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79,480,481 血潮  
   
479,480,481 血潮

479,480,481 血潮



"王道友所不錯.在東海修仙界,干狩獸這一行,確實有這個規矩.嚴禁搶奪其他狩獸修士正在捕殺的妖獸,否則雙方結下死仇.傳揚出去,更好遭到所有狩獸修士的敵視.雖然這里是混亂無比的血色之海,但是也要墨守這規矩,不能壞了名聲."

龐修士瞥了一眼王老者,平淡道"不過,我們雖然不能半途出手搶奪,但是不意味著我們沒有機會分得好處.那一伙狩獸修士,如果他們獵殺不了那兩頭高階妖獸,主動請我們出手相助,那就沒任何問題了."

"正是這個道理!"

王老者訕訕一笑,他有心去分些好處,只是有所顧慮,見龐修士的在理,連連點頭贊同.

葉秦一邊聽著眾人交談,一邊注視著那交戰之處.

"我們先上前看看況,再作打算.如果他們拿不下那兩頭妖獸,咱們出手.正好能分到不少好處."

楊修士出聲提議.

此地距離圍捕妖獸之地,還有十余里遠,雖然能夠看到那幾頭龐大身軀的妖獸,但是那一群狩獵的金丹修士,卻是看不清楚.

"好!"

眾修士,紛紛禦器飛去.

他們一群金丹修士,很快飛近了圍剿妖獸的島嶼,這才看清具體況.

一頭七八十丈山般大的巨大龜,在海灘上暴怒的掙紮沉浮,嘶吼連連,張口噴出一道道巨大的水柱,朝周圍的金丹修士攻去,極為駭人.

此龜短尾,如同焦炭一般漆黑,只是甩動之間,便會發出悶悶雷聲,赫然是威力巨大的水系法雷.

不過這"赤睛"之名,卻不是因為它眼睛是赤色而得,而是因為黑色的龜殼邊緣和中央,有著鮮豔的赤色的紋理,就像一只巨大的赤眼瞳一般.

四周一群狩獵修士,奮力驅使法器攻擊,卻只能在它堅硬無比的龜殼上留下一道道淺淺的痕跡.

另一條玄金黑蛟也有五六十丈長,穿梭于赤睛焦尾龜身側,借由赤睛焦尾龜的巨大身軀躲避修士的攻擊,還不時躍出海面,操縱一道道法術.攻擊kao近的狩獵修士.

那一身黑色蛟鱗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頭頂的那支螺紋金角,更是金光耀目.

這兩頭九階的海獸,相當于人類修士在金丹後期的水平,只差渡過大天劫,便能化形,成為妖族修士.

當然了,妖獸的戰力,往往要比同階的修仙者強上許多.

它們肉身極為強悍,能夠承受修士所不能承受的重擊.它們天生就通本種族的天賦妖術,威力比修仙者的法術還強大.而它們妖丹內的妖力,更是強大無比,全力施展之下,能夠堅持斗法十余日之久,極難消耗光.

別看這只是兩頭九階妖獸,卻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那一群金丹中後期狩獸修士,人數雖然多達十余人,卻未必有把握,圍殺的了兩頭九階妖獸.

而且在這血色之海中,海獸本來便占了地利,它們如果不敵修仙者.往往能夠躲入深海之中逃逸萬里之外,極難追蹤圍殺.

眼前的況,卻讓龐修士,葉秦等人,吃了一驚.

只見前方一座方圓十余里的岩石島嶼,整個島嶼四角,cha著四面巨大的土黃色陣旗.四面陣旗,結成一座大陣.

這兩頭罕見的妖獸,被困在島嶼上,拼命掙紮,橫沖直撞,卻逃不出布陣法旗布下的范圍.

這四面陣旗,分據島嶼四角,由四名修為都是金丹七階的狩獵修士,以法力加持.每過片刻,四面陣旗便同時黃光爆閃,接著一塊塊巨大落石,從天而降,凶狠的砸在那赤睛焦尾龜背上.

每一次巨石轟擊,幾乎都將赤睛焦尾龜給砸的半陷入土中.它的龜甲防禦力極強,要抗住這些巨大落石,卻也不輕松.

