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79,380 銀甲衛,白秀兒  
   
379,380 銀甲衛,白秀兒

379,380 銀甲衛,白秀兒



葉秦神識反複閱覽秘銀圖紙里面的內容數遍.二個時辰之後,才從里面退了出來.

吹沙術需要使用金沙.金沙,是一種金系七階煉器材料,通常用來制作金系法器,這種煉器材料跟秘金有巨大的差別.在仙闕城內,買秘金難,但是想要購買金沙這種材料還是較為容易的.

葉秦去了一趟附近街區的一間中型煉器坊,購買了一盒子的金沙回來.

隨後,他在這座僻靜不引人注意的院內,以一座簡單的陣法封閉院的法力氣息,以免被外界的修士所察覺.他所在的這條巷狹破舊,多為低階修士居住,也不用太擔心會有高階修士出現這里,干擾他煉器.

這附近居住的幾戶低價練氣期修士,發現這座院的異狀之後,知道有高階修士出現在此地居住,雖然奇怪,也不敢聲張,更不敢多管閑事.

葉秦在院閉關室內打坐調息了半個時辰,恢複到最佳的狀態,方才將秘銀圖紙,金沙和大量的靈酒.從儲物袋內取了出來,這些都是所要用到的物品.

最後,他取出了銀甲衛.

這尊高達二丈的銀甲衛,閉著眼睛冰冷靜謐的佇立在葉秦的面前.渾身上下淡淡的銀白色光澤,較輕,卻極為堅固,充滿了一種神秘的傀儡氣息.

就算它只是一個死物,普通的修士站在它的面前,會感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就算是金丹初階的修士,也會感到一種無的壓力.

葉秦凝重看著這尊九階銀甲衛,目光中露出驚豔之色.

當年他闖入地下聖皇陵還是一名築基期修士,跟著一群混亂之地的修士,冒冒失失往里面闖,根本無法體會到九階銀甲衛是什麼概念,便把它給搶了出來.

如今他已經是金丹修士,自然知道這具傀儡器具的威力是何等的可怕.這一具甲衛,足以輕松滅了當年所有進入聖皇陵的築基修士.

想到當年的冒失,葉秦便不由冒出些許冷汗.還好,聖皇被困死在冰玉玄棺之內出不來,否則自己早就灰飛煙滅了.

葉秦定下心神,不再多想,將目光放在了這具銀甲衛唯一的破損的地方──胸口凹陷處.

這里留有一個深深的拳印,看拳印的大應該是一名神力驚人的男子.

葉秦甚至有些,難以置信,誰打出的這一拳,竟然打入銀甲衛胸口大約五寸之深,直接令銀甲衛內部放置靈石的最關鍵凹槽部位遭到破壞.從而令九階銀甲衛完全癱瘓.

估計就是元嬰修士,恐怕也打不出如此霸道的一拳.而且修仙者,也極少會直接使用拳頭來作戰.除非是力量極強的土族力士,或者是肉軀強橫的妖族,才有這個可能.

葉秦心中疑惑,暗暗稱奇,卻想不出究竟是什麼人將這銀甲衛給打壞的.

看來要修理的地方,就是這個部位了.

他伸出右手,虛空一招.

身前盛放著金沙的盒子內,飛起一大捧金沙,化為一道數萬粒金沙組成的拇指粗的金色沙流,靈活的在他身前流動,金華燦爛.

葉秦神色肅然,默默蓄積法力,深吸一口氣,陡然間,左手拍出一大團洶湧的三昧真火,包裹住金沙,對金沙進行猛烈的炙燒.

雙手,接連不斷的打出法決.

金沙在三昧真火之下,漸漸溶化.然後滾滾沸騰起來,化為一大團高溫的金色液體.整個閉關室內的溫度急劇上升.

葉秦手掐吹沙法決,飛快的一指.

這道金色流體,化為一道金線,從銀甲衛傀儡的口部鑽入身軀內部.

"啪!"

