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385 受挫  
   
385 受挫

385 受挫



"掠海部族京氏部落首領.京泊在此!"

那身披銅環獸甲,站在巨獸頭頂的土族魁梧巨漢,立于浪濤之中,輕蔑的望向天空數十名紫劍宮修士,昂然道"老子一生殺仙人無數,誰敢來犯我京氏部落?!縱然是金丹仙人,也照殺不誤.誰來跟本首領一戰!"

一聲怒喝,如同雷聲陣陣轟鳴.

巨漢粗碩的巨臂一揮,掌中那柄充滿了遠古氣息的斑駁青色古戟,朝半空遙遙一指,一股強烈的青色煞氣從古戟尖頭的噴湧而出,形成一股青色氣旋.

那股強橫無比的青色煞氣,猶如凝質一般,沖天而起.

眾紫劍宮修士,直感到一股恐怖的氣息沖了過來,氣血沸騰,神魂惶恐,竟然被這股霸道的青色煞氣給沖的東倒西歪,紛紛驚退,遠離那土族青色煞氣.

魁梧巨漢見眾紫劍修士怯懦一口氣驚退上百丈.不由哈哈狂笑,好不得意.他足下那頭七階的瀾海凶獸,瞪著銅鑼巨眼,尾巴拍著海浪,掀起一陣陣數十丈浪花,將海水攪的一片渾濁.

周圍海面那些騎在海獸背上的京氏土族力士們,見首領揮手之間將一群仙人給驚退百丈,一個個不由肆無忌憚的跟著狂笑,大聲著土語,夾雜著一些生疏的中土語.

周瑤見船只周圍的眾紫劍宮築基修士都驚退了回來,暗罵一聲廢物.又聽這些土族不堪入耳的嘈雜聲,粉臉不由氣的煞白.

葉秦看到那魁梧巨漢帶著上百名土族力士出現之後,臉上神色反而恢複了冷靜.

一名土族的高階力士出現在這里,對他的威脅不大.

他有足夠的閑暇去考慮下一步行動.

這幾艘船顯然是一個誘餌,將他們這些仙人吸引聚集在此處.而這群土族海騎力士,已經包圍了周圍數里的海面,准備對他們圍攻.

這無疑一個伏擊.

周瑤這位紫劍宮金丹一層修士出手,也頂多只能勉強和這魁梧巨漢對抗.而紫劍宮的十七名築基期修士,仙人無法和二百多名土族中階力士對抗.

此戰戰敗的可能性極大.如果強行開戰的話,只怕紫劍宮會損失慘重.

葉秦沒把自己算進去,因為他不打算在這里就出手.

他現在連京氏部落的老巢都沒看到,等找到京氏部落的老巢之後,後面的征戰恐怕還長著呢.況且,打完了這個土族部落,搶奪瓜分戰果的時候,恐怕眾金丹修士之間還有一番爭執.

搶奪戰果,這個誰也不會相讓.就看自己的本事了.

為了能從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三十九名金丹修士中間順利搶到京氏部落的聖物,十階靈藥"子幽蓮",他現在需要盡一切可能,保存自己的實力.

相比眾金丹修士來,這個京氏部落,他反而沒有太放在眼里.

不是他瞧不起這個京氏部落.

京氏部落實力雖強,但已經是擺在眾修士面前的敵人,擺在明面的敵人,通常好對付.

可是三十九名金丹修士,這些都是暗中的競爭對手,他現在還不知道,那些金丹修士會和他爭奪"子幽蓮".甚至連周瑤,也有可能出手跟他爭奪.

他不想費這工夫和這群土族力拼,消耗自己的實力.

葉秦對勝敗一向不看重,逃走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一邊瞄著遠方,心里盤算著,是不是立刻撤退,先和後面的聚寶宮,廣語宮的修士彙合,實力大增,然後再回頭跟這群土族海騎力士斗一場.

可是,葉秦顯然低估了周瑤和紫劍宮修士出戰的決心.

他正在盤算著從那個方向突圍比較有利的時候.愕然發現,紫劍宮修士和這群土族已經開打了.

"紫劍修士聽令,組大五行劍陣,給我殺,看看這些土族有什麼本事,敢口出狂!"

