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77 驅毒  
   
477 驅毒

477 驅毒



龐,祝等修士,禦器懸浮在空曠的海面上.b"雖然此人是借助一柄神秘隱匿法器,靠著偷襲,才一擊重傷一名金丹八階修士.但是能做的這一點,已經非普通金丹修士所能及,逕份實力委實有些可怕,不亞于我等三人的實力!此人隱藏實力,心機深沉,絕不是那種甘心被我們利用,在荒靈遺跡內當冒險替死炮灰之人.

"還有一點非常重要.這兩人似乎根本未盡全力,對付那金丹八階的厲修士時,游刃有余.尤其是葉修士,剛才使得是什麼法器擊傷曹修士,我都未曾看清."那曹氏他是紫劍宮的一宮長老,我原本還不信.現在看來,卻應謀是真的.否則不至于如此厲害."

"真可惜,剛才老夫沒有預料到會發生這個突變.早知道曹修士會遭到重創,我便應該及出手截下那曹大修士,咱們不定有機會,趁他們損失一名金丹八階修士的時舉將那曹氏一伙奪寶修士殺個乾淨.沒能抓住這個轉瞬即逝的機會,下次想要殺曹氏,恐怕難了.龐修士不由感歎.

"我也沒有預科到會是這個結果,曹大修士反應極快,將身負重傷的曹修士席卷,便飛遁逃走,現在早就杳無蹤跡,什麼都晚了."

"不管怎樣,此次去荒靈古跡,都得多留幾個心眼,防著點曹大修士的報複.還有葉氏,實力難測,不能輕易得罪.看來當炮灰的人選,只能是王氏叔侄二人.他們二人實力較弱,卻是正好可以利用.

龐修士,祝修士,楊修士三名金丹後期修士,飛快相視,神色複雜,以神念交流著看法.

"幾位道友,還請快想辦澶救救我叔!那枚毒刺,已經進入血脈之中,逆流而行∼!"

王氏中年修士悲號痛呼,只見他懷中老者胸口一股陰森黑色寒氣,迅速向周身蔓延,法力損耗一空,脈搏氣息越發薄弱.

中年修士以法力護住王老者的心脈,避免黑氣快速入侵,飛快的從儲物袋內取出一瓶瓶的各色驅毒辟毒靈丹,往王老者的喂了下去,想將黑氣驅散,卻沒有絲毫的效果,不由向眾人求救.

"待我來!"

龐修士瞥了一眼,飛身來到王氏叔侄身前,撕開王老者胸口的法衣,打量了一下傷口.老練的一宇拍在傷口下方三寸,雄厚的法力,噗嗤將一枚帶著倒刺的五寸長烏黑針給逼了出來,帶起一蓬濃墨般的惡臭汙血."果然是溟海妖蠍針,看長度,應該是八階妖蠍的尾針!!"

龐修士以法力護住手掌,一把抓住這枚鳥色黑針,臉色更加顯得陰沉,搖了搖頭"這枚毒針,有水,木兩系毒素,以異法煉成,能破護體罡氣,霸道無比,足以殺死金丹後期修士.令叔能救回來的機會,十分渺茫!"

葉秦收回了天一幽水劍之後,身形一晃,來到王氏叔侄二人跟前,見王氏老者臉上蒙著一層濃烈陰寒的黑氣,神委頓,幾乎快要斷了生機.

"龐譴兄,這妖蠍毒針這麼難驅除嗎?"

葉秦神色腐二重,不由出聲詢問.

"劁不是這蠍針有多厲害,而是缺乏克制這毒的靈藥.要知道,血色之海極大,深海中潛上伏著難以計數的海獸.各種奇毒,數以萬計,每一種都各有不同,需要專門研制相應的靈丹,才能克制.可是,我們不可能隨身攜帶克制每一種奇毒的靈丹.我身上,也只是帶了最常見的數十種辟毒靈丹而已,並沒有克制這溟海妖蠍針的靈丹."

