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489,490 枯骨劍,一舉斬殺  
   
489,490 枯骨劍,一舉斬殺

489,490 枯骨劍,一舉斬殺



葉泰同樣驚詫,想不出原因.這位年青修士,有資格站在老祖的身後,在蠻島鄔修之中地位顯然是極高,僅次于那綠袍老祖.

這等人物,為什麼放著在場的數十名尋寶修士誰都不追,偏偏追他們這幾個修為較低,不大起眼的金丹中期修士.那年青修士一閃而至,截住葉秦的去路.

他的目光根本沒有看葉秦等人,卻看向葉秦足下所駕馭妁烏云障,目光一閃,驚喜異常.三名蠻島邪修也隨後趕到,護在青年修士左右."烏云障,這件飛行法器,卻是罕見…",可惜,沒有把它煉成元神法器.否則,至少能增加一半飛行速度."青年修士打量-完烏云障,這才瞥了葉秦一眼.

他見葉秦不過金丹中期修為,根本沒把葉秦放在眼里.那眼神,充滿了輕蔑,不屑一顧.要不是葉秦足下的烏云陣吸引了他的日光,恐怕他連看都懶得看一眼.雖然年青修士本身也是金丹中期修士,但他是什麼身份!?

掠袍老祖的唯一親傳弟子,隨意便能號令數十名蠻島金丹後期修士.天賦極高,日後必將成為螫島高層之一,又豈是一般金丹中期修士能比的!

"這烏云障,乃是雷系飛行法器,是所有未障飛行法器之中,速度最快,也最難煉制的一種.甚至比風系飛行法器,還有過之而無不及,是逃命的極品法器.如果能用雷系煉器秘法,把它重新煉成元神法器,再曆經數百年元氣溫養,威力提升神通法器的話,風馳電畢,瞬息百里,元嬰老祖也未必追的上."

年青修士自覺勝券在握,並不急著動手,朝葉秦等人嘿嘿冷笑道"真是可惜啊!"葉秦一不發,臉色卻漸漸變得鐵青.

這烏云障,是聖皇當年金丹期修為時候曾經使用過的飛行法器,後來可能是用不著了,所以聖皇一直將它放在須彌戒中,其價值可見一斑.

他從聖皇那里弄來的烏云障,一直當普通法器用來飛行.就這樣的速度,也要比他的元神飛劍,更快上一些.

葉秦並不知道所謂的雷系煉器秘法,更不知道改如何將它煉制成無神法器.不過,葉秦並沒有懷疑青年修士這番話的真假.

或許真的有雷系煉器秘沽,可以將這烏云障煉成元神法器,但葉秦並不知道而已.聖皇那里肯定有烏云障的煉器秘法.

只不-過當時葉秦和聖皇的關系勢同水火,聖皇把烏云障這種罕見飛行法器換給他已是不錯,又怎麼可能主動告訴他煉器秘法.

如果不是之前,在琅琊秘境幫史寒陽取得子幽蓮的十一品蓮花,間接的幫助聖皇煉成了一尊蓮花化身,從而助聖皇從地底聖殿脫困「抵消了昔日的恩怨.恐怕現在,他和聖皇的結下的恩怨也化解不了.

也是直到現在,葉秦才知道,如果將烏云障煉成元神法器,最終進階為神通法器,威力會如此強大.可惜,現在就算知道也沒用,得先逃過這一劫才行.

葉秦雙眉緊鎖,手中暗扣一柄金色劍,冷冷的看著年青修士,看他究竟想干什麼."可惜,閣下這烏云障品階太低了一些,否則不定還真有機會逃脫.

見葉秦冷著臉不接話,青年修士輕笑一聲,不以為意的繼續道"這烏云障,在你的手里,簡直就是廢物,發揮不了多少作用.不過,今日既然被我尤天鵬遇上,也是這件法器重見天日的時候,回頭讓師尊幫我重新煉制一番,晉升成為元神法器,威力暴增,卻是一件保命的利器.子,拿命來!"

青年修士語中對烏云障大加贊賞,可是又對葉秦如此糟蹋這烏云障,顯得極為輕蔑.

