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81,382 秀兒苦修,出征前夕  
   
381,382 秀兒苦修,出征前夕

381,382 秀兒苦修,出征前夕



巷兩旁的青石屋內沖出一群手持靈刀靈劍的土族力士.那兩名修士就算再遲鈍,也知道是上當中了陷阱,被土族少女誘到這巷中伏擊.

那粗漢原本興奮貪yin的神色已經消失不見,轉而驚怒.堂堂築基修士,竟然被一群窮土族給伏擊,這還了得.他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飛出一柄青色飛劍法器.

可是,如此近距離,又怎麼來得及施展法器.

粗漢足下一點,抽身急退,爭取時間.

可是土族少女猛然一躍,便躥到了粗漢的跟前,烏鐵靈叉凶狠一揮,劃了一個半弧"砰"的擊在粗漢的胸口.

粗漢頓時感覺胸口傳來撕心裂肺的疼痛,低頭,驚然發現自己護身罩被靈叉刺穿,尖利的靈叉紮在了他的胸口,接著聽到身軀里面骨頭和肉攪動的聲音.

"該死!"

粗漢胸口被紮了一個窟窿,鮮血爆射,遭到重創.卻反而凶悍.手中一指,那柄剛剛釋放完成的低階飛劍,朝土族少女迎面激射了過去.

土族少女毫無懼色,朝後一個倒仰,閃避飛劍,緊接著雙掌撐在地上,柔腰一扭,一雙雪白的****化為兩道白色風刀,向前橫掃了過去.

粗漢哪里想到土族少女居然有如此古怪的攻擊術,腹部未能避開土族少女腿擊,啪!啪!他整個人頓時如觸雷一般,彎曲變形,倒飛了出數丈之外,摔在地上,腰部骨肉已經完全被踢斷,鮮血趟了一地,再也起不來.

土族少女沒有罷手,修士沒有了肉軀,一樣還有其它的手段可以施展,她不留後患,飛身一個飛踢過去,啪的踩碎了粗漢的腦瓜,化為一攤鮮的腦漿.

"中階力士!"

跟在後面的矮個黑臉修士,倒吸了一口冷氣,露出懼色.如此恐怖神力的一腿,土族中階力士才能打出來.縱然是築基修士,在沒有保護之下.單靠肉軀也無法承受住中階力士的全力重擊.他一個築基期一層的修士,哪里是中階力士的對手.尤其是被堵在狹的巷道內.

他的臉色異常的難看,這土族女子敢在這里伏擊他們兩名築基修士,顯然不是一般的好惹,擺明了是要一口將他們吞下,置于死地.

他驚駭之下轉身便想要逃,可是周圍一大群土族已經朝他攻了過來.

矮個修士驚懼之下,操控著法器瘋狂朝這些土族力士砍殺過去,想要殺出一條血路,沖出巷.

可是,這里的土族力士太多了,數十名穿的破破爛爛粗布衫的土族力士一擁而上,把四周給團團封死,不要命往撲了上來,劈砍他的護身罩.甚至還有幾名悍不畏死的土族力士,干脆丟了手中的靈刀,撲上來大力抱住他的雙腿雙腳,阻止他操控飛劍,那股蠻力之大,令他幾乎掙紮不開.

白秀兒收拾完那粗漢,轉頭見正在和眾土族力士厮殺的矮個修士.她目中閃過凌厲之色,猛的一甩手中烏鐵靈叉,一道烏色光芒閃過.

撲哧!

被眾土族圍困在中間的矮個修士,被紮了一個透心涼,濺射出大團的雪花.矮個修士護身罩被破,頓時一滯.眾土族力士大喜,亂刀亂劍,眨眼工夫將矮個修士砍成了血漿肉泥.

可憐那兩名築基修士,還沒逃出巷,便稀里糊塗就被一群土族給亂刀亂槍給干掉.

一場血戰之後,低階土族力士死了兩個,重傷的也有好幾名.在這亂巷,土族的性命根本不值錢,也沒人為死去的土族傷感什麼.

而那兩名修士身上有不少儲物袋和值錢的東西,眾土族力士眼巴巴的望著那些財貨,但是沒去動.

白秀兒走上前去,將兩名築基修士身上的值錢的財貨和儲物袋都翻了出來.撕開了儲物袋撕裂,倒出里面的靈石,幾件低階法器和材料等物品,頗為滿意.

"喏,你們分了吧,受傷的兄弟多分一些."

她將儲物袋內一半的靈石歸自己,剩下的財貨散給一群土族力士.

"多謝秀姐!"

這一群低階土族力士大喜,將那些財貨哄搶一空,瓜分的一干二淨.

葉秦隱匿了身形,站在遠處,看著這一幕.