到這,龐修士神色為難的搖搖頭"當然,也有能同時克制眾多奇毒的稀世靈丹.可是,每一枚都價格昂貴無比,不是那麼容易弄到手."水,木兩系毒素的蠍針!?"皇甫冰兒秀眉微皺.

如果是在東海諸島,她或許能找到方法,煉出驅除此毒的靈丹.但是在這荒蕪人跡的血色之海,卻是毫無辦法.

"古般據點,數十年前曾經有人煉刷一種靈丹出售.我記得是火磷金丹,這種火,金屬性的靈丹,能夠克制溟海妖蠍針之毒."

沉就的祝修士,這時突然插了一句口.他的記憶出奇的強,數十年前在古般據點偶然看見的一幕,也記得清晰無比."火磷金丹?古船據點現在還有沒有這靈丹賣?我這便趕回去,救我叔一命."

王氏中年修士大喜,抱著王老者,便想往古船據點飛去.

"沒用的,需要此丹的修士太少,幾乎沒人購買,此丹銷售不佳,後來便再也沒人煉制此丹來賣了…"』許多靈丹都是如此,曇花一現,便再也沒出現過.你回古船據點,也是白費功夫."

祝修士喝止王氏中年修士,冷溢的搖了搖頭,毫無表"除非是直接購買能夠驅除萬毒的稀世靈丹.不過,那種靈丹,沒用數十萬靈石,念頭都不要輕動.你帶足了靈石麼?

當然,還有一個省靈石的法子,那就是返回東海諸島,請一位煉丹宗師出手,專門煉制'火磷金丹,這靈丹雖是八階,但是原材料便宜,售價也不貴,只需一兩千塊靈石一粒.不過,你叔這況,頂多還能撐一二日,能撐到火磷金丹煉出來麼?就算你叔能多撐幾天,就一定能找到煉丹宗師來煉制此藥?"王氏中年修士聞,如遭雷殛,面如死灰.

他叔侄倆雖是金丹修士,但是手頭拮據,僅有的靈石,都用作修煉和扶持一個家族.他們連普通的元神法器都沒成煉制,身上又怎麼會大筆靈石去購買那祛毒的稀世靈丹?一時間束手無策,雙目失神,仿佛丟了魂魄一般.辦法雖多,卻沒有一個行得通.

他跟隨老叔修仙一二百年,同父子,一路磨難修行,仿佛就在眼前…""如果只剩下他孤身一人,還不如死了乾淨.

在場其余眾位金丹修士,雖然和王氏叔侄關系尚淺,但也兔死狐悲,心生感絏,此刻都禦劍佇立一旁,默默無.數十萬靈石,他們是拿的出的.可是,他們為什麼要掏這大筆靈石?

東海修仙界每日隕落無數的修士,可不是每一個他們都能助的過來的.王氏叔侄二人,只是眾多倒霎的修士之一而已.見一個助一個,自己干脆別修煉.

龐修士臉色也有些不好,雖然他只當王氏叔侄二人是炮灰,可半途意外死了,也有些可惜.

葉秦聽祝修士起火磷金丹,心中卻是一動"祝道友,你可知道這靈丹的配方是什麼?"

"此丹的主味是'火磷蛇黃草"此草雙葉焦黃,花蕊如同火蛇一般扭曲.以及"金絲戎草"此草根須為金黃色,根須上極多絨毛.另有十余味輔藥,…""0祝修士面無表,隨口將配方了出來.

隨後,他有些奇怪的看著葉秦,道"這配方,我還是無意間聽古船據點幾位煉丹之人閑聊時起,記下的.你要這配方干什麼?""沒什麼,問問而已."

葉秦搖了搖頭,想了一下,朝龐修士道"龐道兄,我們先找個島嶼暫時歇一下,以法力助王道友驅毒.不管怎樣,略盡人事吧!"