銀甲衛傀儡的軀殼內響起了激烈的撞擊聲,金色液體在撞擊凹陷的內壁.

然而銀甲衛毫無所動,許久也看不出任何變化.

葉秦並不急.

金系材料是五行材料中破甲力最強的一種靈礦材料,但是這七階材料,想要去塑造九階的秘銀,難度依舊很大.煉器圖紙上有明.這吹沙術,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將秘銀改變形狀.

數個時辰,葉秦拿起葫蘆喝了一大口靈酒,補充消耗的法力,不斷三昧真火,熔煉金沙,驅使金沙流液沖擊銀甲衛的凹陷處,在漫長的過程中,一點一點的修複凹陷處.

足足過了二三十日之後,銀甲衛胸口凹陷處,才被金沙流液給漸漸修複平坦.

銀甲衛的軀殼,恢複到破損之前的形狀.

接下來的,則是修理銀甲衛軀殼內部的心髒.

銀甲衛的心髒是一個凹槽,可以往上面鑲嵌靈石.而靈石凹槽的周圍,刻著大量極為複雜的微型陣法,這些陣法一直延伸到銀甲衛四肢和頭部,靈石的靈氣沿著這些陣法,輸送到銀甲衛的各個部位.

這個關鍵部位,同樣也非常的精密.靈石驅動傀儡行動的重要所在,這個部位出了差錯,靈氣無法傳送,傀儡是不會動彈的.

這個部位必須一五一十的參照秘銀圖紙來做,不能絲毫差錯,才能修複過來.

這也是葉秦之所以付出巨大的代價,也要得到圖紙的原因.沒有圖紙,根本看不明白這些陣法是怎麼一回事.

葉秦不知道這座複雜的陣法是如何驅動傀儡的,不過他只需要按照圖紙上的明去做便是了,沒必要想那麼多.他一邊看秘銀圖紙,一面按照圖紙的要求,修理銀甲衛內部結構.

葉秦神色慎重,將金沙流液化為針尖般細,將已經破損的微型陣法重新刻出來.

這里體現出金沙的妙處.細的金沙,可以隨意的化為拇指般粗大,也可以只有發絲針尖般細,在銀甲衛軀殼內部,進行修理.

全神貫注的修補陣法,這樣又過了十余日.

這一日午時.

"收!"

隨著一聲輕喝,一道炙熱的金沙流液,從銀甲衛軀殼內沖了出來,打出幾個陰寒的水球,將它們冷卻凝固.然後落在了葉秦身前的盒子內.

破損的銀甲衛,已經修理完畢.

葉秦松了一口氣,體內的法力已經耗的七七八八.好在有靈酒,否則根本無法一口氣將這銀甲衛修補完.打坐,將法力徹底恢複過來.

現在只要把靈石安裝到凹槽內,便可以驅動這尊傀儡甲衛了.當然了,這可不是低階靈石便能做的,最少也得是上品靈石才行.

葉秦把一塊上品靈石,放入凹槽內.

然後用神識,對銀甲衛進行操控.

銀甲衛震動了一下,眼簾突然睜開.以靈玉制成的雙瞳爆射出一道閃亮的火光芒.它手握著一杆二丈長巨銀槍,轉頭目光盯在葉秦身上.

葉秦欣喜的看見它能動彈,想試一試它究竟有沒有戰斗力.隨即給自己加持了金罡護身罩,吐出金烏破罡劍,化為數丈法器擋在身前,擺出全力防禦姿態.

颼!

銀甲衛微微一屈身,陡然一甩,手中銀槍投射了出去,化為一道銀光,攻向葉秦.

啪!

葉秦並未躲閃,站在原地,以金烏破罡劍硬扛了一槍.他倒退數丈,才徹底停了下來,撲通半蹲在地,胸口憋著一股悶氣.他壓抑住體內的氣血沸騰,幾乎忍不住心中的狂喜.

快,太快了,夠強的攻擊.只是隨手一擊,攻擊力也足以讓他這金丹一層修士不得不使出全力進行抵擋.

