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04 銀甲衛之威  
   
504 銀甲衛之威

504 銀甲衛之威



展甲衛緩緩抬頭,睜開雙目,它那雙色寶石制造的雙目,豹出兩道淡淡的血色光,毫無感的冰冷掃過上湯宮三名修士.

皇甫冰兒冰寒的眼眸中,充滿了憐憫和嘲諷,看死人一般的看著杜然等三名上湯宮修士.

她手中一直有兩個威力恐怖的殺手锏,一直沒有使出.

一尊九階的銀甲衛傀儡.

一件神通法器赤蛟劍.

這尊九階銀甲衛傀儡,是葉秦從聖皇手中得來的,又從殷家後裔手中得到一份銀甲衛傀儡制造圖紙.圖紙內還有銀甲衛傀儡的操控秘術,一並傳授給了她.

驅使這尊銀旱衛,極為消耗極品靈石.皇甫冰兒不敢輕易動用.

在這巨島上,沒有極品靈石補給,用一塊少一塊,能省則省.否則一旦隨身攜帶的極品靈石耗盡,它也就是一尊廢物,跟破銅爛鐵沒什麼區別.

而神通法器赤蛟劍,更是以暴跌一層金丹修為作為代價,消耗巨聖的元氣才能施展出來.能不用,絕不用.

皇甫冰兒沒有用銀甲衛和赤蛟劍去對付那些腐狼,那是因為她自身的實力,加上腐骨鱷骷髏妖,足以勉強抵擋住腐狼的攻擊,不至落敗.

只要拖過一日的時辰,等夫君從沉眠中醒來,便大功告成.

她沒有被逼到絕境,自然不想將銀甲衛和赤蛟劍浪費在這幾頭腐獸身上.

皇甫冰兒見到杜然等三名上湯宮金丹修士出現,心中雖然驚疑,但是從一開始就沒有把杜然等三名金丹中期修士放在眼里.

放出銀甲衛傀儡,她立刻手掐操控傀儡法決,抽身後退,攔在角落處葉秦的身前.任由這尊九階巔峰級實力的銀甲衛傀儡,單獨面對三名金丹中期修士.

連腐骨鱷骷髏妖,也快速退後,護衛著葉秦.

"傀儡?…qu;#039;這是休麼等階的甲衛傀儡?!"

杜然目光猛然一縮,刹那停了下來,不再逼近.

運尊傀儡,無形威勢,氣息恐怖,讓他這樣的金丹中期修士,也感到一陣壓抑心悸."恐怕是九階甲衛傀儡,才有這樣駭人的氣勢."

更讓他震驚的是,這尊傀儡發出陣陣璀璨的金色光芒.

五行,三奇煉器原材料之中,並沒有銀色的原材料.除了世俗界的白銀以外,只有修仙界的秘銀這種罕見的辟法材料,才是銀色的.

"銀芒,莫非是秘銀煉制的傀儡?"

杜然目光發直,艱難的咽了一下口水.

"煉器時只要一塊尾指大的秘銀,便能煉制出一柄具有辟法屬性的頂階法器,在坊市上的售價要比普通頂階法器高出一大截.眼前的這一尊,足足五丈高,這需要多少秘銀,才能煉制出來!?"

"一尊九階甲衛傀儡,本身已經恐怖,足以和金丹後期巔峰的修士相比…qu;如果是用辟法材料制成的,那威力就更是難以想象.東海的元嬰修士,恐怕沒有幾個能有這樣雄厚的財力,專門煉制出這樣一尊秘銀的甲衛傀儡來."

上湯宮的金丹修士,都是見過世面的修士,並非孤陋寡聞之輩.

彭老者,還有那年青的許修士,同樣一眼就看出,這尊九階秘銀甲衛傀儡,實在是手筆非凡.如果出現在東海修仙界,絕對是驚世駭俗,足以引來無數金丹修士貪婪的目光.

甚至連元嬰修士,都會對運尊秘銀甲衛傀儡非常感興趣.

"杜師兄,況不妙!這尊九階甲衛傀儡,可能摻入了大量的秘銀,咱們三人合起來恐怕也不是它的對手.況且,還有那葉夫人,骷髏妖在一片虎視眈眈…"

年青修士面露懼色,不敢再逼近皇甫冰兒.

那彭老者經驗豐富無比,知道自己不是這尊甲衛傀儡的對是不動聲色,的後退.

"廢物,區區一個金丹級傀儡,你怕什麼.不定這也就是一尊糊弄人的傀儡.你不也一樣是金丹修士!來血色之海曆練,就不要懼怕凶險,立刻給我上!我和彭師兄,給你掠陣,保你萬無一失!你要是敢後退,我治你臨陣脫逃的重罪."

杜然沒敢上前,卻朝那年青修士厲聲喝令道.

那許姓年青修士,頓時叫苦不迭.

L湯宮的等階,非常森嚴,他這樣的外姓修士,是不敢不聽隊長號令的,臨陣脫逃形同叛宮,為東海最大的修仙勢力天道盟,天魔盟所不容.

皇甫冰兒可不會等他們商量好誰攻誰守,一掐操控法決.

銀甲衛稍停一頓,右足猛的在地面一蹬,一躍而起,手持巨銀槍,化為一道銀色驚虹,激射向最前面的許姓年青修士.

