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69,470 紫劍宮會議/上古戰船(求月票)  
   
469,470 紫劍宮會議/上古戰船(求月票)

469,470 紫劍宮會議/上古戰船(求月票)



那年輕修士,似乎看出葉秦的沉就,是在無聲的拒絕,沒有改換門庭,投聖皇宮的想法.

"以你的靈根潛質,《坐忘經》的修煉進展,百年之內修煉到金丹九階沒什麼問題.剩下數百年,有足夠的時間去准備渡大天劫,很大的希望成為元嬰修士.一旦成功,加上紫劍宮《紫劍訣》的大五行劍陣,三奇劍陣,八罡劍陣的威力,你日後名震東海修仙界,也未必不可能."年輕修士沉吟了一下"你現在不願意投效本皇,本皇也勉強.他的目光閃-亮,透出幾分深深的運思.

"東海修仙界,遠比你想象中要複雜,單打獨斗是沒有出路的.修仙界,許多古老的秘密,遼闊的地域,太多太多是你所不知道的.你可知,在這千萬里東海的最東端,是何地方?可知,東海之外,遙遠的西海,飄渺的北海,又是什麼地方?等你成了元嬰修士,就會對此很感興趣了.你回去之後,認真考慮考慮吧.修仙界,一切以實力為尊.日後你有這份和本皇合任實力,本宣絕不讓你吃虧!"

葉秦對這些一無所知,只能沉就.想了一下,他問道"聖皇前輩,晚輩心中一直有個疑惑,百思不解!不知能否告知.""!""當年你在中土大陸地宮渡劫,是否突破元嬰期後期巔峰,進入了葉春心的問道.被其他修士囚禁地宮,這是很丟面子的事.

"哈哈,這並非什麼秘密.本皇達到元嬰後期巔峰,在地宮內渡九天雷劫,確實踏入了更高的化神境界.只是,停留在這個境界內極其短暫.""""』本皇大劫之後,還來不及恢複元氣,便被天道盟和天魔盟幾個可惡的老賊,給偷襲,又跌回了元嬰後期.不過,本皇修為雖然跌回了元嬰後期,本皇的壽元,卻是依舊逆天玫命,暴漲了一倍.哼,昔日和本皇為敵的宗主,巨頭,要麼早就埋了黃土,要麼失了蹤跡,本皇卻依舊還活著."

年輕修士玩弄著手中的杯盞.

包廂內,葉秦,史寒陽,還有其他十多位金丹修士,都是一臉的崇敬,望著聖皇分身.元嬰期境界,對他們來已經是高不可攀,難如登天.

而比元嬰期還更高的化神境界,那是高山仰止的存在.至少在逕東海修仙界,是屬于傳中才存在的境界.他們是無法想象的.

"本皇不久前得到一條消息.有一位天魔盟的退位巨頭,也就是本皇昔日的死敵,似乎血色之海出沒過,留下了蹤跡.本皇的本尊已經親自去血色之海,追查其下落,看看是死是活,能不能找到更多的線索.這個不共戴天之仇,本皇是不會這樣輕易放過."年輕修士自語,目光中閃過一道狠厲芒.一瞬間巨大的靈壓外放而出,包廂內的眾金丹修士,都汗流浹背,葉春心中暗暗一驚,聖皇本尊去了血色之海?!

這樣來,聖皇本尊,也從中土地宮脫困,來了東海.聖皇本尊,那可是元嬰九階巔峰的修為.比這元嬰中期的蓮花分身,厲害不知多少倍.

葉秦並未在一號豪華包廂久待,閑聊一會兒,便*-郭.蠻去.

聖皇和天道盟宗主,天魔盟巨頭的仇怨,他是不!三-卷.".,去.否則的話,一個不心,他這金丹中階修士,在一群元娑,",二筍,!↑修士當中,也只有炮灰的命.

他在那一號包廂內,是坐如針氈,片刻也不想多待.回到九號包廂,葉秦等修士,正打算繼續觀看接下來的拍賣會,會有哪些靈寶之物要面世.

一名紫劍宮的金丹修士,這時卻匆匆來到九號包廂外,低聲稟報"葉長老,太上長老,宮主命屬下帶信!讓您老速速回宮一趟,要事商議!葉秦詫異,他也沒問是什麼事.如果真的是要事,普通的金丹修士,是不可能知道的.

