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86 蠻島老祖  
   
486 蠻島老祖

486 蠻島老祖



孫興,龐修士,葉秦等一群二十余名金丹修士,在血霧鬼氣彌漫的巨型島嶼附近,找一片礁岩群,暫時休整.

孫興將警戒等事安排好之後,便飛往附近其它的有修士的礁岩,試圖去聯合其他金丹修士隊伍,一起進入古跡內探尋寶物.麼.龐修士冷眼旁觀,和祝修士,楊修士二人一起,似乎在商議著什眾修士三三兩兩,各自歇息.一處礁岩上.

皇甫冰兒想要打坐入定,卻一直無法靜心,心神不甯,她不由望向一旁的葉秦,擔憂道"我總感覺,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夫君,你有沒有這種感覺?"

葉秦聞,看了看皇甫冰兒的神色,又望了不遠處的巨型島嶼一眼,想了一下,搖頭道"這里靠近上古連址,遺址里面血霧鬼氣濃烈,凶煞陰霾,肯定會影響到心神.

不過,我們心提防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這附近已經云集不下五六十位金丹修士,就算異變,也能應付的過來."

皇甫冰兒也沒有想出究竟有什麼不妥的地方,知道自己走過于擔憂了,便點了點頭,安下心來,取出那枚記載著《冰火訣》的玉簡「神識進入玉簡,領悟冰火雙劍陣法的奧妙.

葉秦見狀,也取出一枚玉簡,想看看《陰玄**》的雜篇中,是否還有其它關于鬼霧**陣的記載.對運陣法多了解一分,進入這上古戰場遺跡之後,也能多上一分把握.

雖然,此島的陣法和玉簡內的陣法,未必是同一個陣法.但是,都是鬼修士布下的大陣,多少會有些相似之處.大約數個時辰之後.葉秦忽然神色一變,悚然抬頭,朝西北方向的天空望去.皇甫冰兒察覺到了什麼,悚然停下了修煉.

在場的眾金丹修士,包括遠處其它幾處成岩上休息的尋寶修士,全都神色各異,露出驚色.

只見西北方向天空,數十道各色驚虹,正疾速朝這邊飛來.

這數十道虹芒,最前方的一道長達數千丈的綠色長虹,綠瑩瑩的法器寶光,在天空中異常耀眼奪日,完全壓過了後面數十道虹芒,從中傳來令金丹修士心悸的龐大戌壓."無嬰礙士!"眾金丹修士,嗡的一下亂哄哄議論起來.來的是一名無嬰修士,還有數十名金丹修士.

葉春心中一驚,霍然站了起來,隨即禦劍,飛到礁岩上方天空,神色驚異不定.

到這之前為止,出現在這上古戰場遁跡的附近,都是金丹-修士.

他可以不太擔心自己的安全.

可是一名無嬰修士出現,那意味截然不同.元嬰修士的實力,要比金丹修士強橫太多,金丹修士根本無法相比.皇甫冰兒,也來到他身旁,目露驚色.

"這荒靈古跡中,難道真有什麼極品上古遵寶不成?居然連元嬰老祖,也被吸引來了!"同在一處礁岩的蔣靈和鄭成輝二名修士,一個閃身,先後飛到葉秦附近,神色有些緊張."葉兄,恐怕來者不善!"

"血色之海的元嬰期尋寶修士不在少數,但是以他們元嬰期的實力,這血色之海,能夠危險到他們的並不多.通常獨來獨往,頂多也就二三名無嬰修士在海土行走.""這樣一名老祖帶著一群數十名金丹修士,極為少見.不知道這些人,來這里是不是為了這上古遺跡來的."很有可能."葉秦神色慎重"我們等下見機行事.他們幾人正話間,那數十道長虹抵達巨型島嶼二三十里遠的時候忽然一起停了下來.

最前面的,正是一位身穿綠袍,臉龐上一塊駭人的鳥青色斑的元嬰老祖.

這位老祖身旁,還有一名年青修士,身形飄逸,雍容華貴,但是目光卻極為陰厲,大約金丹中冊修為.

而跟隨在此二人後面的,卻是三四十名綠衫修士,清一色金丹後期修為,實力異常強大.這一群修士飛抵島嶼數十里外的天空中,沒了動靜.只有那綠袍老祖,在打量著前方的巨型島嶼,神色變幻.

巨型島嶼的周圍,此時早有不少尋寶修士云集,見到這群綠衫修士抵達,他們紛紛警惕的飛在礁岩上方半空,驚愕,疑惑,議論紛紛."怎麼回事?這莫非是哪個金丹隊伍請來的支援,想破開這詭異的血霧鬼氣大陣?"這處遺跡的寶物都還一無所知,怎麼會有元嬰老祖聞風而來?"這麼多修士一同來到,恐怕是有什麼變故啊!""他們可能會強行進這處上古遺址,正是我們跟隨進去的大好時機.諸位道兄,做好准備!"師尊,就是這里了!"

那名年青修士,見最前方的元嬰老祖突然停了下來,也隨著停下,立在綠袍老祖身後,一臉恭敬的道.

