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38 利用  
   
438 利用

438 利用



江乾坤奇門陣內的地域空間吊然極大,但是有位瀝曉.廖曉樟在這里,葉秦卻輕松了許多.至少他不用擔心會在大陣內迷失.

葉秦駕取烏云障法器在大沙漠之中疾飛,在廖曉樟和周瑤的協助之下,只往東南方向飛了數百里便找到了在大陣內被幾頭金丹妖禽追殺的金中山.不過還好,金中山的實力在金丹初期修士當中也算是很強了.只是略遜于周瑤.他的那件金元寶元神法器,可化為一座數十丈金光燦燦的大山,沉重無比,能攻能防,猛然砸下去金丹妖獸也能砸成肉餅,普通的金丹妖獸甚至難以靠近他.

何況,金中山的儲物袋內還有眾多的符篆,法器,補充法力的靈酒也有一些.雖然在幾頭金丹妖禽的圍攻中有些狼狽,卻能強行支撐住.一直到葉秦,周,廖等三人出現,他也沒有露出敗象.

葉秦只是遠遠的瞧了一眼,便知道金中山沒有危險.

"你們下去

葉秦瞬息在半空停下,朝後方的周,廖二人道.

周瑤,廖曉樟明白葉秦不打算出手,讓她們動手.她們二人立刻從天空殺了下去,和金中山聯會兒工夫,便斬殺了那三頭金丹妖禽.

金中山逃出生路,又見到葉秦,周瑤,廖曉棹等三位同伙熟人,自然是驚喜無比.

隊四名金丹修士會合,繼續禦器飛行,去尋找剩下的潘霜.

"廖妹妹,這座大陣內的金丹妖獸怎麼這麼多!?還有,我在這陣法內一直沒見到人影,你們怎麼一下就找到我的?.

金中山有些奇怪.

"在古殿之中,咱們幾人本來便是距離最近,進入這陣內自然也靠的很近.只要知道方法,推測出方位倒也不難

廖曉樟笑道.

"要不是廖妹妹細心始便記住了大家在大殿的方位,從而推算出了每個人在大陣內的距離,哪有這麼容易找到你."

周瑤沒好氣的道.

四人一起去尋找潘霜的時候,簡單多了.

潘霜陷入大陣之後,不知道這大陣的威力,謹慎的留在原地,沒有隨意亂闖.

他所在的地方妖獸本來便稀少,數十余里內的金丹妖獸都被他逐個,擊殺.隨後施法隱匿氣息,在沙漠之中潛行,探查周圍的況.

極度的謹慎,讓潘霜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危險.葉秦發現潘霜的時候,潘霜正在為往哪個方向走而苦惱.

葉秦隊五名金丹修士會合在一起,相互配合,實力大增數倍.只要不是遇到十頭以上的七階金丹妖獸群.他們根本不用畏懼.就算遇到九階妖獸,也有一搏之力.

"葉大哥,現在我們去哪里?是繼續往陣內圍走,和其他修士會合.還是改道往陣外圍方向,沖出大陣去?.

周瑤已經恢複了不少的信心.

葉秦朝周圍數十里方圓打量了一番,想了一下,沉靜道"我們的實力還是太單薄了一點.這附安的妖獸已經稀少,金丹妖獸只有寥寥數頭,看來這里靠陣眼已經很近了.走,我們先去陣眼能不能找到其他修士.要沖出大陣去,人越多越好."

葉秦拿了主意.

五道流光,一起往乾坤奇門陣的陣眼飛去.

乾坤奇門陣內的五個方向,分別是金木水火土.

而乾坤奇門陣的陣眼,是一片約數百里方圓的空曠地域.這里是五行靈氣交彙的核心地帶,靈氣極為稀薄,反而沒有任何妖獸存在.

雖然大多數金丹修士都不通曉陣法,但是本能的往妖獸稀少的方向逃亡,躲避金丹妖獸的襲擊.

葉秦一行五人進入陣眼的時候,這里已經有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七八名金丹修士.氣息凌亂,不少都是從妖獸群中殺出來的.

其中包括禹維風在內.

這些修士,要麼是極為幸運,靠陣眼很近.要麼便是實力強橫,殺了眾多妖獸,才進入陣眼.

加上葉秦五人剛剛抵達,陣眼已經有十二三名修士之多.

"金道友,能見到你,真是慶牽啊!哎呀,王道友,你也在啊!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呵呵.貧道能在這里的,都是僥幸撿回一條性命."