這姓尤的年青修士,到最後,話鋒一冷,目中閃過一道凶狠的厲芒,拍手飛出一道青灰色厲芒,激射向對面的葉秦.葉秦早有戒備,手一揮,一道金芒爆射了出去.金,青灰兩道光芒,當空激戰起來.葉秦使出的是金烏耀光劍,金芒萬丈,銳氣逼人.

而那道青灰色厲芒,赫然是一柄古怪的飛劍.材質看上去很是奇特,劍身如同一節節枯骨,疾速飛行帶起"嗚嗚"類似鬼哭的嘯聲,更發出妖異的一團團的淙淙青灰霧氣.

這一團團的青灰霧氣,一通近金烏耀光劍,金烏耀光劍周身的金氣光芒便一下暗淡下來,居然被壓制住.

好在金鳥耀光劍爆射出的金芒同樣極為霸道,強行排斥開青灰色霧氣,不至于被青灰色霧氣立刻沾染上."這是什麼飛劍?"

葉秦神色一凝,發現那柄青灰色飛劍,劍身上帶著他非常熟悉的尸毒,似乎還夾雜著其它毒霧,混雜在一起,不由吃了一驚.

"哈哈,此乃珍寶奇竹榜排位第三十七的枯骨竹,煉制出來的木系飛劍!能夠克制絕大部分的法器,法寶.你這金劍,雖是元神法器,卻也未必是我這枯骨劍的對手."尤天鵬大笑.

葉秦身後的蔣靈,卻聽過枯骨竹,不由一驚"這是枯骨竹煉成的飛劍?這種鬼竹,長在骸骨遍野,尸氣毒陣,萬物難生之地,吸收尸氣成長,散發出毒障,同時有木毒,尸毒.尋常金丹修士的護體罡氣難以抵抗,一旦沾柒毒霧,一炷香的時間內就合被腐化成枯骨.即使是一些肉身強悍的高階妖獸,也不敢輕易進入枯骨竹林其中.可想而知,枯骨竹的毒性恐怖到何種地步.葉秦頓時心中一凜.原來如此.

尸毒,能夠汙穢所有的法器,導致法器品階暴跌,難怪能一下壓制了金鳥耀光劍.

一般如果遇到使用這種邪毒法器的對手,若是沒有克制,往往就只能被動的挨打,普通的飛劍法器,根本不敢隨意與跟這種鄔毒法器接觸.

"居然認得我手中的飛劍,有幾分見識!今日我便要讓你們瞧瞧,法器,可不是光簡單看品階來判定威力.我這飛劍,就算只是頂階法器,也能克制住你們的元神法器."

尤天鵬哈哈大笑,不出的狂妄和自信.像葉秦這樣的金丹中期修為的修士,尤天鵬不知道殺過多少.枯骨劍對付實力比他差不多,或者更弱的,又沒有克制之法的對手,簡直是一面倒的屠殺.

完,尤天鵬一拍腰間儲物袋,再度激射出一柄青灰色劍芒.二柄頂階枯骨劍,一起殺向葉秦.

葉春假橄一驚,飛快吞下一枚辟尸毒的靈丹,然後張口,又吐出一柄火系飛劍,面無表,抵擋住尤天鵬枯骨劍的步步緊逼攻擊.

南明離火劍,劍身迸射而出無數的烈焰,化為烈焰火鴉,呼扇著火焰凝成的翅膀,朝那道青灰色厲芒撲去.

這些烈焰火鴉,一觸及青灰色霧氣,立刻化為道道煙,消失不見.但是佴時,那些青灰色霧氣,也一起化為青煙.葉春心中暗自冷笑.他天天跟金丹骷髏妖一起,豈會不知道尸氣的霸道之處.他更知道尸氣的弱點.

尸氣毒霧,雖然霸道,但是又要用高溫烈焰焚炙,隔絕開來,不讓法器沾染上,也沒有大礙.葉秦周身近千丈范圍,呼吸之間,全部衩南明離火的烈焰火雞所覆蓋.枯骨劍所發出來的漫天青灰色霧氣,反而被烈焰火鴉迅速克制住.

