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82 絕境  
   
482 絕境

482 絕境



葉泰駕馭烏云障,帶著冰兒,全力疾飛,緊緊的跟隨在龐,祝修士等經驗豐富的老修士後面,逃備血潮.b他聽到身後傳來法器爆裂的轟鳴聲,不由悚然回頭望去.

原來是幾名狩獸金丹修士,不知怎的受了重傷,法力耗去許多,此時已經精疲力竭,禦器飛行速度大降,已經被血潮給追上,根本無法從鋪天蓋地,席卷而來的血潮之中逃脫.他們不得不聚在一起,最後特命,試圖從血潮之中掙紮出來.

其中的一名修為最高的金丹修士,以法力操縱一柄巨型的冰系無神法器"冰槍"和其他幾名金丹修士,連續幾口本命精元噴了上去.

那柄冰系元神抬槍,化作一條長達三四百余丈,巨大冰龍,吸納海面無數水靈氣,紛紛凝凍為一條條的冰凌,刹那間成千上萬道森寒的冰凌利劍,一起朝身後的血潮,猛然激射過去.

幾名金丹修士,做困獸之斗,一起自耗精元,拼命一搏,那股凶猛怦烈聲勢,金丹期九階巔峰修士也難以匹敵.

這柄暴漲到數百丈長的冰槍,刺向身後無邊無際的恐怖血潮,刹那間,將成千上萬的血霧妖蟲冰凍,接著打成粉碎的冰渣,如雨般落下,血潮之中也被刺出一個數百丈的大洞.

但是他們幾人,還來不及高興,就見到逕條威勢驚天的冰槍,被血霧呼嘯吞沒.雖然大量的血霧妖蟲被冰槍絞殺,但空出來的間隙,眨眼就被更多的妖蟲給填滿.

緊接著,便是一陣刺耳的"喀嚓"噬咬聲,巨大冰槍徹底湮沒在恐怖的血色巨潮之中,片刻後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未存在過一樣.就連死去的血霧妖蟲尸體,都被嗡嗡疾飛而過的妖蟲蠶食乾淨,一點不留.

那幾名金丹修士拼盡了最後的法力,也只能讓他們身後追來的血潮,稍微緩上一緩,絲毫改變不了殘酷的現實.血潮,在下一個瞬間,將這幾名金丹修士完全覆蓋."啊∼!"

血潮內,傳來金丹修士淒厲的尖嘯聲.他們周身爆發出各色強勁的護身罡氣,讓他們的肉身沒有被立刻妖蟲吞妖蟲,正在瘋狂的啃噬他們的護身罡氣."老夫縱然一死,也要與你們同歸于盡~!!!"金丹自爆!""轟一一!"

血潮內,頓時形成一個千丈范圍的巨大光團,將光團周圍的血霧妖蟲一起吞沒.

那幾名重傷的金丹修士,不願成為血霧妖蟲的的肉食,將渾身的法器,法寶,符纂等通通轟出去,然後自爆金丹,爆成一團團燭目的光芒,和血霧妖蟲同歸于盡-

這爆炸光團殺死血吝妖蟲至少數萬計,可是對鋪天蓋地而來的血潮沒有絲毫的影響.轉瞬間,血潮再度便將光團覆沒.七八里之外.

葉秦正在禦器疾飛,將身後這慘烈的一幕,完眼里,神駭然到了極點.其他眾金丹修士,一陣陣心悸,越發驚恐,全力催動飛行法器,想要逃離血潮."這就是血潮!"

葉秦此刻終于體會到,為什麼龐修士等一群金丹後期修士,發現血潮來襲之後,會如此的驚恐,不顧一切逃亡.

不管金丹修士多強,在這片至少千里范圍的血潮面前,也就像是一葉浮萍一般,轉瞬而吞沒,根本就沒有任何僥幸.

不要他們,即使是元嬰老祖,一旦落入血潮重重圍困之中,恐怕也撐不了多久.

也只有親身遇到血潮的修士,才知道這片血潮是多麼的恐怖!

那幾名金丹修士的拼命和自爆,只讓正在拼命逃亡的眾金丹修士,多了幾分兔死狐悲,並未給的逃生-爭取到什麼時間.

