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84 上古戰場遺跡  
   
484 上古戰場遺跡

484 上古戰場遺跡



4趁著血霧妖蟲和火羽妖禽大戰,遠遠地離開了大型島嶼i,數百里之後,眾金丹修士不由感到一陣心悸和後怕.b這場突如其來的血潮,真是險之又險.

要不是及時發現血潮逼近,要不是眾修士經驗豐富,要不是及時抵達這座妖禽盤踞大型島嶼,他們這一群修士,千辛萬苦的修煉到今丹中,後期,恐怕全部都要葬身在這血潮之中,成為血霧妖蟲的腹食.脫離了死亡危險,眾位修士都不由松了口氣.能夠及時從血潮之中逃生的金丹修士,並不多.

他們這逃亡的一娉上,遇到不下數十多伙金丹修士,超過一大半金丹修士喪命在血潮之中.最終像他們一樣及時逃脫的,只是少數而已.眾人心有余悸,沉就的望向遠方的大型島嶼.

島嶼周圍的整個海域,被數億計的血霧妖蟲和數萬計的火羽妖禽,柒成一片千里范圍的血色.

這可不是夕陽下的丹,而是真正的妖血,染了島嶼周圍一片千里范圍海域.島嶼周圍每一寸天空,都是妖蟲和妖禽的戰場.沒有一二日工夫,恐怕這場妖蟲和妖禽的大戰不會結束."血色之海…"』難怪,起了這麼一卒名字."葉春心中震驚的望著遠方的島嶼.

他修仙以來,極少遇到這樣大規模的血戰.血柒千里,恐怕也只有發生在中土大陸的修仙界大戰,才能與之相比.

"那些火羽妖禽,數量不足,恐怕未必能消滅這些血霧妖蟲,只能拖上一段時間.只有在這群血霧妖蟲食足之後,回到老巢,血潮才會散去.我們繞道,避開血湖席卷的方向,才能算真正穩妥."眾金丹修士駕馭法器,漸漸飛遠.

"這次出海狩獸,好不容易遇見兩頭珍稀罕見的九階妖獸.奮戰了一天一夜,眼看就要得手,結果遇到這恐怖無比的血潮,險象環生.

孫興感慨"非但沒有收獲,反而損失了一只金丹七階的靈獸,還有幾件法器,符纂.損失慘重……!""這次的損失,恐怕需要很久才能彌補回來."孫興身旁的幾位金丹後期修士,也是同樣感歎.眾修士清點了一下損失.他們放出去的金丹妖禽,全部都喪命在了恐怖的血潮之中,沒一只

修為最低的王氏叔侄倆人,損失最少,只用去了一些中階符篆,中品靈酒.他們兩人本就窮的很,連元神法器都沒有,更圈養不起靈獸,沒什麼法器財物可舍棄.就連葉秦,皇甫冰兒,耗去了大量的九階靈酒,損失也比去氏叔侄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他們這一伙二十余名金丹修士,居然沒有陣亡一人.也算是一個的奇跡了."咱們也算是死里逃生了,逃過一劫!諸位道友,接下來有什麼打

孫興損失了一頭靈獸,有些懊惱,很快便恢複緒,道"如果沒什麼打算的話,咱們返回古船據點,補充一點靈酒,符纂等等,重整旗鼓,再一同去海島上獵殺妖獸.有鄭道友在,獵殺普通金丹妖獸應該容易一些,盡量把損失給彌補回來."

"孫道兄,這里離古船據點很遠,一來一回,恐怕要耽擱十多天的時間.我們幾個正打算去荒靈古跡,不回去了.我們已經耽擱了好些時日,可別讓那處上古遺址,被其他的尋寶修士給搶先了.去的越晚,好寶物都被其他修士給搶了."

王老者聽孫興要回古船據點,卻急忙道.他急著掙一大筆靈石,滿足一個家族的開銷,可不想把寶貴的時間都浪費在趕路上.

"荒靈古跡?那是什麼地方?"孫興聞一愣.

