葉秦的神色,雖然笑容春風滿面,心中卻在暗暗的搖頭.

搖頭的原因,無它.

只因為葉秦是身份低微的散修出身,沒有任何背景.

在修仙界中,散修靠自己一人之力能夠結丹,這樣的修士修仙天賦是很不錯,也令人十分欽佩.

所以他們對葉秦個人天賦和實力,沒有什麼看法.只是對葉秦的身世背景,有很大的看法.

沒有足夠的後台和背景,這終究是一個極大的軟肋,會嚴重的制約修煉的進展速度.

因為散修士,靠自己過去短短數十年的積蓄,財貨肯定少的可憐,未免顯得有些寒酸.

在修仙界,可不是你天賦高,便一定能有所大作為.

購買原材料,煉丹,制法器,購買符?,修煉法術消耗的靈石.樣樣都要用到大筆的錢財.

沒有家族長達數百年,數千年傳承所積累下來的錢財和人脈,就算是天賦過人的修士,也同樣會因為缺乏靈丹,修煉進展緩慢,甚至會窘困到寸步難行的地步.

天賦不錯,卻窮困潦倒的修士,在修仙界並不鮮見.除非是被大修仙家族相中,招為上門女婿,或者是被某位老祖意外看中,收為入門弟子,否則難有起色.

靠自己一人之力的散修,在修仙界中突飛猛進到金丹,元嬰的修士,少之又少,這樣的修士的修仙之途,比大家族出生的修士不知艱辛了多少倍.

皇甫冰兒這樣的青丹門大家族出身的弟子,家族背景,靈根資質,容貌,無不是一等一的出色,修仙前途無量,完全可以跟同樣是大家族出身的修士聯姻.可如今卻跟這樣一位散修出身的窮金丹修士成為道侶,一起結伴雙修,未免有些可惜啊.

她以後修煉的日子,可要受苦了.為了掙靈石,只怕要日日開爐煉丹.賣靈丹換得靈石,用來修煉.可以想象如何的艱辛.有沒有機會達到元嬰期,難啊!

孫然,陳瑋丹等幾位青丹門金丹修士相視一眼,無話可.

如果葉秦和皇甫冰兒現在還是築基期,他們身為長輩,還有資格插手,阻止此事.可是葉,皇甫二人如今已經是金丹修士,地位跟他們比肩,眾人也沒有資格出干涉葉秦和皇甫冰兒之間的事.

除非是皇甫睿在此,否則無可勸阻.

眾位金丹修士搖頭,為皇甫冰兒跟窮子出身的金丹修士雙修.感到惋惜.

唯一讓他們值得高興的是,葉秦也是青丹門弟子,同時增加了兩位金丹修士,對他們而算是個非常好的消息.

一同前來恭賀的,還有眾多青丹門的築基修士,青丹門一共來了七十余位築基期修士,除去二十余名在渡海途中,最近十余年內隕落的,在白浮城附近居住的還有五十余位,得知了消息,紛紛趕來賀喜.

這些修士大多認識皇甫冰兒.還有嚴大長老之女嚴萱,沈寶,等跟葉秦認識的人,也赫然在其中.

眾人得知皇甫冰兒已經成功結丹,自然驚喜,前來恭賀.在這些築基弟子眼中,皇甫冰兒既然被柳玉真人收為了入門弟子,那結丹是遲早的事.只是沒想如此之快,短短十余年便結丹.

可是眾年青一輩的青丹弟子,見到葉秦出現在此地,而且已經是金丹修士,卻是驚愕無比.茫然有之,嫉妒有之,失態有之.

他們中間大部分人,對葉秦的印象,還停留在當年葉秦讓出築基丹給嚴萱,沈寶等人這件事上.除此以外,實在是想不出特別的事.

這數十位年青修士驚愕歸驚愕,嫉妒歸嫉妒,還是紛紛上前,向葉秦,皇甫冰兒兩位金丹修士見禮.既然二人已經是金丹修士,肯定要表現出後輩該有的本分.

"葉兄~師叔!"

沈寶臉色怪異,十分不甘願的稱葉秦為師叔,渾身不知道有多別扭.

當初在靈霧城,跟他同年一起進入青丹門,他的練氣期的修為還高了葉秦一二層.後來又一起在萬枯嶺曆練立功,葉秦的修為慢慢追上了他.在寒湖森林冒險殺敵,葉秦已經開始展露出遠超過他的實力.一路走來,他們都是拍肩膀稱師兄道師弟.

如今在東海,他費了吃奶的勁.才修煉到築基第四層的修為,原本以為進展神速,甚至有些得意.沒想到葉秦已經一躍成為了金丹修士,完全脫離了築基期的層次,這樣的修煉速度,簡直讓他望塵莫及,拍馬也追不上.

"呵,沈寶,有空咱們去酒樓喝幾杯."

葉秦心中暗笑,知道他在想什麼.拍了拍沈寶的肩頭,勉勵了一番.在青丹門的眾修士中,跟他最熟悉的一位同門了.他不會因為金丹,築基的區別.

而嚴萱在人群中,望著葉秦的目光,卻是複雜多了.

她和葉秦,沈寶等人一起在萬枯嶺曆練,葉秦曾在洞窟內救過她一次,還贈了築基丹,可謂恩重.暗中感激,對葉秦懷有異樣的緒.

可是當年的她,修仙家族弟子出身,是如此的驕傲.再加上她爹是嚴大長老的緣故,根本不在意葉秦,也總是有些隱隱瞧不起他們這些散修.這讓她根本沒有走在一起的可能.

這位曾經還需要靠她爹暗暗扶持的葉師弟,如今已是金丹修士,地位比她爹嚴大長老高了不知多少,已是和青丹門九大老祖並肩的人物.

她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看到葉秦身旁靠的很近的那位,始終蒙著薄紗,淡然微笑,青丹門最為神秘的大師姐皇甫冰兒,如今和葉秦一同成為金丹修士,結伴雙修.

她心中不由一酸,不出是羨慕還是嫉妒,還是傷感和迷茫.




上篇:359 白浮城     下篇:361 收集靈藥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