正在逃命的眾修士什麼也不敢多想,只想著怎麼能拼命逃出這一大片血湖的范圍.

這血潮動輒數以億萬記,成群出沒,席卷數千里范圍,無邊無際,龐大的幾乎令人絕望.

血潮的前面,還有大大團最濃的血色浪潮,每一團都大約有數千丈范圍.它們是整個血講中速度最快,等階最高的一群血霧妖蟲,更是整片千里血潮的先鋒.

正是其中一團最濃的血湖,將那幾名重傷的金丹修士給吞沒.

龐修士反應也是逃的最快的金丹後期修士.

包括葉秦,皇甫冰兒,祝修士,楊修士,王氏叔侄等眾修士,慌亂之際,都是禦器飛行,緊跟在龐修士的後面.

而蔣靈,鄭成輝等另外一伙十余名,在島嶼上狩獸金丹修士「同樣和他們飛行到了一起.畢竟,他們這一群金丹修士本來就在島嶼上一起捕殺高階妖獸,逃命起來,也自然而然的到了一起.眾金丹修士,各自以飛劍,組成一個梭型的飛行陣勢.

這種陣勢,並非一個真真意義上的飛行劍陣.卻有著飛行劍陣的效果,而是一種奇特的勢.通常一大群修士,長途飛行,才會使用.

飛行陣勢最前面的龐修士,高速飛行,承受著最大的烈風罡氣.另外幾名金丹九階,八階修士緊緊跟隨,其余眾金丹修士一個挨一個跟在後面.這樣的飛行陣勢,顯然不如單個修士飛行這樣靈活.

但是長途飛行,卻比單獨一名金丹修士禦劍長途飛行,更能節省法力,而且速度也絲毫不慢.連修為最的王氏叔侄二人,都能借助這飛行陣勢,避開高空的烈風罡氣,勉強媚1上隊伍."為什麼血潮的速度如此之快?邳世不是低階妖蟲嗎?居然趕上咱們這些金丹修士了!早知道如此,就不獵殺那兩頭妖獸了."王老者足踏一柄頂階飛劍,回頭望向越來越近的血潮,臉色慘綠.

"那是血色之海飛行速度最快的一種妖蟲,要不然,也成就不了它們的凶名了!之前,還不是你一再要獵殺妖獸,我們才這般倒黴,遇上血潮!"楊修士回頭看了一眼,怒-道.

"別爭了!血潮前行的速度太快,按這樣的速度下去,恐怕要不了一炷香的時間,血潮的先鋒,就能追上我們!龐修士大喝道."一旦落入血潮之中,從來沒有生還鵠!""諸位道友,有什麼辦法和手段,還請快快試出來,否則就要一起葬命血潮,連殘渣骸骨也刺不下半點.""這海底,能暫時躲避嗎?""海底雖然凶險,但比這血潮,確實要差上許多.若是遇到其它凶險,這種方法倒也沒錯.""血霧妖蟲,能飛天萬丈,能入海千丈,只要是血肉,無所不吞噬.我們縱然躲入海中,也一樣會被吞沒.""你沒看到那些海底的妖獸,也被血潮給逼的瘋狂躍出海面,瘋狂"咱們分散逃命?""單獨一人,那樣死的更快!根本逃不出血潮的范圍.只有眾人合力,才有最大機會逃脫出去.""要不,我們一起掉轉方向,往右側逃,避開血潮的方向?"

"沒用!血潮內的妖蟲,是聞著血肉氣息前進.不管是往哪個方向逃,只要留下我們的氣息,它們就會一直追上來.而且一旦轉向,會拖累速度,反而被血潮更快追上."

"在下有一個主意,我知道這片海域,有一座巨型島嶼上,那里有妖禽的巢穴.那里盤踞著大量的妖禽,不下數萬頭之眾,平時修士根本不敢靠近.現在,我們去那妖禽的染穴,能利用那些妖禽,為我們拖上一些時間,拖延血潮的推進速度,爭取到逃命的機會."