但最奇特的卻是,這些落石砸下之後,便分散崩離,將兩只妖獸所處的地方,變成一片凝滯的泥潭,讓那玄龜的外殼上覆蓋厚厚的黃土,難以靈活轉身,行動越發顯得遲緩.

玄金黑蛟,本是速度極快的妖獸.此刻也因為渾身覆蓋了一層厚厚的黃土,大減一半以上.

而島嶼,土黃色大陣內,更有好幾名金丹八階,九階修士,在近身全力圍攻那兩頭海獸.

此外,另有四五名金丹中期修士,在島嶼周圍掠陣,隨時准備替換下陣內法力不續的修士.

他們這群狩獸修士,斗的極為艱辛,雖然一時半會奈何不了那兩頭妖獸,但是也不至于讓他們逃拖.

"戊土大陣!?"

龐修士一見到那四名土黃色陣旗,頓時臉色一變.

"居然能將兩頭九階妖獸死死困住,這陣旗是什麼法器?!"

王老者驚歎道.

似乎是感受到葉秦等人的疑惑,龐修士鄭重道"這戊土大陣,共有四面布陣法旗,取'地之四方’之意,主持陣法的修士越強,大陣威力越強.而且,這土系陣法,能極大的克制水系妖獸,每一面都是元神法器!"

"這群狩獵修士當中,至少有一名修士實力極強.才能以四面元神法器,布下這座戊土大陣.難怪他們,敢向兩頭九階巔峰的妖獸下手,而不怕半途被它們逃走."

"這麼來,我們沒有機會了?"

聽龐修士這麼一,王氏叔侄兩人,明顯lou出失望的神色.

祝,楊兩位修士,聽後也覺的很是可惜.他們如果能出手獵殺這兩頭九階妖獸的話,所獲絕對豐厚.

那群在島嶼上的狩獵修士,早就發現了葉秦一行人,立刻有些混亂驚慌.

很快.他們當中立刻便有四五名金丹修士,騰空飛起,朝龐修士,葉秦等人的方向飛來,以防龐修士這一伙人,突然出手搶奪妖獸,壞了他們的好事.

雖然狩獸一行有狩獸的規矩,可是要知道,血色之海混亂無比,不少橫行無忌的奪寶邪修,是不會管這麼多的,見寶就搶,不得不多防著點.

"咦,葉兄弟,怎麼是你!?"

忽然,其中一名駕馭著青色飛劍,兩鬢蒼蒼的老修士,顯得十分意外,詫異的喊了一聲.他和另一名修士,化作兩道長虹,直接朝葉秦飛來.

龐修士正要上前,相迎,卻發現他們這伙人認識葉秦,不由的一愣,朝葉秦看去.他心中很是疑惑,葉秦怎麼會認識這血色之海的修士!

"蔣靈,鄭成輝!"

葉秦心中的驚訝,絕不亞于對面那老修士.

他也已經認對面二人是誰來了.

話的那老修士,身穿青袍,滿臉滄桑,正是蔣靈.另一人是一名微胖的中年男子,一手禦劍,另一只衣中空空蕩蕩,隨著勁風飄揚,正是鄭成輝.

沒想到在琅琊秘境,一別數十年之海,居然在這里再遇上.

當初蔣靈離開琅琊秘境的時候,曾經邀請葉秦來血色之海.闖蕩.不過,當時葉秦的修為才金丹一層,太低,所以沒答應,返回火氤島閉關潛修去了.

而鄭成輝,被嚴豪以神通古器巽雷古鏡的光芒掃中,斷了一臂,回去乾元宮潛修,暫避風頭.

"蔣兄,鄭兄,好久不見!鄭兄你不是在寶霞宮潛修麼,怎麼也來了此地?"

葉秦很是意外,在血色之海遇上兩位舊友,心里也有些喜悅.

他們幾個,都是從中土大陸而來的修士,一起殺過巨頭的嫡系,分過嚴豪的"贓",得過子幽蓮這種極品靈物,可以算得交深厚,甚為信任的仙道老友了.

"哈哈,葉兄弟,沒想到你也來了血色之海,正好,咱們幾人好久未聚過.你已經是金丹期五階了!怎麼修煉的如此之快?"

蔣靈飛到葉秦跟前,發現葉秦的修為已經非常接近他的境界,不由驚愕.

"蔣兄,鄭兄!"