尤天鵬的兩柄枯骨劍,被葉秦的金鳥耀光劍,南明離火這兩柄無神法器,死死擋住,無法再近寸步.

葉秦明知尤天鵬一心想要殺他,但是卻有所顧忌,只守不攻,沒有全力出手對付尤天鵬.不是因為忌憚尤天鵬,而是不想引來綠袍老租的關注.葉秦有把握擊敗尤天鵬,甚至能殺了他.但是他更知道後果.

不論是擊敗,還是殺了老祖的親傳弟子,必定引來老祖的震怒,自己絕不是綠袍老祖的對手,一旦引來綠袍老祖的怒吼,那簡直就是找死葉秦只能采取守勢,盡量拖延時間,等待轉機.

戰況到了現在,他現在唯一的轉機,就是孫興布下的戊土大陣,聚集了數十名金丹修士.不知道孫興一伙能不能借助戊土大陣,擊敗那一群蠻島邪修,從而把老祖的注意力完全引過去,令老祖親自出手攻擊戊dL大陣.

他也好看准這個唯一的機會,駕馭烏云障逃離此島嶼.畢竟,綠袍老祖沒有三頭六臂,一時間也不可能殺光所有的尋寶修士,或許能讓他伺機逃掉.

如果這個轉機沒有出現,那麼唯一的逃命辦法,就是闖入這座巨型島嶼內,借助上古戰場遺跡之中的鬼霧**大陣,和綠袍老祖,蠻島鄔修周旋.

葉秦對這處上古遺跡里面的況幾乎一無所知,僅有的丁點了解,還是龐修士對這遺跡內況的口述.沒人敢自己一定能從這鬼霧**大佴之中活下來.這是最糟糕況下的選擇,葉秦不想輕易冒這個險.葉秦一邊和尤天鵬激戰,一邊暗暗想著對策."居然有火系元神飛劍!"尤天鵬一開始還囂張狂妄,但是很快就不再語,反而暗暗著急起來.

這枯骨劍屬于頂級法器,卻比一般的頂階法器難煉數十倍,他也只有兩柄而已.

而且此劍雖然陰毒異常,但是不能煉制成元神法器.因為這種材質帶著陰毒的尸氣,如果煉成元神法器,吞入丹田內,反而會對修士自身造成極大傷害.

尤天鵬這兩柄枯骨劍,品質明顯要比金鳥耀光劍和南明離火劍,差一個檔次.一旦陷入久戰,枯骨劍極容易受到損傷,成廢品法器.偏偏,尤天鵬一時半會還拿不下葉秦."你們還愣著干什麼,還不快上!尤天鵬有些急了,突然大聲怒吼.

不遠處,三名負責保護尤天鵬安全的金丹後期蠻島鄔修,聽到尤天鵬的怒喝,連忙操控法器沖了上來.他們心中卻郁悶無比.

以前尤天鵬每一次跟其他金丹修士斗法,燭耀斗法,都不讓他們插手.這次戰事不利,卻怪他們站在一邊旁觀."想圍攻,無恥!"

皇甫冰兒按耐不住,嬌叱一聲,拋出冰魄寒光劍和紫玉離火劍,便朝沖過來的蠻島鄔修其中一名迎了上去.

蔣靈和鄭成輝二人,相視一眼,心中發苦,卻不得不咬牙,操控各自法器,跟著皇甫冰兒沖了上去,和另外兩名蠻島鄔修交戰.

葉秦要是招架不住,他們二人同樣死路一條,絕沒有僥幸可.拼死一搏,或許還有逃生的希望.

皇甫冰兒,蔣靈,鄭成輝三人,分頭截住一名蠻島邪修,雙方法器澆射而出,厮殺在一塊.可是,三人哪里是那三名妾島邪修的對手.

那三名蠻島鄔修都是金丹後期九階的修士,實力強橫,手段凶狠,這才被老祖安排給尤天鵬做隨身保護.法器一接觸,皇甫冰兒立刻感到極大的壓力,兩柄飛劍幾乎操控不住.