周瑤雙眸幾乎要噴出火焰,咬牙切齒,指著海面上的海騎力士喝道.

紫劍宮修士中間,立刻飛出十五名修士,五人一組分成了三個圈,各拋出一柄高階飛劍,分別是金劍,木劍,水劍,火劍,土劍,剛好組成三個大五行劍陣,隨後他們朝海上的土族海騎力士殺了過去.

剩下錢志天和褚婷兩名築基修士,無法組陣,只是留在半空觀戰.

葉秦看到這一幕,心中不由驚詫.

他一直以為大五行劍陣只能由一名修士施展,卻還不知道,紫劍宮的大五行劍陣,竟然能由多人一起組陣.每名修士操控一柄飛劍,操控劍陣的難度明顯降低了許多.

不過,葉秦很快想到了一個問題.

修士多了,劍陣的操控配合上是一個問題,恐怕需要一起鍛煉很久,才能做到心意相通,遠不如一個修士操控大五行劍陣如心使臂.

海面上一時光芒閃耀,紫劍宮修士組成的三個劍陣,和海上的一群二百多名海騎力士斗起法來.

周瑤也沒有閑著,她一拍腰間儲物袋.飛出五柄各色光芒吞吐不定的劍,這五柄劍轉瞬間狂漲,化為五柄十丈巨劍,光芒四射的環繞在她的周身.

她在半空中,纖手掐著法決,傲然而立,俯瞰著海上的那土族魁梧巨漢.

在五柄飛劍的護衛之下,她此刻的神顯得極為驕傲和不屑.

縱然是陷阱埋伏又能如何?

她身為金丹修士,有五柄頂階飛劍組成的大五行劍陣,殺傷力極強,土族力士見一個殺一個.就算是埋伏,也一樣能強行攻破.

她絲毫不懼這高階力士.

站在巨獸頭頂的魁梧巨漢,目光猛然一縮,露出凝重之色,手臂青筋暴起,緊握著青色古戰戟,全神貫注的盯著周瑤的五柄飛劍,沒工夫去理會周圍的戰斗.

金丹修士的飛劍,並沒有那麼容易對付,一個不心便會被斬去首級.

葉秦見雙方已經打起來了,只能無奈的觀戰.

"大五行劍陣──!"

周瑤一聲嬌叱,雙手掐訣,飛快的打出一道白色的法力.射在金系飛劍的劍身上.

這柄蘊含了強大法力的金系頂階飛劍,頓時光芒大放,激蕩出一道臂粗的金色光華,朝水系頂階飛劍射去.水系飛劍激蕩出一道臂粗的藍色光華,朝木系飛劍射去.木系飛劍激蕩出一道青色光華,朝火系飛劍射去.火系飛劍激蕩出一道火色光華,朝土系飛劍射去.土系飛劍激射出一道****光華,朝金系飛劍射去.

光華循環一周,劍陣已成.

五道光華,如同五根長線,將五口飛劍連為一個大型劍陣.攻防一體,劍氣縱橫.

"劍陣?"

那魁梧巨漢不由臉色驟變.他久經戰場,和不少修仙者交過手,顯然並非孤陋寡聞之輩,自然有幾分見識,見到這五柄飛劍的異變,頓時驚呼.

周瑤施法完畢,玉手一指,五劍齊出,化為五道驚蛟長虹,撲向魁梧巨漢.

一方是同時操控五柄飛劍的金丹一層修士,另一方是手握青色古戟駕馭七階海獸的土族高階力士,兩人開始在海上一番血戰.

大五行劍陣的范圍很廣,有逾百十丈方圓,直接將魁梧巨漢和那頭瀾海凶獸給籠罩了進去,連人帶獸一起困在大五行劍陣之內.

"看本首領如何破你這劍陣!"

魁梧巨漢嘴角露出冷笑,足下一跺,颼,一躍飛起,手中青色古戟如靈蛇一般,朝其中一柄飛劍擊去.

土族力士,最擅長以強力破敵.若是金丹修士只用一柄飛劍,或許可以和他抗衡.可是法力分散到五柄飛劍上,他只要攻破了一柄,這劍陣就廢了.

