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41 赤蛟劍的魂魄  
   
441 赤蛟劍的魂魄

441 赤蛟劍的魂魄



司瑤紫衣飄飄收了大魚行右,從半空飛落在地.緊繃的了下來.

在沒有殺禹維風之前,她憤怒的恨不得將禹維風斬成碎片.

但是她和廖曉粹,金中山,潘霜等人聯手擊殺了禹維風之後,一想到可能產生的嚴重後果,周瑤的臉色卻開始有些青,手腳軟.

她轉頭看向廖曉棹和金中山等人,他們幾個人的面色也非常難看.

殺禹維風,得罪的絕不是禹維風區區一個金丹初期修士,而是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的禹宗主,這位元嬰後期修士和禹宗主身後龐大的修士

力.

要知道他們四人都是天道盟北方仙宮弟子,都是東海大修仙家族出身的修士.跟禹維風這位禹宗主嫡系後裔關系密切,平時他們在東海遇見,也是尊禹維風為師兄,不敢有絲毫怠慢.

耍不是禹維風試圖將他們害死在乾坤奇門陣內,令他們從金丹境界爆跌成築基境界,他們幾個也不至于含怒出手,冒著得罪禹宗主的風險,聯手將禹維風斬殺在這里.

"還好,禹維風已經耗盡了法力.如果他還有法力操縱法器,恐怕我們四人當中至少要陣亡一二個.要是被他逃了出去,東海雖大,日後恐怕也將沒有我們幾人的容身之地."

廖曉樟臉色蒼白,有些後怕.

"死了活該,誰叫他為了獨吞稅牛鼓,費盡心思算計我們.他把五六名天道盟和天魔盟的師兄,師弟害死在了大陣內.要不是葉兄全力保護我們四人,用巽雷古鏡殺出乾坤奇門陣,我們五人也跟著一起隕落在大陣內.那麼多金丹修士死在他的手中,殺了他也活該!"

金中山憤怒道.

雖然殺了禹維風,但是這也泄不了他心中的憤怒.

費了多少心血,掙靈石獲得靈丹,苦心修煉,才突破金丹瓶頸,成為一名金丹修士.

可是因為這場妾故,不但這些年的苦修白費了,等于白白浪費了十多年的壽元.成為元嬰修士的希望,本來便極低,現在變得越的渺茫.

葉秦見禹維風身亡,不由松了一口氣,立刻喝了些靈酒,盤膝打坐.恢複法力.

周瑤,廖曉鋒等人,也紛紛原地打坐.

幾柱香功夫之後,葉秦恢複了大半的法力,才站了起來.朝周瑤,金中山等四人走了過去,沉聲道,

"禹維風今天死在這里.我們五個人人都有份.不論誰走漏了消息.讓禹宗主知道了禹維風喪命在我們手中,我們五人都是必死無疑.所以,離開這里之後,永遠不能再提起這古殿內生的事,就當我們進入琅琊秘境之後從來沒有遇到禹維風.只要我們不提,琅琊秘境一封閉,所有線索中斷,禹宗主根本無從追查."

"嗯,葉大哥放心,我們知道該如何做.這個自然,回去之後.我立刻閉關潛修十年.過了十年.估計也沒有誰會再在意此事."

周瑤等人點頭道."葉大哥,禹維風遺留下來的這些法器怎麼處理?"廖曉揮指向禹維風爆體之後殘留下來的血肉,還有的面遺留下來的儲物袋,二件元神法器和法寶.

"都毀掉吧!"

葉秦略微沉吟了一下,手掐火系法決,釋放火球法術.

一團熾烈無比的三昧真火,出現在他手掌上方數尺.

整個大殿溫度迅升高.

葉秦一翻手,大團三昧真火"呼!"的拍了出去,覆蓋住禹維風身亡的數十丈范圍,將禹維風爆體後殘留的血肉燒個精光.

連那儲物袋,也被燒的爆裂開來."嘩啦"爆出大量的中階高階法器,晶石,符篆之類財貨,迅被三昧真火焚毀.

禹維風的那兩柄元神法器,火精靈珠,本身便是火系法器法寶,無法用三昧真火燒毀掉.

葉秦隨手拋出金烏耀光劍,准備將它們通通斬為碎片.

"哎呀,別啊!"

金中山從打坐之中睜開眼,見葉秦二話不便毀掉禹維風的那兩件昂貴無比的元神法器,頓時大急,連忙勸阻道"這兩件件元神法器,火精靈珠,隨便都至少值得好幾十萬塊下品靈石,毀了太可惜!"