她的戰力不錯,跟同階金丹修士相比不落下風,但是對上一名金丹後期修士,卻顯得極其勉強.

三人這一出手,雖然避免了葉秦陷入四名金丹中,後期邪修的圍攻之中,卻讓三人自身陷入極大的危機.恐怕支撐不了半柱香時間,就要慘敗隕始."哼,你們幾個金丹中期修士,居然也想跟我蠻島修士抗衡「真是笑話!!!"

尤天鵬轉頭一見,蠻島修士完全壓著對方修士攻擊,戰況完全倒向他這邊,心中不由大定,不由輕蔑的一笑,陰聲道.只要他的三名護衛,干掉對方那三名金丹中期修士,那麼眼前這子被圍殺,也只有死路一條."找死!"葉秦暗叫一聲不妙,不由厲喝,面罩寒霜,動了殺機.

他只守不攻,本想借著跟尤天鵬斗法,盡量拖延時間,等待孫興那邊的轉機出現.

可是尤天鵬卻讓他的護衛也殺了過來.

此舉,頓時這壞了葉秦的算盤.

冰兒那邊況危機,不容他再拖下去.就算這尤天鵬是綠袍老租的親傳弟子,他也要殺,先過了這一關再."誰找死呢!死到臨頭,還敢口處狂!

尤天鵬一聽葉秦那聲厲喝,頓時勃然大怒,催動法決,枯骨劍在半空中急轉,爆射出一團團的青灰色霧氣,強行從四面八方,朝葉秦撲殺了過去.葉泰想也不想,張口射出三檳飛劍.天一幽水劍.這三柄飛劍,和原先的金鳥耀光劍,南明離火劍,圍繞他周身,組成一個大五行劍陣."咦,劍陣?…"』五行飛劍組成的的劍陣?"尤天鵬吃了一驚.他並不知道紫劍宮,也不知道紫劍宮傳中的大五行劍陣.

但是葉秦這五柄元神飛劍,金,木,水,火,土,五行屬性太明顯了.既麩五行齊全,那自然是五行劍陣了.

尤天鵬在血色之海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過,同時操控五種截然不同屬性元神法器的修士.

"哈哈,居然是個五系靈根的廢材!你想用這五柄元神飛劍來對付我?這樣也好,不至于那麼無趣.既然你元神法器眾多,那就一並奉送給我吧●哈哈……!"尤天鵬先是猛然吃了一驚,卻很快醒悟過來,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

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對手,居然是一個五-系靈根的雜靈根修仙廢材.五系靈根的金丹修士,又怎麼比得上他這樣木系靈根出色無比的金丹修士.

不用片刻,他三名護衛干掉對手,一起殺過來,殺死葉秦不過是翻手之間的事."殺你,還用不著大五行劍陣!"葉秦冷冷一喝,一掐劍決.

他周身五柄飛劍之中,其中一柄光芒淡淡的幽色飛劍,陡然消失,法器氣息全無,似乎從天地間消失了一般."這是什麼法器?"尤天鵬微微一愣,十分不解.

一股本能的危機感,讓他急忙召回兩柄枯骨劍,死守在自己身側兩旁,神識擴散開來,緊張的望向周圍數百丈范圍的天空.尤天鵬突然察覺,一道極其細微的空間波動,出現在他背後數丈之處."不好!"這細微的波動空間,陡然間爆炸開來.

一柄近乎透明,散發著淡淡幽光的水系飛劍,攜著無可匹敵的死寂氣息,一劍橫空刺來,撕紙片一般撕裂了尤天鵬的青色護身罡氣,還有高階軟絲甲法器."苯!"

尤天鵬這一瞬間,感覺無數冰寒的針芒刺入背脊,渾身毛孔刹時緊縮,心中透涼,恐懼到了極點.

可是,最快的閃避身法,也來不及讓他躲避開這一劍的偷襲.

噗嗤!

,片腥血沖天而起.

尤天鵬猛然間往一側疾閃,卻感到整個左肩,被那柄恐怖飛劍的劍芒橫切了下去,一陣徹骨的劇痛,駭然發現,自己的半邊身軀分離開來.

