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39 敵對  
   
439 敵對

439 敵對



謅維風利用宗眾修十戶後,突然收縮了神瀝法器赤蛟劍:"保護著他一人,獨自破陣而去.

剩下的十余名因為耗去了大量元氣而精疲力竭的金丹修士,破口大罵禹維風卑鄙無恥的同時,相互對視.卻都感到一陣難以述的恐懼.

距離沖出大陣,僅僅只有數百里的距離,可是這數百里范圍內還密集的盤踞著不下二十余頭的九階金丹級妖禽.

每一頭九階妖禽足以輕而易舉的擊殺二三名以上的金丹修士,沒有赤蛟劍這柄神通法器的保護,隨便來三五頭九階妖禽,都足以把他們一群金丹修士殺的崩潰,何況這里有二十余頭九階妖禽之多,足足是金丹修士的兩倍數量.

眼看要活著逃生出去的希望.就這樣眼睜睜的破滅了,這種瀕臨死亡的恐懼,幾乎讓他們渾身戰栗.

"現在怎麼辦?.

"諸位道友,我們齊心協力往一個方向沖,殺出去!"

"咱們能殺的過九階妖禽嗎?一旦被妖禽包圍,咱們全完了.我看咱們還是分散開來,各自逃命吧!或許這樣還有一線機會能活著出去

周圍數百里高空飛翔的二十余頭金丹妖禽,已經現他們這一群眾金丹修士,從四面疾沖包圍了過來.這讓眾金丹修士頓時大為恐慌,為如何逃命而爭議起來.

"葉大哥,我們還能活著出去嗎?"

周瑤嬌軀微微顫抖,臉色蒼白,近乎絕望的望向葉秦.

不只是她,還有廖曉粹,金中山,潘霜等幾人,都一副慘然,幾乎對逃生出去不抱有任何希望.現在的況已經很明顯,九階妖禽的飛行度遠過他們.不論是和九階妖禽正面厮殺,還是瘋狂逃命,他們都處于絕對的劣勢,打不過,也逃不走.

"禹維風敢這樣利用自己,一定要叫他付出慘痛的代價."

葉秦臉色陰沉,冰冷的目光望著遠遁而去的禹維風,心中暗暗誓.被禹維風白白利用的金丹修士.也包括他,這自然讓他怒火中燒.雙手緊握白.恨不得追殺上去讓禹維風付出代價.

可是,現在不是泄怒火的時候.最重要的是逃生出去.

"我有一個辦法,可以讓大家都活著出去,但是付出的代價極大!就看你們四位願不願意付出這個代價!"

葉秦收回冰冷的目光,朝周圍疾包圍過來的妖禽掃視了一下,立玄沉聲朝周瑤,廖曉揮等隊成員道.

"什麼辦,法?"

"葉大哥,你!不管什麼代價.只要能活著出去,我都願意付出

"不銑"

周瑤,廖曉稀四人在幾乎絕望和恐懼的況下,卻突然聽葉秦還有逃生的機會,頓時燃起強烈求生的**,激動的追問.

她們很清楚,葉秦這位隊隊長一向低調沉穩,暗藏實力,從來不多廢話,對葉秦有乎尋常的信心.

就算沒有信心,這個時候也願意嘗試一下葉秦的辦法,總比坐以待斃要強.

"你們幾個跟我來!我什麼.你們便必須做什麼,不能有任何遲疑.如果不願意,就別跟來."葉秦完,足下駕駐的烏云障法器爆出一陣烏光,疾閃,脫離了眾金丹修士的隊伍,朝東北方向飛去.

周瑤,廖曉粹,金中山,潘霜等四人也急忙脫離了修士隊伍,跟隨葉秦而去.

這一群金丹修士本來有十余人的.馬上分成了兩伙.一伙人還停留在原地爭議該如何迎戰九階妖禽;而葉秦,周瑤等五人已經飛出數十里開外.

剩下的那五六名金丹修士,各色裝束修士,有天道盟的修士,也有天魔盟的修士,都一副愕然,不明白葉秦,周瑤等五人突然離去,這是做什麼.

大陣內的那些九階妖禽也有靈智,分散開來,大約有二頭追殺禹維風.有十頭繼續朝停留在原地的金丹修士們沖去,另一部分大約十頭則朝葉秦,周瑤等五人沖去.

幾乎是每兩頭九階妖禽,追殺一名金丹初期修士.

很顯然,除了禹維風擁有威力強大的神通法器能夠逃生之外,其余十余名金丹修士在如此多的妖禽的包圍追擊之下,想要逃生.幾乎是絕對是不可能的事.

"快,你們每人噴一口元氣在這面神通古鏡上!這是我們保住性命的最後手段."

葉秦怒吼,冷峻的盯著從前方數十里外疾沖來的妖禽,右手一拍儲物袋,一面巴掌大的斑駁陸離的古鏡懸浮在他右手上方.

眼看妖禽便要包圍了過來,周瑤,廖曉樟等人早就驚駭欲絕,一聽到葉秦喝令,張口便吐精純無比的元氣.

金中山雖然心有不甘,到了這個地步,早就沒有任何退路可,要麼死,要麼噴出金丹內的元氣.

