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40 火焰甲兵符箓  
   
440 火焰甲兵符箓

440 火焰甲兵符箓



"讀午有什麼驚人弄段,能把嚴豪雜死.懷搶專了巽昏.或許,嚴豪是先被琅琊秘境內的高階妖獸所殺,這子正好遇上,趁機撿了一個大便宜!不錯,肯定是這樣."

禹維風凌厲的目光打量著葉秦,始終沒看出葉秦有什麼驚人的手段.心中很是疑惑,一邊猜想著各種可能,一邊焦急的調息恢複體內的法力.

他剛剛不久前駕駐赤蛟劍從乾坤奇門陣中全力沖殺出來,體內法力耗去了十之**,在沒有弄清楚葉秦的手段之前,他不會輕易出手.

他認識葉秦其實有一段時間了.

在白浮城的奪島大會上,葉秦和皇甫冰兒聯手把他給擊敗趕下擂台.搶走了最好的一座扛靈島.

這雖然是一件事,卻也讓禹維風耿耿于懷.他從來沒有認為自己敵不過葉秦,只是因為對手是兩名金丹修士聯手,所以才能擊敗他.

這次征討土族部落任務,禹維風早就瞧葉秦不順眼,只是顧慮著他身為禹宗主的嫡系後裔和天道盟金丹修士領隊的特殊身份,才沒特意去找葉秦的麻煩,對葉秦進行打壓.

在禹維風看來,葉秦這樣中土出身渡海而來的散修,能成為金丹修士.純粹是祖墳上冒十丈青煙,燒了八輩子高香才積下的福德,根本沒有必要去重視.

太過重視,特意去打壓,反而會凸顯得葉秦非同尋常,令葉秦引起更多金丹修士甚至元嬰老祖的注意這可不是禹維風想要看到的結果.

畢竟葉秦這樣的金丹散修,在東海沒有過硬的背景後台,很容易就淹沒在東海修士人群當中,成為無數籍籍無名的金丹修士之一,幾乎沒有成為元嬰修士的希望,更沒有名震東海修仙界的可能.

這次征討土族任務,禹維風真正在意的對手,只有嚴巨頭的嫡系後裔嚴豪而已.

但是讓禹維風萬萬沒想到的是.嚴豪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陣亡隕落了.連嚴家的神通古器巽雷古鏡都落到了葉秦的手中.

"如果這子是憑真實力擊殺嚴豪的話,那他的心機深沉到了可怕的地步,隱藏的實力恐怕極強,接下來要面對的將是一場異常艱難的苦戰.如果這子只是嚴豪身亡之後撿到巽雷古鏡,那麼只能這子運氣太好罷了,根本不足為懼."

禹維風臉色陰猜不定,收回了光芒黯淡的數寸赤蛟劍,放回了儲物袋中.又另外張口吐出兩柄火系元神飛劍和一枚火精靈珠,做好動手的准備.

赤蛟劍的威力極其威猛,但是足足要托四大口精純的元氣,才能強行驅動赤蛟劍這柄神通法器.

但是他現在只要吐出一口元氣,便會從金丹期修為暴跌到築基期九層,再吐一大口便會從築基九層暴跌至築基期一層.根本沒有足夠的元氣,去驅使赤蛟劍神通法器.

白了神通古器雖然威力強悍的能瞬間秒殺金丹期修士,但是金丹修士沒有足夠的元氣來驅使它的話,古器跟廢物也沒什麼兩樣,還不如一件普通低階法器好使.

葉秦和禹維風,現在的修為都在金丹期邊緣臨界點,根本無法再消耗元氣來使用神通古器來斗法.

葉秦冷眼的望著禹維風,見禹維風神色陰晴不定,哪里會不知道禹維風在想什麼.

葉秦也不多廢話,見禹維風已經准備出手,他立刻張口吐出腹部丹田內的四柄飛劍.金烏耀光劍,天簌絲音劍,黃天厚塵劍,南明離火劍.手控這四柄元神飛劍"懸浮倒立在他的周身,金,青,,黃四色法器光芒交相輝映,炫麗奪目.

事到了這一步,他和禹維風之間,只有一個能活著走出這古殿去.

先不禹維風在乾坤奇門陣內利用眾金丹修士的元氣來破陣,卻在即將破陣的最關鍵時候.試圖將眾金丹修士統統害死在大陣內,讓他自己能順利搶到旭牛鼓.

這個仇不可不報.

況且,葉秦也不想讓禹維風活著離開琅琊秘境,令東海修士知道嚴豪的巽雷古鏡在他的手中.一旦消息泄露,嚴巨頭的震怒.會讓他承受難以想象的重壓.