他就是要用強力,來攻破這劍陣.

"鐺!"

一聲巨響.

青色古戟尖,刁鑽的點在一柄金系飛劍的劍尖上.那柄金系飛劍遭到一重擊,頓時遭到雷噬般劇烈顫抖,光芒迅速黯淡了下去.可是,土系飛劍的一道****光華射到金系飛劍上,金系飛劍馬上光華耀目,將青色古戟給彈開.

魁梧巨漢手臂微麻.

初時還不覺得什麼,可是連續攻了數擊之後,都被反彈回來,魁梧巨漢幾乎快握不穩古戟,大感頭痛.

這五柄飛劍的光華連為一體,不論他攻那一柄飛劍,其它四柄飛劍的光華馬上接連灌入進去.他等于是同時和五柄飛劍對抗.

魁梧巨漢和他那頭巨獸被困在大五行劍陣之中.左右沖突,卻遲遲無法沖出大五行劍陣的束縛.

整個海域,也就葉秦,還有錢志天,褚婷二名築基期修士,在觀戰.

"葉前輩,你出手助周師叔一臂之力吧."褚婷的修為有限,只看到周瑤和魁梧巨漢打的激烈,卻看不出此刻誰占優勢,她擔心周瑤不敵,有些焦急的朝葉秦道.

"不用,你那位周師叔現在占了上風.我要是出手,恐怕她要惱了."

葉秦淡然道.

周瑤以大五行劍陣,能在眾多金丹修士參與的奪島大會上一舉奪得第三島,實力還是很強的.她雖然傲氣和任性,可這並不意味她傻.沒幾分實力和自信,她敢帶著紫劍宮修士在這里橫沖直撞?沒有這一手大五行劍陣,恐怕她會學廣語宮的廖曉梓一般,慢騰騰的帶著手下朝前推進.而不是在這里和土族力士大殺四方.

褚婷見葉秦不願意出手,不敢強求,臉上盡是焦急之色.錢志天神色古怪的瞧了瞧葉秦,心中暗暗有些鄙視,這位葉前輩雖然是金丹修士,恐怕比周瑤師叔的大五行劍陣差了很大一截,這才推脫,不願出手,免得出來獻丑.

斗片刻之後,戰局終于有了變化.

魁梧巨漢的招式很簡單,一直不斷用古戟去擊打飛劍,以強力破陣.

他全力使出青色古戟,點在一柄青色飛劍的劍尖上.

這柄青色飛劍劇烈顫抖了一下,光芒黯淡了幾分.然後水系飛劍的一道藍色光華,注入它的劍軀內,讓它重新振作.

可是,問題就出在這里.

青色飛劍的光華雖然依舊,可是它的劍尖上,和古戟相擊的時候,卻咔嚓一聲出現一道極為細密的裂紋.

這一點點細微的裂痕,被魁梧巨漢眼尖發現,頓時狂喜.

這柄青色飛劍的品質,不如他的青色古戟,只要猛攻下去,完全可以直接把青色飛劍給擊毀.

周瑤臉色頓時一變,暗暗叫苦.這柄青色古戟也不知是什麼制成的,竟然如此堅硬,連她的頂階木系法器都被擊出了裂痕.

"周姑娘,需要我出手嗎?"

葉秦馬上看到這一幕,皺起眉頭.看來這京泊,找到破陣而出的辦法了.他知道周瑤高傲的很,不太樂意接受他的幫助,所以出手之前問上一問,免得她無故生出怨恨.

"不用,區區一個高階力士,我能干掉他!"

周瑤咬著銀牙,臉色已經有些蒼白,接連拍出法力,飛快的操控著五柄飛劍,苦苦支撐著.快速將木劍法器調開,用更為堅硬的金劍法器和土劍法器,去擋魁梧巨漢的青色古戟.

可是,魁梧巨漢出奇的迅猛和靈敏,在狹的空間內閃電般來回奔馳,避開金劍和土劍,手中那柄青色古戟更是極為刁鑽,每次都奔雷般直那柄木系飛劍擊去.