葉秦一拱手,呵呵笑道"哪里哪里,蔣兄現在已經是金丹期六階,鄭兄也到金丹期五階,都是修煉進展神速啊!"

蔣靈和鄭成輝相視一眼,卻是震撼.

當初在琅琊秘境的九曲洞窟內,葉秦還是金丹一階.那時,葉秦出手果決狠辣,連天魔盟嚴巨頭的嫡系嚴豪也敢殺,還奪去了神通古器"巽雷古鏡".再加上葉秦手中還有一尊秘銀煉制的傀儡,他們可是親眼見過,金丹九階的銀甲衛,甚至能擋住巽雷古鏡的一擊.那時葉秦修為很低,實力卻遠超過他們二人,令他們根本不敢生出抗衡之心.

三十年過去,蔣靈在血色之海中拼殺,修煉,修為從金丹期四階提升到金丹期六階.鄭成輝,也從三階提升到五階.這樣的修煉也不算慢了.

但葉秦,卻從金丹一階直升金丹五階,幾乎快迎頭趕上他們二人的修為.現在葉秦到了金丹期五層,實力恐怕更是深不可測,已經不是他們所能揣測的了.

"還好,大家都是舊友,不至于兵戎相見."

蔣靈和鄭成輝二人,心中都有一種慶幸.他們根本沒有信心,去和葉秦為敵.

"對了,我記得鄭兄回乾元宮去了,怎麼也來血色之海?"

葉秦看向鄭成輝.

"我一十多年前,修煉到了金丹中期.想來想去,修仙之途少不了曆練,便來血色之海,找到了蔣兄,一同曆練修行.沒想到今天又見到葉兄,實在是緣分!"

鄭成輝斷去一條手臂後,並未消沉,性子越加沉穩,此刻見葉秦,也忍不住異常高興.

"葉道友!這幾位道友是?"

龐修士在一旁等了好一會兒,沒cha上話,終于忍不住.他好歹也是領隊,卻不上一句話,臉色上未免有些難看.

"這位是蔣道友,昔日在下的舊友.這位是龐道友,古船據點結識的"

葉秦笑了笑,給雙方介紹了一下.

等介紹之後,蔣靈一下明白過來.

龐修士這一隊三名金丹高階修士,是要去一處上古遺跡尋寶.半途將葉秦等人招募入伙.碰巧路過此地,發現一群修士在圍剿高階妖獸,才過來瞧一瞧,看需不需要出手相助,並沒懷有什麼惡意.

讓蔣靈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以葉秦強悍的實力,居然不是這群修士的領隊,卻是那龐姓金丹八階修士做隊長.

不過,蔣靈以前也見識過葉秦的低調隱忍,極少出頭,倒也沒多去想.只是他心中對龐修士,頗不以為然.修為高,可不代表實力也一定很高.

"對了,蔣兄,你們在此狩獵這兩頭珍稀九階妖獸,看況,似乎很難拿下它們.需不需要我們七人出手?"

葉秦朝戰場看了一眼,問道.

"那兩頭妖獸,是有些麻煩.我們這里一共兩個隊的狩獵修士,已經圍殺這兩頭九階妖獸,長達一日之久,到現在還沒有將它們的妖力耗光.我們自身的法力,反而大量損耗,不得不輪換著圍攻."

蔣靈聽葉秦提起此事,搖頭苦笑.他回頭一望,見一群修士圍攻那兩頭頂階妖獸,戰局仍然僵持,才稍微安心.

"這兩頭珍稀妖獸,赤睛焦尾龜和玄金黑蛟,一向以持久戰力聞名!"

龐修士立刻道"況且,這兩種妖獸,一攻一防,配合默契,實力又是九階.雖然你們布下了戊土大陣,可以克制它們的實力,阻止它們逃逸.但是你們想要拿下這兩頭妖獸,恐怕也絕沒有這麼容易.不如我們這一群七名修士也加入,可以助你們一臂之力."

"這個麼"

蔣靈猶豫了一下,這關系到戰後寶物分配,他沒有輕易答應下來"老夫也做不了主.不如我去向領隊問一聲,看看領隊是否同意你們出手."

"行,我在此恭候."

龐修士點了點頭.

蔣靈飛回島嶼,和島嶼大陣內,主持陣法的一名金丹後期修士商議了一會兒.