原本他還有些擔心白秀兒在仙闕城能不能待的住,可是看到這些,他卻只剩下苦笑.白秀兒似乎成了這亂巷內一群低階土族力士的頭了,干起了殺人越貨的****.

他發現自己好像太多慮了.

就算他不來.白秀兒也能在仙闕城內活的好好的.

而且,看白秀兒轉瞬間擊殺這兩名築基初階修士的手段,她的神力似乎增長的極快,連築基期三層的修士,都無法承受她的雙腿重擊.雖然這里面有突襲的成分,但是足以見得其神力的恐怖.

看來這短短的兩年間,秀兒的實力上升了不少.

就讓她在這仙闕城生活吧,也沒必要去打攪她.

葉秦想到這里,搖了搖頭,打算離開.

這時,卻見白秀兒拿著那一袋子的靈石,非常得意,哼著無名的曲兒離開了亂巷,似乎要去什麼地方.

葉秦有些好奇,白秀兒搶了這些靈石,去干什麼.

他遠遠的跟在後面.

白秀兒在亂巷鑽來鑽去,好一會兒工夫,來到了仙闕城的另外一片繁華的城區.這里非常熱鬧,修士和土族人眾多,偶爾還可以見到修士巡邏隊經過,這里自然不是亂巷那樣亂糟糟的地方.

白秀兒來到一間大型售賣靈丹的樓閣店鋪.

"十粒低階血靈丹!"

白秀兒掏出裝著靈石的布袋,拍在櫃台上,清脆的聲音喊道.

"姑娘.又來買血靈丹啊?前些天才剛買了好幾粒,這次又買十粒?你家主子可真舍得在你身上花錢."那店鋪的一名售賣靈丹的侍從,掃了一眼白秀兒嬌美的身材,嘿嘿笑道.

"怎麼,我買靈丹,你有意見?需要我告訴我家主子麼?"

白秀兒朝那侍者一瞪眼.

"沒,沒意見!秀姑娘,您就當的啥都沒."

那侍者慌忙擺手,從櫃台內取了十枚低階的血靈丹給白秀兒.像白秀兒這樣漂亮的土族少女,錢多,肯定是城內某個仙宮某位背景深厚修士的女侍.他一個店鋪侍者.那敢得罪.

土族力士服用的血靈丹,在仙闕城其實並不多見.

很少有煉丹修士會去煉制這種血靈丹.

不過,作為東海第一巨城,城內許多大修仙家族的修士都有土族侍女,舍得花錢在這些侍女身上.所以也有煉丹修士看准了有利可圖,便專門種了血靈果,煉丹來賣.

血靈果成長極為緩慢,所以大部分都是低階血靈丹.

當然了,這個市場較.只有一些大型靈丹店鋪,才有血靈丹出售.

"哼,量你也沒這膽子!"

白秀兒拿了血靈丹,心收好.她出了靈丹店鋪,走在熱鬧的街道上.隱約發現什麼,突然回頭一看,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她心中疑惑,懷疑有人在跟蹤自己,在數條街道上快速穿梭,可是始終沒有發現有人跟蹤.

白秀兒疑惑不解,一溜煙進了一條巷內,消失不見.

半個時辰之後,她來到亂巷內,進入一座院內.

這附近巷子內住的都是穿著破爛土族人,院內還有不少的低階土族力士.最的土族人不過十多歲的孩,老的有五六十歲.眾人見到白秀兒,紛紛讓路,顯然對白秀兒十分尊敬.

白秀兒來到院的內宅,欣喜的吞下一枚血靈丹,然後像模像樣的開始盤膝打坐.

"秀姐,你可真厲害.兩個築基仙人都被你收拾,咱們這一片,就屬秀姐你的神力最強了."

"咱們干掉那兩個築基修士的消息傳了出去,七街那邊的幾個團伙的土族力士,都准備來投靠咱們了.要是他們也加入,咱們白族會,便有近一百多名的低階力士了."

幾名十多歲的土族男孩湧入內宅,七嘴八舌,滿臉的崇拜.

"那是當然.我可是白氏部族的少族長."白秀兒保持著打坐的姿勢,臉上露出驕傲,朝幾名土族道"山瓜,你們幾個別整天偷懶睡覺,都跟著我修煉!"

"咱們土族力士又不能像仙人一樣修煉仙術,睡覺不也一樣增長神力嗎!何必這麼辛苦的打坐."

山瓜的土族,頓時愁眉苦臉.

"咱們土族力士之所以這麼弱,就是因為不修煉.要是都像仙人一樣修煉,又豈會比不過仙人?"白秀兒粉嫩的臉上露出異樣的神采,然而到此處,她卻凝滯了一下,心中突然浮現出一個白衣男子的身影.

