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60,461 青丹坊,冰兒的願望  
   
460,461 青丹坊,冰兒的願望

460,461 青丹坊,冰兒的願望



葉秦的神識在紫府內,對那朵剛剛綻放,絢麗無比的五色蓮花,仔細打量了許久.

"耗費不知多少上品靈石,才讓子幽蓮開出一朵五色蓮花.只要再過十多年,便能締結出五色蓮子,可以著手准備煉制靈根潛質丹了.葉秦的神識從紫府內退了出來,臉上是滿足的笑容.

冰兒的冰系火系靈根偏差失衡,這是他最大的擔憂,解決了這個難題,才能讓冰兒沖擊元嬰境界的風險大幅降低下來.

現在乎幽蓮花開,他心中已經有二三成把握,能夠解決這個大難題.剩下的七成信心,要看自己煉丹術能夠有更高的突破,由資深煉丹宗師,晉級成為煉丹神師.這要相當漫長的歲月,才能做到.

葉秦從閉關室中央的團莆上站起,隨步走出了房間.

昨日和皇甫冰兒好了,今日上午要去青丹坊一趟.

這三十年下來,他們二人絕大部分時間都在火氤島閉關修煉,養獸煉丹.只是偶爾去一趟白浮城,將皇甫冰兒煉制的靈丹,拿去售賣,對青丹坊的眾位同門弟子關心的太少了.

"數十年過去,到現在為止,當初一起渡海來此地的青丹門四五十余位築基期弟子,成功結出金丹的,還寥寥無幾,只有你,我二人而已.

冰兒每起此事,心中總是慚愧,覺得對眾青丹同門弟子照顧不周,未能盡一個同門長輩的責任.

葉秦聽了冰兒偶爾的自怨,當然也不能無動于衷,便把這件事放在了心上,想想該如何幫眾位築基期同門一把.

他走出閉關室,來到洞府大廳內,只見皇甫冰兒已經淡妝素顏,從臥室內出來,正笑吟吟的望著他."走吧.!"

葉秦笑了笑,和皇甫冰兒來到洞府內一間密室,站在里面的一座微型傳送陣上,傳送陣啟動,耀目撐目,二人瞬間從室內消失,出現在他們二人在白浮城內的一座住宅中.

兩人出了住宅,過一條街巷,進入一座掛著"青丹坊"匾牌的大院.這個十余畝大的大院里面,還有眾多大園子園子,數十座大大的煉丹爐,坐落其間.這里是皇甫冰兒和眾位青丹同門修士一起開辦的煉丹作坊,青丹坊.

在東海北方諸島的第一大城白浮城,這種地價高昂的仙城,有這樣一座十余畝大的煉丹坊,已經相當不容易.

當初皇甫冰兒拿出自己從中土帶來的大半積蓄,才從戲「內一戶人家手中購買下來這十余畝的院子,作為煉丹坊,眾同門藉此賴以在白浮城內生存下來.

當年和葉秦,皇甫冰兒一起渡海到此地的青丹門同門修士,包括孫然,陳瑋丹,袁凝芷,馮安這四名青丹門的金丹老祖,還有沈寶,嚴萱等四五十余名築基期修士,一大部分都留在青丹坊內,靠著煉丹掙靈石,用于自身的修煉用度.畢竟他們初來東海,在東海諸島都沒有什麼後台背景,只有抱團一起,才能在這競爭殘酷的東海生存下來.

青丹坊這數十年下來,在白浮城內的煉丹坊之間也已經有名氣.

光是皇甫冰兒這位煉丹宗師,煉制出的七級靈丹,便能賣出很不錯的價錢.青丹坊的收入,很重要的一部分來自于皇甫冰兒.至于葉秦,反而是很少煉丹賣.就算賣,也是匿名賣.

很少人知道,他的煉丹術到了一種怎樣的出神入化的境地.到了他這種煉丹境界,名氣太大的話,請求幫助煉丹的人蜂擁而來,反而是一種麻煩.

青丹坊內,這四五十名築基同門修士當中,成功結出金丹的,日前卻只有葉秦,皇甫冰兒二人.

這三十年間,青丹門的四五十名築基修士,雖然也修煉進展神速,他們當中一半以上已經到了築基期七階以上,少數幾位達到了築基期九階,近期有望沖擊金丹瓶須.