想到這里,葉秦心中的殺機越強烈.

"剛剛踏入金丹的修士,通常能擁有一件元神法器便算不錯.你居然能擁有四件元神法器,難怪敢如此狂妄

禹維風的神色頓時一變,有幾分酸味的道.

雖然他是天道盟禹宗主的嫡系後裔.但是禹宗主的嫡系後裔有不少.每一位後裔能夠從宗主的手中得到賞賜的法器,法寶自然並不多.

平時的修煉所需的靈丹,還有法器之類,一半以上還得靠自己去想辦法得到.

禹維風至今也才煉制成二柄元神法器,葉秦卻一口氣擁有四柄元神法器,要禹維風心中沒有一絲嫉妒,那絕對是假的.

禹維風的那柄神通法器赤蛟劍.還是向禹宗主臨時借來的.這次征討土族部落任務完成之後便需要歸還.

"不過,就憑你這四柄元神法器.想要殺我,只怕做不到吧!你還有什麼手段,都拿出來!"

禹維風異常警惕心道.

葉秦冷聲道,兩手再度一揚,水貝靈珠,粉霞法珠這兩件法寶一起施法放了出來,懸浮在他雙手上方數尺處.

"那我再加上兩件法寶.不知夠不夠分量殺你!?"今天他要將禹維風留在這里,自然要全力以赴,將自己最強的四件元神法器和二件法寶都放了出來.

同時,葉秦體內所剩不多的法力狂湧而出,四件元神法器,二階法寶的光芒同時暴漲.

"這不是天魔盟天兜宮的粉霞法珠嗎?苗童的這件定身法寶怎麼在你的手中!莫非你先殺了苗童.然後用這件法寶偷襲嚴豪,奪走了他的巽雷古鏡?"

禹維風一看到那枚粉色的靈珠.頓時聯想到了一個可能,神色劇變.似乎對那粉霞法珠極為忌憚.

身為金丹一層修士,修為沒有多少差別,法力也相差無幾,斗法時真正比拼的還是雙方的法器,法寶的實力.

禹維風自忖自己手中有兩件火系元神法器和一件火系法寶,在金丹修士當中已經屬于極強.可是,葉秦手中的四件元神法器和二件法寶足足是他的兩倍還多,這

尤其是葉秦那枚粉霞法殊,這件法寶能打出粉色霞光,一旦被粉色霞光罩住,不管是修士還是法器.都會定身在原處動彈不得.

單純比法器,他根本不如葉秦.

禹維風心中頓時暗呼不妙,右手按在腰間儲物袋上,瞬間他的手中多出一張五寸長的精美的火色符紙.這符紙的材質是某種頂階火系材料,遠比普通的高階符紙要高出許多.

符紙上面畫著極其複雜的法咒和圖紋,依稀看去,似乎是一個甲兵

"火焰甲兵!"

禹維風的一聲爆喝,手中火色符紙猛然拍出.

那張火系符篆朝前方飛出十余丈,接著在半空中轟然爆裂,迸射出漫天的火焰.

這些爆裂的火焰,都是三昧真火,並未直接攻擊向葉秦,而是紛紛落地,在地上迅幻化收縮為一個渾身冒著洶洶火焰的甲兵.這個火焰巨人身高五丈,右手持一柄長長的烈焰刀,一手持一面巨大的火焰護盾.火光妖異,火瞳中充滿了暴戾氣息,凶悍異常.

"轟"的一聲,火焰甲兵落在的上.出沉悶的聲音.

"火焰甲兵符篆勺葉大哥心,這是禹宗主的點兵**神通.以火焰制造成甲兵.每一個火焰甲兵;都有一名火系金丹中期修士的實力.攻防一體.刀盾每一擊足以令千丈山石崩裂."

站在葉秦身後不遠的周瑤,駭然之下驚呼,向葉秦告知這火焰甲兵的厲害.

同時,她和廖曉揮,金中山,潘霜等修士慌忙後退.

葉秦和禹維風這兩位金丹修士斗法.以她們現在築基期九層修為.很難插手.光是這個三昧真火形成的火焰甲兵,不心沾上一點半點火花,都夠他們幾個,築基九層修士受的了.

"姓葉的子,你千算萬算,恐怕也絕想不到我有這頂階符篆,憑空多出一個金丹中期實力的幫手.現在是二名金丹對一名金丹,你死,路一條.居然想殺我,找死!"

禹維風狂笑,操縱火焰甲兵.一起朝葉秦撲殺了過去.