數十多擊下來,木系頂階飛劍的裂痕越來越大,大五行劍陣的光華也變得的不穩.魁梧巨漢狂喜,更加賣力的攻向劍陣的薄弱之處,試圖一口氣沖出來.

這大五行劍陣,看來是困不住魁梧大漢了.

葉秦臉上陰晴不定,似乎在考慮著什麼.他目光冷凝,嘴角露出一絲冷笑,突然一張口吐出一柄紫色南明離火劍,迎風化為一道二十丈巨劍,呼嘯加入戰圈.

南明離火劍落在大五行劍陣的上方,迎頭,朝即將從劍陣內沖出來的魁梧巨漢拍了下去.

魁梧巨漢正驚喜的要從大五行劍陣內沖了出來,見眼前突然之間多了一柄洶洶火劍,大駭然,慌忙揮古戟抵擋.

砰!

魁梧巨漢被一股巨力給拍回了劍陣內,又被大五行劍陣給團團圍困住,沒能出來.

葉秦把魁梧巨漢給一劍拍下去了,卻馬上又停手了,收回南明離火劍,繼續冷眼手旁觀.任由周瑤和那魁梧巨漢,繼續斗法.

周瑤礙于面子,死活不肯請葉秦出手,見葉秦自己主動出手,本來暗喜.可是一看葉秦如此作為,頓時氣七竅生煙.

"你倒是干脆一點,要不就別出手,讓他跑出來.要不就直接斬下去,把他斬殺!你把他拍回劍陣里,這是什麼意思?想看我和這土族死斗下去?"

周瑤心中氣急,又不好發作.她焦急的操控著五柄飛劍,再承受幾下攻擊,她的木系頂階飛劍只怕就要被擊碎了.

葉秦看到周瑤慌慌張張操控大五行劍陣,嘴角上不由露出幾分戲謔之色.

如果周瑤很氣憤,那土族魁梧巨漢,此刻簡直郁悶的想要吐血.

正如修士無法分辨土族力士的實力一樣.土族力士,也無法分辨出修士的實力.有經驗的土族力士,能從修士的氣勢,法器等等方面,上看出一些端倪,分辨修士的地位高低.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周瑤金丹修士的身份.

偏偏葉秦一副普普通通的打扮,氣勢也不高,絲毫不像是金丹修士,而且葉秦一開始連一件像樣的法器也沒有放出來.他直覺上把葉秦歸類為了築基修士.

魁梧巨漢一直以為,只有周瑤這一個金丹修士,他沒料到居然還有一位金丹修士.

結果被葉秦突然放出一柄火劍,出手一拍,把他拍的差點岔了岔氣,憋在大五行劍陣內,無法破陣.

那巨漢一口憋悶無比的郁氣,愣是憋在胸口發作不出.

有葉秦這個金丹修士在,他是吐血也打不過兩人.

"瑤妹妹,我來也!"

遠方,一道耀眼的金光遁來,遠遠的便傳來金大胖子急匆匆的火吼聲,風風火火的駕馭飛劍殺了過來.原來紫劍宮在這里和土族打了半天,聚寶宮的金大胖子,終于帶著他的一群手下殺到了.

另外,一群廣語宮修士也正從遠方靠近.

魁梧巨漢怨毒的怒視了葉秦一眼,駕馭海獸撲通躥入海中深處,遁水而去.

巨漢這一去,眾海騎力士頓時紛紛退走.

而那些紫劍宮修士,在數百名土族力士的烏鐵長槍投射圍攻之下,只有招架之力,沒來及的追趕.

周瑤大怒,帶著紫劍宮修士追殺那魁梧巨漢,卻發現那群京氏部落的海騎力士全沉沒入海中,四散逃逸不見.

她沒追上,回頭怒氣沖沖的望向葉秦.

她還是第一次發現他如此心眼和可恨,她之前話語之間只不過是故意氣了他而已,居然趁機故意給她下套子,手段這般的陰險,害的她當眾難堪,連木系法器也幾乎被毀了.

葉秦當做沒看見,也不看她.除非他全力出手,否則想留下那魁梧巨漢,幾乎不可能,他可沒想和魁梧巨漢硬拼.




上篇:384 強行突進     下篇:386 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