哧!

銀甲衛打出一擊之後,它火的雙瞳,光芒迅速的黯淡了下去,隨後停止的動彈.

葉秦一愣,馬上以神識查探銀甲衛軀殼內的狀況,這才明白過來.凹槽內的那塊上品靈石,已經成了暗淡的廢石,打了一擊就耗光了所有的靈氣.

葉秦不由露出苦笑.看來日後要使用這銀甲衛,恐怕極為耗錢.

而且得用極品的靈石,才能支撐它持續作戰.

葉秦想了想,將自己的二十萬塊下品靈石,全部在土府內堆積起來,讓它們凝結成為更高階的極品靈石,用來支撐銀甲衛作戰所需的靈氣.

這需要一段時間.

葉秦有些郁悶和心疼.

他沒想到,這尊九階銀甲衛會這樣耗靈石.除非必要,恐怕不能輕易使用它.否則光是這筆靈石的龐大消耗,就會讓他受不了.

葉秦想到了自己的金丹骷髏妖,還有獸靈門的靈獸,不由暗中比較了一下它們的優劣.

這三者雖然都能被修士所驅使.效果卻截然不同.

馭獸修士所驅使的靈獸,傀儡修士所驅使的骷髏妖,傀儡修士所驅使的傀儡,各有不同的方法,效果.

靈獸的優點很多,作戰的時候完全靠它自身的妖力,不會耗修士的法力和神識.而且靈獸會緩慢的成長,從低價靈獸化為高階靈獸,但是有壽元的限制,壽元盡則死.

用某些特殊的法門,對靈獸進行控制,輔助作戰的時候,靈獸對修士的作用很大.

不過靈獸也有明顯的缺點.一旦靈獸受到重傷,或者遇到天敵的時候,它們容易失控.前者是容易讓它驚懼逃走,後者會讓它憤怒不顧一切的沖上去和天敵糾斗.

傀儡器具的優點,它本身是個沒有自己意識的器具,所以也不會失控,作戰悍不畏死.就算它身軀大部分被打的稀爛,只要還能動彈,就能在修士神識的控制下往前沖,不毀不休.

不過,明顯缺點是,它靠靈石來驅動,一旦靈石沒有靈力了,它也就不動彈了.越是高階的傀儡器具,所耗的靈石越龐大.像銀甲衛這種九階傀儡器具,一塊上品靈石,也就能讓它發動一下攻擊.

當然了,修士用自身法力代替靈石,也能驅動這傀儡器具發動攻擊.但是以法力控制這樣一個大家伙,遠遠比馭使法器難,太耗法力.

在極短的時間內便會耗盡修士的法力,這對修士在戰場上的處境非常的不利.

沒了法力,再強的修士恐怕也實力大跌.

骷髏妖,靠它的妖丹之力活動,需要修士的神識進行控制,吸收死氣後妖丹會緩慢的成長.它有著靈獸的優點──靠自身妖力活動,也有傀儡器具的優點──缺乏自己的意識,悍不畏死.

可以,骷髏妖集中了靈獸和傀儡器具的優點.

但是骷髏妖的煉制,比傀儡器具還難,也只有鬼修士才能煉制出高階骷髏妖來.他的金丹骷髏妖,完全是一個特例,別的修士難以得到這樣的骷髏妖.

另外,骷髏妖的妖丹元神一樣存在壽元,一旦壽元到了,無法繼續突破的話,便會徹底死亡.他的腐骨鱷骷髏妖,如果無法晉升到更高的階層,遲早有一天會死掉.

而這銀甲衛傀儡,則根本不存在壽元的限制.靈獸的飼養,也最為容易.

可以,靈獸,傀儡,骷髏妖,各有各的缺點和優點,不上誰好誰差,全看實力.

葉秦終于將九階銀甲衛修好.

就算使用銀甲衛非常耗靈石,對他來,這也已經是天大的喜事.