"古殿突然啟動大陣,肯定是那些土族力士搞的鬼!他們沒有法力,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發動陣法的大家還是想想辦法.怎麼離開大陣吧!"

眾金丹修士聚集在一起,相視苦笑,喘噓不已.

之前他們還為旭牛鼓而斗的你死我活,恨不得殺了對方,現在卻一起被困在這大陣內,不得不想辦法脫困.顯得分外尷尬.

"維風兄,你的實力最強,你咱們怎麼辦?.

"先等等還有沒有其他人來這里,人多才好破陣."

禹維風雖然心中惱怒眾金丹修士和他爭奪旭牛鼓,但是現在也不得不心平氣和,尋思破陣的對策.

一群修士在原地等了大約半天.

這段時間續續又有一些金丹修士來到陣眼.最終出現在陣眼的,只有二十多名金丹修士,比最初進入古殿的金丹修士少了大約一半.

葉秦冷眼掃視了過去,天道盟多一些,天魔盟的修士要少幾個.

心中焦慮,但是忍著一不發.他很清楚,這里的每一個金丹修士都著急,沒人會甘心被困死在這大陣內.最著急的,恐怕是禹維風.不用自己去過多考慮,禹維風肯定會去想盡一切辦法出陣.

"已經過了大半天,不等了!現在還沒來這里的修士,估計要麼已經在大陣中身亡,要麼便是迷失了方向.現在當務之急,是離開這座大陣.否則二三日過去,琅琊秘境一旦關閉.我們全得葬身在這里

禹維風語氣顯得有些焦慮.

"可是,維風兄,我們怎麼沖出這座乾坤奇門陣?這座大陣的外圍,有大量高達九階的金丹妖獸.實力強橫無比."

眾金丹修士連忙道,幾乎都已經知道這座乾坤奇門陣的一些況,信心並不足.

"不用擔心,我早有對策."

禹維風一拍儲物袋,飛出一柄赤色的飛劍.

一條若隱若現的火蛟,大約數寸長,靈性十足,飛翔纏繞在赤色飛劍的劍身上.這可不是幻影,而是封印在飛劍中的真正火蛟魂魄.這條火蛟魂魄雖卻讓在場眾金丹修士都感到

了怖的威壓,種示嬰妖獸才會散發出來的可怕威※

"赤蛟劍!""神通法器!"

眾修士的目光都齊刷刷的望向那柄飛劍,頓時便有不少金丹修士駭然,失聲驚呼起來,似乎知道此劍的來曆.

"不錯,這正是赤蛟劍.我白浮宮老祖宗,斬殺一條十階元嬰級火蛟,以它的元精,加上赤焰石為原材料,親手煉制而成的神通法器.甚至將赤蛟的魂魄,也封印在劍內.此劍威力極大,元嬰級妖獸可以誅殺!此劍雖然被封印了九成威力,但是也足以對付金丹級妖獸了.有這柄神通法器沖出大陣的希望大增."

禹維風傲然,手控赤劍.神色之間不出的自信.

這是臨行之前,禹宗主親手賜給他的神通法器.這次征討土族部落的任務,因為天魔盟嚴巨頭的嫡系後裔嚴豪也參加,為了避免被嚴豪壓過一頭,宗主特意賜了這件威力極強的神通法器.

現在要破乾坤奇門陣,還得靠這柄赤蛟劍大發神威.

"不過,以我一人的元氣.難以驅動此劍.還需要諸位一起往劍內注入元氣,由我來操作此劍.諸位道友以為如何?"

禹維風凌厲的目光,朝眾人看去.

禹維風的這句話,讓葉秦微微錯愕,他揚起眉頭暗想"原來這神通法器,還能大家一起來驅使!不必局限于某位修士這樣倒是避免了暴跌修為.禹維風是金丹期一層,如果跌一層修為,恐怕要直接跌回築基期九層去了."

"什麼,需要用元氣來驅使它嗎?"

"用法力不行嗎?"

眾金丹修士吃了一驚,不由面面相覷,深感到肉痛.

他們金丹內的元氣,都是辛苦修煉出來的.一口純粹的精元.要耗費數年才能修煉出來.吐出一口精元,等于幾年的辛苦白白浪費了.

這等于是拿他們珍貴無比的壽元,來驅動此劍.日後他們想要沖破元嬰瓶頸,將會更加的艱難.

"你們是選擇困死在大陣內,永遠無法離開琅琊秘境!還是用幾年壽元為代價,沖出大陣去,回到東海諸島區?自己挑一個吧.願意的跟我走,不願意的,留在這里等死吧."