這血色之海,上古遺址有很多,是尋寶修士最常去的地方.他在古船據點這一帶也待了數十年之久,知道這附近絕大部分的上古遺址,也親自去過其中的不少古跡.可是他從來沒有聽過荒晏丁古跡這個逶址."你們知道,那在什麼地方?"他又回頭問一伏的其他眾修士.眾修士都搖頭,沒有聽過這個古跡.龐修士卻是臉色微微一變,心中對王老者大怪.

他之所以在古船據點,招募了葉秦夫婦,王氏叔侄等四名金丹中期修士,一起去荒靈遺跡,目的卻是為了多幾名炮灰,在關鍵的時候,好舍棄炮灰保全自身的性命.

而且,他也不用太擔心這些實力弱的炮灰會跟他搶奪寶物.

可是,如果孫興等一伙十余名金丹修士,也一起去的話,那就亂于他的大計.孫興一伙,有好幾個金丹九階,八階的修士.

這些金丹後期修士,是絕不可能當炮灰.

這些修士一旦在荒靈古跡內,發現價值不菲的上古遵寶,極大可能會出手搶奪.

只要人一多,他,祝修士,楊修士三名金丹八階,七階修士「就沒有任何優勢了,反而是絕對的劣勢.

龐修士怎麼也沒有想到,王老者嘴巴這樣大,居然大大咧咧把他們一行的日標,給當眾了出來.他想堵上王老者的嘴巴,也來不及.

"既然孫道兄沒有去過,不如咱們大家一起去,怎樣!咱們一伙人多些,也能在那遺跡內找到更多的寶物!每人隨便分個一二件,也能發上一筆了."王老者卻像是根本沒看到龐修士的臉色一般,反而越發激動的

孫興目光掃過王老者,龐修士,心中有了計較,笑道"龐道友我可從未聽過那上古遺址.那荒靈古跡,是在什麼地方?可是最近才發現的新遺址?""也就是一處普通的遺址而已,未必能找到什麼寶物."龐修士臉色更為難看.孫興是何等精明,一眼便看出龐修士不想他們一伙也一起去.如罘是去普通的上古逍跡,根本沒有必要遮遮掩掩.這其中,必有名堂.

"龐道友,你這就不夠意思了.之前圍刹那兩頭九階妖獸,你們半途想要加入,我可是半句話也沒有反對,便讓你們加入進來.你們想■去一處新發現的遺址,卻不希望我等也一起去.這可不過去啊!"

孫興卻是大笑"既然我等也無其它事,不如干脆大家就結成一個中隊,一起去探那上古遺跡.上古遺址往往地域極大,寶物應該不在少數,只要實力足夠,不怕沒寶物可分.龐道友,你看如何?"其他十多名金丹修士,此時也不禁心動起來.

現世不久的上古戰場遺址,往往有大量的遵寶存在,每個血色之海的金丹修士都不願錯過.他們這一伙金丹修士,實力頗強,取得寶貝的機會也更大,因此紛紛出聲贊同."孫興等人已經起了疑心,根本甩不掉他們,讓他們一起去吧.現在鬧翻臉,恐怕要平白樹敵.

況且那古跡也確實很大,非常凶險,不是我們幾人能夠探尋遍的.多些金丹修士,也更有把握進入遺跡的最深處."

祝修士神色木訥,微微搖了搖頭,以神念朝龐修士道"我們曾經去過那里一次,比他們有優勢.等發現寶物之後,我們再想辦法搶到手."好吧!諸位隨我一起去.不過話在前頭,此行由本人領隊,到了地方之後,諸位勿要擅自行動."龐修士神色不定,聽了祝修士的建議,這才勉強同意.

"行!"

孫興立刻答應下來.

決定下來後,一行修士陡然加速飛行,遠遠的躲開血潮行進方向.在龐修士的領路之下,眾金丹修士化為二十余道各色虹芒,朝外處荒靈古跡所在的方向疾飛而去.