他從閉關室內走了出來,看到院外的陽光,深吸了一口氣,精神振奮.

有這尊銀甲衛在手,異日他和天道盟,天魔盟的眾仙宮金丹修士,一同參加征討土族之戰,也多了幾分把握.縱然對上金丹高階修士,他也有一戰之力,而不會至于被逼的落荒而逃.

葉秦收了陣法,出了院,打算離開仙闕城.

他突然想起居住在仙闕城內一間客棧的白秀兒,也不知道她還在不在.

雖然他把白秀兒帶到東海列島的仙闕城,已經完成了對白氏部族長老的承諾,不需要再做其它事了.

可是,他就這樣把這個白氏少族長丟在客棧內不管不問,而且離開的匆忙,事先也沒跟她打聲招呼,心里多少也有點過意不去.

也不知這土族少女現在怎麼樣了,希望沒出事才好.

要不然,無意之間讓這土族少女受了罪,這可不是他的本意.

葉秦一轉念頭,懷著幾分歉疚,便舉步前往剛來仙闕城的時候所住的那間中型客棧.

那間客棧的二站在門口,懶洋洋的眯著眼睛歇息,突然看到葉秦出現,大驚,連忙上前大獻殷勤.要知道金丹老祖平常根本不會來這樣普通的客棧,今日這位金丹老祖能駕臨客棧,那是客棧的榮幸.

"兩年多前,有一名土族女子住在這里,她如今可還在客棧?"

葉秦淡聲道.

"土族女子?有一名土族女子在本客棧住了很長一段時間,經常白吃白喝,住了大約一年,後來因為付不起房租,就走了.呃,她,她不會是老祖的侍女吧?"

客棧二仔細想了想,驚醒過來,記得好像是這位金丹老祖帶著那女子來的.當時這位老祖還是一名築基修士呢,他不由滿臉的哀苦之色.早知道,如論如何也要勸大掌櫃的留下那土族女子.

"她去什麼地方了?"

葉秦微皺眉頭,他並沒責備那二.

"這個的倒是知道一些,她經常出現在附近的亂巷一帶出沒,跟亂巷一些土族人在一起厮混.的前些天,還看見她從這里路過.不過她現在住哪里,的實在是不清楚."

二連忙道.

葉秦轉身離開客棧,往客棧二所的亂巷而去.

仙闕城,東海第一巨城,有著輝煌雄偉的仙宮和繁榮熱鬧的主街道.但是在龐大的城池內,同樣存在大量陰暗的巷,這些巷極為混亂,居住著大量的低階的修士,土族人和世俗凡人,他們只能靠干一些很底層的活,掙錢養活自己.這種地方,混雜著大量不知名的勢力組織,爭斗的極為厲害.

客棧二的亂巷,就是這麼一個地方.

葉秦來到離客棧附近不遠的亂巷,隨處可見破爛的青石房屋,還有沿街目光中對他充滿了驚畏的低階修士,以及毫無所覺的土族和凡人.甚至在陰暗的角落里還偶爾露出一些貪婪的目光,這些目光一碰到葉秦,便驚駭的縮了回去,再也不敢冒出來.

他的眉頭皺的更緊.

這樣混亂的地方,從來沒有安全可,甚至連仙闕城維持秩序的修士巡邏隊都很少在這種地方出現.

因為這里不居住高階修士,他也沒什麼顧忌,一邊隨步走著,一邊放開神識,從這大片的亂巷道中掃了過去,大范圍搜尋白秀兒的下落.

過了一會兒,葉秦似乎找到了什麼,神色間露出一抹冷笑,身形一晃,從亂巷中遁逝而去.

"那妞真水嫩!"

"大哥,這妞長的太漂亮了,怎麼會出現在這亂巷?你她會不會是哪位前輩修士的侍女,不心誤入了這里?"

"你傻啊,她要是前輩的侍女,會來亂巷嗎?再,咱們是九靈閣的人,誰敢得罪咱們啊!嘖嘖,跟我來.今日好好享樂一番!"

