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71,472 遺跡傳聞  
   
471,472 遺跡傳聞

471,472 遺跡傳聞



"什麼報?"葉秦淡淡問道.

他此行目的之一,除了曆練之外,便是盡可能的收集這血色之海的種種報.在這險地,所知太少,對之後的曆練極為不利.自然對錢道人口中的"重要報"頗感興趣.升才錢道人才介紹完這古船的東主血色商盟,便被幾名上湯宮修士掃了興致."兩位,不如咱們先到齋內坐下,一邊飲靈酒一邊詳細."

鈽道人見葉秦意動,招呼二人在仙釀齋坐下"先品嘗下此地的血海靈果釀制的靈釀.此佳釀采取血色之海特有的靈果釀成,法力恢複之效只是中等,但勝在風味獨特,別處可難以嘗到."見對方盛相邀,葉秦也不好婉拒.

接過釕道人盛滿的杯盞,又親自給水兒盛了一杯.細細一品,味道甘醇,夾著淡淡的血腥氣息,余韻又特別的辛辣,有一股海風的凜冽.不過,這靈酒只是中品,靈效遠比不上葉秦自釀的九品赤霞靈漿.葉秦一向對口腹之欲不太在意,淺嘗而止,靜待讖道人下文.

"這位道兄在來血色之海之前,肯定對此地的況有粗略的了解.血色之海,凶險血腥之地,無數年來,染滿了難以計數的東海修仙者,妖族修士,妖獸的鮮血,最慘烈的時候,甚至連萬里海水都被染成一片血,而得此凶名.又有極為凶厲,且不擇手段的邪修士,妖族,高階妖獸出沒."

錢道人加油添醋的描述著血色之海的凶險,舔了舔嘴唇"可是,為什麼還有如此多的金丹修士,對此地趨之若鹜,甚至元嬰老祖也經常往來此地?"

鈽道人到這里突然停下,眯著眼睛的盯著葉秦,顯然是希望葉秦能夠接口,也好探探葉秦的底細.

葉秦淡笑,卻是一不發.這種欲擒故縱,吊人冒口的把戲,他還不至于這樣輕易上當.(哽⑻渡ロ巴

錢道人半會兒沒等來葉秦的接口,只能尷尬的笑了笑,接著道"原因無外乎是兩個.一個是這里有生長成千上萬年的天材地寶,金丹級以上的稀世妖獸,隨便發現一個,都能賣出大價錢.還有一個,卻是此地有大量的上古遺跡.血色之海,數十萬年來曆經不下十余次仙妖大戰.這些上古戰場遺跡,幾乎遍布血色之海.每一次仙妖大戰,隕落的修仙者,妖修,不知道有多少,留下無數的遵寶,頂階法器,法寶,元神發暗器,甚至是古器不在少數!這些足以吸引無數修士,前來此地探尋寶物.""這兩個原因,我都清楚.閣下口中的重要報,不會這樣簡單吧?葉秦淡淡問道."當然不是,貧道昨日剛剛得到一個消息,跟一處神秘的上古戰場遺跡有關."錢道人到這里,突然閉口不,光喝靈酒不再話.見錢道人到重點時,忽然停了下來.

葉秦當然明白錢道人的意思,這次釕道人不是想吊冒口,而是要收靈石才肯繼續下去了.他想了一下,掏出十塊中品靈石放在桌上"錢道友有話但無妨,購買報所需該付的靈石,在下一塊也不會少.不知道這十塊,夠不夠買你口中的報?葉秦目光淡然的盯著錢道人.

他可不以為,自己初來血色之海,隨隨便便,就能得到什麼驚人的報.哉道人口中的報,多半是關于某個普通的上古遺跡報.

這血色之海的上古遺跡,肯定有很多金丹修士去過.不至于他到這里,才突然冒出來.真正重要的報,絕不可能這樣輕易得到.十塊中品靈石,買一個普通的報,已經是移了."夠了夠了.本道人就不客氣,笑納了!"