禹維風厲聲,完,也不理會眾人.騰空駕起飛劍,便疾速朝遠方飛去,要強行沖出大陣.

眾金丹修士無奈,連忙禦劍跟上.

畢竟活著離開的機會只有這麼一次.耗費幾年的壽元,也比徹底困死在這里要強上許多.

二十余位金丹修士,每人朝赤蛟劍噴了一口精元.

的赤蛟劍,吸收了大量的精元,發出色焰芒,迎風暴漲,化為一百丈長的洶焰巨劍.一條火色長蛟,盤旋在飛劍上,如同一條真正的火蛟出世,妖氣沖天.

眾修士心驚,跟隨在赤蛟劍的後面,朝大陣外呼嘯沖去,幾乎是呼吸之間,便能飛遁出數十里,速度到了駭人的地步.只花了半天工夫,便飛出三四萬里.

接近大陣外圍,九階金丹妖禽徒然多了起來.幾乎每隔數十里,便能遇到一二頭凶猛的九階妖禽.短短千里路程,居然有數十頭之多,都朝他們圍攻了過來.

"快,繼續往劍內加入元氣.這里九階妖獸非常密集,離沖出大陣不遠了,能不能活著沖出大陣此一舉!只要再支撐一個時辰就行."

禹維風臉色漲,感到壓力越來越大.為了控制住這柄赤蛟劍,耗去了極大的神識.他一張口,又噴出一口精元.

原本有些暗淡的赤蛟劍.頓時暴漲光芒,又恢複了幾分霸厲的氣勢.

眾金丹修士們沒轍,紛紛噴出精元加強赤蛟劍,同時操控各自的法器抵禦妖禽的襲擊.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生死存亡只在一線之間,不得不拼命了.

葉秦沒有留手,足足噴了三口精元.

成為金丹修士之後,這些年修煉的元氣,他都已經噴了出來.金丹黯淡,幾乎到了搖搖欲墜的邊緣.如果再吐一口精元,恐怕金丹要直接碎裂,跌回築基期去.

不只是他,每一位金丹修士都已經到了極限,能吐出的元氣都吐了出來.

這大陣的可怕,令人難以想象.

沿途遇到的九階金丹妖禽,赤蛟一爪之下,紛紛撕裂成為大塊碎肉.根本沒有一頭金丹妖禽,能阻擋這柄赤蛟飛劍的去路.

數萬余的里路程,死在這口赤蛟劍之下的金丹妖禽,已經難以計數.

以他們當中任何一人的實力,都絕對無法沖到這里.不過,有赤蛟劍這神通法器,再加上二十余位金丹修士的一二十余年修煉的元氣為代價,卻創造了一個奇跡.

盡管這樣,還是有不少金丹修士,被四面八方包圍過來的九階妖禽的襲擊給糾纏住,不心脫離了修士隊伍.頓時被眾多的妖獸包圍,慘死.

只剩下十多名金丹修士,在幾乎力竭的時候,他們終于看到遠方天際有一片五色光芒的天幕.

眾修士驚愕,接下來是狂喜.

"那是大陣的邊緣,還有數百里距離.只要沖過去,我們便能沖出這座乾坤奇門陣!"

廖曉樟驚喜,大聲呼喊.

"不錯,離大陣外很近了,多謝諸位道友相助!剩下的路,我一人過去便行了.至于你們,就留在這大陣內吧."

禹維風突然冷冷一笑,手中法決猛然一收.長達百丈的赤蛟劍突然收縮,盤旋起來,將他一人團團環繞保護住.而其他所有的金丹修士,都被排斥在外面.

"禹維風,你這是干什麼?"

"禹維風你這個.卑鄙人,居然利用我們來破大陣.你卻獨自逃生出去."

眾金丹修士大驚失色,頓時醒悟過來.被禹維風給利用了,激動的怒聲喝斥.

這附近數十里范圍隨處可見九階妖禽.沒有赤蛟劍的保護,他們一群人等于是直接暴露在九階妖禽的攻擊之中,隨時可能會丟掉性命.

"哈哈,你們以為,我會讓你們出去和我爭奪旭牛鼓不成?那旭牛鼓,只有我禹維風才能得到!"

禹維風譏諷的朝眾修士掃視一眼,根本不理會眾金丹修士的指責怒罵,直接駕駐赤蛟劍,光芒一閃而逝,朝大陣邊緣沖去.




上篇:437 可怕的殺陣     下篇:439 敵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