兩名穿著一色黃衫的漢子,遠遠的跟在一名哼著曲天真爛漫的土族少女後面.

帶頭的那位膀大腰粗的大漢,是一名築基期三層的修士,臉上帶著一副yin邪笑.

而他後面,是名矮個的築基一層修士,黑不溜秋,神色間有些畏畏縮縮.

他倒不是怕這土族少女,而是擔心這漂亮的過分的土族少女有後台.

這仙闕城,背景深厚的修士滿街走,隨便抽出一個來,可能都是某位金丹老祖的後人.要是不心碰上有元嬰老祖撐腰的,嚇都能把人給嚇死.

在這里,一不心得罪了人,那可死無葬身之地.

如此漂亮的土族少女,怎麼會沒有後台?

可惜那粗大漢看見那土族少女便著了迷,腦子就不好使喚了,根本不理會他的苦勸.從大街上看到這土族女子後,一路尾隨到了這亂巷,想要在沒人的地方動手.

矮個修士無奈.

不過,看到這土族少女到了亂巷,似乎是要回家的樣子,他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氣.這土族少女住在這里的話,這樣看來,應該沒有什麼強硬的後台才對.否則不可能住在這樣亂糟糟的地方.

矮個修士想到這里,瞧見那少女豐滿的俏臀,心頭一熱,膽子不由也大了起來.

他們二人尾隨了一段路程.

那土族少女好像突然發現了有人跟蹤,神色驚慌起來,匆匆加快了腳步,試圖擺脫他們二人.可是,一個的土族少女,又哪里來的本事擺脫兩名築基修士的跟蹤.

兩名築基修士,將那土族少女,給堵在了一條破舊的死胡同里.兩旁全是青石房屋,沒有出路,住著一些毫無武力的世俗凡人.

偏偏這地方還十分的偏僻,就算喊破喉嚨,估計也沒人搭理.

"妞,往哪里跑呢?"

大漢大樂,這妞居然如此笨拙,自己慌慌張張跑到死胡同里被他們給堵住了.

"你~,你們是誰,你們想干什麼嘛?別過來,要不然我要動手了."那土族少女此時完全沒有了那副天真爛漫,驚慌的拔出腰間的兩柄烏鐵靈叉,靈叉的尖頭對著二名修士大漢,聲音在顫抖.

"把鐵叉放下,跟大爺好好樂樂!完事之後跟爺回去,咱會好好待你.大爺我是九靈閣的三總管,養著你絕沒問題."

大漢滿臉的yin笑,大步逼了過去.

這土族少女看樣子應該是個土族力士,但是他根本沒有把土族少女和她手中的靈叉當一回事.都嚇成這副摸樣,連都靈叉握不穩,能有多高的戰力.他反而擔心她會不心傷了她自己的皮膚給割破了,那可不好了.

葉秦此時遁出身形,法力氣息完全收斂,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巷道的外面,看著這一幕,臉上陰晴莫測,最終還是露出無的苦笑,歎了一口氣.

真沒想到,他居然會在仙闕城遇到這種事.他不想動手去殺對他而毫無戰力的築基修士.可是,如果有人找死,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過,他沒有動手.

不是他不想,而是況出現了令人意外的變化.

因為他看到,就在那大漢距離白秀兒不到七八丈距離的時候,白秀兒的臉色變了,慌張突然消失不見,反而露出純真無比的笑容,接著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

那兩名大漢應約覺得有些不對勁.

嘩啦!

兩旁的青石屋中,房門大開,呼的沖出數十名土族低階力士,手中拿著靈刀,靈槍,一下將那兩名大漢給團團包圍住,截斷了後路.

仙闕城有禁空法術,是無法從天上飛的.

"兩位,可以去死了!"

土族少女露出足以迷死人的甜甜一笑,足下一蹬,閃電般攻向那粗大漢.




上篇:378 四份傀儡圖紙     下篇:381,382 秀兒苦修,出征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