她一直以為自己天賦神力極佳,在白氏部落中無人可及,遲早有一天能成為部落最強的力士.

可是遇到了那白衣男子,才知道她的實力是多麼的弱.

當年駕馭烏云障在大海上飛了足足近一年,她幾乎要悶死了,可是他卻無動于衷,日複一日的打坐修煉.

以他的實力,就算被一群翼妖魚圍困,也能沖出來,遠遠超過了她這樣的土族力士.可是他卻沒有絲毫停止修煉的念頭.

正是那一年的渡海,看著他枯坐著日複一日的修煉,她才突然明白了過來.

她的天賦,什麼都不是.

他是不會停下來的.若是她不能靠血靈丹迅速增強自己的實力,恐怕永遠追不上他的步伐.跟他比起來,只會越差越遠,遠到無法望其項背.

白秀兒一想到這里,心中便有一股莫名的慌意.

葉秦隱匿了身形,在院外面靜立了許久.

看到白秀兒在服丹打坐修煉,有一種不出的驚訝,和震動.

白秀兒冒著巨大的風險去搶劫築基修士,然後用搶劫來的靈石,全部用來購買血靈丹,就是為了修煉神力?

他陷入了凝思.

當初白大長老試圖將白秀兒托付給他,當他的侍女.他是很不願意的,不想身邊多一個累贅,浪費他的時間和精力.所以,他只承諾把白秀兒帶到東海諸島.

現在看來,白秀兒並不愚鈍,知道修煉的重要性.雖然采用打劫這種有些"匪夷所思"的手段來搶靈石,但是至少也明了她是真的想修煉提升神力,只是沒有找到正確的方式而已.

"啊!"

"不好,有仙人偷襲!快,快逃."

突然,巷遠處響起劇烈的嘈雜聲,還夾雜著鏗鏘交鳴,殺戮聲,巷內眾土族大亂了起來.

外面守在院外面的一名年輕的土族,沖開院門,跌跌撞撞沖進內宅來,神色驚慌大喊"秀姐,不好了,是仙人殺過來了!"

"都是什麼人?"

白秀兒臉色一寒,霍然站起來.

"是鬼頭會的仙人,足足有數十個!里面還有五六個築基仙人,還有一群練氣仙人.咱們半個月前在北街搶了他們的一批財貨,被他們給發現了,來報複.咱們斗不過他們,快走!"

那年輕的土族焦急大喊.

白秀兒露出驚色,她的實力可擋不住五六名築基修士.

她連忙帶著,從宅中沖出來.

院外面,已經傳來一片哄鬧聲"快,圍起來,這里的土族力士一個也別放走!",五名穿著鬼頭會黑色勁服的築基修士領頭,帶著數十多名練氣期修士,已經沖入巷,砍翻了眾多的低階土族,殺來到院外,將院給團團圍住.

"砰!"

領頭的一名黑衣人,築基高階修士,一腳踹門,率眾沖入院內.

"你應該就是白族會的秀姐了!終于堵住你了!"

那首領修士掃視了一眼,看到白秀兒,面露獰笑,他朝身後幾名築基期修士和數十名練氣期修士冷冷的一揮手"除了這妞之外,殺光──!"

"秀姐快走!"

院內的二三十名土族力士驚怒,擋在白秀兒的前面,奮不顧身的手持刀槍攻了過去,和那些練氣期修士混戰厮殺在一起.數柄飛劍法器沖入戰場,只是一個交鋒,土族力士便死傷慘重,一面倒的潰敗.

白秀兒嬌容驟變,抽出腰間兩柄烏鐵靈叉,疾速後退.她無法和五六名早有准備的築基修士對抗,只能逃走.她心中大痛,費了近一年才辛苦拉起來的白族會,這下遭到覆滅性的打擊.

這時,卻聽傳來一聲冷哼.

一股龐大的靈壓壓了下來,這院內的幾名築基修士和數十多練氣修士,突然之間如墜冰窟,神色驟變,恐怖的靈壓將眾練氣期修士瞬間給壓趴下.

"金丹老祖!"

那幾名築基修士驚駭欲絕,還來不及升起反抗之意,便看見一道耀眼的金色光芒,在院內升起,接著響起噼里啪啦的爆炸聲音.

一道白影,從院中一閃而過.

等那團金色耀眼的光芒散去.

白秀兒消失不見.

鬼頭會的那名傲氣十足的黑衣首領,築基高階修士,已經爆成了一團血霧.

那幾名築基修士和眾練氣期修士才清醒過來,面面相覷,臉上全是恐懼和驚慌.他們不傻,白癡也能明白過來,這個白族會有金丹老祖罩著,根本不是他們所能招惹的.也不知道誰叫了一聲"媽呀!",然後一群修士瘋狂的沖出了院,頃刻間跑的不見了蹤影.