七八日後,龐修士,孫興,葉秦等一行金丹修士,終于抵達了一處上古戰場遺址的外圍.

從天空繞著上古遺址飛行,這處上古戰場遺址的規模,很走出乎牛泰和皇甫冰兒的預料.

這個上古戰場的遺址,竟然是一座至少有上萬里的狹長巨型島嶼,周圍還有眾多零零星星的島嶼,范圍極為龐大.

縱然是金丹修士,要從這處上古戰場遺址飛過,也需要一段較長的時間.血色之海的地域之大,葉秦在此刻才有了深刻的體會.僅是這一處上古遺址,就占據這樣大的地域.

金丹期修士,數百年也難以飛越整個血色之海,絕不是謠.要不是有大型傳送陣在,各個據點之間飛行,都要花上很長的時間.葉秦放眼望了過去.

這座狹長的巨型島嶼,有很大的一部分,籠罩在一片茫茫的血色逑霧之中.不錯,這些迷霧,都是呈血色.跟血霧妖蟲口中噴出的血霧的色澤,極為相似."血霧妖蟲的巢穴?!"

眾修士初看到這一大片血霧的時候,嚇了一大跳r,差點沒有當即轉身便逃.之前遇到的血潮,可是把他們給嚇慘了,幾乎到了見血霧色變的程直到龐修士以性命保證,這里絕對沒有血霧妖蟲.眾修士這才,玫起膽量,繼續前進,緩慢靠近這座巨型島嶼.

靠近之後才發現,這些血色迷霧的最中央,還夾雜著不少的黑色氣霧.越往深處,黑色氣霧越濃烈,濃墨一般滾滾湧出.

整個島嶼上空,血,黑兩色氣霧彌漫,糾纏在一起,呈現一種暗色,看不真切,跟令人感到一陣陰森可怕的感覺.葉秦看著前方上古戰場遺址,有些不舒服的搖了搖頭.死氣!非常濃烈的死氣!

葉秦煉過骷髏妖,對這種氣息非常熟悉,所以一眼便看出了,這座上古戰場遺址的內部,肯定深藏著可怕的鬼物.

既然這座上古遺址內有鬼物,那肯定不會存在血霧妖蟲了.鬼物,跟一切活著的靈物,都是死敵.那些濃墨黑氣,能夠殺死血霧妖蟲.血霧妖蟲的染穴,是不會和鬼物的巢穴,一起在同一座島嶼上.整座島嶼上,只有一部分,裸露在血色迷霧外面.

有不少的青岩巨石,似乎是被**力,活著是飛劍整齊的切割,堆砌成一座座宏偉的古城.古城早已經破敗,處處都有著風格粗獷的戟垣斷壁."這里,似乎曾經是一處上古修士修築的行軍營地,也不知道是哪一次上古仙妖大戰修建的.孫興看到島嶼上,那些瘩出的殘垣斷壁,不由驚道.

東海的修仙者和妖族,已經血戰了數十萬年之久,幾乎每個萬年都會在血色之海開戰,留下了大量的上古連跡.除非有明確的證據,否則不容易分清楚這些遺跡的年代.眾金丹修士禦器,繞著島嶼飛行邊觀察島嶼內的形.

這座殘破敗落的城池,零散尸骨,無數修士以及一些妖獸的巨大骸骨,混雜在一起,時間久了甚至難以分辨.

凌厲的海風,從上古戰場遺址呼嘯而過,帶起一片"嗚嗚"的聲響,蒼涼.整個上古戰場遺址的暗色霧氣,卻沒有絲毫被吹散的跡象."此地就是'荒靈古跡"?"

孫興打量了一番眼蕭的上古遺址之後,皺眉搖頭道"這里居然有如此多的血霧,恐怕曾經是一處血霧妖蟲的巢穴!不過,看樣子「島嶼似乎現在被大量的鬼物給占據了,否則黑氣也不會如此的濃烈!龐道友,你真的進去里面過?"

孫興這一質疑,其他眾修士,立刻懷疑絡目光望缸龐修士.雖然龐修士擔任領隊,僅僅也只是名義上的領隊而已.