過了好一會兒,蔣靈又飛了回來,笑道"領隊已經同意了,諸位道友一起出手絞殺這兩天妖獸.不過,我們已經辛苦圍攻了這麼久,那頭玄金黑蛟,完全歸我們這邊所有.事成之後,再按雙方出力多少,來分赤睛焦尾龜身上的寶物.不知道龐道友意下如何?"

龐修士,祝修士,楊修士等人商量了一下,很快同意.

兩頭九階妖獸已經被圍攻許久,他們一伙現在加入,風險很.這對他們來,完全是一筆額外之財,不拿白不拿.

葉秦和皇甫冰兒商議了一下,卻並沒有出手的打算,只是一旁觀戰.看眾修士如何對付那兩頭九階妖獸,增加對付妖獸的經驗.

他們已經有了適合的元神法器,雖然這兩頭珍稀妖獸身上的寶物價值不菲,但是並沒有他們想要的東西.唯一看的上的,也就只有兩枚九階妖獸內丹,可以提煉元精.不過,這兩件寶物,恐怕也是其他領隊的金丹修士得去,輪不到他們.

他們既然不想拿,自然沒有出手的打算.

王氏叔侄倆人,卻極為驚喜,振奮.只要出手,肯定能分得一份寶物,這太劃算了.

龐修士三人,王氏叔侄二人,隨著蔣靈等,飛臨島嶼上空,加入了戰局.

葉秦和皇甫冰兒,也在島嶼旁的上空觀戰.

島嶼上,兩個隊的狩獸修士,正在全力以赴,布陣圍攻兩頭妖獸.此刻見到蔣靈領著這群新來的修士過來,知道他們是答應了出手相助,紛紛點頭示意.

妖獸身上的寶物雖然珍貴,但也要能拿得到手.和龐修士這隊人合作,也是迫不得已的選擇.

幾名負責主攻的金丹後期修士,法力早已經不濟,見龐修士等三名金丹後期修士加入,頓時松了一口氣,相視一眼,紛紛退出大陣之外,各自掏出上品靈石,或者是靈酒喝下,全力恢複法力.

"七寶蓋傘,收攝!"

"黑煞法杖,去!"

"蛛劍,疾!"

龐修士,祝修士,楊修士,三名金丹後期修士,打出各自元神法器,全力圍攻.

七寶蓋傘化為一柄巨型寶傘,光華萬丈,在天空急劇旋轉,一股澎湃的法力,朝玄金黑蛟全力壓了下去,將它死死的壓在傘下數百丈范圍之內,難以掙拖.

黑煞法杖,海風中呼嘯,化為一條數十余丈長,獨角黑鱗狂蟒,朝赤睛焦尾龜噴出團團黑氣,黑氣所到之處,幾乎焦黑一片.

蛛劍,豔如血,猛斬向赤睛焦尾龜的頭顱.每一斬,都劈出一道百丈的芒,斬在玄龜甲上,余波轟在海島岩石上,斬出一道道極深的劍痕.

"吼!"

那兩頭妖獸,發現圍攻它們的修仙者又多一些,似乎驚恐起來,更加拼命沖撞,吼聲震耳欲聾.

赤睛焦尾龜似乎妖力不濟,干脆不再噴吐藍色水柱,把腦袋和四肢都縮了回去,在島嶼大陣中來回沖蕩,試圖撞出一個突破口.

王氏叔侄也緊隨而上,操縱七八柄頂階飛劍法器,圍攻兩頭妖獸.雖然作用不大,但是也能耗去兩頭妖獸的妖力.

葉秦和皇甫冰兒並沒有出手,各自喚出金烏耀光劍和紫玉離火劍,在一旁注視著戊土大陣中變化,以防意外發生.

葉秦看了一會兒,便搖了搖頭,並不樂觀.

雖然龐修士三人的元神法器,威力巨大,但是兩頭九階妖獸太能抗了,皮厚肉糙,鱗甲,龜殼,極其堅硬.

不管元神法器怎麼狂轟,就是奈何它們不得.

要不是布下一座戊土大陣,將它們圍困在島嶼上,恐怕它們早就逃入海中,不知蹤跡.

這一戰,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解決的.恐怕沒有一二日的工夫,徹底耗去它們妖丹的妖力,否則獵殺不了它們.