龐修士突然想到了一個主意,立刻大聲喝道"畢竟,它們只是吞噬前方的一切血肉生靈,獵物一多了,它們就不會全力追逐我們.我們這點血肉,對龐大的血潮來,實在微不足道.

"好!"

"試一試!"

眾修士嚌完,都覺得這個主意不錈.

"哈哈,在下孫興,如果能僥幸不死,玫天一定要請諸位道友,去古船據點喝上一杯!"

和蔣靈等一伙金丹修士,為首的那名金丹九階修士,居然放聲大笑,絲毫沒有將這凶險的生死絕境,放在眼里.

大海上,逃命的金丹修士,不時可以遇到.

不時有飛向其它方向的那些狩獵修士,被血潮給吞沒.

他們這一群金丹修士,合起來,已經超過近二十名金丹中,後期修士,也算是一伙實力不弱的隊伍."不好,一團血潮的先鋒,還有不足千丈,馬上就要追上咱們了!咱們離那妖禽的粜穴,還有多遠?能不能來得及趕到?"幾名稍微落在後面的金丹修士,回頭一望,驚恐大喊.

"我們的速度,比血潮的主力相差無幾.但是,血潮的先鋒,卻比我們快了一線!這樣下去,我們恐怕槨不到飛抵妖禽的粜穴."

葉秦回頭卻只見血潮的最前方,有一團數千丈的血潮,嗡嗡聲大作,漸漸追上了他們,如同一張巨大的血口,從上而下向他們"吞"了過來,試圖將他們一口給吞下!"一時半會還到不了!"

龐修士也回頭望了一眼,知道況萬分危急,厲聲喊"諸位道友,我等一起聯手,先殺潰這一團追上來的血潮先鋒!免得它們糾纏,拖了我們的速度.只要不被血潮的主力給吞沒,我們就有機會逃脫!""好!""大家齊心全力突圍出去,還有一線生機!"大不了,一死而已.""龐兄為主,我等出手相提!"他們這一群金丹修士,此時也顧不得誰是頭領.

龐修士身處最前方,厲喝一聲,率先打出元神法器七寶蓋傘"全力催動法力下,寶傘暴漲到六七十丈大,急劇旋轉,層層七彩流光絢爛奪目,法器的防禦力提升到了極致.

龐修士話音剛落,其余等人也已經放出法器,調整好陣型.以七寶蓋傘為尖,分列上下左右,形成一個圓錐陣勢,以免相互之間的法器,法術相互碰撞抵消.切記,絕不能被血潮的先鋒,給糾纏住,脫離了隊伍,否則萬劫"殺!"于此同時,一大團血潮先鋒,已經追上了他們這群修士.這一大團的血霧妖蟲,最低的一頭也是唧階妖蟲.

實力相當于築基初期修士,數萬只之多,彙成一片數千丈方圓的血浪,如同一個大罩子,嗤嗤吱吱尖叫,朝著眾修士嗡的撲了下來.龐修士,孫興尋幾名金丹八階,九階修士,組成一個銳利的箭頭,怦不畏死,一起駕馭元神法器,直接殺進了那一團血霧先鋒博核心.

其余眾金丹修士跟隨其後,放出法器,瘋狂絞殺周身的血霧妖蟲.

"砰!"

巨大的七寶蓋傘,猛然撞上了前方的一大片血霧妖蟲.此傘威力巨大,無數的血霧妖蟲,當場爆成無數團血花.

一群二十余名金丹修士,一起施展法器,法術,紛紛往追上他們的一大團四階左右的血霧妖-蟲絞殺過去.

他們這一群金丹修士,金丹後期便占了一大半以上,剩下的也都是金丹中期修士.一同出手,威力恐怖.

那一大團血潮先鋒,雖然高達萬只,而且大多達到了四階,但依然也不是他們的對手.片刻的工夫,鄖團血潮先鋒,就被他們給斬殺一空.

可是,眾修士一起沖殺過第一團血潮先鋒,卻沒有任何人露出慶幸的表.甚至更加的驚恐,一種無法抑制的恐懼,在迅速蔓延.

他們剛才在沖殺一團血潮先鋒的時候,飛行速度難免會被拖累,有所下降,而他們身後的血潮主力,也追的更近了一些.

