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05 有收獲  
   
505 有收獲

505 有收獲



杜然化為一道灰影,拼命地往血色荒原之中射去.

"瞬殺!這是真正的瞬殺."

從九階銀甲衛出手,到擊殺兩名上湯宮金丹中期修士,只不過兩個瞬間的功夫.

"這該死的紫劍宮葉長老,居然還有這樣可怕的後招!那尊九階秘銀傀儡,連普通元嬰修士都不可能擁有,他是從哪里的來的?!"

杜然心中狂叫.

這樣可怕的威力,讓他震驚喪膽.

只有沖入血色荒原,借助茫茫雪霧為掩護,他才能擺脫這尊恐怖的九階秘銀甲衛傀儡的追殺.

杜然靠著另外兩名上湯宮金丹修士做炮灰,全力急逃,眨眼間沖到廢墟營地的邊緣.

他除了驚懼之外,心中不免升起一份僥幸悲涼,但是更多的,卻是嫉妒得要發瘋.

憑什麼姓葉的,就有這樣多的頂階元神法器,有這樣一尊強大的足以橫掃金丹期修士的九階秘銀傀儡.

他原本以為葉秦在綠袍老祖手中遭到重創,保命手段耗盡,只有坐以待斃的份,這才決心親自動手襲殺葉秦夫婦.

眼看著大功告成,葉秦所有的法器,法寶等財貨,即將到手,卻沒料到葉氏夫妻二人手中居然還留有這樣強悍的九階傀儡,連他最後的兩名同伙都搭進了性命.

可以,他是用兩名同伙的性命,才換來這個逃命的機會.

在這危險四伏的巨島,上古戰場遺跡內,他孤身一人,缺少補給,想要活下去,變得大為艱難.

杜然想到這里,疾速狂逃之余,對葉秦更是怨恨無比.

這尊九階秘銀傀儡的強大威力,同樣出乎操控之人皇甫冰兒的意料之外.

在她想來,銀甲衛如果能擊退杜然等三名金丹中期修士,她便十分滿足了.可是,在這樣短暫的時間內,上湯宮的兩名修士連躲閃,反擊的機會都沒有,抵擋銀甲衛的一擊都做不到,就被瞬殺.

這讓她心中大大出了一口氣.不過,讓她惱怒的是,上湯宮杜然靠著兩名同伙充當炮灰,疾速逃向血色荒原.

皇甫冰兒雖然氣惱,卻也不想操控銀甲衛沖入血色荒原中,去追殺杜然.

銀甲衛一旦走遠,她這邊再出現什麼危險的況,那可就糟糕了.

就在她想控制銀甲衛,退回來的時候.

銀甲衛卻突然動了,它緊握巨銀槍,甲軀一弓,猛然將巨銀槍一投,朝已經逃到廢墟營地邊緣,眼看著就要沖入血霧荒原種的杜然射去.

巨銀槍,化為一道銀色疾電驚虹,撕裂空間.速度之快,遠超過一般的元神法器飛劍,更不要修士的疾奔速度了.

"不好!"

杜然渾身寒毛豎起,足下陡然加速,心中驚恐,連回望一眼都不敢,全力沖向血霧荒原.

數百丈距離,銀芒刹那間即至.

砰!

杜然腦海中才升起不妙的念頭,便覺得自己被一股強橫的巨力撞上,護身罩薄紙一般被洞穿,護甲法器也沒能擋住這一槍,整個人飛了起來,視野內一片色,難以想象的劇痛從身體百骸,瞬間湧向腦海.

緊接著,他的意識便被一片無盡的黑暗所吞沒.

整個人被一杆血色巨銀槍,死死的釘在了廢墟營地外的血色荒原上.

銀甲衛打出這一擊後原地一動不動,視野范圍內失去了敵蹤,安靜了下了,目中血色光漸漸淡去.

皇甫冰兒驚然,她剛才並未操控這尊銀甲衛進行攻擊.

廢墟營地的一角,盤膝而坐沉眠中的葉秦,此時終于睜開雙眼,目中閃過一道平靜而冷冽的光芒.

他已經醒了過來.

你醒了,你的內傷恢複的怎樣了?"皇甫冰兒驚喜交加,這才回過神來,原來是葉秦在用神識操縱這尊銀甲衛射殺了杜然,她一個閃身郁雷,撲在葉秦的懷中.

"嗯,差不多了."

葉秦柔香滿懷,笑道"這龜髓靈虛丹修補受損經脈的效果,比預想的還要快些,已經修補完所有的經脈.接下來只需要再修養半日,不進行激烈斗法,就沒有大礙."

看著皇甫冰兒法力透支而顯得蒼白的臉龐,微微凌亂的發鬢,葉秦忍不住心疼,撫了撫她秀發"冰兒,辛苦了……"

其實是葉秦服下靈丹,施展{坐忘經}功法進入沉眠,只用了大半日,就大致修複完受損的主經脈.

本來,他還會繼續沉眠半日,修補完細經脈,利于身體徹底複原.

但是被銀甲衛駭人的殺氣,提前驚醒過來.

葉秦醒來之後,立刻覺得不妙.

銀甲衛被放出來,意味著冰兒和腐骨鱷都不是對方的對手,已是瀕臨生死危境.

他神識掃過戰場,立刻清楚了場中的況,只是剛剛修補好體內受損的主經脈,沒有輕動(什麼意思?)體內的法力,不便親自動手.

皇甫冰兒操控銀甲衛傀儡,一舉擊殺兩名上湯宮修士,他這才安下心來.