兩人身後緊跟著的,那三四十名金丹後期修士,他們也一聲不吭的停下,默默靜立,等待那綠視老祖的決定."你所的那處逢寶無數的上古戰場遺跡,便是此地?哼!寶氣神光不見半分,鬼氣倒是不少!只怕里面,鬼修士不少."那元嬰老祖,冷眼掃視著這座巨型島嶼上的況,冷哼一聲.

年青修士,見綠袍老祖一聲冷哼,不由驚得冷汗都冒了出來「他也不知道老祖這一聲冷哼,究竟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妾島離此地距離極遠,一路飛奔過來,還轉了一個大型傳送陣,要是這處上古遺址不能讓老祖滿意,他恐怕吃不了兜著走.

念頭一閃,年青繆士連忙解釋道"師尊息怒!這血色之海,偶爾能見到鬼修士,但是大多也就是金丹期鬼修.這里縱然藏了一群金丹鬼修,對于您老來,也就是稀松平常而已."

綠袍老祖聞,卻是根本不信,對運巨型島嶼有著幾分忌憚"鬼修士修行極難,但戰力卻比普通修士要高上許多倍,要是萬一在此地遇上了無嬰期鬼修,那可就不好對付了!"

"金丹期鬼修,想要渡過天劫成為元嬰鬼修,談何容易,那是萬中無一.比金丹修士渡劫成為元嬰修士,難上不知多少倍.咱們哪會這樣不走運,碰上元嬰期鬼修!"

年青修士連忙道.

綠袍老祖沉就不語,似乎在猶豫什麼.

年青修士見蠻島老祖已經有了些許意動,連忙又道"師尊,您想想,如果這遺址中的鬼修士,要真是元嬰老祖,直接立塊界碑,強橫占了此地,又有誰敢輕易來冒犯?可是這里鬼氣雖濃,卻遮遮掩掩生怕被別的修士知道,肯定是一些金丹鬼修,聚集在此地,布下大陣,阻止外界修士進去尋寶.""以師尊您元嬰中期的實力,又帶了這多金丹後期修士.就算逕里聚集了一群金丹鬼修,恐怕也只有被剿滅的份!"完,年青修士掃了眼身後的數十名綠衫金丹後期修士,神色頗為倨傲.

他雖然只有金丹中期修為,但靈根潛質極高,心狠手辣,被蠻島的綠袼老祖收為親傳弟子.即使是這些依附于蠻島的金丹後期鄔修,也得看他臉色行事.

他在蠻島,可謂呼風喚雨.除了幾位妾備老祖之外,地位稱得上極高,自然有倨傲的本錢."是麼?!"綠袍老祖沉吟了一會兒,又聽年青修士了一番,覺得確實不錯在東海修仙界,鬼修士極為罕見.

只有修士肉身被毀,元神出竅,未能奪舍,且知道鬼修功法,無可奈何之下,才會占據骷髏,尸骸等軀殼,被迫成存鬼修士.鬼修士身上帶著尸氣,極易影響修士的心性和修為,不被正統修仙界所容納.

不過,話又回來,修士一旦成為鬼修士,戰力卻暴增,變得極強.它們的軀殼,被煉制為鬼器,強悍無比,根本不懼普通的傷害.

修士如果被斬了手腳身軀,那是重傷,戰力修為都要大跌.但是這種傷害,對于它們來,卻是輕傷,幾乎不用太在意,只要事後修補回來就行.當然,鬼修士也有弱點.

鬼修士為正統修仙界所不容,也為天地所不容,懼烈日,懼天雷.低階鬼修一旦被烈日所照,修為會不斷大減.高階鬼修容易引來天雷,軀殼一旦被天雷轟擊,往往粉身碎骨,化為齏粉,連元神也根本無法逃脫.

鬼修士往往只能在荒蕪之地,找一處無人的陰地,避開烈日和天雷,進行修煉.

所以,東海修仙界能見到的鬼修士,非常的罕見.

金丹鬼修,並不多見.

元嬰鬼修,更是罕見.

同樣的雷劫,鬼修士來,遠比普通修士渡天劫,要厲害十倍不止.而且鬼修士一旦扛不住雷劫,便徹底灰飛煙滅,在天地之間不留下任何痕跡.

如果不是天地間有諸多致命的制衡在,無數不幸身隕的修士,早就轉成了一大片戰力強悍格鬼修,稱霸修仙界了.綠袍老祖,心里也不太認為,此地會有元嬰期鬼修士.年青修士見綠袍老祖默然,似乎心動.

他心中一喜,繼續道"徒兒得知這處新上古遺址的消息「還是從古船據點,一位售賣報的修士,花了重金才買到的.此處上古遵址,絕對是新的,之前從未被發掘過.此人一向信譽不錯,應該不會賣假報給我."

綠袍老祖眉毛一挑,似乎不悅"從報販子哪里弄來的報?那人現在在哪,可曾殺了?""當時徒兒在古船據點,不敢動手!"

"哼,廢物,不能想個法子,把他引出古船據點再動手嗎!如果他把消息賣給別家,引來大批修士,那這處上古遺跡,我蠻島還有什麼好處可占?"老祖不悅,讓年青修士心頭隨之一臠,連忙低頭稱是.老祖的喜怒無常,即使是他這個常伴身邊的親傳弟子,也難以習慣.




上篇:485 群修彙聚     下篇:487 清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