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64 圍毆金大胖子  
   
364 圍毆金大胖子

364 圍毆金大胖子



灰須老者怎麼也沒料到.自己會這麼倒黴.

他好不容易在百歲壽辰之前,也就是約二十余年前結出了金丹.只是沒能來得及參加上一屆的奪島大會,所以才拖延到現在,趕來參加這一屆的奪島大會.

本以為比別的修士多了近二十年的修煉,已經快達到金丹二層的實力,比其他參加大會金丹修士應該更強一點,能有較大的把握搶到前十的靈島嶼.

沒想卻遭遇了這對雙修金丹道侶.

這對道侶,已經一口氣把好幾名金丹期一層的修士給趕下擂台了.呃~,不對,動手的一直只是那女子,那男子還笑著手旁觀,根本沒有出過手,半點實力也沒有顯露出來.

單純只有那女子的話,他或許還會有全力一拼,一爭高下的念頭.可是多了這位實力不明帶著幾分詭笑的男越看越覺得難對付.

一對二,這也太難了.

灰須老者猶豫不決.

為這場斗法做仲裁的一位青衫元嬰修士,看灰須老者在擂台上和皇甫冰兒僵持了半柱香時間,反複掂量猶猶豫豫,有些不耐,淡聲道,"沒有把握就認輸吧.別耽誤時辰!"

他很不看好這灰須老者.而且因為參加奪島大會都是天道盟的修士,所以並不鼓勵在大會上死拼,雙方的實力若是懸殊太大,仲裁可以直接勸其中一方棄權認輸.

"在下甘拜下風!"

灰須老者被元嬰修士責備,頓感羞慚,歎了一聲,或許是自覺也沒有把握,終于還是主動放棄.還是讓別人去爭這二號火靈島吧.他去找一座容易搶的靈島,免得徒勞消耗自己的實力,影響下一場斗法.

擂台周圍眾金丹修士和築基修士們,正等著看熱鬧,卻見灰須老者主動認輸,不由驚起一片惋惜.在哄鬧嘲諷聲中,灰須老者收了法器,灰溜溜下了斗法擂台.

"蔣皓棄權!葉氏夫婦勝出!"

那位青衫元嬰修士,神色淡漠,做出裁決.

葉秦淡淡一笑.他已經料到這個結果,冰兒接連擊敗了兩名金丹修士,嚴重的打擊了這灰須老者的信心,才讓他生出退意.

因為這場斗法沒有任何損耗,二人也不用休息,直接迎接下一位金丹修士的挑戰.下一位挑戰者,是聚寶宮的那位穿著金縷衣的大胖子修士,此人也看中了這二號火靈島.

葉秦微微揚起眉頭.

他對"聚寶宮"二字可是有很深的印象,不知這天道盟的聚寶宮,跟中土靈霧界八大上古散修之一的聚寶真人有什麼關系.

他曾經闖過仙緣殿地下迷宮,得到一個聚寶葫蘆.跟聚寶真人也算是有半分淵源.

白浮城大廣場上.

一位虯須中年大漢,還有一名白衫年青男子和一名端莊年青女子,他們三人看著擂台上的兩個有些熟悉的修士身影,都不由的發愣.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曾經跟葉秦有過兩面之緣的韋大元,朱天南,蘇彤三名修士.

他們三人都是築基高階修士,也是特意來此地參加白浮城奪島大會的.只是沒想在參加築基修士的奪島大會,卻看到了兩個有些熟悉的身影.

"那位不是葉老弟和他夫人麼?"虯須修士怔了好半響,有些不敢置信指著高高的斗法擂台上的葉秦和皇甫冰兒,"他們怎麼短短一年多,就都突破成了金丹修士了?!"

"我也不知道啊.葉夫人的那一套冰系元神法器的威力,真厲害啊,已經接連擊敗了好幾位金丹修士.她這需要多強的神識,才能同時操控十六柄?"

蘇彤眼睛中泛現驚愕之色,有些不敢相信皇甫冰兒的實力.

朱天南望著擂台上的葉秦和皇甫冰兒,目光呆滯,良久,猛扇著手中高階羽扇法器,長籲短歎,"唉~,唉~,唉!"

韋大元奇怪."朱老弟,你唉聲歎氣什麼?"

"沒天理啊!"

朱天南一攏羽扇,指著台上的葉秦,悲哀道,"你瞧瞧,葉老兄這般低劣的人物,要實力沒實力,一個奪島大會,還得靠他夫人出面給他撐腰.要相貌他也沒相貌,要錢財他也不見得有多少錢財,連個高階法器都拿不出手.可就是這樣的人,不但娶得一嬌妻,短短一年多便陡然一變成了金丹修士,從此以後修仙大道通達.想我朱天南年青有為,風度翩翩,才華橫溢,家世背景也算不錯,兼之勤修苦練,卻還停留在築基八層的修為,離金丹大道也不知還有多遠,遠不如他這般低劣的人物.這是什麼天理啊,老天為何不眷顧我一下呢,唉~!"