只有祝,楊兩位修士,才會真正聽從他的命令行事.而其他眾修士,包括王氏叔侄二人,到了關鍵時候,都不會聽從他的安排.

但是孫興金丹九階的修為,擁有戊上陣旗四件元神法器,還有十余名同伴,卻是隊伍里真正的首領.他的話,比比龐修士管用多了."孫道友,難道你認為我是在騙你不成?"龐修士聞皺眉,神有些不悅

"前些天,我一伙五名修士,進入這處上古戰場遺跡的里面.見到不少的怨靈,僵尸,骷髏,甚至還在途中遇到過牛骷髏妖.往里面走,到處鬼氣森森,陰霾荒涼.不過,卻沒有看到鬼修士出沒.以我們金丹後期的實力,還是有把握進去試一試,尋找寶物的.你們隨不隨我進去?不去的話,那就留在外面.""龐道友,我不是猜疑,只是慎重而已.在下性子直,還請龐道友別多"訌."孫興呵呵大笑道

不過,他又淡淡道"龐道友既然敢進去,肯定有把握.只是,這處上古遺跡,恐怕有實力強橫的鬼修士在里面.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島嶼外圍的血霧如此之濃,肯定$)經是一處血霧妖蟲的粜穴.不過,看樣子,已經沒有血霧妖蟲在此地築巢了.里面深處大片的黑氣繚繞,看起來,似乎有些像兔修士的手段'鬼霧**大陣"那可是異常凶險!"

孫興雖然對這處上古遺址極感興趣,卻不肯輕易進去.

龐修士見到孫興這般姿態,心卡冷笑.

這幾日相處下來,他對孫興也有所了解.

此人絕對不像外表和談中,看起來那般直爽,相反還心細如發,難以揣測,絕非易于之輩.

龐修士對孫興極為忌憚,甚至超過了對葉秦的忌憚.畢竟孫興金丹期九階修為,又是一伙金丹修士的頭領,修為,實力都比他更強.

他們這一群金丹修士,本來便是兩伙隊伍,臨時湊起來的,心思複雜.遇到血潮的時候,多少還能齊心互助救一把.到了這上古遺址,卻是不可能了.

而葉秦,皇甫冰兒隱藏的實力絕不弱,特立獨行,不是龐修士能夠號令的.

至于孫興的"鬼霧**大陣"危修士卻是沒什麼了解.

其他金丹修士,也在低聲議論,如何破這迷霧大陣.

數里,數十里范圍的迷霧大陣,他們能破.但是這樣一座近萬里硌巨型島嶼,難度可就非同一般了."進入里面如果太過凶險,大不了,咱們跑出來就走了.難道咱們這一群金丹中,後期修士,進去還跑不了嗎?"一名金丹後期修士,不以為然的道.

他們的實力,在東海修仙界已經算是很高了.如果更高,那就是元嬰初期境界修士.

他們也去過其它凶險上古遺跡,有探險尋寶的經驗.這處上古遵跡不過是眾多的上古遺址之一,沒什麼大不了的.

更何況還是一個中隊二十余名金丹中,後期修士,同伙而行,如果況有什麼不對,有這麼多金丹修士在,不至于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鬼霧**大佴?"葉秦聞心中一動.

他對龐修士,孫修士一抵達目的地,就開始相互提防算計,准備奪寶的心思,沒有任何興趣.不過孫興的擼測,卻讓葉秦有些觸動."鬼霧**大陣"這個名字聽上去,似乎和鬼修士有些關系.

葉秦曾經在靈霧修仙界的礦洞之爭中,從那個陰玄門子弟變成的工頭僵尸那里,得到過一枚玉簡,里面記載著《煉骨術》,和一篇名為《陰玄**》的鬼修功法.

這篇《陰玄**》的雜篇中,提及過一個名為"鬼霧**大陣"的陣法.




上篇:483 抵達島嶼     下篇:485 群修彙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