知道杜然即將逃入血色荒原之中,皇甫冰兒,想將銀甲衛召回的時候,葉秦終于出(看不清)法決控制銀甲衛,射出巨銀槍,一舉將杜然格殺.

如果讓杜然逃脫,雖然此人獨自一人,已經威脅不大,但終究還是一個後患.

皇甫冰兒眨了眨眼,見葉秦已經恢複,她雖然久戰之後及其疲憊,卻是松了一口氣.

葉秦見她此刻的神,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思,心中感動,沒再多什麼.

"冰兒,剛才一番大戰,動靜不,容易引來附近的其他腐獸群,此地不宜久留.你先打坐恢複法力,我去收拾這三人遺留的物品,我們便離開此地!"

"嗯!"

皇甫冰兒乖巧的輕輕點頭,端莊坐好,取出一個葫蘆赤霞靈漿,飲下一口,打坐恢複法力.

而腐骨鱷骷髏妖,也趴在一旁不遠處,專心的吸食著腐狼頭領妖丹內蘊含的大量尸氣,彌補自身尸氣的損失.

葉秦收回銀甲衛的巨銀槍,將杜然等三名上湯宮修士所遺留的法器,儲物袋,一同收入囊中.

杜然雖是上湯宮的杜氏弟子,但是明顯不屬于上湯宮的核心嫡系後裔.比杜清良之流上湯宮"天才"修士,地位差了一截.

自然更不要禹維風,嚴豪之類的天道盟宗主,天魔盟巨頭嫡系後裔相比了.手中擁有的頂級法器顯得有些寒磣.

杜然手中只有一柄元神法器"朱金法劍",有破邪之效,品質不錯.另外儲物袋有好幾個,財貨不少,只是沒有頂尖物品.

彭老者的元神法器"天岩飛劍",有輕微的破損,但是還能用.

而青年修士的青焰幡則已經被徹底毀壞,成為廢品法器.

葉秦搖了搖頭.

他們三人的數個儲物袋中,各色財貨"上品靈石,高階法器"頗豐,也值些錢財.

但對于葉秦這樣財力雄厚,擁有五把元神法器,甚至神通法器的修士來,這些財貨卻檔次低了些,只能算是一筆財,略有收獲.

此刻葉秦也沒有時間去細看,把他們遺留的幾個儲物袋,通通收好.

接著,葉秦打出一團火球,將杜然三人的尸首焚燒了個乾淨,沒留下任何痕跡.

他對于這三人,沒有半分憐憫,想要劫殺其他修士,就要有被殺的覺悟.

葉秦突然豎耳傾聽了一會兒,一個閃身,來到皇甫冰兒跟前.

"有不少細碎的足聲在靠近,恐怕是腐獸群.此地空氣中有血腥之氣,把腐獸吸引過來了,不能再停留了!"

葉秦一揮手,將腐骨鱷收入靈獸袋中,快速對皇甫冰兒道.

"嗯,我們走吧!"

皇甫冰兒稍微恢複了一些法力,輕應一聲,起身.

她和葉秦一起,華為兩道青色淡影,往血霧荒原的更深處而去.

兩人進入這處上古遺跡,才過了不到一日.

葉秦敢肯定,綠袍老祖帶著一群蠻島邪修想要霸占這處上古遺跡,現在肯定沒有離開,正在滿島嶼搜尋他們的下落,趕盡殺絕.

他們現在不敢離開這座巨島的,否則等于自投羅網.

只能往深處走,盡量避免被綠袍老祖和蠻島邪修發現.等時間久了,蠻島邪修懈怠之後,才能想辦法離開這座島嶼.

血霧荒原,寂靜荒涼.

無邊的荒原上,各種腐獸橫行,腐狼,腐熊,腐蛇等等.

葉秦,皇甫冰兒二人的速度並不量避免撞上腐獸群,從腐獸活動范圍的間隙穿過.

偶爾遇到落單的腐獸,葉秦也是速戰速決既走,以免驚動其他腐獸,引來不必要的血戰的消耗.

這種血戰,幾乎無法帶來任何收獲.

這些腐獸,皮毛,爪,妖丹等部分煉器,煉丹原材料,大都已經腐爛惡臭,連體內妖丹也沾染了尸氣,漸漸變異.

普通的修仙者,根本無法利用腐獸身上的煉器原材料.

只有鬼修士,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這些腐獸,煉制各種陰毒的鬼系法器,骷髏,骷髏妖,鬼丹等.

葉秦雖然略通鬼道法術,但是也不可能專門耗費精力,去研究這些.

"這島上這樣多的腐獸,跟這島嶼上的鬼修士不知有什麼關系?……島上要真是有鬼修士,可遠比腐獸難纏的多."

葉秦心中疑惑.

他搖了搖頭,這個念頭在腦海間卻是揮之不去.

在血霧荒原這一路上,除了腐獸之外.葉秦也發現極少的血色靈草,大多是腥,或者惡臭劇毒無比,令人敬而生畏.

葉秦卻是意外驚喜.

能在血霧中生長,這些靈草的生命力恐怕不比腐獸差.而且生長在環境惡劣的靈草,往往有劇毒,或者驅毒的功效.

先采摘下來,日後留著慢慢研究,用來煉制辟毒丹和毒丹.

數個時辰之後,葉秦和皇甫冰兒,在蒙蒙的血霧荒原中,隱隱約約看到前方一片連綿高聳的巍峨山脈.




上篇:504 銀甲衛之威     下篇:506 骸骨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