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57 瞬間擊敗  
   
457 瞬間擊敗

457 瞬間擊敗



杜兄,好樣的!把你的壓箱絕學,施展出來,讓這子看看,咱們這些仙宮修士的厲害,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比的.

紫劍宮主大殿前的廣場上,不少仙宮出手的金丹修士,築基修士,紛紛大聲叫嚷,為杜清良鼓勁.

畢竟杜清良的風系天才金丹修士的名聲,各個仙宮修士都早有耳聞,而葉秦則屬于默默無聞的那種,許多金丹修士甚至不清楚是他從哪里冒出來的,不知道走了什麼運氣,一步登天成為紫劍仙宮的長老.自然,大部分的修士都更為看好杜清良.縱然是元嬰修士,這些千年壽元的老祖,也更看好杜清良.只有極少數修士,看好葉秦的實力.皇甫冰兒,她是無條件支持葉秦,絲毫不會認為葉秦勝不了杜清

另夕卜還有一個角落的幾名冷眼旁觀鵠築基期九層修士,對杜清良頗不以為然,低聲交頭接耳.

"杜清良,他算什麼東西!上湯宮大長老的嫡系後裔,金丹二層修士,號稱風系天才修士,其實也就是修為比老子厲害那麼一點點「名氣比老子稍微高出一點點而已.他能跟禹維風這位宗主嫡系後裔相比麼?禹維風是什麼下場,哼哼~-…"』杜清良覺得自己在上湯宮有幾分實力,在白浮城有幾分名氣,便不自量力,去挑戰葉兄,真是不知死活!

金中山不屑的低聲冷哼"想當初老子也是聚寶宮有名頭的金丹修士,沒把葉兄放在眼里,結果去了趟海上,還不是乖乖服軟認個弟.等杜清良跟葉兄斗過一場之後,就知道他看走眼了."

"金兄所正是,你,我二人,還有周,廖兩位師妹,在各自的仙宮都是有名氣的金丹修士,不比那杜清良差多少,但是我等也不敢有和葉兄一爭高下的念頭.葉兄向來低調,見過他出手的人少之又少,縱然是金丹中期修士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葉兄擊敗杜清良,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問題是,需要一炷香還是兩柱香的時間."潘霖手中搖著一柄玉扇法器,神頗為認真的道."一炷香足夠了."金中山想也不想,直接道.

他心中還嘀咕了一句,葉秦對付他的話,恐怕一炷香都不用,對付杜清良耗費一炷香工夫,已經很給面子了.這番話對話,引來周圍一些築基修士的側目和白眼.

但是見金中山,潘霖也不過是築基修士而已,眾人只是當笑話聽聽而已,沒人當真.很快淹沒在眾多吵雜的聲音當中.殿前廣場上的吵嚷,絲毫沒有影響到即將斗法的兩人.廣場上空出數百丈范圍的空曠地帶."杜兄,請吧!"

葉秦已經來到廣場上,也沒多什麼,只是手掐法決,張口吐出五柄劍,打出一個黃色土系護身光罩,然後心平氣和的看著對面的杜清良.

摩老祖見狀,眼皮猛然跳了一下,微微變色,心中暗呼一聲不妙"五柄元神法器,金木,水,火,土,五行齊全!.,莫非這子學成了紫劍宮的饋宮劍訣'大五行劍陣,?!遭了,如果真是大五行劍陣,清良恐怕不是此長的對手!"

事實上,紫劍宮的真正大五行劍陣,因為修煉所需的靈根條件大過苛S1,已經有數千年沒有任何修士練成,關于大五行劍陣的無敵威名,在東海漸漸成為一個傳.

低階修士,甚至根本不知道紫劍宮有這麼一門近乎無敵的劍訣.也只有一些老一輩修士,從祖輩修士的口中,對大五行劍陣的威名了解的更多一些.

摩老祖哪里能事先料到,紫劍宮新任金丹一層長老,居然手中有五柄五行齊全的元神法器,很可能就是傳聞中的大五行劍陣,他幾乎要悔死了,不該沒有了解清楚對手的實力,便派嫡系弟子冒然出場邀戰.

可是,現在斗法馬上就開始,各大仙宮的修士都在看著,周昱,周鴻等元嬰老祖一個個似乎都面帶笑意,似乎在等著上湯宮修士出丑,摩老祖後悔的話哪里得出口啊.

杜清良見葉秦對這場斗法的態度頗為隨意,心頭的怒火不知怎吝的霍然燒了起來,葉秦越是一副心平氣和的模樣,越令他生怒.這般隨意,分明是對他這位上湯宮風系天才修士的蔑視."五柄元神法器,果然有幾分實力!"

杜清良雖然動怒,心中卻謹慎,同樣給自己加了一個風系護身罩,凌空飛了起來.不過紫劍仙宮有禁制陣法,他也飛不高,只有數丈.