他沒等天道閣的拍賣會繼續進行,就向孫宗師,姜管事二人告辭,和皇甫冰兒,以及白秀兒,嚴萱,沈寶等離開天道閣.皇甫冰兒等直接去了青丹坊.葉秦則獨自前往紫劍宮.紫劍宮.宮內外的修士一切如常,沒有任何異樣.葉秦快步進入紫劍宮大殿,開啟一條地下通道.他卻發現,這里氣氛緊張.

很少見到的紫劍宮金丹後期守衛,已經密布哨卡,防止有修士靠近大殿.

葉春心中的納悶,來到地下通道數百丈深處,一座密閉的閉關修煉室.也只有真正出現要事,宮主和諸位長老才會在這個最安全的地方碰面.

室內,宮主周昱和太上長老周鴻,其余幾位長老周詳,周瑞,周蓉,這五位元嬰老祖,都已經在這間密室內,各自坐在一塊團蒲上.他們一向都是在宮內清修,很少外出,所以比葉秦來的早.加上剛剛到達的葉秦,紫劍宮的六位高層修士,全在到齊."葉長老,你來了!坐,就等你了!"周宮主淡笑道."宮主,諸位長老!"葉c春一拘禮,在簡陋的閉關室內一塊團蒲上坐下,疑惑道"發生什麼事了?"

"我紫劍宮高層都到齊了,現在直接要事.本宮剛剛得到幾條重要的消息.天道盟五位宗主之間舉行了一場宗主級會議,商談了北方宗主的問題."

周宮主緩緩道"現任的北方宗主禹宗主,透露他自己的壽元僅僅剩下三十年.也就是,互十年壽終正寢,他便退位!""日前一共有四大仙宮,已經向天道盟提出競逐天道盟北方宗主大位的請求.包括我紫劍宮,上湯宮,萬羅宮,烏姒■耳宮.""不過,四大仙宮的候選人,實力和威望都較為接近,各方誰也不服誰.

所以天道盟五位宗主,在商談之後,做出了一個決定.各仙宮出兵血色之海,以功勳大,決定北方宗主大位歸屬.白了,那一座仙宮砍下的妖族修士腦袋多,那一座仙宮的宮主便接掌北方宗主大位.就算不是四大仙宮,只要符合條件,也可以接掌宗主大位."太上長老周鴻等人,似乎早已經知道這個消息,所以並不顯得震驚.

葉秦卻是被震驚住了,失聲道"那是十給元嬰級妖獸,化為人形,才有j$格被稱之為妖族修士.每一個妖族修士,都極難對付.要大量擊殺妖族修士,這豈不是要引發仙妖大戰?""不錯,天道盟五位宗主的意思,的確想要主動開啟仙妖大戰,向血色之滌進兵,准備興兵伐妖族."

周宮主道"這跟現在的修仙界大局有關.我們東海修士日益龐大,地盤不斷東擴,已經逼近了血色之漆.修士大多,修煉的靈島卻有些不夠.想要得到更多的靈鳥,必須東進,占領血色之海."仙妖大戰,勝了自然好,可是,如果此戰失敗了呢?葉秦壓住心頭的震撼,問道嘞"失敗?…""這些多余的大批修士,將葬身血色之海.也能大幅緩解靈石供應壓力,至少不會因為靈石匱乏,而出現內部動亂."太上長老周鴻,淡漠的接口道.

"這已經不只是天道盟的事,也是天魔盟的事,不是某一個修士能夠決定的.天魔盟五大巨頭,也進行了一場巨頭大會,同意了這個決定.也就是,此次將是傾整個東海修仙界,向妖族發動的一次全面的攻擊,占領血色之海."

周宮主搖了搖頭,頗為無奈道."這一戰是難以避免的.我們只能服從五大宗主和五大巨頭的這個決定.這是最高機密,只有仙宮長老以上修士才允許得知,不能泄露."

"另外,上湯,萬羅,鳥奴耳等仙宮,已經決定派遣一批金丹修士,提前進入血色之海.我紫劍仙宮也不能落後.起來,我桀劍宮手中有一面馗牛鼓,在最關鍵的時候使用,可以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甚至逆轉局面,也算是占了便宜."

"還有一個消息,是關于聖皇.得知中土傳來的一個消息,聖皇已經離開了地底聖皇宮,招攬了一批得力干將.聖皇的手下,已經出現在在東海.人人聞而變色."周宮主接著道."如果這個消息是真的,恐怕東海要大變天.大亂一至,隱世的巨頭都出來."

