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24 鮫涎香膏  
   
424 鮫涎香膏

424 鮫涎香膏



"果蔣靈,葉秦等金丹修十,面對那"陰水玄龜只是露出震驚之色,退後到了洞窟入口,一旦形勢不妙隨時准備抽身逃走的話.那麼嚴豪等四名修士,已經被四頭"陰水玄龜"逼的火燒眉毛,加上又被蔣靈,葉秦等人封堵出口,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

這洞窟才六百多丈大根本容不下四名金丹修士和四頭"陰水玄龜"在這個狹的空間內斗法激戰.

"陰水玄龜"被法器擊中,身上的黑水濺射出去.這些黑水一旦碰到金丹修士,立刻將他們身上的護身罩"嗤嗤"銷蝕出一個大洞.

不時的可以聽到幾若天魔盟的金丹修士發出駭然驚呼聲,禦器飛虹,在洞窟內逃竄.

"蔣靈,你讓不讓開洞窟的出口?我已經答應把子幽蓮讓給你.你難不成膽大妄為到想要我的命不成?你要是敢向我動手.我嚴家老祖宗,必定發下追殺令,東海所有和你有牽連的修士,都殺個精光."

嚴豪一邊面無血色的禦劍狂逃,一邊瞪向堵住洞窟口的蔣靈,聲色俱厲起來,語氣中無比的怨恨.

"嚴老弟,瞧你的,我怎敢取你的性命.貧道只是想看看你如何對付這陰水玄龜而已,你的赤金劍毀了,你不會只有一件元神法器吧?有什麼法寶,寶物,都使出來吧,殺了這頭九階玄龜,子幽蓮便是你的.貧道絕不插手."

蔣靈冷聲笑道.

"你!"

嚴豪被氣得臉上發青.

他甚至想打出飛劍,直接朝蔣靈攻去.

可是身後那頭"陰水玄龜"追的緊,他窮于應付,哪里還敢跟蔣靈動手,只有被追攆的狂逃的份.心中叫苦不迭.

以他的實力,當然有反擊的手段.心中大恨,不由暗想道

"在來執行這次圍剿土族部落的任務之前,老祖宗臨時賜給我一件神通古寶.那古寶威力極大,我如果拿出來.殺了蔣靈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只是,老祖宗賜給自己這件神通古寶.是為了和禹維風爭斗之時,不落下風,以免自己這天魔盟嚴巨頭嫡系後裔,在禹維風這今天道盟禹宗主嫡系後裔面前,失了顏面."

"此古寶不能輕易動用.就算自己想用,也要付出代價.神通古寶只有元嬰修士才用的,金丹修士在正常況下,難以操控威力巨大的古寶.老祖宗封印了它的八成威力,自己也才勉強能用它."

"現在被那蔣靈給逼的性命危急,顧不得這麼多,必須這神通古寶才能活命."

嚴豪一手按在儲物袋,便想要將古寶給施法放出來,將那陰水玄龜和可惡的蔣靈,一並都給斬殺了.

可是在這最後關頭,他卻猶豫了,狠不下心來.

他才金丹初期,離使用神通法器所需要的實力相差太遠.要強行使用這神通古寶,需要付出代價…用自己金丹內的巨額元氣.才能施展這件神通古寶.

他花了十年功夫,才在去年剛剛進入金丹期二層.一旦消耗金丹內的巨額元氣.來施展這神通古寶,恐怕立刻要跌回金丹期一層修為去.

這樣慘痛的元氣損失,不可謂不

"自己帶來的法寶,法器不少,不定還能找到其它的物品.可以克制住陰水玄龜.不需要動用神通古寶."

嚴豪用神識飛快的查看著腰間儲物袋.看看能不能找出什麼物品來對付那陰水玄龜.

一般的法器,法寶,一碰到黑水便極快喪失靈性,肯定不行.

突然,嚴豪看到自己儲物袋最底層深處,有一個精美絕倫的靈玉盒子.一想到里面的物品,他臉色一喜.

"極品蛟涎香膏,我怎麼把它給忘了!這可是我當年成功結成金丹的時候,老祖宗賜給我的物品,可是稀罕無比的寶物."

嚴豪立刻從儲物袋內取出那個精致的玉盒,用一枚銀針法器挑了一塊指甲大的暗色香膏出來.

玉盒內,僅只有兩塊這樣的香膏.

這塊香膏不是太起眼,但是卻散發出一股濃烈的古怪氣味.

嚴豪緊閉呼吸,也不敢用手去碰觸,出一道法力,將那一團香膏完全包裹住.

接著法力一搓.那塊香膏化為一團數十丈的暗色光澤的氣霧,似奔非香.

嚴豪將它朝寒潭邊的陰水玄龜疾速席卷了過去.

陰水玄龜眼珠子中寒光,不知道嚴豪操控的那團暗氣霧是什麼東西,警惕的退後了一步.但是它仗著龜甲堅硬,邪毒不侵.並沒有躲閃.

這團數十丈的暗氣霧"呼"的將陰水玄龜完全覆蓋住.

陰水玄龜頓時不安的咆哮起來,伸出爪子猛力拍打,想把這團暗氣霧給驅散.

但是那團暗氣霧卻粘附在它的爪子上,迅速從它外露的身體滲入體內.