杜清良猛然拍手打出一股股強大的法力,催動周身十余柄蟬翼飛劍.這十余柄頂階風系法器,呼嘯疾速飛旋起來,迎風而漲,化為一柄柄十丈長的風系巨劍.

風系飛劍速度之快,看不清劍身,只看見無數道淡色風刃從空中劃過,以杜清良為中心,形成一股范圍達到百丈的狂暴的淡色氣漩.

圍觀的數千計的築基修士,被這股氣旋吹的站立不稂東倒西歪,幾乎要被吸入氣漩當中,亢不駭然失色.還好,這里有眾多的金丹修士觀戰,迅速打出光華護盾,將周圍的築基修士都保護在內.

他們要是被卷入這狂暴的飛劍氣旋當中,恐怕連刹那都抵擋不住,便要被絞殺的連肉渣碎末都剩不下.

早在來紫劍宮之前,摩老祖便吩咐過,若是和紫劍宮弟子決斗,決不能戰敗.否則讓上湯宮在紫劍宮面前失了顏面,後果是很嚴重的.所以杜清良一出手,就是最強的攻擊手段."風弧斬風暴,去!"杜清良口中厲喝一聲,右手一揮.由十余柄頂階飛劍,形成的一個近百丈的強烈風暴氣漩.

氣漩內,陡然射出數千道一尺長的風弧斬,形成一道淡色洪流,澆射向葉秦."大五行劍陣!"

葉秦同樣是一聲爆喝,手操控五柄元神法器,化為五道飛虹,瞬息間緊緊護衛在自己半丈之內,連成一座嚴密的大五行劍陣.

對方打出的風刃太多,而且從四面八方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攻來.他並未進攻,而是全力收縮劍陣的范圍,抵禦風刃.

大五行劍陣,以黃天厚塵劍這柄防禦力最為強悍的土劍為主,其余金,木,水,火四劍為輔助,全力防守,緊縮到了最的程度,發出陣陣五光十色的淙淙光華."嗖●嗖…"』!"數千道風弧斬組成的風暴洪流,呼嘯一下完全將葉秦和他的大五行"鐺,鐺…"』I.,

出極為密集的金鳴交加聲,眨眼之間,至少打出數千次攻擊,濺起無數道耀眼奪目的光芒,聲音刺耳無比.這些風弧斬,每一道都相當于風系中階法術的攻擊,這等于是上千名築基初期風系修士同時打出風弧斬,數量太過龐大,威力極為恐怖.螞蟥多了,還能咬死妖獸.更何況是數干道風弧斬.築基修士遭到這樣威力的攻擊,必死無疑,沒有任何僥幸逃脫.

普通的金丹修士,挨上一記這樣的風暴,恐怕不死也要重傷吐血,頂階法器也要遭到如此攻擊,受損嚴重.

從風暴洪流的外面,壓根看不到葉券和他劍陣的任何影子.就好像漫天洪水沖過一根枯樹一樣,眨眼不知道把枯樹沖那里去了,連影子都找不到."杜清良的風系劍訣,果然非同凡響."

"葉長老,不會是被數千道風弧斬殺死了吧?"

"還不至于喪命.畢竟一介金丹修士,想要死也不是太容易.況且這里還有不下十余位各仙宮的元嬰修士在掠陣,要是真有喪命的危險,肯定會出手救下."

"杜前輩風系劍陣施展出來的攻擊威力,遠超過葉長老的五行劍陣.結局已經注定了,杜清良這位上湯宮天才金丹修士,勝局已定,沒有懸念."廣場圍觀的眾築基修士們,亢不震驚,發出驚呼議論聲."葉長老手中五柄清一色的元神法器,威力要勝過杜清良的十余柄頂階法器,絕沒這麼快能斗出勝負.""現在看來,葉長老的勝算,恐怕要大一些.金丹繆士們的眼光毒辣,比築基修士強太多.

果然,蟬翼風遁劍陣激射出去的數千道狂暴風刃,來的快,去的也快,迅速消散在空氣中.

被風暴吞噬的大五行劍陣,再度顯露出來.大五行劍陣的光華,稍徼暗淡了幾分,但是依舊完好,顯然風弧斬風暴未能攻破劍陣.這個結果,讓築基修士們倒吸一口冷氣.甚至連不少看好杜清良的金丹修士們,也感到不可思議."怎麼會這樣,數千道風弧斬擊打在劍陣上,居然沒能對他的無神

杜清良的神明顯的錯愕,無法置信,蟬翼風遁劍陣澆射出去咸力極強的風弧斬,居然連撼動葉秦的劍陣,都做不到."這就是你最強的手段?"