太上長老周鴻,感歎道"不過,聖皇也不敢和整個東海修仙界為敵.否則,千年前可以殺他一次,千年之後也可以殺他第二次."算了,不提此事.反正我紫劍宮,和聖宴也沒有什麼糾茜.

周宮主笑道"本宮決定派遣一批金丹修士,以曆練的名義,先期大規模進入血色之海,建立一些勢力據點.從現在開始布局,為日後可能爆發的仙妖大戰,以及天道盟北方宗主爭奪,埋下的伏筆.

"葉長老,為了避免引起過多擼疑.我紫劍宮先期派遣的修士,將都是金丹修士.你帶一個大隊五十名紫劍宮金丹修士進入血色之海,如何?"

葉秦想了一下,道"我閉關潛修三十年,正需要外出曆練.我領隊去.不過,此次任務是做什麼?"

"簡單.主要是收集血色之海的各種詳盡報,繪制詳細的血色之海地圖.紫劍宮現存的一份血色之海的地圖,此地圖,每百年繪制一次新的地圖,已經很舊了.至于殺妖族修士的事,還輪不到你們去出手,自然有本宮,以及四大長老親自出手.周宮主淡淡道,神毅鼓.青丹坊.葉秦回到青丹坊的時候,已經是深夜."夫君,宮主長老相召,走出了什麼事?

皇甫冰兒等的有些焦急,一見到葉秦回來,立刻詢問.她知道沒有大事,紫劍宮的高層是不可能全部聚頭,而且議事如此之晚.

"天道盟五大宗主,天魔盟五大巨頭,已經決定向血色之海進兵,絞殺妖族修士.萬年仙妖大戰,估計會爆發.宮主和太上長老,希望我能領隊,一趟血色之海.而且,我已經同意了."

葉秦並未隱瞞."我閉關潛修了三十年,要沖擊元嬰,必須經過大量的曆練.否則,曆練不夠,心智不堅,難渡大劫.是絕成不了元嬰大道的!"皇甫冰兒有些震驚,足足半天之後,才道"你要去的話,我們一起去!",嗯D"葉秦看著冰兒硌臉龐,認真的點了點頭.

冰兒的修為,一直都並不比他差多少.只是元神法器不夠強,才顯得}!了一些.

這一次曆練,不是在東海的安全海域,而是在血色之海,凶險無比.就算是元嬰修士,也隨時可能丟了性命.

這次曆練,恐怕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艱難危險百倍.他沒有多少把握.但是,不能不去.只能萬奎心."就算隕落,也要在一起."數日之後.

一個大隊,共三十名紫劍宮的金丹修士,在黎明的時候整裝出發,沒有驚動任何修士,直接前往臨海城.這支大隊,清一色的金丹中期,後期修士.半個月的飛行,抵達臨海城.

臨海城是一座城,但是異常繁忙.這里有許多大型傳送陣,可以直接深入血色之海的腹地,各個據點一十這些據點,都是修仙者長期以來,在血色之海深處,建立起來的根據地.

當然了,這樣一群紫劍宮的金丹中,後期修士,太過引人矚日,也不便于收集血色之海的詳細報,繪制新地圖.他們必須分開隊行動.

葉泰和皇甫冰兒,二人一個隊.倉其余紫劍宮的金丹修士,二到三名修士一個隊,直接傳送往血色之海的各個據點.

一道漸漸明亮撐眼的光芒,將臨海城的大型傳送陣覆蓋.

傳送陣各個陣角上的上品靈石,靈力正在快速消耗.隨著耀眼的白光達到頂點,葉秦,皇甫冰兒,以及大型傳送陣內的十余名金丹修士,一同消失在大型傳送陣內.白光過後,葉秦睜開眼.

他和皇甫冰兒,還有一同傳送的另外十佘名金丹修士,出現在一座露天的大型傳送陣中.這些人並非紫劍宮的修士,而是其它各個仙宮的修士."上古戰船!"葉秦凌空飛起數十丈,飛快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明顯的愣了一下.他們在一艘巨型古戰船的甲板上.而這艘古戰船,擱淺在大海中一座不起眼的海島海灘上.

船身傾斜,高達數百丈,長達千丈,而高聳入云的主副桅杆歪斜向一側,主副桅杆上還掛著十余塊在呼嘯海風中幾乎要腐敗潰爛的棕色巨帆.