但是他們的修煉速度,根本無法和葉秦,皇甫冰兒這樣財力雄厚,靈丹用之不竭的修士相比.

畢竟,他們可沒有葉秦這樣變態的宗師級煉丹術,和可以用靈石快速栽種高階靈藥的紫府.他們每日辛苦煉丹掙錢,掙到的讖,僅僅只夠自己每三日服用一二枚中階靈丹而已.一般的築基修士,日常服丹修煉,是一筆巨額的花費.而購買突破瓶頰的結金丹,更是一筆難以想象的費用.一名築基期九階修士,傾家蕩產也未必能夠買到一枚結金丹.

好吧,就算傾家蕩產,僥幸買到了一枚結金丹,可是結丹幾率低.嗯要沖破金丹期瓶殖,渡過天劫,談何容易!最終能不能成功結丹,還完全是一個未知數.對于一般的修士而,結丹的難度太高了,可謂艱難無比.

正是因為這個原因,葉泰和皇甫冰兒早已經過了金丹瓶須,修為扶搖直上,沖土了金丹期五階.而同樣的三十年,其他數十位築基期同門,才剛剛修煉到築基期後期,日日夜夜盼望著能沖擊金丹期境界.嚴萱的修仙天賦不錯,數年前,A"實已經達到築基期九階的巔峰.只是因為沒有結金丹,遲遲無法突破,一直停滯在築基期九階巔峰這個境界.

結金丹這種高階靈丹,在中土修仙界,是買不到的.

在東海修仙界,數量更多一些,有少量大型商閣會公開進行拍賣,但是數量非常有限,拍賣價格極為昂貴,足以令一名富裕無比的築基期九階修士,傾家蕩產,負債累累.

嚴萱這數十年雖然辛苦煉丹,很大一部分都被平時的修煉用掉了,根本籌不夠購買結金丹的鋅.

她成為築基九階修士後的幾年,甚至冒險出海去獵殺一些五階六階的中階妖獸,希望能多掙些靈石.可是,獵殺中階妖獸又能掙幾個錢?!更值錢的高階妖獸,她築基期的修為實力,也獵殺不了.

嚴塋在海上奔波忙活了幾年,還是囊中羞澀,遠遠不夠購買結金丹的費用.如果這樣繼續拖延下去,她等于德白白虛耗珍貴無比的壽元,無法提升實力,突破金丹瓶頸的希望將越來越渺茫.不得已,嚴萱在沒有其它辦法的況下,才傳信向皇甫冰兒求助.

青丹坊內,除了葉秦之外,最有錢財的是皇甫冰兒這位坊主.因為葉秦很少拿靈丹去買,旁人自然不知道他兜里有多少讖財.皇甫冰兒,高階靈丹賣的多.所以眾同門修士都知皇,皇甫冰兒有錢財.

嚴萱猶豫了許久,才開口向皇甫冰兒籌借一大筆靈石,打算去購買結金丹,日後她掙錢歸還.如果她成功結丹,成為金丹修士的話,歸還這大筆靈石就變的容易許多了.

皇甫冰兒對此事,不能坐視不管,這才向葉秦提起嚴萱和青丹坊的事,看看能不能幫眾位同門一把.這才有了他們此行.

葉秦很少過問青丹坊內的事務.想到同門修士的修煉艱難,他心中不由暗暗惻隱.當年他在靈霧界青丹門修煉,何嘗不是這樣艱難.

煉制結金丹的費用,對于他來,也是一筆不的開支,會耽誤自身的修煉.不過,嚴萱開口了,他也不能不管.青丹同門當中,和他有深厚交,也就嚴萱,沈寶二人,當年在靈霧界試煉之地出生入死過.不管怎樣,他都要出手拉一把.多幾個金丹期的同門師兄弟,也是一件好事,在東海能夠相互扶持.兩人進入青丹坊內."葉師叔,早!""皇甫師叔,早!

青丹坊內正忙碌開爐燒火煉丹的煉丹士,紛紛朝葉秦和皇甫冰兒打招呼,然後,他們很快繼續埋頭干自己的事.坊內數十個煉丹爐都需要人手看護,一個人甚至要照看幾個煉丹爐,添加炭料,看護爐火,相當的忙碌.葉秦微微頷首點頭,和皇甫冰兒來到坊內一座堆滿了低階藥材的園子.

