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50 城揚威  
   
450 城揚威

450 城揚威



葉秦聽了這些消息,驚駭之余,心中卻似疑惑不解.

關于馗牛玫,殺禹維風的事,只有他和周瑤,廖曉楫,金中山,潘霖等五人知道詳.其他的修士,是不可能知道的.

外界既然傳出了風聲,肯定是周,廖,金,潘四人當中有誰泄露出去的消息,讓外界知道了馗牛鼓出世了.可讓他疑惑的是,傳聞跟真實相差太大了.

真相已經被掩蓋住,演變成了嚴豪和禹維風之間的對殺,進而令嚴巨頭手下的天魔盟和禹宗主手下的天道盟勢力急劇交惡.

葉秦對東海修仙界的勢力格局了解甚少,當然不知道是誰在暗中操縱局勢,興波浪.葉秦壓抑住心頭的震驚,低頭,細細品著靈酒,陷入沉思之中.

馗牛玫這件燙手無比的大神通古器,正在他腰間的一個大型儲物袋中的獨立空間內.以他的實力是根本不可能長久占有馗牛鼓的.

五大宗主和巨頭,還有眾多的仙宮的修士,都派遣出大量的金丹修士,尋找馗牛鼓的下落.更有元嬰期老祖,也試圖奪取馗牛鼓.一旦被人知道馗牛玫在他的手中,恐怕他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現在這混亂的東海局勢,對他來十分危險.

他得盡快回紫劍宮,把這馗牛玫交出給紫劍宮宮主周昱才好.縱然有天大的麻煩,也讓紫劍宮宮主去扛著."褚會主,那人就在這辟仙樓里面,的親眼看見他了!正是您老要找到仇家."

醉仙樓的外面,幾名仆從打扮的築基期男子,領著一名褐衣中年人來到醉仙樓外.那褚姓中年人是金丹中期修士,似乎頗有身份.

另外,還有三名金丹期修士一名黃袍老者,斷臂青衫壯漢,以及一名白衣男子,跟隨在褐衣中年人身後,朝辟仙樓疾沖來.

葉秦感到有數道凌厲的神識掃過自己,頓時心中一凜,目光朝窗外望去."好子,果然還躲藏在這里,別讓他跑了!老子在臨海城找了好幾個月,終于把你給揪出來了."

那名斷臂的青衫壯漢,正朝葉秦怒瞪而來,出怒火滔天的厲吼"給老子滾出來,今日老子要一血前仇,宰了你!""多謝褚老弟,幫我兄弟找到仇家.呃,還請褚老弟出手助我等一臂之力,事後必有酬謝!"黃袍老者朝那褐衣中年人道.

"哪里哪里,找個人只是事一樁.葛兄,你們還是先把仇給報了,回頭咱們喝酒,暢飲一番,以敘昔日舊誼…""你們三人應該足以收拾他,我就不必出手了吧."

褐衣中年人連忙道,然後朝醉仙樓上望去,現黃袍老者三人的仇家,僅僅只是一名金丹初期修士,頓時頗感不以為然,以為勝券在握."陰魂不散,這幾個尋寶修士居然還敢找上門來挑釁!幾個月前,我忍了一口氣,現在不想再忍了."葉春心頭一怒,冷笑.

"想殺我,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

葉秦身形一晃,從醉仙樓內消失,接著出現酒樓外數百丈高的空中,禦劍凌空懸浮,冷漠的俯視著下方三名尋寶修士,**裸的藐視."上!"

葛老者,斷臂的魏壯漢,白衣男子,臉色氣的煞白,勃然大怒,各種拋出數件頂階法器,元神法器,一起朝半空傘的葉秦殺了過去.

臨海城這個地方,有些特殊,外來修士極多,魚龍混雜之地.所以城里的巡邏隊,守衛,並不會管私人恩怨斗法.

只要別砸了其他修士的樓閣,別招惹到別的修士就好.旁的金丹修士也不會插手私人之間的斗法,反而看熱閘.

醉仙樓內,還有附近的樓閣,街道,都伸出眾多的脖子,數百計,數千計的築基修士,金丹修士,看熱鬧,轟然叫好聲,唯恐不亂.甚至還有一些元嬰期修士,也在樓閣豪華廂間內,頗有興致的看熱鬧.

三名金丹初期中期修士,圍攻一名金丹初期修士,這場斗法沒有太多的懸念.唯一奇怪的是,那名遭到圍攻的金丹初期修士,似乎毫無畏懼.而那圍攻的三名金丹修士,反而過于緊張,慎重其事的包圍上去."戰決,我沒工夫跟你們幾個糾纏!"葉秦目光冷冽,張口一吐.

五柄金,木,水,火,土劍,魚貫瀲射而出,化為五柄巨劍,護衛在他的周身.金光,青芒,幽光,黃芒,火焰,交相輝映,耀日異常."大五行劍陣,結陣!"葉秦一聲爆喝,伸手五指一彈,政出一道法合.