光是看船身四處長滿的鮮苔,斑駁的鏽跡,便可以看出這艘戰船的年代之久遠.

船身兩側上,還有數百個大大的炮口,一備尊猙獰的青銅古炮台裸露半截炮身出來.

葉秦看到這些炮台,猛然吃了一驚,這玩意他在地底聖皇宮殿見過,竟然是重型轟天大炮!一炮下去,轟死一個金丹修士也是事恰.這數百門重型轟天炮齊發,就算元嬰修士來了也招架不住.

"看來這里就是血色之海,東海修仙者,設在血色之海的數百計傳送點之一的'古戰船據點,了."皇甫冰兒望了一眼四周遼闊寂靜的大海,道.葉秦點了點頭.

"據這艘古戰船,是巨型神通古器,可以在海面航行,海底潛行,天空飛行,周身安裝有重型轟天大炮,甚至可以轟殺妖族修士."上一次仙妖大戰時期,這種大型戰船是元嬰老祖的座駕,可是威風得緊.""可惜,這艘戰船已經廢棄上萬年,沒用了."

有不少像葉秦,皇甫冰兒一樣初次來到這里的金丹修士,看到古戰船的雄姿,不由唼嘖稱奇.

和他們一起傳送到此地的金丹修士,有幾個是曾經來過這里的老手,熟悉此地的環境.他們離開甲板上的大型傳送陣,直接疾速飛往避艘古戰船中部,一個可以進入船艙的入口.葉泰和皇甫冰兒相視一眼,飛快跟了過去.

進入船艙後的形,倒是讓葉秦兩人有些出乎意料.這主船艙內部空間極大,打埋的也頗為完善,絲毫見不到外面那般的破敗跡象,不少修士在其中來來往往,顯得好不熱鬧.更讓人驚訝的是,從船中各個位置隱隱傳來的強大的靈壓波動,竟是有著不少元嬰級別的修士!

"這血色之海果然非同一般,僅這一處據點,別處難以見到的無嬰老祖就有十數左右,難怪需要金丹中期以上才好進入."皇甫冰兒也感受到了這些驚人的靈壓,不由歎道.

葉秦聞微笑道:"血海凶險之地,多有妖族修士出沒,能化人形的妖族修士,最低也是十階.若無多名元嬰老祖坐饋于此,恐怕這古船據點也早被奪走了."

葉秦邊邊四下打量,只見這主艙四壁的幾個副艙入口之上,有著諸如"靈丹閣""煉器坊"之類的商鋪牌匾.不約而同的是,在牌匾的右下角處,都有著一個血色三角徽記,徽記中呈現怒海卷濤的圖樣絲毫不同于天道盟與天魔盟的標識.

正當葉秦好奇時,一名矮矮胖胖的金丹修士湊了上來,滿臉笑意道:"兩位可是第一次來這血色之海?在下錢道人,乃是血色商盟修士,兩位可否需要在下對此地介紹一番?只需一塊中品靈石即可.""動一番口舌便有一塊中品靈石,這人倒是做的好買賣!"許久未和葉秦一起出行,雖是入這險地,皇甫沐兒心中也很是開心,見這胖修士面目可掬,忍住笑意傳音給葉秦道.

一塊中品靈石對金丹修士已不是什麼大數目,葉秦自然也不會吝嗇,從儲物袋中取出靈石交予錢道人:"勞煩錢兄."

錢道人收了靈石,臉上笑意更濃:"想必兩位剛才是在好奇那血色徽記吧?那便是我們血色商盟的標識,本商盟是獨立于天道盟和天魔盟之外的修士貿易組織,不手地盤靈島,只在這血色之海內進行貿易買賣.這艘古戰船,便是本盟旗下貿易據點之一,來往的修士大多在這些據點補給物資,或走出售在血色之漆收獲的物品,無論你是需求何等物品,都能在本盟有所收獲.

不過切記一點,在本據點之內,嚴禁斗法,否則會有金丹後期修士船衛,甚至元嬰老祖出手.本船船主,便是一名元嬰中期老祖."

正話間,葉秦身後的入口處又進來幾名金丹修士,看他們的服飾,竟然是上湯宮修士.這些人在見到側身談話的葉秦幾人後,不由一愣,隱隱怒氣,隨後臉上又浮現古怪的笑意.