一位白發臉的邋遢老者,滿頭的灰土煙塵,正愁眉苦臉從園子內一間型煉丹房內,沖了出來,他看見很少在青丹坊內出現的葉泰和皇甫冰兒,不由愣了一下."咦,葉師弟,皇甫師妹,你們什麼時候出美-7?!"(

他不是別人,正是孫然修士,以前的青丹門金丹老祖之一,現在青丹坊的副坊主之一.這些年,除了修煉之外,便是整日在煉丹坊內,玫搗著他的煉丹爐.

"孫師兄,我和冰兒閉關數月,今日有空閑,便過來坊內看看.孫師兄,你這滿頭煙塵,是怎麼回事?!"

葉秦看到孫然這副狼狽的摸樣,頭發眉毛也不知道被什麼真火給燒了,訝然問道.

"我新研制一副七階靈丹的配方,沒想到炸爐了!估摸著是加錯了靈藥,我得再去仔細研究研究,是哪味靈藥出了問題.你們二位自己坐坐,我就不多陪了."

孫然摸了摸自己滿頭-滿臉的爐灰,擺手示意無礙,苦笑.

葉秦這才明白過來,恍然大笑.

"孫師兄,我是來找嚴萱的,她人呢?"

皇甫冰兒進入青丹坊一路過來,都沒看到嚴萱,不由問道.

"嚴萱這丫頭,她正在到處籌錢,想買結金丹呢.前些日子,剛從我這里借走了三萬塊下品靈石.這會兒,她這會兒估計是找她哪位師兄師弟那里去借讖了,這些年大家伙煉丹應該掙多花少,手頭上應該還積攢有一些下品靈石.不過,我看這事懸,結金丹哪有那麼好買的.她沒有數十年工夫,這筆買結金丹的靈石籌不出來啊!現在如果浪費了太多的壽元,就算日後結丹成功,成就也極為有限."

孫然搖頭,看那樣子,很是為嚴萱感到惋惜.他是想幫,但是能幫上的也極為有限.他這些年為了研究新配方,耗去了大把的靈石.

他們幾人正著,便聽到隔壁的另一個園子里,傳來一男一女兩人爭執的聲音,嗓門越來越高的聲音."沈寶,你借我多少鋅?!"

"嚴師姐,你看師弟我一個窮哈哈,幾百塊靈石也難拿的出來啊!…",要不,師弟我這里還有幾百塊靈石,師姐您先拿去應急!"那男子的聲音聽著寒顫,又苦又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那是一個窮苦落魄的修士.

"沈寶,你會沒有靈石你看看你身上穿的,一整套華麗的低階法器法衣,少值得上萬塊靈石.青丹坊里,就你穿的最奢侈了,干脆把你先把這套法器借我!"另外一個女子氣憤的聲音,尖銳了許多."別啊,這可是我全身上下唯一一套保命的法衣!"那男子一聽要借他的法衣,頓時如殺豬一般驚叫起來.葉秦,皇甫冰兒等人聞聲,先是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失笑.

嚴塋居然想從沈寶那里借靈石,沈寶那家伙嗜哉財如命,吝嗇無}1,一點虧都不肯吃,哪有那麼容易傳到.葉秦隨即來到隔壁園,沈寶住的園子,便看到沈寶和嚴萱在對峙著.皇甫冰兒也跟了過去.

嚴萱雙手抱在胸前,堵著園子的大門,不讓沈寶溜走,她桑■沈寶全身上下穿著的一套華麗法衣,扭頭撇了撇嘴,根本不信沈寶拿不出錢來借給她."葉師叔,今天怎麼有空來?快幫幫我,嚴師姐土不講理了,明知道我沒靈石,居然還要我借."

沈寶一看到葉秦來了,頓時大喜,見到救星一般,差點沒激動的撲過去抱大腿.

葉秦翻了一個白眼,心里同樣嘀咕了一句,你會沒靈石!

他沒有理會沈寶,朝嚴萱看去.(

嚴萱的修為達到築基期九階的巔峰,繼續修煉也增加不了任何元氣.

"葉師叔,皇甫師叔!"

嚴塋見到葉泰和皇甫冰兒出現,連忙讓開,粉臉上頓時一.

"嚴萱,你打算去哪里買結金丹?"

葉秦淡笑道.