錢道人樂呵呵收下葉秦的靈石"這位道兄果然痛快.那本道人有一點心得,和這報一並相送.""兩位初來血色之海,想必不知,在這血色之海冒險,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

"其實很簡單,既不是立刻去尋寶,也不是去獵殺妖獸.而是先找到幾名經驗豐富的修士,結成伴.那些老手,對血色之海的環境熟悉,駕輕就熟,知道哪里安全可以去的,哪里凶險去不的.若只是兩位,初來血色之海,又無經驗,在此險地恐怕寸步難行,極容易陷入危險而不自知."

"在下介紹幾位資曆深厚修士,給你們認識.那幾名金丹高階修士,最近正打算結伙去一處上古遺跡尋寶,尚缺人手.你們二人新來,正好跟著這些老手去上古遺跡見識見識.道兄看如何?

"錢道友,你不會是受人所托,特意找上我們二人的吧?

葉秦突然冷笑.

"本道人其實也就是這古船據點的一個中介人,往來眾修士之間傳遞報,收一點中介費用于修煉而已.你要是信不過本道人,本道也就盡于此了,另去找他人了."鈽道人有些不快,要不是已經收了葉秦的靈石,他就要掉頭便走了."錢道友是血色商盟的人,關乎到血色商盟的信譽,自然不能撒謊,在下信的過.你繼續吧,是什麼人托你請人."

"他們現在有三名金丹修士,都是老交曆的尋寶修士.為首的是龐修士,金丹期八階,實力和聲譽都是上佳,在這古船據點一帶也頗為有名.

前面貧道所提之上古遺址報,便走出自這幾名資曆深厚的尋寶修士,他們曾經去過.據他們所,不久前海上一處血海迷霧散開,顯露出一處上古戰場遺址,大約有數千里.這個遺跡內,似乎有鬼修士活動,而且出沒各種怨靈,僵尸,骷髏,他們甚至還見到了罕見的骷髏妖!

姑且稱之為荒靈遺址.不過,這隊尋寶修士第一次進入這遺址時,准備不足,結果折損了幾名同伙.他們沒敢再深入,于是先回到這里,一邊准備補給,一邊招募同伙,因此找到我做個中個幫忙找些修士一同前往.至于這個'荒靈逶跡"的具體位置與詳細報,便需要入伙後才能得知."葉秦聽的仔細,心中也閃過數個念表.

鈽道人的不錯,血色之海複雜凶險,經驗非常重要.要是沒有經驗豐富的同伙一同前往,恐怕在曆練中自保都成問題.何況還有冰兒同行,一切需慎重行事.這個機會頗為難得,這荒靈遺跡以前一直被血霧籠罩,最近才被發現.進去的修士肯定很少,遺址里面的寶物,想必也更多.去的越早越有利,以免其他更多的尋寶修士也進入這遺址,爭奪寶物.兩位若是有這個興趣,貧道可以幫兩位牽線搭橋,介紹你們去和龐修士認識.鈽道人此時也已完,看向兩人等待決定.葉泰和皇甫冰兒相視一眼.皇甫冰兒點頭"既然到血色之海曆練,正好去探一探這荒靈遺址

葉春心中有了決定,起身道"那就勞煩讖兄了,還請稍候片S1,我們去去便來."鈴道人不知道他要去做什麼,不便多問,點了點頭.葉泰和皇甫冰兒離開仙釀齋."夫君,這是去哪里?"皇甫冰兒疑惑."剛才來這里的時倏,看到有一間法器店鋪,有頂階法衣,甲胄出

葉秦笑著解舞"我們來的太匆忙,忘了准備一下法衣.我這一身紫劍宮煉丹服,還有你平時穿的修煉服,外出曆練恐怕不便.我們先去選購幾套頂階軟甲,法衣,就算被飛劍法器擊中,也能抵擋幾下皇甫冰兒這才點頭恍然.

她這一身素白蠶絲長裙,是低階法衣,防禦性極弱.這在東海諸島和平時修煉穿穿倒沒什麼,在此地確實不妥,而且爭斗時也不方便.