"咦,這不是紫劍宮葉長老麼?難得啊難得,葉長老龜縮三十載,今天竟然親自出來走動了?各位師兄弟,還不來見過葉長老!"

仇人相見分外眼,雖然葉秦未視上湯宮為敵對,但上湯宮的修士積怨可不是三天兩天的事了,更別前不久葉秦還在天道盟的拍賣會上,狠狠的落了上湯宮眾修士的面子.

此時他們五人結隊而來,又見葉秦兩人落單,而且又位處于血海混亂凶險之地,JL湯宮那名領隊的金丹後期修士,此刻哪能忍得住不出諷刺?

眾上湯宮修士聞都是哈哈大笑,邊笑還一邊陰冷的盯著葉秦兩人.看那模樣,要不是知道這據點內嚴禁斗法,恐怕現在就要動手了

皇甫冰兒秀眉一凝,這些人若是她,她倒能聽而不聞,但她夫君,心中怒火未免就有些按捺不住.只是剛得知此地規矩,又不善遑這口舌之利,不由有些氣悶.葉秦感受到冰兒緒,輕柔的握了握她的手以示安慰."希望日後在外相見,還能聽到諸位如此'佳音!"

葉秦也佾得和這些將死之人爭這嘀上的輸贏,因此淡淡的扔下一句話,和冰兒往一家名為"仙釀齋"的副艙入口走去."哎,兩位等等,我還沒介紹完呢!"錢道人高呼一聲,也一溜跑的跟了上去.

"喂,那位胖修士可是此據點萬事運?還望來給我們幾人做個介紹,資費雙倍!"上湯宮的一名修士見狀連忙出聲招呼道.

誰料錢道人頭也不回的道:"呸,太爺我胖?太爺我什麼生意都做,就是不做這嘴臭之人生意,去外面血海洗乾淨了再來吧!"

喊話那人沒料到錢道人竟會如此回答,不由氣得臉色發青,渾身發抖,但又無可奈何.此人只要不出據點,即使修為只有金丹中期也安穩無比,根本不在乎得罪他們幾個外來修士.

上湯宮領隊的那名修士身邊有人不悅的問道:"杜然師兄,何不激這姓葉的出去,狠狠給他點教訓?"

杜然冷笑一聲:"愚蠢,只是教訓的話又有何意義?對方身上有紫與』1宮長老令,一旦持有者身隕,消息走漏,紫劍宮必定震怒.

若是沒絕對把握截下這長老令,我們不便親自動手,以免引起仙宮與紫劍宮爭端,到時雙方消耗奕-力,倒給萬羅宮撿了北方盟主之位的便宜去."

"那,難道就這麼放過他?我們上湯宮的臉就這麼白丟了?這姓葉的可是耐得好性子,往紫劍宮一縮就是三十年,機會難得啊師兄!"其余的幾人聞仍有些憤憤不平,紛紛進道.

"哼,你們急什麼?我只不必親自動手而已.既然他敢來運血色之海,那就別想再活著回去了,血海的尋寶散修,想必會對落單的金丹仙宮長老很感興趣的!""哈,還是杜然師兄想得周到!"

杜然完哈哈大笑一聲,陰冷的往葉秦所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後,轉身朝一家,牌匾上只有一把滴血斷劍圖案的副艙入口走去,其它幾名上湯宮修士也一邊大拍馬的跟了上去.

這邊葉秦兩人走進仙釀齋,倒不是為了喝酒,而是酒家容易探聽所需消息.不過眼前所見,讓兩人感覺很是新鮮奇特.

因為這艘上古戰船是擱淺在海灘上,所以船身有些傾斜,船上的都是金丹以上的修士,行走間自然無礙,但這物品可就不一樣了.

只見這副艙正前方靠牆,固定著一個巨大的黃銅酒桶,裝滿了下品靈釀,幾乎快挨著艙頂.

而從傾斜的酒桶中上方,數個輸酒銅管直通向每個酒桌,垂向酒桌正中央.而出酒口打造成一個精致的青銅獸,只需輕輕一按,便有鮮靈酒佳漿潺潺流出.

此時有幾位金丹修士正在取酒品嘗,副艙一時間靈氣四溢,再加上眼前這幅形,當真好不奇妙!

這時,門口剛才被一人攔住話的鈽道人,也趕了上來,張口便道:"兩位,有一個重要的報,不知道兩位是否感興趣?"(未宭版閱讀




上篇:468 聖皇分身     下篇:471,472 遺跡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