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02 遭遇舊敵  
   
502 遭遇舊敵

502 遭遇舊敵



這是什麼鬼地方,居然有這麼多的腐獸?!"

三道灰色身影,在茫茫的血霧荒原中漫無目的飛奔.

為首的是一名中年修士,另外有一名老者和一名年青修士,跟隨在後.

剛剛擺脫一群腐獸,他們奔逃的身形頗為狼狽.島內有禁空法術,他們想禦劍飛行,都做不到,只能在地上飛奔.而且還不敢跑的太快,以免遇上荒原上的腐獸群.

"杜師兄,這座巨島太大了,方圓上萬里,跑上幾個月也跑不完.咱們在這血霧荒原里面都轉了大半天,還沒發現半點上古遺寶的痕跡,反而遇到不少凶險的腐獸,要不是反應的快,恐怕不知道死了多少回!真是見鬼了,我這半輩子還從沒有見過什麼地方聚集了這樣多的腐獸.也不知道哪里才能找到上古遺寶."

年青修士嘟囔著.

"哼∼,剛才被一群腐獸追殺,咱們早就迷失了方向.現在不要尋找上古遺寶,就算想離開這巨島,都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我們已經在血霧中迷失了敏個時辰,連一點離開的頭緒都沒有摸到!

這里的血霧不斷侵蝕法力,必須以護身法罩相抗.這樣下去,咱們攜帶的靈酒,靈石消耗非常旦法力盡失,遲早要被腐獸吞食.

知道在這巨備內會迷失方向,我們就不該進來!就算被綠袍老祖殺了,也比喪命在腐獸的腹中強."

"起來,都怪那紫劍宮葉長老.要不是為了追殺他,咱們也不會來這種鬼地方…qu;#039;也不知道綠袍老祖和那些蠻島邪修離開了沒有,希望別再遇上他們."

那名老者和年青修士,罵罵咧咧,相互抱怨起來.

"杜師兄,那群腐獸已經被甩掉了,咱們先在這里歇息一下,恢複法力吧!等恢複了法力,咱們還是盡早想辦法離開此地."

其中一名老者回頭望了一下身後的血霧荒原,沒有發現任何腐獸的

蹤跡,忍不住謹慎道.

"彭師兄的不錯.

那年青修士也道"杜師兄,剛才咱們為了擺脫那群腐獸,耗去不少法力.一旦被腐獸,蠻島邪修,或者其它不懷好意的尋寶修士撞上,以我們三人殘存的法力,後果不堪設想!"

"而且靈酒,靈石一旦用盡,哪怕沒有腐獸,咱們的法力也會被這里的血霧快速消耗,然後血零一點點侵蝕肉身,那種痛苦恐怖且不,我可不想受那種折磨,成為人不人鬼不鬼的腐尸.那還不如之前死在蠻島老祖手下來的痛快!"

那年青修士正著,突然足下咔嚓一聲,驚了一跳.

地上一副修士的骸骨,在血霧的侵蝕風化之下,已經脆裂.

那年青修士忍不住心中一顫,越發的後悔起來.如果他無法離開這座巨島,又或者遭遇其它凶險,恐怕用不了多久,也就化為一堆白骨,長埋在這巨島上.

"行了,你們都給我閉唱!仙宮長老派咱們來血色之海曆練,遇上

凶險很正常!"

杜然停了下來,被那兩名上湯宮修士的心煩意亂,不由懊惱叱喝"這座島嶼雖然凶險,但總不會比遇到綠袍老祖更糟.心提防,我們三人還有機會逃離此地.首發手打.如果能在這遺跡內找到有價值的寶物,帶回仙宮,多少是一份功勞,不至于白來這上古遺跡一趟.

"杜師兄的是!"

兩名上湯宮修士被斥責了一頓,卻不敢反駁.

跟腐獸比起來,綠袍老祖才更可怕.遇到腐獸,還有逃脫的希望.可是遇到綠袍老祖,那就真的有死無生了.

三人收拾心,喝了點靈酒,在原地打坐恢複法力.

過了一個時辰,恢複了法力之後,杜然才領著二人再度往血零荒原

走去.

這茫茫血霧荒原既無法禦劍飛行,神識的探查范圍也僅僅只有一二

里.

在備上一旦迷失方向,很難出去.

雖然一直往前,遲早能走出此島.

可是,這里隨處可遇見腐獸,必須躲避,根本無法一直前行.繞來繞去,天知道什麼時候能從這島內繞出去.

他們走了不知道多久,卻見到前方血霧荒原的遠處,隱約出現一片廢墟營地.

三人臉上不見欣喜,反而微驚.

"廢墟營地!"

"那種地方的視野不夠昝闊,障礙眾多,潛伏在里面的凶險更加難

以發現,我們需更加心才是."

杜然的話音剛落,隱約聽見腐獸咆哮,哀嚎,撕咬聲,從那處廢墟中傳來.

"腐獸!"

三人的臉色同時劇變.

那彭姓老者,絲毫不敢遲疑,揮一掃,將地面一片骸骨亂石掃開,他探手觸地,一道淡淡的黃色光芒射入大地,緊閉雙眼.

"地聽術!"

這是土系低階法術,能通過大地,聽到周圍一帶的聲響.

這種低階土系法術只在練氣期時才偶爾會用上.他們這些金丹期修士,平時有飛行法器,神識探查等手段,根本用不到這種低級土

法術.