葉秦,皇甫冰兒兩人來到古船艙內一間出售衣飾甲胄類防具法器的店鋪.這里的防具一應俱全,各個級別檔次的法器,法衣都有出售,當然要比白浮城略貴一點.(哽⑻渡ロ巴

一番挑選後,兩人各選了一套頂階天蠶絲法衣,包括一件天蠶絲軟甲,一件天蠶絲法衣勁裝,一雙天蠶絲靴.都是頂階法器,有不錯的防禦力,能夠抵擋頂階法器的攻擊.就算是元神法器,也無法一下擊穿這樣的法衣.

葉秦換好衣物後,在一間換衣室外等了片刻才見冰兒出來,一看之下卻不由有些發愣.

原來一襲白裙,飄飄若仙的冰兒,在換上一身天蠶絲制成的淡青色光芒的法衣,眉目間透露出些許英氣,更顯秀美,出塵脫俗,別具一番風.

起來,葉泰和冰兒在一起這些年,很少見她作這種風格的打扮,難免會看得呆了.

皇甫冰兒被葉秦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粉頰浮上一抹誘人的嫣,將一頂蒙紗斗笠戴上,隔阻了外界的視線."這位夫人真是好眼光,這身青色的天蠶絲法衣,穿在夫人身上真是絕美無比.兩位這麼一換裝,如同一對仙侶一般,羨煞旁人!"

商鋪一位的金丹期女修士店主,目露驚訝,直至皇甫冰兒戴上蒙紗斗笠,才回過神來,連聲恭維.

葉秦聞淡淡一笑,對方好話多是看在冰兒和靈石的份上,他自然不會多想什麼.

一整套頂階天蠶絲法器裝備,防禦力自然好,但是售價也高這一百萬塊下品靈石.卻也不是誰都能輕易買的起的.

身上兩套,又選了兩聖同樣的法衣,放入儲物袋用以更換後,付了四百塊上品靈石,和冰兒一起回到了仙釀齋中."錢道友,請帶路!"

錢道人見葉秦二人換裝而來,微微怔了一下,馬上笑道"請兩位隨本道人來!"

在古船內七拐八彎,穿過幾個買賣交易的大廳,來到一間數丈大的寬敞客廳內.

客廳內有兩男一女三名金丹修士分頭而坐,正在互相交談著休麼.

"錢道人!"

其中一位中年修士,朗聲道"這兩位是?"

"貧道給你們介紹下,這位是龐修士,在血色之海至少有近百年,經驗豐富,貧道也一向敬仰欽佩.這兩位是祝修士和楊修士.至于這兩位,打算跟你們入伙,去那荒靈遺跡走一趟.具體的,還是你們自己一下."錢道人笑著介紹道.葉秦朝那三位修士看過去,都是金丹後期修士.

為首的那名龐姓修士,看起來和錢道人介紹的一般老練,氣度沉穩,雙眸中不時有精光流轉,顯然修為極為高深,有金丹八階左右.

那名祝修士看了葉秦兩人一眼後,便兀自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麼,神色木訥,看起來有些沉就.不過其身後背著一柄奇異黑木法杖,頗為顯眼,修為上也只比龐修士低了一線,但也有金丹七階.

最後一名姓楊的女修士,修為和祝修士不相上下.看上去甚是年青,容貌嫵媚嬌美,更是有一種介乎少女和婦人間的氣質.

"血色之海的修士似乎都不願意透露詳細姓名.不過這樣也好,省去了許多麻煩."葉春心中暗想,一邊道"見過三位道友,在下姓葉,這是在下夫人皇甫修士."話間,對方也在打量葉秦二人.

楊修士見葉秦看向自己,眼波流轉,卻是嬌笑出聲"呵,錢道友介紹來的,原來是兩位金丹中期的弟弟妹妹呀.

不過,這荒靈遺跡可不是誰想去就能去,姐姐提醒你們,我們先前折損的兩位同伙可都是金丹後期的修士.若是實力不足,去那上古逍跡是自尋死路."