四名金丹期一層修士一起噴出大口的元氣,葉秦手中的古鏡吸收大團元氣,頓時暴漲為數丈巨鏡,鏡面內風云滾滾,仿佛有萬里云雷"助,隱隱出吡哧,吡哧"的雷鳴電丹.雷電泄露出與勢

人.

同時,隨著大量精元的喪失,四名金丹修士體內幾乎同時傳來"咯嚓.聲,原本凝液態的金丹元神開始崩碎,重新化為氣霧態元神,從金丹一層修士直接暴跌成為築基期九層修士.

周瑤,廖曉樟,金中山,潘霜等四人驚懼的望向葉秦手中的古鏡和周圍的妖禽,刻萎靡不振,臉色煞白無比.是死是活,全在葉秦的手

了.

"呔,畜生都去死吧!"

葉秦見巽雷古鏡已經吸納大量元氣,足夠出一擊,立刻全力操控驅使古鏡,朝前方沖來的十余頭九階金丹妖禽橫掃了過去.

"嗤嗤!"

一道數丈大威力駭人的烏色雷光柱,從古鏡中狂暴激射而出,足足掃射出上千丈遠.電芒大盛,筆直掃過朝他們襲來的眾多九階金丹

所有被雷光柱掃中的九階金丹妖禽,要麼是全身被雷光擊中,完全化為灰燼,要麼就是被掃中半邊身軀,朝地面急墜直下.要知道妖禽的攻擊犀利,飛行度極快,但是防禦力卻一向低下,根本承受不住雷光柱這樣狂暴的攻擊.

"快看,那是巽雷古鏡!"

"神通法器".

"這是嚴巨頭的神通古鏡,應該在嚴豪的手中,怎麼落到了那人的手中?"

"莫非嚴豪已經死了?這面巽雷古鏡落到他的手中."

"早知道他手中有巽雷古鏡.我就跟他走好了!"

仍然停留在原地的那五六名金丹修士,頓時有人駭然失聲驚呼,認出了那面神通古器的來曆,痛呼懊悔不已,只恨沒有早一點跟過去.

可是,他們永遠不可能再對任何人出這些話了.十多頭九階妖禽已經從四面八方包圍了過來,他們根本無路可逃.

"快走!"葉秦用巽雷古鏡狂擊九階金丹妖禽,強行清掃一片空域.

接著,葉秦烏云障一卷,將周瑤,廖曉樟,金中山,潘霜等四名築基九層修士全部卷入烏云之中,朝大陣邊緣狂逃而去.

周瑤四人跌回築基期的修為,實力大降,禦器飛行的度遠不如他這金丹修士快.必須趁著其它九階妖禽還沒有殺過來之前,沖出大陣去.

幾個呼吸之間,葉秦已經駕駐烏云障沖到了大陣最邊緣的光幕處,金烏耀光劍光芒萬丈,狠狠一斬."破".五色光幕被撕裂開一道數丈大的缺口,間不容分之間,烏云障瞬息沖出了乾坤奇門大陣.

五色光幕重新合攏.

"颼!"

葉秦收了烏云障,他和周瑤,廖曉樟等修士的身形,重新出現在主殿之中.大殿的穹頂,數百粒靈珠交錯飛旋著,以玄妙神秘的方式在運作,光芒閃爍,大陣依舊在維持.困著陣內的修士.

而在他們五人之前;大殿的另外一側,一名白袍年青修士剛剛閃現出來,正是以赤蛟劍破陣而出的禹維風.

赤蛟劍以僅剩的元氣擊殺了兩頭九階妖禽之後,依舊重新化為數寸劍,回到禹維風的手中.

"你,你們怎麼出來的?.

禹維風突然現還有其他修士緊跟著自己沖出大陣,不由震驚回頭,望向葉秦等五人.最後,他的目光落在了葉秦手中一面巴掌大的古鏡上.

"巽雷古鏡嚴家的神通古器,居然在你的手中!嚴豪不可能把這件古器交給任何人,除非是你把他給殺了.連嚴豪都能殺掉,看來葉道友的實力非同尋常啊!在下真是眼拙,居然一直沒有現葉道友的真正實力."

禹維風臉色陰睛不定,心中暗驚.難以推測葉秦的真實實力.他很難相信,葉秦是靠什麼手段殺掉擁有巽雷古鏡這件神通法器的嚴豪.

"禹維風,你這個卑鄙人.你等著瞧,老子要殺了你,將你夫切八塊喂靈獸."

金中山怒氣騰騰,指著禹維風高聲大罵,泄心中不滿.

周瑤,廖曉粹,潘霜等人都是一個個怒瞪著禹維風,高聲怒罵,恨不得殺了禹維風.要不是禹維風在關鍵的時候收了棄蛟劍,陷眾修士在陣內,獨自逃生,他們也不至于因為耗去大量的精元,重新跌回築基期九層修為去.

這個仇怨,已經到了不共戴天的程度.

"哼,就憑你們幾個築基修士?你們幾個強行催動神通古器,元氣損失慘重,修為暴跌成築基期修士.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禹維風對周瑤等人滿是不屑,目光死死的盯著手握神通古鏡的葉來

其他金丹修士都困死在大陣之中.現在他要奪取旭牛鼓.剩下的唯一對手,就是葉秦這個實力深藏不露,隱忍的近乎可怕的金丹修士.




上篇:438 利用     下篇:440 火焰甲兵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