"敢毀我肉身,師尊會要你的命!"

一枚光芒燦燦元神,驚懼尖叫,拼命的想要從被毀肉身的頭顱眉心間,鑽出來,脫離肉身."既然毀了肉身,干脆斬盡殺絕!"葉秦臉色冰寒,右手一揮.

天一幽水劍凌空一絞,尤天鵬的肉身連同元神,一起爆成一團血霧,元神化為無數碎片,湮滅在血霧之中.葉泰和尤天鵬這邊,異變突起,尤天餓突然陣亡."尤天鵬,死了!?"

那三名正在激戰的蠻島邪修,都不禁一震,手中的攻勢不由緩了幾分,轉頭望去,神一滯,滿臉不可置信.隨後,卻是恐懼.

尤天鵬是綠袍老祖唯一的親傳弟子,辦事又討得老祖歡心,靈根更是極其符合他這一脈,為此綠袍老祖花費了大量的心血栽培他.特意還派遣他們三名金丹後期修士作為護衛.

現在尤天鵬居然被對方當場斬殺.

他們三人,將要面對綠袍老祖的盛怒,後果甚至比死還可怕!

他們實在沒想到,本來還全面處于上風的局勢,三名金丹後期和一名金丹中期,對上四名金丹中期,這樣一邊倒的懸殊實力,一轉眼被翻盤,尤天鵬就被對方那名金丹中期修士,瞬間擊殺,連元神都沒機會逃走.

驚懼之下,三名蠻島鄔修也顧不上再跟皇甫冰兒等三人斗法「紛紛朝綠袍老祖那邊看去.

五六里外的遠方天空,綠袍老祖正在掠陣,瞬間感應到親傳弟子出現變故,陰森的目光,驀然朝葉秦這邊看了過來.

綠袍老祖這一望之下,看見他的親傳弟子,居然被打爆成一團血霧,渾濁中帶著精明的瞳孔猛然一縮,頓時臉色劇變,怒氣洶湧勃發到難以自抑,面容猙獰到了極點."爾敢一一!!!"

一聲震怒到了極點的驚天爆喝,如同晴空霹靂般,在天空一大群尋寶修士,蠻島邪修的耳邊炸響,直震他們的耳朵嗡嗡發聵,把不少金丹中期修士震的血氣沸騰,難以控制自己體內的法力.他無嬰期中期修為,磅礴的氣勢靈壓籠罩,震撼著數百里范圍內的所有生靈.

整個戰場上的尋寶修士,蠻島修仙,都被這一聲晴空霹靂般的爆喝驚住,不由自主的停止斗法,神駭然的望向綠袍老祖,不知道老祖為什麼這樣憤怒.

綠袍老祖渾身綠袍鼓脹,懸停在他身旁的綠芒劍,劍身劇烈一抖,發出一聲震人心魄的嘯劍吟.

這一道綠芒,神通法器,眨眼間就暴漲成三百余丈的綠色虹芒,澆射向葉秦方向,快的幾乎無法用目光捕捉,撕天裂地的威勢,令天地都為之變色,直奔十余里外的葉秦而去.

"快走!和孫興一伙彙合,進鬼霧大陣!"

葉秦神色大駭,渾身驟然繃緊,朝皇甫冰兒大喊."大五行劍陣,結陣!"葉春來不及更多,雙手如疾電,急掐紫劍訣,猛然拍出.全身法力,毫無保留的傾瀉而出.

周身五柄元神飛劍,幾乎是瞬間暴漲為五十丈的巨劍,同色爆發出金光,青芒,幽芒,烈焰,黃芒,各色光華輝映,相互連接在一起,凌空結成一座巨大的大五行劍陣,朝那道綠色驚虹迎去.早在殺尤天鵬之前,葉秦便知道此舉必定引來綠袍老祖的震怒.

之所以早早的喚出五柄元神飛劍,不是為了對付尤天鵬,卻是為了用這最強的防禦手段,防備綠袍老祖的盛怒一擊.




上篇:488 亂戰     下篇:491 老祖的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