年青

修士不敢後退,被逼無奈,立刻法力傾瀉而出,打入自己的無神法器"青焰幡"內.青焰幡一展.,燃起數百丈熾烈的青焰,向銀甲衛席卷而去.

他只能寄望,這尊甲衛傀儡虛有其表,根本不如想象中那麼厲害.

銀甲衛不閃不避,一頭沖入青焰幡的包裹之中.

年青修士睜大了眼睛.

這青焰幡所發出的洶洶烈焰,熾烈無比,足以將金丹級腐狼燒成灰燼.不定,也能將這奇怪的尊甲衛給融化了.

可是,他注-定要失望了.

"嘶!"

冒著洶洶烈焰的青焰幡,如同破布一般,被銀芒透穿.

一尊銀色身影,從漫天的青焰中電射而出.

"噗遝!"

巨銀槍,正中那年青修士,在他胸口,洞穿出一個巨大的血窟窿.

年青修士被銀甲衛帶來的青焰包裹,淒厲慘叫聲中,化為灰燼.

那青焰幡法器,居然連拍銀甲衛一擊都做不到.

"不好,居然是一尊真正的九階秘銀甲衛!該死,紫劍宮的葉長老,怎麼會有這樣恐怖的九階傀儡.就算上湯宮諸位老祖的嫡系子嗣,也沒人有這樣恐怖的傀儡!"

杜然大駭.

他這杜氏弟子,只是上湯宮杜氏旁系支脈而已,連嫡系子嗣都稱不上.比杜清良之類的真正杜氏嫡系子嗣,還不如.

他手中根本沒有強力的保命手段,哪里還敢絲毫停留,足下一點,朝廢墟營地外的血霧荒原之中,飛射而古.別提報仇了,能逃命就算不錯了.

彭姓老者見同伴一下慘死,哪里合不知道這尊九階銀甲衛的可怕,當然不敢怠慢,緊隨杜然而逃.

銀甲衛緊握巨銀槍,再度朝杜然和那名彭姓老者追殺而去.

它的速度,比彭老者倍,一個疾閃便追上稍微落後的彭老者,一槍爆刺過去.

彭老者驚覺身後一股駭人的氣勢,無可阻擋的殺來,驚惶無比,拼了老命,打出元神法器"天岩飛劍",又倉惶打出幾件高階法器,各種土系高階法術,保命的高價土系符黧,紛紛打了出去,試圖抵擋銀甲衛的巨銀槍.

盡管這樣,彭姓老者心中依然-無底.

九階甲衛傀儡,那是金丹後期的巔峰實力,高出他們金丹中期修士一大截.

而九階秘銀甲衛傀儡,不懼任何法術,法力,靈力的影響,威力更是恐怖的難以想象.

如果是集合他們三名金丹中期修士之力,以元神法器共同抵抗這銀甲衛,不定還能爭取到一線機會,但現在…qu;#039;領頭的隊長杜然居然先逃了.

想到這,彭老者怨恨無比的望向比他逃的更快的杜然.

不過話又回來,這其實也怪不得杜然急于逃命.

杜然心中比彭老者還清楚,他們三名金丹中期修士聯手,或許可以檔住這尊九階銀甲衛的狂擊.?.Ё可是別忘了還有皇甫冰兒和骷髏妖在場,雖然皇甫冰兒法力損耗厲害,但是依舊能操控冰火劍陣,也不好惹.

他們根本沒有半分勝算.

杜然心中只有一個念頭,與其三人一起死,還不如獨自趕緊逃.有兩個炮灰在身後墊底,或許還有更多希望能逃脫.

"轟!"

一聲爆響傳來,彭姓老者回首頓時面如死灰.

只見他的天岩飛劍,帶著無數巨岩,瞬間轟擊在銀甲衛身上.

由土系靈力凝結而成一塊塊的灰褐色巨岩,從天而降,瞬間覆蓋了周圍一二百丈,砸向銀甲衛,氣勢駭人.

可是銀甲衛身上的銀芒照耀下,這些土靈力凝結的巨岩,還沒有砸中銀甲衛,就開始像烈陽照耀春雪一樣融化,被驅散于無形,暴露出其中的天岩飛劍.

伴隨著天岩飛劍釋放出來的巨岩,居然沒能絲毫延緩凝滯銀甲衛的突擊速度.

一聲爆響,便見到被巨銀槍擊中劍身的天岩飛劍,伴隨著一道裂紋的出現,瞬間被擊飛.

銀甲衛眼中芒一閃,手中巨銀槍隨之暴旋而出,擊穿了了數件高階法器,高階土系符籌!,轟向彭老者.

彭老者驚的魂飛魄散,只來得及逃出百丈遠,一道銀色流光透胸而過.

"噗!"

彭姓老者眼前一黑,難以置信的伸手摸向胸前,整個人轟的倒了下去.

隨後,銀甲衛從彭老者胸腔中抽出染血的巨銀槍,穩穩抓在手中.毫無表,目中冰冷的光,看向逃竄出三四百丈遠,眼看要逃離廢墟營地,沖入血色荒原之中的杜然.




上篇:503 找死!     下篇:505 有收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