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75,476 冰火訣/重創敗退  
   
475,476 冰火訣/重創敗退

475,476 冰火訣/重創敗退



烈焰重重,銀光閃閃的羅網法器,呼的一下覆蓋了五六百丈范圍,同時罩向葉秦,皇甫冰兒,王氏叔侄等四名金丹中期修士,想將他們一網打盡.b除了下方的海底,無處可逃.如果不想被羅網法器通的的入海,鄺便只有破網而出.

葉秦緊眯雙目,右手捏訣,一指,操控元神法器金烏耀光劍,眼間化為一團百丈的耀目金光,射入了天空烈焰羅網和三十余柄高階飛劍組成的大陣當中.

一陣密集的法器交鳴,鐺鐺聲爆響.接著,只聽"嗤!"的一聲,一道霸道無匹的金光,將烈焰羅網洞穿,帶著無數火光烈焰「直沖天空云霄.

原本覆蓋大片天空的烈焰羅網法器,竟被犀利無比的金光,撕裂開一個數丈大破洞."收!"葉秦對此毫無意外揮,召回沖天的金鳥耀光劍.金系飛劍,本便是最銳利的破甲飛劍.

而無神法器,可以不斷增強威力.從低階法器,到中階,高階,頂階,直至突破元神法器級別,成為神通這一級別的法器.

他的這柄金鳥耀光劍,在丹田內,用了海量的元氣溫養了數十年,已經從最初的低階元神法器,不斷淬煉祛除雜質,提**到中階無神法器的品質.這數十年的溫養,足以比的上別的普通金丹修士,對元神法器百年的溫養.

通常而,一名普通的金丹期修士,只會集中元氣溫養一,二柄元神法器,否則容易耽誤自身修煉.只有極少數天賦極高,財力雄厚的金丹修士,才會去溫養超過三柄以上的元神法器.

正因為葉秦要同時溫養多達五柄元神法器,這五柄元神法器,分了他海量元氣.盡管他每日服用品質極好的頂級靈丹,但是在修煉上依舊很吃虧.

否則,葉秦的修為恐怕早就超過金丹期五階,至少能夠達到六階,甚至更高些.提升修為本事,只是境界,法力等方面的增長.而無神法器,卻直接體現了一名金丹修士的戰力強弱.

斗法中能不能擊敗對手,並不是看修為高低,而是看戰力的強弱.否則就算修為高樣要陣亡隕落.葉秦是犧牲了一部分修為的快速增長,揀來提升自己的戰力.

而那烈焰羅網,只是一件頂階法器而已,雖然有數十柄高階飛劍組成一今天羅地網火劍大陣,導致此陣威力暴增,比普通元神法器的殺傷力還厲害.

但是這依舊無法改變它只是頂階法器的品質.以它的品質,根本擋不住金烏耀光劍這中品元神法器的一劍暴擊之威.

這天羅地網被金烏耀光劍破開一洞,已經無法起到束緝敵方金丹修士的作用,效力大減,幾乎是半廢的法器."走,出陣!"

葉秦輕喝了一聲,和皇甫冰兒,憑空一遁,先後化為兩道青光"嗖"的從羅網的破洞穿過,沖出百丈外,脫困而出.

王氏叔侄二人,見狀,大喜過望,連忙也跟著沖出烈焰羅網,飛停在葉秦的身旁."多謝葉道兄相助,道兄真是好手段,王某佩服!道兄這柄金系元神法器,恐怕價值不菲吧!"王老者羨慕不已,全然不在乎自己一大把年紀,竟然尊稱葉秦為兄.

"王道兄過譽了.對了,你為何沒煉制一柄元神法器?畢竟道兄百年修行積累,應不至于如此窘迫.況且,有一二柄元神法器,在血色之海也安全些."

葉秦有些疑惑的問道.他見王氏叔侄二人都已經是金丹中期修士,手中卻沒有一,二柄元神法器撐場面,很是不解.

"哈,老夫原本也打算煉制一柄.可是我王家上下一大家子,好幾十口修士,各個都要修煉,處處都要靈石啊「煉制元神法器太過昂貴,卻沒舍得花這大筆靈石.老夫也只能拿幾柄頂階飛劍湊合著用了.此次來血色之海,只想尋到一二件寶貝,獵殺幾頭金丹級妖獸,也好彌補家族用度.沒想到才出發,便遇到這群半路打劫的奪寶修士.今日多虧了葉道兄的高明手段,否則咱們一柱香工夫也支撐不住!"

王老者神有些窘迫的解釋道"不過,既然有葉道兄在,那金丹高階修士奈何不了我等.我們完全能夠撐到龐道兄幾人,將這群奪寶修士擊退."

葉秦微微吞了點頭,淡然一笑,也沒多什麼,轉頭看向對備那青臉修士.他沒有再出手的打算.