葉秦從大五行劍陣內顯瘩出身形,冷冷的望向杜清良"既然如此,那可以結束了這場斗法比試了!完,他也不哆嗦,右手一指."天一幽水劍,隱!"

五柄元神飛劍之中,散發著幽黑色光澤的天一幽水劍,突然劍身變得越來越淡薄,接著憑空在眾日睽睽之下消失."那柄水劍哪里去了!怎麼找不到任何氣息?"

杜清良目光猛縮,神識全力掃過水劍消失的地方,但是沒有發現任何水劍的氣息和蹤跡.他神色頓時一變,渾身驚悚,寒毛斟立.

"不對,那柄水劍消失,肯定是要襲擊自己!"

杜清良才剛反應過來,正要施展風乘法術進行閃避.

"嗤!"

天一幽水劍再度出現,穿越了百丈距離,無聲無息的一劍,橫空閃過杜清良的風系護身罡.

"嗤哧"一聲清響,杜清良的風系護身罡,土崩瓦解.一柄充滿了寂滅氣息的水備飛劍,橫在杜清良項上不足半尺之處,令杜清良僵硬當場,不敢絲毫動彈."你敗了!"葉秦一手操控著天一幽水劍,淡淡道.這場斗法,勝負結局在他意料之中,對他來,倒也無驚無喜.

不過既然晉升了紫劍宮的長老,稍微表覡一下實力,順便給紫劍宮增添幾分聲威,還是應該的.要不然,仙宮內外還真沒有幾個金丹修士,會把他看在眼里.杜清良神呆滯,水劍散發出來的絲絲寂滅氣息,讓他額頭冷汗淋

若是葉秦心中有殺機的話,這近在咫尺的一劍斬下去,恐怕連元嬰老祖也未必能及時出手救下他來.很明顯,葉秦手下留了.否則他不死,也要重傷."承認!"葉秦收了飛劍.杜清良無,拱手認輸,退回了上湯宮修士群當中.紫劍宮大殿前,數千名修士,一片死寂無聲.觀戰的眾修士,紫劍宮周氏弟子,賓客,無比驚愕.這個結果,誰也沒有料到.

縱然是周昱,周鴻等紫刮宮元嬰修士,也露出詫異之色,同樣沒有弄明白天一幽水劍是怎麼突然消失,再度出覡的.

因為葉秦的天一幽水劍,加入的是幽靈妖蝦妖丹提煉出來的妖丹元精,才有這隱匿飛劍氣息的特效.而當年紫劍神君煉出來的天一幽水劍,用的可並非妖獸的無精,而是金丹期修士坐化後遺留下來的元精,效果自然有的區別.

葉秦因為手中根本沒有金丹修士遺留的元精,不得已,才改動了《紫玉古簡》的煉劍配方,煉出來的元神法器,效果卻是別具特色.

所以紫劍宮的幾位元嬰老祖,相視一眼,也不是太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有些詫異.上湯宮的金丹-修士,更是一個個目瞪口呆,半響不出一句話來.

一個轉瞬之間,杜清良便已經敗北,招架還手之力都沒有.這其中雖然有天一幽水劍太過奇特,能夠遁形隱匿,杜清良沒能防住偷襲的緣故.但是,敗了就是敗了,不能怪對手元神法器太厲害.就算是金丹中期修士上陣,恐怕也會敗北.除非是功力深厚的金丹後期修士,手中有眾多元神法器,法寶可用,才能擊敗葉秦.

但是,他們能讓金丹後期修士,對陣紫劍宮一名金丹一層修士麼?就算勝了,上湯宮的名聲也毀了.東海修仙界都會知道,上湯宮一名金丹後期修士,才打的贏紫劍宮一名金丹初期修士,這是無能啊!"紫劍神君創立的大五行劍陣,同階修士無人能敵,果然不是虛!本真人看走了眼,瞧這位新任長老了,認栽!"

摩老祖恐了半會兒,狠狠盯了葉秦一眼,記住這張陌生的年青修士面孔.完,他朝杜清良翻了一個白眼,火爆的脾氣怒吼"逼不快滾回宮去面壁思過,閉關苦修!十年之內,別出來丟人現眼."摩老祖憤然佛手,駕赤云而去.

他原本是興沖沖而來,想找機會掃紫劍宮的面子,讓紫劍宮新長老丟臉.卻沒想到上湯宮風系天才修士的杜清良敗的這麼快,他的老臉上反而掛不住,哪里能在紫劍宮待下去.

上湯宮的數十名金丹修士,一個個垂頭喪氣,早已經失去傲氣,火燒屁股一樣迅速跟著摩老祖離去.偷雞不成蝕把米,這個臉算是丟盡了,回去想想怎麼彌補回來吧.(未宭版閱讀!)




上篇:456 上湯宮的邀戰     下篇:458 接掌大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