"朱老弟,人各有命,不能強求啊!葉兄葉前輩的福緣好,天運強,直通金丹大道,非常人所能及."

韋大元勸了勸,無.

"金兄.看來你有麻煩了.那對夫妻,尤其是那水云宮姓皇甫的女子,她那一套冰系元神法器,非一般元神法器可比,需以極強的神識才能操控.就算是我使出大五行劍陣,也未必能有六七層的勝算.

除非她身旁那姓葉的男子沒有什麼戰力,你才有機會跟那女子斗法.否則,只要那男子有那女子的一半的戰力,你獲勝的可能性,都的可憐."

紫衫女子接連看了皇甫冰兒的三場比試,她雖然沒有看到葉秦全力出手,卻還是搖頭,很不看好金大胖子.畢竟葉秦是金丹修士,實力再不濟,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仙闕城水云宮的人?"

金大胖子目光先是掃過皇甫冰兒,看到她衣上的水云宮標識,瞳孔微微縮了一下.水云宮的金丹修士恐怕有些不好對付.

然後,他的目光在葉秦身上停留了好一會兒,除了衣上的一個天道盟的徽章標識之外,沒有任何其它證明身份的東西.就連葉秦的法器,也是幾件垃圾的不能再垃圾的低階法器,街攤貨色,看不出任何來曆.也就是.此葉姓男子多半是個散修,沒有後台背景.

金大胖子的神色,頓時有些不屑.

"一個水云宮的金丹修士和一個金丹散修,有什麼好懼的.沒有一身頂級的法器,縱然是金丹修士也沒有多少戰力.哼,周師妹,且看我怎麼把他給活活逼出擂台去!"

他摸了摸腰間大儲物袋,里面裝滿了眾多中階,高階法器和各階符?,滿滿自得.

那灰須老者蔣皓自動認輸棄權,下了擂台之後,金大胖子隨後便禦器飛上擂台.

在擂台周圍觀戰的眾金丹修士和築基修士.再度熱切的爭議吵嚷了起來.這金胖子,身為上古仙宮聚寶宮的金丹修士,實力自然非一般的修士可比.不知道他,能不能跟那對金丹道侶硬拼上一場.

金飛胖子飛上爭奪二號靈島的大擂台,二話不,手中一枚頂階火系法珠直接拋出去.

這顆頂階火系法珠,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轉,噴湧出一大片數百丈范圍的洶洶三昧真火,朝擂台中央的皇甫冰兒全力席卷.

他也沒指望這一枚頂階法珠,便能攻破皇甫冰兒的冰劍.只是想用這枚頂階火系法珠,將皇甫冰兒給拖延住一下.他好趁機,把葉秦趕出擂台.

只要修士被趕出了五百丈方圓的擂台范圍,便等于輸了,不能再參與斗法.

等他把這姓葉的修士趕出去之後,再回頭再和皇甫冰兒斗法.這樣一來,破了他們夫妻二人的聯手,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一對一,奪得靈島的勝算大增.

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能夠用火系法珠把皇甫冰兒給拖延住,只要那麼幾個呼吸的工夫就好.他便有足夠的自信,能在這幾個呼吸之間,一舉將葉秦驅趕出擂台.

金大胖子拋出火系法珠去打皇甫冰兒,隨後張口,飛一個的金元寶一般的元神法器,這金元寶轉眼漲大到巨山一般,足有數十丈之大,以壓頂之勢,猛的朝葉秦壓了過去.

他對自己的計劃,心中暗樂.

葉秦那幾柄低階法器,絕對抵擋不住這金元寶,一碰就完蛋.要是葉秦不主動退避,離開大擂台的話,肯定要被這金元寶給活活壓扁成肉醬.

葉秦見金大胖子沒有像前面的幾名金丹修士一樣試圖先去擊敗皇甫冰兒,反而是先朝他攻了過來,不由冷笑.多少猜測出金大胖子的心思.

可是.這金大胖子,難道以為他很好惹麼?!

斗法擂台上,一聲清嘯,一柄數寸長的南明離火劍從葉秦口中激射而出,旋即化為一柄近二十丈,劍身縈繞著無數三昧真火的紫色巨劍.

葉秦手遙遙一指,當頭朝金大胖子的巨山般的金元寶元神法器,呼的一劍劈了過去.

"鐺!"

重如巨山的金元寶,被這柄南明離火劍給硬擋住,愣是無法壓下半分,反而被漸漸抬了起來.

"南~,南明離火劍?!紫劍宮的鎮宮法器,怎麼會出現在你子手中?!"

金大胖子失聲驚呼.

他還來不及震驚.

擂台上,皇甫冰兒嬌喝一聲,十六柄冰魄寒光劍,已經密集的打在那火珠上,眨眼間"噼里啪啦"數百次撞擊,將那頂階火系法珠給轟的擊成一塊塊火碎片.

隨後,十六柄冰魄寒光劍,形成一道冰寒徹骨的洶湧洪流,朝金大胖子的背後激射而至.




上篇:363 上古仙宮修士     下篇:365 白浮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