"我打算去城里的拍賣會看一看.明天白浮城有一場今年最大的拍賣會,聽有十枚結金丹要公開拍賣.我向眾位師伯籌借了一筆靈石,去拍賣會試一試,看有沒有機會買下一枚結金丹."

嚴塋對借靈石顯然有些難為,扭捏道"不知道皇甫師叔,葉師叔,能不能先借一筆靈石給我?不管最後有沒有結丹,我都會把這筆靈石還上."

"結金丹是極為珍稀的高階靈丹,結丹必須之物.如果拍賣會上有結金丹,白浮城那些仙宮的嫡系築基修士,也肯定會去爭搶拍買.這些修士有財有勢,拍賣出來的價錢恐怕是天價,你很難爭的過他們.葉秦沉吟一下,對購買結金丹並不樂觀."我知道很難拍買到一,可是,總要去試一試.否則,連那萬分之嚴萱神色瀹然.

皇甫冰兒見嚴萱眼眶幾乎都要了,不由歎了一口氣,向葉秦道"夫君,你現在的煉丹術,能煉出九階靈丹了嗎.能不能幫嚴萱煉一爐?"

結金丹是九階靈丹,必須是煉丹宗師才能有把握煉出來.而且一般的煉丹宗師成功幾率低,必須是資深的煉丹宗師,才有較高的把握.

青丹坊內,葉秦的煉丹術最高.很早就突破煉丹宗師,已經有數十年的高階靈丹的煉丹經驗.九階靈丹也不在話下.

皇甫冰兒其次,在數年前才突破煉丹宗師,可以輕松大量煉制七階靈丹.但是她對結金丹這種難度極高的靈丹,幾乎沒有任何把握.

然後是孫然等四位金丹修士,都是煉丹大師這個層級的.只有很低的把握煉出七階靈丹,根本煉不出結金丹這種靈丹.

"能煉."

葉秦點了點頭,沉吟道.

"應該有較高把握煉成.不過,煉結金丹跟煉普通靈丹不同,耗時極長.要煉出一爐結金丹,恐怕要耗時好幾個月的時間.這太長了一點.葉秦沉吟起來,有些顧慮.皇甫冰兒自然明白,葉秦的顧慮是什麼.

對于那些追求元嬰大道的修士來,每一天都安排的很緊張,不敢浪費絲毫時間去做無關的事,虛耗自己寶貴無比的壽無.否則,一旦和元嬰大道失之交臂,恐怕後悔都來不及.

特意花數月時間,去幫嚴萱煉一爐結金丹,這肯定會耽誤葉秦自身的修煉進展."這樣吧,我們先去拍賣會看看"

葉秦想了好一會兒,終于做出決定"如果能合適的價格拍買下來結金丹,就直接拍買.如果拍買不下來,我們再想辦法去籌集煉制結金丹的原材科,我親自開爐煉丹.這樣你也能省去一大筆煉丹費,節約下不少的靈石."真的嗎-!嚴塋緊抿著嘴唇,嬌軀抑制不住的輕輕顥抖.

她這些年,辛苦煉丹,冒險出海獵殺妖獸,大舉借債,就是為了能有機會得到結金丹,現在終于看到了真正的希望.她這些年滿腹的辛酸和愁苦,一下都湧了出來,喜極而汪.

"不管如何,我會想辦法讓你得到結金丹."

葉秦終究還是沒能硬下心來拒絕,做了一個的承諾.當年青丹門的嚴大長老,對他也不薄.嚴萱,也是曾經一同參加試煉,出生入死的伙伴.這讓他難以拒絕.

"師叔,你也順便幫我煉一粒結金丹.我現在築基期八階,用不了十年就能達到築基九階,正好可以用上."嚴萱還沒來得及表示欣喜,沈寶便興奮的大聲叫嚷起來.(

"到時候再吧.如果我開爐煉丹,一爐丹能出好十多粒結金丹,也算你一份.不過,煉丹材料的花費你們自己出.我只出手幫你們煉丹."葉秦呵呵笑道."師叔只要肯幫煉結金丹就好,其它的我們自己去籌備.沈寶趕緊滿口答應下來.

葉秦肯出手煉丹,那可是他們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也~o有他們青丹坊的煉丹士,才稍微了解葉秦煉丹術高到了一個怎樣的地步.