葉秦轉頭看向金中山,皺起眉頭."你想拿它們賣靈石?一旦這幾件法器流傳出去,用不了多久.你我都死無葬身之地!禹維風身上攜帶的任何物品,包括二柄火系元神法器,一件火精靈珠,還有神通法器赤蛟劍在內,一件都不能留下.全部必須銷毀."

"為什麼不能留下,你殺了嚴豪,不也留下了他的巽雷古鏡麼?禹維風的這兩件元神法器,法寶和赤蛟劍,干嘛要毀掉!尤其是那赤蛟劍.神通法器世所罕見,連元嬰修士很少擁有這等法器.你不想要這些法器,讓給我便是了,何必要毀掉它們,白白浪費這樣的寶物!?"

金中山瞪圓了眼睛,鼓噪大嚷.

"嚴豪的巽雷古鏡可以留下.但是禹維風的法器不能留!"

葉秦冷聲道.

"嚴豪和禹維風有什麼區別?他們一個嚴巨頭的後裔,一個是禹宗主的後裔,都一樣得罪不起.你留下巽雷古鏡,卻要毀掉赤蛟劍.既然你不想要赤蛟劍,干嘛不將赤蛟劍讓給我!將這幾件元神法器,法寶留下,好歹也能補償我的損失."

金中山不服.

"嚴豪身亡,這事並不嚴重.天魔盟嚴巨頭知道嚴豪身亡,縱然震怒,但是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況下,無法在天道盟控制的北方諸島的地盤上,肆無忌憚的追查凶手.

我就算留下了巽雷古鏡,只要不輕易使用,嚴巨頭是不可能追查到.就算消息萬一泄露.被嚴巨頭得知巽雷古鏡在我的手中,他也無法明目張膽的派遣大量修士進入北方諸島,對我進行追殺.所以留下巽雷古鏡,也完全可以.

可是,禹維風的身亡,則完全不同.只要有任何一件禹維風的物品無意間流傳到了外界去,都容易被禹宗主的勢力現,從而順藤摸瓜,追查到我們幾人的身上.在北方諸島.禹宗主掌控著龐大的勢力,想要從他的手中逃脫,幾乎沒有任何可能,我們不能冒這險.

葉秦冷冷看著金中山,好一會兒,才沉聲道.

他原本並不想解釋,但是金中山付出了跌出了金丹期境界的巨大代價.損失慘重,心中難免有怨氣.他這才解釋了這麼多.

廖曉樟這時也出聲對金中山勸道."不錯,金大哥,周姐姐,我,還有潘兄,一布居住在天道明北方諸島的區域宗垂的勢力,遍怖孔口諸島的每一個角落.在北方諸島范圍內.禹宗主掌控的勢力極為龐大.手下元嬰修士眾多,更有無數金丹修士為之效命.禹維風留下的任何物品,都絕逃不過禹宗主的眼睛.金大哥,想想聚寶宮上下數百名修士性命,一不心便會牽連到仙宮的安危.你想想這些,就不會覺得毀了這幾件法器法寶有什麼可惜了."

"這,這個,我不是不明白,可是,太浪費了."

金中山一時啞口無,訕訕嘟囔了幾句,最終頹然垂下頭,不再語.

廖曉樟的不錯,他就算不在乎自己的安危,也不能不在乎聚寶宮上下數百名修士的安危.這是東海仙宮家族弟子的最大無奈,在做任何事之前,都不能不先考慮仙宮的利益.

葉秦見金中山不再反對,便祭起金烏耀光劍,將禹維風的兩件元神法器,一枚火精靈珠,斬為無數塊細殘破的碎片,抹去所有的法力氣息,無法辨認.

最後剩下一柄數寸大的赤蛟劍,還靜靜的躺在地上,火色焰芒包裹著劍身,一條微型赤蛟若隱若現.火靈氣外溢,有一種動人心魄的驚豔感覺.

葉秦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將這件珍貴無比的神通法器給毀掉.

最後,他還是狠下心,操控金烏耀光劍,化為一道金芒,朝赤蛟劍

神通法器的威力雖然強大無比.但是每一次使用,都需要付出太大的代價.金丹修士法力不夠,只能用寶貴無比的元氣來驅使,每用一次,都要大跌修為.

只有元嬰修士,才有充足的法力,能夠正常使用神通法器.

葉秦已經有一面巽雷古鏡,也不敢輕易使拜他就算留下來這柄赤蛟劍,也派不上用場.還不如毀了.不留下任何隱患.

金烏耀光劍飛臨赤蛟劍的上空.一劍猛然朝赤蛟劍斬了下去.

可是,這時異變突生.

原本靜無聲息的赤蛟到,就在金烏耀光劍要斬中它的時候,突然劍身劇烈一顫,劍頭在地面輕輕一彈,出一聲清鳴,猛然反彈起來,瞬息躥起十余丈之高,閃避開了金烏耀光劍的全力一斬.