"蔣兄,在這血色之後,經常能遇到這樣等階實力的妖獸?"

葉秦看了許久,越發震驚,朝一旁的蔣靈問道.

要是這血色之海的妖獸,都這樣強悍.那東海的修仙者,怎麼能斗的過這些妖獸.更不要更強大的妖族修士了.

這兩頭九階金丹妖獸,如果化形成為妖族修士的話,實力恐怖的足以讓他心中發寒.

"哪能啊!海獸大多潛伏在海域深處,很少出現在海面上.平常我們獵殺妖獸,都要去海上各個島嶼上尋找,偶爾才能遇上.而且發現的,大多都是一些普通的金丹海獸."

蔣靈立刻搖頭"我在血色之海,闖蕩不下五六十年,經驗也算豐富.一個月辛苦下來,能捕殺到那麼一二頭金丹級的海獸,就算很不錯了.但是這樣珍稀的九階妖獸,而且還是兩頭在一起的,我這可也算是頭一次遇上."

"哦,那你們是怎麼遇上這兩頭妖獸的?"

"一開始我們是一個隊六名金丹修士,打算去某個島附近獵殺海獸,飛到半路上,意外發現這兩頭妖獸出現在海面上,可是我們人太少,根本就不敢下手.所幸,很快又遇上一個隊的狩獸修士,湊足了十多名金丹修士,這才敢動手.只是沒想到,人手還是少了一些,只能勉強困住而已,殺不動它們."

"可是,這兩頭海獸既然在海中活動,那你們又是怎麼把它們誘上這座島嶼的?普通的金丹妖獸,都早有了不低的靈智,不會輕易上當,進入島上布下的大陣之中.更不要這兩天九階巔峰的妖獸了."

葉秦疑惑.

"呵呵,這可就多虧鄭老弟的一件法器了."

蔣靈笑道"你也知道,我和鄭老弟,金丹期六階,五階,實力都很低.那些金丹高階修士,之所以肯讓我們一起圍剿這兩頭九階妖獸,很大的原因,就是鄭老弟的這件法器."

鄭成輝這時從他的儲物袋內,取出了一面棕皮法鼓,這面鼓不大,鼓身周圍有著九個灰色的牛頭骷髏.

"馗牛鼓?!"

葉秦對此物印象深刻,一眼就認了出來,面色古怪.

原來是這樣.

他心中的疑惑,頓時一下都解開.

這面較為罕見的輔助性法音法器,只是用東海雷山的馗牛皮煉制而成.威力只等同于高階法器,范圍也很,但是足夠用來激怒靈智極高的土族力士,更不要靈智更低的妖獸了.

"在這座島嶼上設下大陣,我用馗牛鼓去將這兩頭妖獸激怒.它們一聽鼓的法音,便會喪失靈智,瘋狂攻擊.我將它們誘來此島,用大陣困住."

鄭成輝操控著馗牛鼓,笑著解釋道"我們在此地圍殺這兩頭妖獸,中途還差點讓它們給跑了,都是我將它們給激怒,誘了回來."

"這面鼓,卻是不錯.雖然等階不高,但是有它,在血色之海獵殺妖獸,卻是簡單容易多了."

葉秦不由大贊.

這面馗牛鼓高階法器,雖然還遠遠比不了上古大神通法器馗牛鼓的威力,可以控制上千里范圍,甚至能讓妖族修士也發狂.但是,這面馗牛鼓,足以影響到九階金丹級妖獸的靈智.簡直就是狩獸修士的一件利器.

"這件馗牛鼓法器,有利也有弊.雖然它能夠讓妖獸喪失靈智,但是妖獸一旦狂暴之後,戰力卻會急劇提升,反而更難對付.我平時也不敢輕用它."

鄭成輝感歎了一句,想了想,突然道"不過,現在有葉兄等眾位金丹修士加入,我們一群修士已經近二十人之眾,這份實力已經足夠鎮壓它們.干脆我用鼓聲,讓這兩頭妖獸失去理智,發狂,暴lou出它們的破綻!"

"不錯,可以試上一試!"

蔣靈也連忙道.

鄭成輝又向主持陣法的四名金丹後期修士,以及陣內的龐修士等五人,提醒了一聲,然後以法力催動一根骨錘,猛的擊打在那面馗牛鼓上.

"咚!"