在拍賣會上,結金丹的價格為什麼往往合高的駭人?!因為白浮城大多數煉丹宗師煉制結金丹,十爐原材科之中,往往有九爐被煉廢了,只有一爐原材科煉成功.價格自然高的離譜.

可是葉秦出手煉結金丹,卻是兩爐之中,便能成功一爐.他煉制結金丹的花費,只有不到別的煉丹宗師的五分之一,自然剩下一大筆的成本.這種煉丹術,已經日益逼近傳中的煉丹神師境界了.

整個東海,天道盟和天魔盟兩個最為龐大的修仙盟勢力,各有數百名煉丹宗師,可是卻沒有一位煉丹神師存在.

從煉丹宗師到煉丹神師,已經不是光靠煉丹數量就能突破了,這一步,極難踏出,或許十年,或許數百年,誰也不知道.

"我有些奇怪,煉丹應該是挺掙錢的,各什麼我們青丹坊的煉丹士,卻似乎掙不到多少靈石?"葉秦疑惑."師叔,咱們的青丹坊,但是很大一部分利潤,被別人拿去沈寶訴苦道."誰?城里莫非還有誰般壓我青丹坊?"

葉秦皺起眉頭,聲音一下冷了下來.他就不信,白浮城,還有人公然欺到青丹坊的頭上.他好歹是紫劍宮的長老,壓到他頭上,那等于是得罪紫劍宮."這倒不是."

沈寶縮了縮腦袋,嘟囔道"咱們要煉丹的話,要先從靈藥種植園批量買進靈藥材,這些靈藥材的進價都是極貴.咱們將靈藥材煉成靈丹之後,又再送到各大商會出售,這里又要出一大筆錢.七八成的利潤都被靈藥種植園和大商會給掙了,咱們丹坊只能掙可憐的二三成的煉丹費用.而所有的靈藥種植園,商會,都有仙宮在撐腰.

大型靈藥種植園,都是敵百,數千個靈鳥,大片大片的種植靈藥.大型商會,幾乎壟斷了所有的靈丹賣貨渠道.如果不從它們那里進行買賣,根本就別想把靈丹賣出去.

而這些靈藥種植園,大型商會,都是各個仙宮名下的財產.那些仙宮,數千年上萬年積累下來,財力雄厚無比.仙宮名下少也有數百,上千座靈島,大量的作坊,以及商鋪商樓.咱們實力太}"只能經營一個煉丹坊,被那些種植園和商會盤剝的厲害."葉秦沉就了.

仙宮控制的種植園,商會,用買賣手段,光明正大的對煉丹坊進行盤剝,他也無能為力.

就算他是紫劍宮長老,也必須按照各個行業的規矩來辦事.不是他想怎麼來,就怎麼來.因為紫劍宮同樣有這些產業,以此來掙靈石.

在東海,靈島數量有限.想要成為一座靈島之主,必須是金丹修士.而想要數百靈島,那就必報聚集數百計的金丹修士.(

他在火氛島種的靈藥,只夠冰兒一人煉丹用而已,根本不夠整個青丹坊使用.這肯定無法和那些動輒數百,數千個靈島的大型靈藥種植園抗衡.

"沒有仙宮為後台,沒有元嬰修士坐鎖,在東海根本不敢開辦商會,否則被搗亂的修士砸了招牌,還不敢吭聲報複.只有實力雄厚的仙宮,才有這個實力,同時開辦煉丹坊,靈藥種植場,商閣,將所有的利潤都歸自己,不用擔心會被別的修士欺上門.東海,所有的大型靈藥種植園,商鋪,商閣,都是仙宮開辦的.咱們這樣的實力,只能開一個煉丹坊,掙一些苦力錢."沈寶了一大堆,最後無可奈何的歎了口氣.

皇甫冰兒雖然是青丹坊坊主,但是處理坊內大事務,和那些靈藥販子,商會打交道的卻是他沈寶,他最清楚這些-無奈了."咱們青丹門,要是能出一位元嬰老祖就好了."

皇甫冰兒怔了好一會兒,突然低聲自f6"這樣一來,我們可以自建一座仙宮一一青丹宮,招攬一大批金丹修士,集中大量的靈島來種植靈藥,開辦煉丹坊煉丹,開辦商閣出售靈丹.而且日後青丹門弟子渡海前來東海諸島,也可以直接投青丹宮,不用再寄人.;$下,去投靠其它仙宮."孫師伯他們四位金丹修士,修煉也是極難.數十年下來,只漲了一二層修為,還是金丹中期.恐怕很難有機會成為元嬰修士."