更何況,血潮先鋒,可不止一團.而是數十團,數百團之多,殺光了一團,跟著又是一團,朝他們追殺了過來.

甚至已經有血潮先鋒,超越他們,飛到前方去追殺海面上其他金丹修士隊伍去了.這還只是一方面.

更讓他們感到恐懼的是,他們本來就所剩不多的法力,一場瘋狂厮殺下來,斬殺了上萬計的血霧妖蟲,已經紛紛告罄.一旦法力耗盡,戰力隨之急劇下降,他們雖是金丹修士,也回天乏術,殺不過那些瘋狂的血霧妖蟲."法力~,法力快耗空!""現在怎麼辦?"

隊伍里好幾名金丹修士,臉上都露出近乎絕望的神色,連法器都快駕馭不稂.

他們之前,在海島上,為了獵殺那兩頭九階金丹妖獸,已經斗法了整整一日,法力本來便耗去了極多,根本沒能及時恢複過來.現在又是一場無比澆烈的厮殺,已經到了他們法力極限的邊緣.

龐修士同樣露出深深的疲倦,還有眼底深處的一絲絕望.他沖在最前面,頂住了數量龐大的血霧妖蟲的撞擊,法力也消耗最大.

一旦他失了銳氣,慢了下來,那麼整個隊伍的飛行速度,都將慢下來.那將是一場滅頂之災!

事實上,他們這一群金丹修士,只要參加了狩獵九階妖獸的,體內所剩的法力,都沒有多少了.

盡管眾修士都喝了靈酒,但是倉促之間,又能恢複多少法力?

很快,又是一團血潮先鋒,上萬只中階妖蟲,朝他們撲殺了過來.

"不好!"

眾修士大驚失色.

只要這團血潮先鋒,阻攔上他們片刻,那麼身後的血潮主力「很快便能追上來,將他們徹底吞沒.死無葬身之地!

龐修士臉色劇變,他覡在的法力,根本無法應付這樣一大片血潮先鋒.

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驚喜大喊"葉道友!你沒有參與圍剿妖獸,應諒還有足夠的法力,能夠全力飛行.頂上!葉秦原本是跟隨在隊伍中間硌位置."好!"

他澈做一愣,並未多想,直接換了一柄飛劍,轉眼沖到了隊伍的最前面.皇甫冰兒,也沒有留在後面,而是立刻跟了上去.

龐修士突圍時法力消耗同樣極大,有葉舂頂替,他立刻退到隊伍中央,狠狠的灌了.靈酒,看著離得越來越i&的血潮,急急咽了下去.

"諸位道友,那處妖禽巢穴離此地,只有一二千里,以我等的實力,只要堅持一下,很快就趕能!那些血湖先鋒,只要靠近,立刻殺光.後面的血潮主力,卻是千萬不能讓它們追上!否則我等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諸位道友,快把你們的靈獸,消耗性法器,符纂,拿出來,留作斷後.否則血潮主力追趕上來,誰也逃脫不了!"

"能拼的,都拼了吧!"

"所有的消耗性法器,苻纂,通通拿出來!"

"各位飼養的靈獸,現在是該它們為主赴死的時候!

龐修士一咬牙,率先解開靈獸袋,向後拋出一只翼展有數十丈寬的鐵羽蒼鷹,緊接著又朝身後幾個方向打出幾放火雷珠,數十道苻纂.

那只金丹六階的鐵羽蒼鷹,陪伴了龐修士有數十今年頭,建功無數,甚至還教過他性命.但此刻生死危急關頭,他又作為表率,不得不忍痛留下這只靈獸斷後.

相比起來,那幾枚頂階的消耗法器"雷珠"和數十張高階獰纂,簡直不值一提.

鐵羽蒼鷹是金丹靈獸,已經頗有靈性.此刻也知道主人已經是生死關頭,護主心切的念頭到底壓下了本能的憤怒.

鐵躬蒼鷹一聲悲啼,展翅朝身後恐怖的血潮迎了上去,同時扇出道道巨大風刃,朝血潮刮了過去.




上篇:479,480,481 血潮     下篇:483 抵達島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