一聲悶響,牛頭骷髏眼眸中光大作,一圈圈黃色法力波紋震蕩了開來,向兩頭妖獸襲去.

島周圍的眾金丹修士,一聽鼓聲,頓時感覺一股氣血在全身血脈中翻騰,直沖腦際,但是只要一默念清心明性的法術,立刻便能恢複冷靜.

葉秦也連忙施展清心法術,壓下體內熱血,冷靜下來,暗道一聲厲害.

大陣內,那兩頭九階妖獸,卻根本不通修仙者才懂的清心法術,一聽鼓聲,頓時無法抑制住血脈中血液的沸騰,起了巨大變化.

"嗷!"

赤睛焦尾龜聽到沉悶的鼓聲,頭尾四肢從龜甲內伸了出來,雙眼通,全身四肢脛骨暴漲,血脈噴張,昂首低吼.

它發狂了.

"轟!"

它一頭朝四周大陣沖撞了過去,狂暴的妖力,足足提升了二三成之多,撞在土系陣法的光幕上.讓守衛大陣陣旗的四名金丹後期修士,幾乎當場噴出一口精血來.

玄金黑蛟低聲吼叫,片片鱗甲竦立起來,眼眸中血光暴漲,十余丈的巨尾一甩,猛然掙拖了七寶蓋傘的束縛,發狂的朝龐修士三人攻去.

龐修士,全力圍攻這頭玄金黑蛟.

"斬!"

半空中傳來楊修士嬌喝聲,立刻有一道刺目的芒,劃過百丈天空,如同迅雷一般,刺在鱗甲縫隙之中,足足刺入半尺余深.

"噗嗤!"

一股珍貴無比的殷蛟血,飛灑向天空,足足數丈.

這還是玄金黑蛟第一次受到如此直接的傷害.

不過,這傷對修士來,足以重傷.但是對一頭五六十丈的巨蛟來,顯得很.它越發激怒,狂暴嗷叫一聲,瘋狂朝周圍的修士攻過去.

只是片刻,這兩頭喪失了靈智九階妖獸,各種各樣的傷口不斷增多,鮮血從傷口噴出,灑在島嶼上.

雖然垂死掙紮,卻根本無法沖出大陣去,勝局開始明顯偏向眾修士,眾修士雖然倍加的吃力,但是心中卻開始大喜.

看樣子,只需要再堅持數個時辰,便足以將這兩頭九階妖獸給拿下.

這些狩獸修士,一個個眼睛幾乎都了.

"蛟血,那可是無比珍貴的煉丹原材料,可以用于煉制八,九階的血丹,對增強修士的體質,大有益處."

葉秦目光一亮.

他之前雖然打算不出手,可是此刻見到飛灑的蛟血,龜血,他身為一名資深煉丹士,也忍不住有一種躍躍欲試的本能沖動.

這種妖獸身上的煉丹原材料,可不是靈藥材,能夠在紫府內種出來.要麼從坊市上去購買,要麼便是像這樣,直接獵殺妖獸來獲取.

"九階蛟血,龜血,可不是從坊市上能夠輕易購買到的."

葉秦正要動手,加入戰場,以便能收集到一些蛟血,龜血來煉丹.

"咦,夫君,又有人來了!"

正在打量著四周況的皇甫冰兒,這時卻突然拉了葉秦的手臂一下,指了指身後遠方的天空.她一直在提防著曹氏一伙的報複,所以對周圍的況觀察的格外仔細.

葉秦立刻回頭一看,頓時臉色一變.

又有修士來了.

十幾道各色法器長虹,劃破天際,正從遠處疾速飛來.

從十多個黑點,急劇變大,可以看出人形.那飛行速度,絕對是全力以赴,朝他們這個方向飛來.

"心,可能有人要搶奪妖獸!"

"准備抵擋!"

島嶼,頓時驚起眾多修士的怒喝.島嶼上的眾金丹修士,也已經發現了異變,他們第一反應,就是那群修士,想要來搶妖獸.

"嗖!"

"嗖!"

"嗖!"

稍微近了些,便能認出是一群金丹期修士,各種金丹修為都有.

不過,讓葉秦等一伙修士,感到疑惑的.

這些沖過來的修士,每個人都是神色慌張,一副大難臨頭的模樣.