這道法力,先擊中天藕絲音劍.天籟之音,仙樂渺渺,激蕩數里方圓,令人心神恍惚.天$!絲音劍射出一道青色光華,擊中南明離火劍.南明離火劍,烈焰熊熊,數里方圓的空中一片火海.

南明離火劍澆射出一道火色光華,擊中黃天厚塵劍.黃天原塵劍,黃芒暴漲,化為一柄二十丈的巍峨巨劍,堅若礱石.

黃天厚塵劍澆射出一道黃色光華,擊中金鳥耀光劍.金鳥耀光劍,金芒暴漲,如同一顆烈日升起一般,萬丈金光刺目,令人無法直視.

金鳥耀光劍激射出一道金色光華,擊中天一幽水劍.天一幽水劍,幽光暴漲,一股可怕的寂天氣息,籠罩了數里方圓,這股可怕的氣息將城內無數築基修士壓的不敢抬頭仰望.天一幽水劍最後再度激射出一道光華,擊中天籟絲音劍.

大五行劍陣,五柄元神飛劍,連接成一體,形成一個封閉的循環.一股法合在五柄飛劍之間疾流動,生生不息,源源不斷.

連葉秦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單獨操控每一柄元神法器都吃力,但是組成大五行劍陣之後,劍陣法力循環,消耗的法力居然極低,操控起來非常輕松."五系元神飛劍!"街道上,頓時響起無數築基修士的驚呼聲!感受到大五行劍陣的威壓,眾金丹修士也是凜然,震撼.

"天哪,能操控五系不同元神法器,揮出如此強的威力,他定是五靈根修士!這是最低劣的靈根屬性,居然被他修煉到了金丹期境界!"除了震驚,還是震驚.附近城區樓閣內,有不少無嬰修士,識得這個劍陣,出低聲詫異."居然是紫劍宮的大五行劍陣!相生相克,完美無缺的大五行劍陣!"

"號稱金丹期內無敵的大五行劍陣,已經有好幾千年沒有出現過,沒想到居然能在此地見到…",此子進入金丹後期,金丹期內將再也沒人是他的對手.""有這麼厲害?"

"這是自然.絕大部分劍陣,都是取五行之一的材料,煉制而成.金劍陣,土劍陣,木劍陣"等等.土劍陣能夠克制金劍陣.金劍陣能夠克制木劍陣.這是生克的必然.

可是,五行齊全的劍陣,能夠抵禦所有的劍陣的攻擊,更能夠擊破所有劍陣的防禦.是唯一克制所有其它劍陣,而且不被其它劍陣所克制的劍陣.

不過,要想揮出大五行劍陣的全部威力,必須是五靈根修士.這樣多靈根的修士,修煉進展極慢,在修仙界屬于劣根修士,一向不被看好,修煉之路極為艱難."".不過,一旦修煉有所,戰力霸道無比,前途無可限量."

"沒想到此子居然成為金丹期修士,而且煉成了紫劍宮的大五行劍陣.此子身穿紫劍宮修士的道服,必是紫劍宮的弟子.一二百年之後,此子若成元嬰修士,再得到三奇劍陣,恐怕紫劍宮的興盛,在所難免."紫劍宮褡緣不淺啊,居然收了如此潛力的五靈根弟子,一本萬利啊!""這場斗法,毫無懸念.此子必勝!"

就在附近樓閣內,不少元嬰修士低聲議論,街道上眾多築基修士,金丹修士還在震撼的時候."巨木大陣!

"大土法印!

"藍芒飛升!

黃袍老者,青衫壯漢,白衣男子一起操控土系,木系,水系的頂階法器,無神法器沖上天空,施展法術,欲和葉秦一爭高下.葉秦手一揮,大五行劍陣,已經朝三名尋寶修士壓了下來.巨木大陣,當其沖,才接觸到一道金光,十余根法力凝成的巨木頓時崩解.藍芒飛劍,被一道黃芒一拍,打的不知去向.大土法印,被青芒死死的鎖壓住,動彈不得.

接著,三聲慘叫,葛老者,斷臂青衫壯漢,白衣男子三名金丹修士,齊齊跌落地面.遭到重創,非死即傷.斗法才剛剛開始,便結束,也就是幾個呼吸的工夫.果然是毫無懸念.■這~V…!

在街道上觀戰的那名褐衣中年男子,臉色上,難看至極.葉秦的手段,比他想象中還要強上數倍.陡然間,他像屁股著了火一般,颼的鑽進圍觀的修士人群,帶著幾名手下消失不見.

臨海城城區,轟動一時.一名金丹初期獨斗三名金丹初期,中期修士,一戰而勝,這樣的戰力,可謂霸道到了極點.

葉秦冷冷的掃視了三名死傷不明的尋寶修士.只是三個普通尋寶金丹修士而已,實力低微,是死是活,他也沒看在眼里.

葉秦又掃視了街道眾震驚的築基修士,金丹修士一眼,旋即禦劍化為一道流光,疾離城,往北方諸島飛去.




上篇:449 動蕩     下篇:451 紫劍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