葉秦目中寒芒一閃.

"火焰甲兵?!讓我的仙身**.領教一下禹宗主的火焰甲兵!"

葉秦出手極快,水貝靈珠光芒一閃.數道厚厚的藍色水幕牆出現在前方,為自己爭取時間.

接著,他右手在身前凌空畫了一個圓弧,幻化出現一面法鏡.這面法鏡內出現葉秦的身影,眨眼工夫,一個一摸一樣的"葉秦"出現在大殿內.

兩個"葉秦"同時朝禹維風和火焰甲兵殺了過去.

"這是一幻術?"

禹維風轟然擊破水幕牆,見到兩個."葉秦"出現在前方,先是吃了一驚,然後不屑"哼,憑這的幻術也想跟我斗?!只要破掉幻相.叫你死無葬身之地."

禹維風朝其中一個葉秦殺了過去.

在禹維風的操控下,火焰甲兵只是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便立剪揮舞火焰長刀朝另外一個葉秦撲了過去.

禹維風遇到的是"葉秦"的法力幻相.

火焰甲兵,遇到的是真正的葉秦.

可是,讓禹維風再度吃驚的是,這兩個真假"葉秦"居然都有攻擊力.居然同時能夠和他,火焰甲兵斗法.

那尊法力幻相,雖然只有葉秦三分之一的戰力,卻也拖住了禹維風.讓禹維風必須先把葉秦的法相干掉,無法立刻和火焰甲兵聯手攻擊葉權

葉秦手中的粉霞法珠光芒暴漲,一道粉霞光激射而出,籠罩向火焰甲兵.火焰甲兵的身形有些遲緩.遠不如禹維風這樣快迅猛,頓時被定在原處.不能動彈.

葉秦右手雙指一揮,四柄元神飛劍,全力朝火焰甲兵擊去"咔嚓!"火焰甲兵被元神法器打的支離破碎,化為無數火焰散落在地上.

同時,粉霞法珠內的所有粉色虹芒都消失殆盡,成為一枚廢棄的普通靈珠.

禹維風雖然把葉秦的法相給擊破.可是見到火焰甲兵同樣被葉秦凶猛的攻擊打成碎片,心頓時猛然往下沉,臉色一變,疾倒退,直接朝大殿後方的旭牛鼓撲了過去.

繼續和葉秦斗下去,他占不到任何便宜,反而有被殺的危險.禹維風現在只想搶走破損的旭牛鼓.迅離開琅琊秘境,回到白浮城去.至于鏟除葉秦的事.日後再.

"呔!"

這時傳來周瑤一聲嬌喝,她的大五行劍陣齊出.將禹維風攔截住.

"周瑤,你敢阻我!"

禹維風身形頓時一挫,望向周瑤,勃然大怒.

"多,你現在已經沒有法力.死期到了.但是我這邊卻還有幾個幫手金大哥,廖妹妹,潘兄,大家一起聯手殺了他!"

周瑤這個時候敢沖出來,自然是已經看出禹維風的虛實.大聲喝道.

廖曉樟,金中山,潘霜等幾位築基修士"颼,颼!"閃現在禹維風四周,各自操控法器,將禹維風團團包圍住,一個個都怒火直冒,憤怒的瞪著禹維風.

"你們居然敢跟我作對,紫劍宮,聚寶宮,廣語仙宮,都是投靠在禹宗主座下.立刻退開.我饒恕你們這一次."

禹維風大怒,神色中帶著幾分驚恐.

周瑤的不錯,他體內的確沒有法力了.為了沖破乾坤奇門陣,法力幾乎消耗殆盡.他剛才跟葉秦的斗法,使用的是頂階火系符紙,也只是支撐了一會兒,便不敢逞強斗下去.

"禹維風,要不是你,我們幾人怎麼會損耗如此多的精元,暴跌出金丹境界!你還想我們放了你!?讓你活著回去,老子還算人麼.今天你死定了!殺

!"

金中山咬牙切齒,打出一枚金光璀璨的金色法珠,朝冉維風狂攻了過去.

四名築基修士,各自操控高階法器,圍攻禹維風這個金丹修士.四人早就對禹維風恨的咬牙切齒,只是畏懼禹維風的實力不敢動手,現在禹維風法力耗盡,四人心中的酒天憤怒和怨氣,現在再也遮掩不住.

在七八件高階法器的圍攻之下,傳來一聲慘叫,禹維風被轟為一蓬血霧,尸骨無存.




上篇:439 敵對     下篇:441 赤蛟劍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