葉秦一伙人正在島嶼上這圍殺兩頭珍稀罕見的九階妖獸,這些人卻是根本連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自顧自的全速往前飛去,更別出手搶奪了.

那兩頭狂亂中的妖獸,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它們暴怒的吼聲陡然一變,竟是發出了恐懼的悲嚎了起來,進行著最後的垂死掙紮.

"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不是來搶妖獸的?"

島嶼上眾修士,都莫名其妙,但是心中卻都升起了不祥的預感.

當那些金丹修士駕馭法器疾飛,交錯而過時,天邊與此同時出現了一條朦朧線.

那條線,越漲越高,幾個呼吸間,就已經從天邊而來,浪翻滾,嗡嗡作響,讓眾修士感覺好像壓上了一塊萬鈞巨石一樣.

"不好,是血潮!逃,快逃!"

龐修士飛上了半空中的高處,看見那天邊的血色浪潮,臉上頓時無比驚恐,仿佛是見到了最可怕的景一般.

他大聲怒吼,根本顧不得眾人,直接駕馭飛劍,化為一道流光,便相反的方向逃去.

除了王氏叔侄兩人沒弄清況外.

其他所有人臉色同時巨變,想也不想,紛紛拋出飛劍,急劇加速逃逸.

在兩頭妖獸拼命反抗之下,本來就岌岌可危的戊土大陣,刹那間崩潰.

"血潮~~!"

"快,別管這麼多了,逃命吧!"

而那四名護旗的金丹後期修士,更是不顧一切的收了陣旗,在法力反噬下,同時噴出一口鮮血,還來不及擦拭,就已經駕馭各自法器,亡命般的往前飛去.其它幾名正在恢複法力的狩獵修士,也是同樣緊跟而去.

兩頭妖獸失去了大陣束縛,猛然轉頭就往海中紮去.

奪寶心切的王氏叔侄兩人,見快到手的寶貝要飛,頓時如喪考妣.

"血潮!?"

葉秦在聽到的一瞬間,先是一愣,瞬間就醒悟過來,也沒管這麼多,急忙喚出飛行法器烏云障,拉著皇甫冰兒就走.

又見王氏叔侄還想去追殺那兩頭妖獸,他眉頭一凝,用法力卷了他兩人,怒聲道"你倆不要命了?快走!"

王氏叔侄肉疼,回頭再望過去,頓時驚駭欲絕!

只見片刻前還只有數十丈高的"線",此刻已經將海天連成一線,鋪天蓋地洶湧而來.

遠遠望去,像是翻滾奔騰的云,又好像吞世的血色巨潮,席卷天地.

"嗡嗡!"

巨響,亦是不絕于耳,此刻天地間仿佛只剩下了這一種聲音.

王氏叔侄兩人見此恐怖形,哪還顧得什麼寶貝,禦起飛劍便向葉秦等人追去.

葉秦,皇甫冰兒,駕馭法器,緊緊跟上龐修士三人.

而蔣靈,鄭成輝等人,卻聚在一起,朝前疾飛,臉上有著前所未有的凝重.

眾人全力催動法力飛行,血潮卻仍然在漸漸kao近.

葉秦的烏云障雖然飛行速度極快,但載著皇甫冰兒,比其它人也快不了多少.

"那是一階的血霧妖蟲,無數,至少億萬,飛行速度就和金丹期修士不相上下.五階的血霧妖蟲,便趕得上金丹中後期.我們遇到的,恐怕是血霧妖蟲的前鋒,都是些五階妖蟲.這回,恐怕凶險之極了!"

眾人當中修為最高,見識也是最廣的龐修士苦聲道.

那後面的血潮已經足有千丈之高,遮天蔽日,形成的巨大陰影壓的眾人幾乎喘不過氣來.

眾人此刻,也已經看清了這些血霧妖蟲的模樣.只見一只只拳頭大,通體血的甲蟲,不斷扇動著翅膀飛行.血色的眼珠光熠熠,一對和身體大不成比例的巨顎,不斷咬合和噴出血色霧氣,在如此龐大的數量之下,駭人之極.

那幾名受傷頗重,又法力不濟的狩獵修士飛得慢了些,眼看著就要被血潮給追上,絕望的放棄了逃跑,飛聚在一起,准備拼命.




上篇:478 狩獸     下篇:482 絕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