"好吧,我知道前方有一座島嶼,安全隱蔽,大家先去歇息一番能不能救回王道友,再做打算.沒有靈丹,只能以法力強行驅毒了!法力驅毒,也是最有效的辦法之不定能有效."龐修士作為隊領隊,見眾人神色各異,無心趕路,也只好這樣

祝,楊修士兩人剛才斗法激烈,消耗了不少法力,正要尋一處地方恢複,自然贊同.一行金丹修士,便在龐修士帶領下,往沒域深處疾飛而去.

海面上.

"可惜啊!"

杜然等幾名上湯宮金丹修士,一路跟蹤曹氏一伙,直到他們和龐修士一伙開戰,他們也遠遠的觀戰斗法.

見到曹氏一伙突然敗退,頓時懊惱無比.

"真是廢物,這麼快就敗退了!居然還是古船據點首屈一指的奪寶修士,."

杜然臉色難看,葉奮戰力如何,他早已見識過,因此並不意外.只是沒想到他的雙修道侶,也是這般厲害,完全當得一名金丹後期修士.

"杜然師兄,你看咱們是跟著那姓曹的,還是直接跟著紫劍宮的葉長老,找機會下手偷襲?"

略一思索後,杜然招呼眾人"走!跟著姓曹的.他們雙方實力耗損不大,受此挫敗,不會輕易罷休.我們還有機會!"是!

飛了數千里,便見前方一座孤零零的荒島嶼.龐修士等眾人各自收了法器,落了下去,尋了一處隱蔽山峰之地,操縱飛劍,開辟一座大型的石室,暫時歇息.

祝修士默默的在島四周布下一座陣法禁制,以防有人潛入島內偷襲.龐,楊修士兩人,都在石室內打坐,恢複斗法中所損耗的法力.

王氏中年修士,卻在拼勁全力,以法力驅除王老者身上的毒氣.可是,以他金丹中期修為的法力,也僅僅只夠延緩黑色毒氣的蔓延而已.

眾修士都知道,不出三五日,老者遲早毒發而亡.葉秦也沒有與什麼,單獨開辟了一間石室.皇甫冰兒,也在里面暫時修煉.

數個時辰之後,葉秦才從石室內出來,面帶笑意,手中拿著一個青玉瓶,里面有一股略微辛辣的藥香飄出."王道友,這枚靈丹給你!"葉秦手一招,一枚暗色靈丹從中飛出."這是-"』?!"龐修士睜開眼,看到葉秦手中的那枚暗靈丹,不由驚訝."我隨身帶的驅毒靈丹!"葉秦淡聲道"試一試效果吧."

龐修士也沒有多想,喝道"王老弟,還不快讓令叔服下,試上一試.再遲些,毒入心脈,有靈藥也沒用Ⅱ"

王氏中年修士此時已經絕望,聞抬起頭,目光中不由燃起一絲希望.王民老者胸口中了溟洽妖蝸毒針已衫好幾個時辰,如果不是他強行驅毒,恐怕早已喪命.葉秦屈指一彈,火磷金丹落入王老者口中.靈丹一入老者的口中,立刻化為一股靈氣,運轉全身.

只聽王老者悶哼一聲,片刻之後,哇的吐出一大口烏黑汙血,臉上黑色少了幾分,顯然是靈藥起了功效.

王氏中年修士見他老叔居然吐出汙血,大喜過望"多謝葉道兄靈丹相救,如果能救回我叔叔,在下日後必定報答葉道兄……"

這次他這聲"道兄"卻是叫的真心實意無比.葉秦之前重創了偷襲他叔叔的曹修士,又用解毒靈藥救了他老叔,對他叔侄倆的恩,難以回報.

"先驅毒吧.雖然服了靈丹,但是恐怕至少還需要三日以上,全力驅毒素,才可能保住王道友的一身修為不減!

葉秦淡然的擺了擺手,轉身回石室去了.

這枚火磷金丹,是他剛判煉出來的.

他紫府中的木府之內,種有大量的靈藥材的種子.這些靈藥材種子,他是讓沈寶,數十年間從白浮城收集來的,種類多達上萬種之多.