輕芙間,隨著楊修士的輕笑,云鬢上的火色鳳形步搖冠頭飾,也隨之發出悅耳的聲音.

葉秦聞聲不禁目光一凝,微皺眉頭.這火鳳步搖冠是一件音系法器,有迷魂感神之效,還未刻意運用就對他人心神有所干擾.

而楊修士這般法,無非是懷疑他們兩人實力.有沒有資格跟他們搭伙.不過在這戰船據點之內,不便展示."金丹期五階,加上兩柄元神法器.這個實力夠不夠去闖一闖上古

葉秦略一思索,張口吐出金鳥耀光劍和南明離火劍.冰兒心見狀,也喚出冰魄寒光劍和紫玉離火劍.

兩人的元神法器,已經能證明許多.金丹中期修士,擁有兩柄無神法器,已經是不弱的實力.

葉秦沒有將五柄元神法器齊出.

雖然對方在這古船據點,頗有聲譽.但是他跟這三位金丹後期的修士,絲毫不熟,自然有所提防.此地人多混雜,混亂凶險,多留幾個心眼,絕沒錯."紫劍宮,南明離火劍!這位弟可是紫劍宮的修士?"

楊修士雖然一直在血色之海活動,卻似乎聽過北方諸島的紫劍宮,一眼便認了出來.葉秦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既然楊修士認出他的身份耒,葉秦也不會作多余的解釋.

楊修士還想再問,心神卻收到領隊龐修士傳來的淡漠神念"無須多,就這兩人.兩人都是金丹中期,修為足夠了.""可是他們的修為,似乎低了些!"

"上次咱們只走出乎意外,准備不足,才栽了跟頭,這次只要心謹慎,有六七成把握.若是不行,拿他們兩名金丹中期修士當炮灰,也方便些.要是他倆死了,大不了咱們再回一趟招募幾位新的金丹修士就是.就這麼決定吧."

哽⑻渡ロ巴龐修士的態度,對葉秦二人頗為輕視,並不在意他們的實力.只是當兩個炮灰而已.

楊修士聽完,到嘴邊的話也咽了下去.龐隊長既然傳話,便是下了結論,想必也跟祝木頭了.當葉備覺有些奇怪時.

一直沒有多的龐修士,終于發話了"以兩位道友的實力,跟隨我等去那荒靈遺跡,問題不大!不過,此行凶險難測,你們自己多心些.

"既然定,那麼你們兩位去准備一番吧.那'荒靈遺跡"跟其它的遺跡有所不同.此遺跡內,怨靈眾多,鬼氣極濃,還有大范圍的尸瘴,血霧,你們先去購買些清心明性的三清符纂,驅除汙穢鬼氣的清露符,饋鬼纂,驅邪符,還有辟毒靈丹之類,以免著了道."

葉秦見事定下來,便和皇甫冰兒先去購買那些必需物品.

葉秦,皇甫冰兒二人大約用字個時辰購齊這些物品,這才返回客廳的時候.葉秦卻驚訝的發現,大廳之中,又S了兩名金丹中階修士,加入進來.

這兩名金丹修士明顯也是新手,剛剛從東海的城池,傳送到來血色之海.不知怎的被哉道士一番忽悠,也加入了龐修士這個隊伍.

期間,楊修士話特多,不斷的旁敲側擊的探著葉秦,皇甫冰兒,還有那兩位新來的金丹修士的實力.龐修士偶爾插上幾句話,祝修士干脆悶不吭聲的跟在後面,整支隊伍顯得很是奇特.

精心准備了一番,龐修士這才帶著隊七名金丹修士,離開古船據點,禦劍前往荒靈遺跡.

而就在龐修士,葉秦等人這邊有條不紊准備去荒靈遺跡的時候.上湯宮的金丹修士杜然,卻在古船內,找到了另外一群金丹修士.

這間有著滴血斷劍圖案的副艙,里面只有些成排的桌椅,三三兩兩的坐著人,面色深沉,或沉就不語,或低聲交談.杜然一眼便看到,角落處一桌圍坐的四名老練的金丹修士.