在他看來,冰兒,加上王氏叔侄二人,已經足以擊敗那名金丹八階的青臉修士.他只需揉"陣便可以."居然敢毀我厲某的天羅地網烈焰劍陣!混賬,看厲道爺今日取你性命!"

對面那青臉修士,急急收回烈焰羅網,見烈焰羅網已經損毀「心痛不已,氣得大罵.

這摻雜了少量秘銀的烈焰羅網,是他平日最鍾愛的一套頂階法器.對上普通金丹修士,一使出便無往不利.一般的頂階法器,甚至是高階以下的法術,根本傷它不得.沒想到今日卻被一名金丹中期修士,用金系元神飛劍給一劍破壞.

更可惡的是,葉秦居菇和王老者,若無其事聊起煉制法器的事,根本沒有把他放在眼里.這更讓他怒不可謁,抬手便要朝葉秦攻去."閣下太貪心了,仗著金丹八階修為,居然妄想一口氣將我等四名金丹中期修士一網打盡,未免大瞧人了!先過我這關!"

皇甫冰兒,玉皓一揮,一柄冰劍和一柄火劍,飛射而出.

"冰火劍陣!"

兩棲飛劍,如同兩條三四十丈的冰火飛蛟,朝厲修士撲了過去.一面是冰天凍地飛霜冰凌,一面是烈焰漫天真火朵朵飄零.這兩股截然相反的氣息,相互纏繞,居然神奇的沒有相互干擾,削弱.

"冰,火雙系,中階元神飛劍?.倒是有點本事.但是能比得上道爺我的高階元神法器嗎?!"厲修士一聲冷哼.

這冰火雙飛劍來勢洶洶,厲修士也不敢托大,張口射出一道赤金光芒,赫然是一口法盾,朝冰火飛劍攔截過去.這赤金法盾,是高階元神法器,輪身為一面巨瘠,邊緣有著大量赤金利齒,攻防兼備的元神法器.赤金法盾化為一道急劇旋轉的巨**盾,迎戰冰火雙劍.

同時,厲修士另一手卻拋出三十一柄高階火系飛劍,每一柄火劍都有十丈長,鋪天蓋地,令人頭皮發麻,一起殺向皇甫冰兒.

如此多的飛劍,雖然只是高階法器,品質很是一般.但是如果抵擋不住,一樣能夠憑借數量絞殺金丹中期修士.葉秦冷冷的瞧著,他對冰兒的實力胸有成竹,沒有再出手.

不過,王氏叔侄二人心中沒底,不敢手觀戰,連忙各自操控三四柄頂階飛劍沖了上去.他們二人,好歹也能擋住厲修士的十多柄飛劍,減輕皇甫冰兒的壓力.

"道爺一人,足以殺光你們.瞧你們如何抵擋我這三十一柄高階火系飛劍,都去死吧!"厲修士大唱一咧,便想大笑.

他有足夠狂的本讖,金丹修士中有幾個神識強大到能同時操作三十一柄高階飛劍?!

通常一名修士的神識都是單一的.如果不專門修煉神識類的功法,雖然也能同時操控數柄法器,但是效果並不好.

普通修士,能同時分神識操控數柄法器,便已經不錯了.一多就亂,甚至相互干擾,嚴重影響對敵.

如果想要操縱大量法器,卻必須修煉專門增強神識的功法,承受神識分裂的無比痛苦,才能掌握這種技巧.

不同的神識修煉秘術,效果各有不同.但是有一點卻是共同的,那就是需要分裂神識,才能最完美的操控更多的法器.

神識每分裂一次,操縱法器的數量翻一倍,而承受的痛苦增加一倍.這種神識分裂的痛苦,幾乎能將一名修士通瘋.

他修煉一門神識分裂的功法,神識足足分裂了五次,承受了極大的痛苦,終于能夠同時操作三十二件法器.就算是曹氏兄弟,龐修士等人,也沒有他能操控的法器多."轟!"冰火飛劍,同時轟擊在赤金法盾上.

赤金法盾,防禦力強大無比.縱然是同時遭到兩柄元神飛劍攻擊,也沒有絲毫損傷,僅僅只是震動了一下而已.

赤金法盾狂紋.

那兩柄冰火飛劍,遭到嚴重的損毀,劍身居然完全崩裂.

"無神飛劍居然毀了,那飛劍的品質也太差-""』!"

厲修士哈哈大笑,同時操控著三十一柄飛劍朝皇甫冰兒殺去,卻不知怎的突然一呆,瞳孔猛縮"不好!""冰魄離訣!"火魄離訣!

皇甫冰兒一聲嬌喝,冰魄寒光劍,紫玉離火劍,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化十六,轉眼間,崩裂的劍身,化為十六柄冰飛劍,十六柄火飛劍.