"咦!"

葉秦吃了一驚.立刻操控金烏耀光到,朝赤蛟利追了上去.

主殿內數百丈空間,並不大.

中央有一副橫亙的十二階毒蛟骸骨.赤蛟劍不敢靠近地面毒蛟骸骨.只能在主殿半空中逃竄,想逃遠也沒處可逃.

金烏耀光劍疾追了上去,狠狠的一劍猛斬在赤蛟劍的數寸劍身上.

"鎖!"的一聲,赤蛟劍被撞飛,啪的墜落在地上.

但是沒有任何損傷,赤蛟劍劍身更加劇烈的顫抖起來,搖搖晃晃的再度飛起,出鳴聲,似乎在哀呼求饒.而且這一次飛逃的更快了,幾乎化為一道芒,在主殿內飛逃竄,不斷躲避金烏耀光劍的追擊.

葉秦詫異不已.

"這赤蛟劍,會自己主動逃避危險.趨吉避凶,哀鳴求救,極為罕見.這是怎麼一回事?"

"一般的低中高階法器,都含有大量的靈氣,但是還沒有自主意識.而元神法器,因為往法器內注入了元精,使得法器有了靈性,能和主人心意相通,如臂使指,但是也沒有這樣的靈性.這赤蛟劍,倒是像是一頭有低級靈智的妖獸!"

周瑤,金中山等人,更是驚得目瞪口呆.

廖曉樟歪著頭想了一會兒,驚訝道.

"這柄赤蛟劍的材質極為堅硬.無法被金烏耀光劍摧毀.劍內,似乎封印有魂魄,有些古怪!"

葉秦招收收回了金烏耀光劍.一拍儲物袋,一張金光熠熠的金絲網低階法器,甩手拋了出去,金光燦燦.一下籠罩了近百丈大的空間.

在半空疾逃竄的赤蛟劍,一下撞在金絲法網上,被金絲網給兜住.它拼命在網內掙紮,卻掙不脫.

它雖是神通法器,但是沒有修士注入法力或者元氣,也根本無法揮出什麼威力來.

葉秦收了法網,一把將赤蛟劍抓在手中.過了好一會兒,赤蛟劍才停止震鳴,安靜了下來.

同樣是神通法器,巽雷古鏡雖然威力一樣恐怖,但是也沒有這樣高的靈性.

以葉秦的金丹期修為,想要將這赤蛟劍毀掉,居然做不到.

葉秦干脆收了赤蛟劍"准備將其帶走.

金中山沒有再什麼.

葉秦朝大殿看去,那副十二階毒蛟骸骨,還有破損的旭牛鼓,此時依舊在大殿中央靜靜的放著.那副巨大的十二階毒蛟骸骨,一如萬年來橫亙在大殿內.大神通古器旭牛鼓.正出淡淡微弱的黃光,殺氣凜凜.

上古仙妖大戰時期,名震東海的大神通古器旭牛鼓,影響太大,誰也不敢占為己有.必須歸還給天道盟某一位宗主,或者天魔盟的某一位巨頭也行.只有宗主巨頭,才有雄厚的實力保住旭牛鼓.

"這面旭牛鼓,應該送給誰?"

葉秦有些猶豫,他對天道盟各位宗主,天魔盟各位巨頭都不了解.

"葉大哥,讓我將此鼓帶回紫劍宮去吧.禹宗主所剩壽元不多,只有不到一百余年,無法突破元嬰後期境界,遲早要從宗主大位上退下來.我周家老祖宗,紫創宮宮主修為已經快進入元嬰後期,正在籌備奪取禹宗主死後留下來的空位.有這面旭牛鼓在手,宮主成為宗主的希望立刻大增,沒有其他人宮主能和宮主爭奪宗主之位."

周瑤立刻道.

"交給周宮主?也好,我等都是中土靈霧修仙界一脈出身的修士.將旭牛鼓交給周宮主,也放心.周宮主能成為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的話,我們在東海也徹底安全了.不用擔心殺禹維風的事泄露遭到追殺."

葉秦沉吟了一下,同意了"你們四人雖然跌出了金丹境界,但是只要將這面旭牛鼓送回紫劍宮,便能立下天大的功勳.周宮主,沒有理由不給你們巨大的獎賞.你們完全有機會得到結金丹,重新成為金丹修士!如果順利的話,不用一年便能重新結丹,日後靈丹,法器更是不缺.不需要再去辛苦掙靈石購買靈丹,修煉也能一日千里,有更大的希望成為元嬰修士.今天的損失,完全能彌補回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凶"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440 火焰甲兵符箓     下篇:442 毒蛟的靈根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