杜然讓其他幾名上湯宮修士,在一旁等著,自己只身上前,行禮後道"在下姓杜,東海諸島上湯宮修士.在下在古船據點多方打聽.聽,幾位道兄就是此地,下手最狠,手段也是最高明,從來不留後患的奪寶修士了吧?有一樁大買賣,不知各位有沒有興趣?"奪寶修士,不同于狩獸修士和尋寶修士,卻是血色之海獨有.

其行事風格不擇手段,直接殺人奪寶,這些修士大多由鄔修組成.如果有寶在身,在外又碰到獵寶修士,比碰到妖獸更備可怕.

杜然從意外發現葉秦也來到這處古船據點開始,心中便打起了借刀殺人的主意."出價.你只有一句話的機會,如果不能令我們滿意……"為首的一名獵寶修士抬頭看了眼杜然,嘴角浮現一抹冷笑,語氣森然.

杜然只覺周身忽然被殺氣所籠罩,不由心下凜然.這股如同實質的殺氣,要在血海中厮殺多久才能形成?

杜然不敢多想,連忙單獨傳音給這為首之人"東海諸島,紫劍宮金丹中期長老,只有兩人同行來到此地,這個獵物足夠否?""哦,金丹期的仙宮長老?下去."

那名奪寶修士不動聲色,但從他打算聽下去的話語中,無疑是對此起了興趣.隨著他私下傳音,其余幾名奪寶修士也紛紛抬起頭來.

"此人是如何以金丹修士,當上一介仙宮長老,想來閣下也不感興趣.但可以肯定的是,此人身懷五柄元神法器,更是執掌仙宮長老三十年,身家財貨豐厚.

前不久,在白浮城天道閣的一場拍賣會上,此人更是斥一千二百萬下品靈石巨資購買一顆結金丹.難道這個獵物,不比閣下在血海獵殺一些普通金丹修士,來得更為誘人嗎?""一千二百萬買一枚結金丹?!他是不是嫌靈石太多了!"

這一下,就連那名奪寶修士也沉不住氣了.神色一動,但轉眼又冷靜下來,出聲冷笑"你到打的好算盤,他能成為紫劍宮一宮的長老,來頭恐怕不.杜道友可是把咱們這些奪寶修士當傻子了?曹某若是這般愚蠢,早在這血色之海死得灰都不剩一點了!一個不好,曹某可就栽進去了.你跟那長老,是什麼關系?""曹道兄此差矣,風險雖大,但是財貨也極為豐厚,風險與利益共存,到哪都是不變的道理."

杜然何等精明,見對方聲色俱厲,似乎要一口拒絕的樣子.可是他們此刻心中,顯然極為震動,只是差些火候.當下他繼續傳音,

"不否認,此人跟在下有些私怨,以在下身份,不便動手.但曹道兄身處血色之海,和東海諸島相去甚遠.紫劍宮再強,手伸的這麼遠嗎?況且血海之大,要針對一個人,有如大海撈針.只要干的乾淨利落,曹道兄還有什麼不放心?"

曹修士聞沒有立刻接話,雙眉緊皺,和其它幾名尋寶修士互相傳音商議片刻後,這才舒展開來.

"條件.但有一點,此條消息,絕不可再告訴他人.否則殺人易,奪寶難,泄露了消息,其中後果,你也擔待不起."

感受到對方赤裸裸的威脅,杜然卻是毫不在意"這個自然「條件只有一個,此人,必須死!除了他身上的財貨歸閣下之外,在下還會再額外奉上一份價值不低于五百萬塊下品靈石的厚禮."

完杜然眼中閃過一道厲芒.看得不遠處,一直注視這邊的上湯宮修士等人,都是暗自心驚."哈哈,好,被我曹某看中的獵物,有死,無告!"杜然見目的達成,和曹修士相視而笑,笑的無比愜意.

章節尾巴,求一下月票!(未宭版閱讀




上篇:469,470 紫劍宮會議/上古戰船(求月票)     下篇:473,474 邪修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