這三十二柄中階元神飛劍,化為冰火劍陣,同時絞向厲修士三十一柄高階火系飛劍."糟了!此人的神識,居然也分裂到了第五次!"

這個念頭才從厲修士腦海中飛閃而過,便聽到"叮叮當當"密集的飛劍交鳴聲,密集而清脆.噼里啪啦,三十一高階火系飛劍,當空爆炸,被打成粉碎.

一邊是中品元神法器,一邊是高階法器,兩者品質相差太大,岩石撞雞蛋,哪有不撞毀的道理!這一口氣的工夫,三十一柄高階法器,歿于一旦."不對,三十二打三十一,她還多一柄飛劍!"

厲修士還來不及為損失這樣一批高級法器而懊惱,想到了什麼,臉色再度大變.他下意識的猛然往側一閃,身軀幾乎是瞬間橫移了十多丈距離."噗嗤!"一道數尺寒芒,從他身側疾速掠過.

厲修士急忙召回赤金法盾護住身前,望著離胸口,一道利痕,撕裂了他的高階甲胄法衣.上面還冒著絲絲逼人的寒氣.他頓時亡魂昝冒,冷汗涔涔.要不是在血色之海多年斗法厮殺的本能,讓他下意識的躲開了這致命一擊.他此討,早已是一具廣體."萬劍歸一!"皇甫冰兒一手喚回了三十二柄飛劍,重新組成冰火兩柄元神法器.

她的神微微有些失望,蒙紗斗笠下的俏臉,看不出半點興奮,不滿意的嘟了嘟嘀"可惜,如果他奪的稍微慢一分,足以令其重傷."金丹中期,能把金丹高階逼得這樣狼狽,已經很好了.再強,都快超過我了."葉秦見到這樣的結果,不由的苦笑出聲.他除了平時見冰兒煉劍之外,已經很久沒見她動手.但葉秦知道,冰兒師姐冰魄離決,威力非常霸道.

後來她煉了一柄火系元神法器,也是分裂成十六柄劍,煉成火魄離訣劍.

剛才這一招,卻是冰兒結合冰魄離訣.以及那本從拍賣會上購得,才學了數日的高階劍陣法決《冰火訣》,自創出的冰火離訣劍,合擊之招.

葉春心中不由的感歎,冰兒以神識操控大量飛劍的天賦,卻是比自己高的太多.一旁的王氏叔侄兩名金丹修士,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他們四人雖然同為金丹中期,這實力上卻是天壤之別.他們卻連出手施展的機會都沒有,皇甫冰兒已經把對面那厲修士給逼退回去.葉秦,皇甫冰兒和王氏叔侄四人,和金丹八階的厲修士相隔千丈,遙遙相對.厲修士卻沒再主動發動攻擊,冷靜了下來,狠狠的盯著葉秦,皇甫冰兒二人.

他發現,自己一人,對付對方任何一個都很容易,卻很難同時對付他們四名金丹中期修士.尤其是葉秦和皇甫冰兒兩人,他連此二人的深淺都還測不出來.這二人一旦一起出手,他極難對付.

況且,他的高價飛劍大量損毀,只有一件赤金法盾以及儲物袋內的一些雜亂法器,難以應付四人的圍攻.

葉秦自然也沒有急著動手.此行去上古遺跡,一路還遙遠,他可沒打算在這半路上,因為殺幾個鄔修暴露出自己的實力.能讓眼前的這幾個奪寶修士,知難而退,對他來已經足夠了.另外一邊,曹大修士和危修士在海面上打得激烈,十余里范圍海域幾乎海浪翻騰.曹大修士趁著斗法的空隙,朝其他幾名修士的戰場看去,頓時懊惱.其他幾人都好.曹修士以一柄血魄法刀,跟祝修士的獨角黑鱗狂蟒,斗的難分難解.另一名姓胡的奪寶修士,正與持著一柄蛛法劍的楊修士,厮殺成一團.包括他自己,四個戰場,三個都略占優勢.

唯獨那厲修士,對付四名金丹中期修士,畏懼不敢上前,明顯是吃了一個虧.

曹大修士心中一驚.他深知厲修士的實力,戰力頂尖的奪寶修士.就算是他,也無法輕松戰勝厲修.

那四名金A"1中期的新人,卻能把厲修士逼到畏懼的地步,令他難以置信.那幾名金丹中期修士,看上去很是淡然篤定,沒有把厲修士放在眼里.

曹修士臉色不由極為難看.這場截殺奪寶,獲勝的希望已經極低.縱然是不惜代價獲勝,那也是慘勝."厲老三,怎麼回事?"他一邊跟龐修士纏斗,一邊神念急問."曹老大,這幾個點子太紮手,咱們還是先退一→"

厲修士警惕的望著葉秦,皇甫冰兒等修士,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他以金丹八階,斗金丹五階修士,還被破了法器,險些丟了性命.這在他們隊伍,或是奪寶修士當中,都是極大的恥辱."這還用多問,厲老三一向得意的天羅地網火焰劍陣都廢了!他這個廢物,連幾個金丹中期的新人都收拾不了."