只剩下一群呆滯的土族力士,提著靈刀靈劍不知所措.

片刻之後.

從仙闕城的傳送陣出來,直接出現在北方諸島的白浮城.

葉秦臉上陰晴莫測,負手走在前面.

白秀兒嬌容充滿了委屈,跟在後面,低頭不敢啃聲.她偷偷瞧了一下葉秦的背影,二年之後又見到他,心中不出的喜悅.不過,她剛剛惹了一堆麻煩,可不敢表露出來.

"坑蒙拐騙,這兩年倒是學會不少東西啊.你這幾年究竟殺了多少修士,惹的這麼多修士想要殺你?"

葉秦冷笑.

"也沒多少隔三差五的找點靈石."

白秀兒扳起嫩蔥般的手指頭,認真的數了數,但是沒數清楚.她心中卻暗暗道,這也不能怨我,你走了後,我身上又沒靈石,只好找別人'借’了.

葉秦看她一副委屈的模樣,倒也不好責備.

"到處惹事生非,遲早有一天會被殺.你現在就在白浮城住吧,到白浮城里找一家'青丹坊’的煉丹作坊,找一位姓沈的修士,讓他安排你在煉丹坊里干些粗活,掙的靈石雖然少些,但是也夠你用了.我偶爾有空會來白浮城,你在這里干活掙到的靈石直接給我,我幫你煉制血靈丹,可以省下很多錢,不會比你去打劫更差."

"好."

白秀兒露出喜色.

葉秦將白秀兒安排到青丹坊去,省的再惹出麻煩.他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對了,你是土族人,對土族的掠海部族,了解多少?"

"掠海部族?知道一些."

白秀兒起這個部族,露出厭惡的神色"以前白大長老經常跟我起土族各大部族的事!這掠海部落是土族十大部族之一,實力極強.不過,他們經常會襲擊其它的部族,所以很多土族部族,都非常厭惡掠海部族."

"哦,掠海部族經常打劫,還有這樣的事?"

葉秦奇道.

"當然了.在修士來東海之前,土族各大部落之間也經常發生大戰,死傷無數.這掠海部族跟我白氏部族也有很深的仇怨.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白秀兒道.

葉秦倒是有些明白過來.正如中土修仙界之間經常發生大血戰,土族部落之間也存在許多的沖突恩怨.爭斗,這對于修士和土族,都一樣.

"這掠海部族,有什麼奇特之處?"

"掠海部族,最善海戰.我們土族中有經驗,跟掠海部族作戰,盡量避免在海上."

葉秦回到白浮城,之後去了一趟白浮城的紫劍宮.

修理好了銀甲衛之後,他對于出征土族部落之事,已經有些把握.在這之前,必須加入紫劍宮才行.否則的話,他這樣的散修士,根本無法參加征討土族部落之戰.

跟紫劍宮的少主周逸商談了一番,正式加入了紫劍宮,成為紫劍宮的修士.

周逸對于葉秦的加入,大感欣喜.

隨後,葉秦返回火氤島.

離出征,還有近十個月的時間.

在火氤島,葉秦和皇甫冰兒平靜的修煉,做著准備.

雖然九階銀甲衛已經修好,但是這殺手锏,葉秦不想隨便拿出來使用,以免被其他修士給盯上.除非是生死存亡的最關鍵時候,才會拿出來使用.

所以,多准備一些其它的攻擊手段,是非常必要的.

原本在土府內堆積成一座土丘的黃塵砂,此時已經大幅度的凝縮,成了一捧黃塵砂泥.這一捧黃塵砂泥,足足有上萬年,堅固到了的驚人的程度.

每日出海三個時辰,獵殺海獸,獲得所需要的土系妖丹的元精.這些妖丹還不夠,他直接來到白浮城,在這里委托一些築基修士去獵殺低階土系海獸,獲得土系妖丹.

准備齊全之後,葉秦在島嶼內,開始以三昧真火,將黃塵砂泥熔化成****液體.將土系妖丹的元精提煉出來,融入黃塵砂泥之中,煉制他的第四柄土系元神法器.

而皇甫冰兒,則在修煉之余,幫他准備全套的冰火絲甲護身法器,偶爾前往白浮城內采購一些高階符?.雖然她有些擔憂,但是葉秦既然堅持前去,她只能全力協助.

兩人都在忙碌著,為這次征討土族部落做盡可能多的准備.

歲月匆匆.

一晃,便是十個月過去.

花了數個月的時間煉制,終于趕在天道盟大部隊出征土族部落之前,葉秦煉制成了第四柄元神法器──黃天厚塵劍.




上篇:379,380 銀甲衛,白秀兒     下篇:383 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