那暗氣霧神奇無比,所有的氣霧都滲入了玄龜的體內.很快不龜便停止了咆哮.從激動中平複了下來,然後昏昏制"川過去.

那四頭黑水所化的"陰水玄龜"沒了陰水玄龜的操縱,立蔑落下地,重新彙聚流入洞窟內最低注的寒潭之中.

"果然起效了!"

嚴豪大喜.

其余三名狼狽逃竄的天魔盟金丹修士,沒了那幾頭"陰水玄龜"的威脅,頓時松了一口氣,重新聚集到了嚴豪的身旁.

他們憤怒的望向堵在洞窟口的蔣靈,葉秦,鄭成輝和史寒陽等四名金丹修士.

"這極品蛟涎香膏?"

鄭成輝一眼便直接認出了嚴豪打出擊的那團暗色氣霧,瞪大了眼睛.失聲驚呼.飛快朝一旁的蔣靈看去.

"不愧是嚴巨頭的嫡系,連這樣稀世罕有的極品蛟涎香膏,也能弄到手.除了巨頭,宗主的嫡系後裔,恐怕東海波幾名金丹修士用得起這樣極品的鯨涎香膏了."

蔣靈的眼中,也盡是震驚之色.

這鯨涎香膏,他們兩人太熟悉了.

他們身上也有,幾乎日日帶在身上.只不過,他們的皎涎香膏不是"極品"而是"下品"的蛟涎香膏.

正因為此,以至于他們見到嚴豪拿出這件蛟涎香膏來對付陰水玄龜.輕而易舉的把這難纏到了極點的九階陰水玄龜給迷的昏昏沉睡過去的時候,都吃了一驚,既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

葉秦看在眼中,卻感到不可思議.

他並不知道嚴豪只是從玉盒內取出一團暗色的香膏,究竟是什麼珍品靈物.

但是要知道,那頭陰水玄龜不久前可是連殺六七名掠海族高階力士,還用法術把嚴豪等四名金丹修士給追殺的差點死去活來.

才一轉眼的工夫.這頭九階玄龜,便被嚴豪的蛟涎香膏給弄的沉睡過去了.

這也太快了.

"這蛟涎香膏是什麼,怎麼讓那頭九階玄龜一下昏睡了過去?"

葉秦一頭霧水.十分疑惑.

"葉兄弟,你來東海應該有一段時間了,你還不知道蛟涎香膏是什麼物品?"

尸王

蔣靈和鄭成輝二人,非常奇怪的看向葉秦.好像不是名金丹修士,而是在看土族或者是世俗凡人.因為在東海,通常只有土族或者凡人,才會不知道蛟涎香膏是用來做什麼的.

"確實不知道,從沒有聽過,也沒見過"它很常見嗎?"

葉秦苦笑,看向史寒陽.

"當然了,這是東海最常見的一種迷魂香,專門用來捕捉活的妖獸用的.只要走出海捕殺妖獸的修士.幾乎都會帶上這物品.我每次出海,都會帶上幾塊一品階到六品階的蛟誕香膏備用.你不會是沒出海吧?"

連史寒陽都飛快的點頭,表示這東西非常平常.

"你們知道,我是煉丹士,靠煉丹便能掙錢,根本不需要出海捕獵妖獸掙錢.就算出海,也不需要去捕捉妖獸賣錢.自然也沒用過這蛟涎香膏."

葉秦有些尷尬.

蔣靈,鄭成輝和史寒陽三人.面面相覷難怪,一個從來不靠捕殺妖獸來掙錢的修士,不知道蛟涎香膏是什麼,倒也的過去.

他們見葉秦一副茫然不知的神態表,知道葉秦確實不清楚只好解釋起來.

"東海有一種香皎的海獸,這種香蛟在捕獵其它妖獸的時候,能噴出暗迷魂氣霧,妖獸聞到這種香膏的氣味,會很快昏沉入睡.不過,這種香蛟噴出的迷魂氣霧,只能對比它們低一階以上的妖獸起到昏睡的效果,時同階和高價妖獸無效.

修士殺了這種香蛟之後,從它們的囊液中提煉出一種暗色的膏,便是這蛟涎香膏,用來捕捉活的妖獸.

經常出海捕獵妖獸,有經驗的修士,都會帶上一些蛟涎香膏來備用.如果遇到珍稀的妖獸,或者是它們的幼崽,需要活捉的.可以用這蛟涎香膏,很方便的生擒活捉它們,而不用擔心會傷及它們的性命.這些生擒的珍稀妖獸,往往能夠在各大仙城的坊市中賣出高價."

"在一般的靈丹靈藥店鋪里,便能買到這蛟涎香膏.當然了,絕大部分店鋪里賣的都是普通貨色.從一品階到六品階,都有的賣.一品階到三品階,是下品蛟涎香膏.四品階到六品階,是中品皎涎香膏.七品階到九品階,是上品蛟涎香膏.十品階以上,是極品蛟涎香膏.

品階不同的蛟誕香膏,可以對付低上一個階層實力的妖獸.品階越高,價錢越昂貴.超過七品階的斂涎香膏,便非常罕見了,市面上極難找到.必須殺死七階金丹級的香鯨.才能得到它的囊液,煉制成跤涎香膏.

而達到十品階的皎涎香膏.更是蛟涎香膏中的"極品,貨,坊市上根本沒處賣.




上篇:423 天一幽水?     下篇:425 巽雷古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