曹修士朝厲修士看去,狠狠瞪了葉秦等四人一眼,滿臉凶戾.他剛殺的興起,就被迫停了下來,心中憋悶的無以複加."曹老大,咱們先退,日後再找機會!上湯宮那幾名金丹修士還一直跟在後面,等著撿咱們的便宜.不能給他們機會!"那胡姓奪寶修士道.

曹大修士飛快一想,馬上低喝一聲"好,都過來,准備走人!"0"哼,也罷!這次饒了他們一條命!"曹修士臉色雖然難看,但是沒有反對他大哥的主意.

厲修士隨即駕馭赤金法盾,朝曹氏兄弟飛去,四名奪寶修士彙合在一起,邊打邊走,准備撤離.

龐修士見曹氏兄弟一伙有撤走的意圖,也沒有攔釹,反而放松了一把,讓他們撤走.這場斗法打下去,對他們沒有半點好處,最終只會白白折損人手.

既然曹氏兄弟主動退走,他自然不願意強留.

龐修士,祝修士,楊修士等人,也飛快停手,聚集到一起,以防曹氏一伙突襲.

曹大修士大笑"哈哈,龐道友,這次算你們走運,日後曹某人有機會再討教!"

"曹道兄,現在可是想放我們走了?還是,見勢不妙,溜之大吉?"

楊修士忍不住出諷刺.

"楊道友,多無益.血海之大,日後相見還請留心.若你們沒有留下我等的把握,這便告辭……

曹大修士冷哼一聲.

話音剛落,況陡生變故.

曹修士突然眼睛一轉,瞥見松懈下來的王氏叔侄二人,嘴角冷笑右手猛然一揚,一道細無比的褐色烏光,激射而出.龐修士,祝,楊等人,都是下意識的以法器防禦自身.

"侄兒心!"但卻見王氏老者猛然一閃,擋在了中年修士的前面.

呲!

那鳥色厲芒,一下刺透了王老者的護身罡氣.

王老者臉色慘變,捂著胸口,瞬間發黑,直挺挺的從飛劍上栽了下去."叔廠!"王氏中年目呲俱裂,悲呼一聲,一把按住老者的身軀.

龐修士眼尖,已經認咄那褐色之物,連忙喝止"溟海蠍針,劇毒!刺入肺腑,毒氣轉眼間能攻入心脈,快護住他的心脈!"王氏中年修士,聞,急忙以法力,護住老者的心口,停在條地滿臉悲色."哈哈,就算要是,也要你們留下一條性命!和奪寶修士交身而退,那是癡心妄想."曹修士狂笑,禦器便逃,忽然臉色劇變

他猛然轉身,卻是來不及"啊!"慘叫一聲,一柄無聲無息出現的透明飛劍,從背後透胸而過""噗嗤!"爆射出一大蓬殷鮮血.那透明的飛劍在空中一折,還想再攻."老二!"

但曹大修士已經反應過來,神色大駭,衣一揮,卷住肉身重傷曹修士,化為一道光芒,朝遠方疾遁."快走!"四人狂飛,眨眼沖出十余里外,消失在海域天際.

只有一個怒火熊熊的聲音,遠遠傳來,回蕩在海面上"好一個紫劍宮長老!此仇,必報,下次相見便是你身死之時.天一幽-水劍"嗖"的一聲,飛回了葉舂手中.

葉秦陰沉著臉色,一未發,望著逃之天天的曹氏一伙奪寶修士.他有些同的望向王氏中年修士.這時叔侄二人,遭此不幸.

至于曹氏臨走之前怒,他根本沒放在心上.

下次再見是誰死誰活.

眾人,除了皇甫冰兒外,包括龐,祝,楊三位金丹後期修士在內,都是目瞪口呆的看向葉秦.他們顯然沒想明白,怎麼會有飛劍能有如此隱匿的奇效.龐修士震驚的望向葉秦.

葉秦一下重傷對方一名金丹八階肉身,這份實力極為恐怖,絕不亞于他們這些金丹高階修士.此番去荒靈逶跡尋寶,有這兩人加入,把握大增.但是此人的實力,卻讓龐修士心生忌憚.

"此子,居然有這等實力.看走眼了!"

"!}是偷襲,但是能做到如此不動聲色,可怕!"

楊修士不由望向龐修士,心驚.

"看來我們先前,讓他們四人當炮灰的打算,得重新謀劃一下了."一旁用黑煞法杖護住周身,沉就木訥的祝修士,此時也忍不住驚訝之色,多看了葉秦兩人幾眼,以神念向龐修士道.




上篇:473,474 邪修截殺     下篇:477 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