皇甫冰兒醞釀了一下思緒,朝葉秦道,"夫君,我們二人都有很大機會沖擊元嬰瓶稹■0只要有一人成功突破元嬰,便能自建仙宮.這樣能夠掙很多靈石,積蓄財力,培養同門.我青丹門弟子在東海,也能過的更好,修煉到更高的境界."葉秦同樣朝皇甫冰兒看去,看到她眼中綻放的奔樣光彩,還有堅毅.

他心中微微震動,暗道"以前冰兒和自己修為低微,實力微弱,都是一門心思的修煉,追趕孫然等幾位青丹門金丹長老,不大在意同門修士的處境.

現在冰兒的修為已經超過了孫然等金丹長老,不忍心讓同門落後太多,要照顧同門,拉一把.…",也罷,既然冰兒希望如此,能幫多少算多少吧.盡量不耽誤自己的修煉就行了.青丹同門之間感深厚,相互有更多信任,一旦有什麼危險,也能及時相助.仙道一途,單靠自身之力,極為艱難.我自身可以不用考慮那麼多,有紫府,天塌下來也壓不倒我.但是冰兒不同,多些青丹同門相互扶持,總是要好一些.萬一自己外出不在,青丹同門修士整體實力越強,能夠抵抗住更大的危險."

葉秦仔細考慮著其中的利弊,心中漸漸明悟.日後冰兒成為元嬰修士,建立青丹宮,開宗立派,這未嘗不是一個好主意.

他們幾人正著,一名身穿緊身白衫打扮的美貌女子,手提一杆數丈長,威風凜凜的青色古戟"颼"的一閃,迅捷無比沖入青丹坊內,速度之快,竟然快比上金丹修士的禦風速度.赫然是一位土族高階女力士,實力堪比金丹修士.

可是她速度再快,也逃不過葉秦敏銳的神識.

"秀兒!"

葉秦頭也不用回頭,便知道是白秀兒.

"葉大哥!"

白秀兒一看被葉秦發現了,頓時一驚,老老實實停下,低著頭來到葉秦面前.

她手中拿著的那柄青色古戟,正是葉秦數十年前在琅琊秘境從一名掠海族高階力士手中奪來的極品古兵,極為厲害,堪比極品法器.

"又出去和其樞』力士打斗了?"

葉秦神有些不悅,聲音重了許多."才沒呢!"

白秀兒一縮頭,躲到皇甫冰兒身後當擋箭牌,眨了眨眼睛,狡黠笑道"冰兒姐,今日坊內沒什麼事,我就出去逛了一會兒.現在白浮城,有一整條街區的部族力士,都被我給打一.折服了!一整條街區的部族力士都叫我老大.城里還有上百條街區,我要再接再厲,讓這些街區的部族力士通通折服,讓冰兒姐做老大的老大."

白浮城對土族有嚴格的管治,只有兩種身份的土族力士才能居住,男力士多為修士的苦力,奴仆,女力士多為修士的侍女,或者侍妾.

白秀兒在白浮城,名義上是皇甫冰兒的侍女,平時待在青丹坊內干些雜活.沒事就在城內到處亂跑,和那些土族力士進行打斗.以她的實力,還有青色古戟這柄罕見的土族古兵,能打過她的卻是極少.

皇甫冰兒從來不需要人服侍,待白秀兒,卻是跟姐妹差不多.而且白秀兒的神力增長極快,青丹坊除了葉秦,皇甫冰兒夫妻二人「以及孫然等四位金丹修士,恐怕就屬她這位高階力士的實力最強,比其他眾築基修士都要高出一截,堪稱是土族天才力士.

皇甫冰兒哪有興趣理這些,又好笑又好氣"好了,秀兒,你,還有嚴瑩,明天跟我們去城里拍賣會,看看能不能拍買到結金丹.我前些日子煉了一套火系元神飛劍,打算將冰魄寒光劍和火系劍陣融為一體,只是缺了一套劍陣,正好也去拍賣會看看,能不能買到不錯的冰火雙系劍陣."




上篇:459 三十年蟄伏     下篇:462 天道閣的拍賣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