不過,他們現在身處這座有著奇特禁制的巨島上,這"地聽術"反而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遠比目視觀察,神識探查要有效的多.

"前方敏里,那片廢墟營地內,有數頭腐獸,正在圍攻一名金丹修

士和一頭妖獸!很可能是尋寶修士在那里遇到了凶險."

那彭姓老者很快便探清了前方廢墟營地的況,飛快朝杜然道"杜師兄,你看我們是不是避開前方的廢墟?"

地聽之法只能探查前方地面的聲響,並不能像神識探查那樣可以探查出修士的氣息.

"數頭腐獸…qu;如果是金丹級的腐獸,恐怕十分凶悍.咱們未必是

它們的對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另年青修士擔憂道.

杜然眼珠子一轉,想了想,突然嘿嘿冷笑道"應該是其他落單的尋寶修士,在這里遇到腐獸群了!既然對方一個人能擋住那麼多的腐獸,沒有立刻身亡,那就明那些腐獸並不厲害.我們三人悄悄靠近過去,靜觀其變.那尋寶修士身上,肯定會帶大量的靈酒,靈石等物.

就算我們沒有其它收獲,獲取些補給,也能讓我們在這座大陣中多撐上一段時間."

"杜師兄所正是,去也好.

彭姓老者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走!"

杜然當機立斷的做了決定,快速從血霧荒原掠過,無聲無息的靠近那處廢墟營地.

不一會兒,他們三人已經進入了廢墟營地.杜然一個縱身,來到一處視野開闊的高處,看見數頭金丹級的腐狼,正在圍攻一名女修士和骷髏妖.

那女修士臉色蒼白,香汗淋漓,嬌軀搖搖欲墜,卻依舊在控制著冰火飛劍劍陣,完全是憑著一股執念奮支撐著.

地上,到處是腐狼的尸體.大多是冰裂成塊,或是灼燒成一副黑骨殘骸.也有一部分,是被利牙撕咬分裂為好幾塊鈞.

"杜師兄那廢墟營地內一角,是紫劍宮的葉長老.他盤

膝枯坐,氣息全無.他會不會已經死了?!"

"哼,受了綠袍老祖兩次攻擊,他一個的金丹五層,哪有不死的道理!這回真便宜他了,要是他不死,我非得讓他嘗嘗我許某人的仙術手段!讓他也知道,上湯宮修士的厲害."

此時,另外兩名上湯宮修士也來到杜然身邊伏下,打量著場中況,發現葉秦,驚喜莫名.

"看形,那姓葉的受到之前蠻島綠袍老祖的重創,看樣子多半已經死了…qu;qu;就算沒死,頂多也只剩下一口氣.他夫人和那頭金丹級的骷髏妖,也到了強弩之末,揮手就可滅之,真是天助我也啊!"

杜然雖然壓低聲誇,卻絲毫壓抑不了語氣中的喜悅.他怎麼也沒想到,數頭金丹級腐狼圍殺的,竟是連他都不抱希望能夠再遇到的葉秦夫婦!

"嘖嘖,這女子真厲害.她一人居然殺了數頭金丹級,十多頭築基級腐狼.不過,她和這群利爪腐狼,恐怕已經血戰了數個時辰,已經快要油盡燈枯,無法再戰下去了."

"那頭金丹骷髏妖,更是凶悍,把那頭腐狼頭領,給撕咬的不敢靠

近.

"杜然師兄您福運驚人,才得以遇到這絕佳機會!這一回,咱們不但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鏟除這個上湯宮的大敵,為我上湯宮立下巨大的功勞.而且這葉氏夫婦兩人身上的法器寶物,以及那頭戰力所剩無幾的金丹骷髏妖,都要盡歸我等."

"兩人財力雄厚,隨身攜帶的靈丹妙藥,上品靈石,靈酒恐怕絕不在少數.完全足夠讓我們逃離這座該死的巨島.再加上從他們身上奪來的法器,法寶等財貨,更是一筆巨額橫財.等咱們回到上湯仙宮後,憑借這次功勞和收獲,肯定會受到長老的豐厚獎賞和重視,往後修行更是暢通無阻,平步青云,有極大的希望沖擊元嬰瓶頸!"

老者和年青修士,看向場傘的葉秦,皇甫冰兒,仿佛看著唾手可得的寶物,和一條前途無量的通天仙道.

如果是在東海,或者血色之海,他們是絕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向葉秦下手,以免走漏風聲,引發上湯宮和紫刮宮的血仇.

可是現在,暗無天日的上古遺跡,血霧荒原上.不管他們干什麼,都不會有別人知道.這種誘惑,讓任何金丹修士都無法抵擋.

"憑什麼這姓葉的一介散修出身,卻有這般美貌的嬌妻,財貨馱之不盡,有名震東海修仙界的大五行劍陣,還出任紫劍宮的長老,地位僅在元嬰老祖之下.如此年青就一飛沖天,元嬰大道在望!我堂堂上湯宮嫡系弟子,地位卻比他十成之一還不如.不管他現在死沒死,我今日都要將他挫骨揚灰,以消心頭之恨!"

杜然這一瞬間,閃過無數的念頭,心中嫉恨交加,惡從膽邊生.




上篇:501 腐狼     下篇:503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