可以,他紫府內的靈藥材,已經把白浮城市面上能見到的絕大部分靈藥材種類的種子,都收集齊全,用以備用.只要有靈石,他便能源源不斷的栽種出靈藥來.

煉制"火磷金丹"的火磷蛇黃草,金絲戎草這兩位主藥,以及其它十余味輔藥,雖然是八階靈藥,但不是什麼珍稀靈藥材.他的紫府內恰好有這些靈藥的的種子.不過,在煉出靈丹之前,葉秦也不敢冒然做什麼承諾.

在石室內,花了數個時辰,直到把這靈丹煉了一爐的靈丹,他這才拿了出來.患.葉秦這個舉動,雖然有同心的原因,但更多的卻是為了有備無一枚給了王老者服用效果.剩下的九枚,自己留著備用.

葉秦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曹氏兄弟凶悍成性,曹修士幾乎被他奪了半條性命,絕不會這樣輕易罷手.

他們此去荒靈古跡,還有很大的可能還會遇到曹氏兄弟一伙,此丹正好可以防備曹氏再用溟海妖蠍針的偷襲.

他一向都認為,籌碼越多,實力越強,勝算越高.花幾個時辰煉一爐八階火磷金丹出來,完全值得.

"王道友所中之毒雖然已經被壓制,但人一時半會,也好轉不了,必須靜心驅毒才行.強行趕路,恐怕不妥,我們在這島嶼上先歇幾日,等王道兄徹底驅除f淨了妖蠍毒素,再趕路不遲.龐道兄以為如何?"

葉秦淡淡道.

"俸!"

龐修士瞥手一眼葉秦,十分干脆的同意.

他不同意也不行.王氏叔侄二人,現在明顯是不會離開此島.而葉秦夫婦二人,又沒有離開的念頭.他們只能先等幾日.

祝修士毫無神的目光,吞著返回石室的葉秦,若有所思,忌憚之色,卻是更深了幾分.居然只花數個時辰,就把"火磷金丹"給煉出來了.可能性兩種.

一種可能,是打算去狩獵溟海妖蠍的狩獸修士,以防中毒,才會事先早有所備.但他觀察這葉修士,顯然是第一次見到溟海蠍針,更何況古船據點附近,也沒有溟海妖蠍出沒,所以這個可能性可以排除.

而另二種,此人是東海修仙界極為罕見的煉丹宗師.只有煉丹宗師,才可能在這樣短的時間內,輕易煉出八階靈丹來.

可是,如果真是仙宮,傾培養的煉丹宗師,又怎麼會舍得讓他來運凶險莫名的血色之海,孤身犯險?"紫劍宮長老,隱匿法器,煉丹宗師…",此人,不知是什麼未曆.這個念頭自祝修士腦海中閃過,便暗自搖了搖頭.

葉春來到閉目打坐的皇甫冰兒身邊坐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那本從聖皇手上,轉購而得的,《蓮花法典》

葉泰和皇甫冰兒,曆練也不急于一時,這三五日時間完全可以修煉,不耽擱時間.

』蓮花法典》是一門流傳自上古,集煉器,修仙于一體的,頂級功法秘籍.全篇內容,都記載在這枚光暈流傳,懸繞無數神秘文字的水晶蓮子內.

不過這套頂級法典,修煉的要求極高.首先便要求修煉者,有金丹後期修為.其次,必須配合一套完整的蓮系元神法器,方能發揮出全部威力.葉秦紫府之中,便有一株十品子幽蓮,恰好可以煉制一套極品無神法器.

他已集齊大五行劍陣,元神法器已經足夠.只有那傳中的三奇劍陣,才對他戰力有實質性的改變,不會白白浪費寶貴元神修為.

因此這套《蓮花法典》,是專門為冰兒購得.只是冰兒目前修為還達不到修煉要求,所以暫由他來保管,並且為她准備好修煉所需條件.




上篇:475,476 冰火訣/重創敗退     下篇:478 狩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