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14 困獸之斗  
   
514 困獸之斗

514 困獸之斗



"殺了他們幾個尋寶修士,功勞還才那麼一點.還不如有沒有什麼上古連寶可以得到,大發一筆橫財!"

那精瘦漢子狂笑.

其余幾名蠻島邪修,也頓時幡然醒悟過來.這位蠻島鄔修的隊長,根本沒打算遵照老祖的吩咐行事,匆忙把尋寶修士殺光.

"這些尋寶修士,逃入這座鬼霧大陣後,一路輾轉來到這座鬼城,中途折了二三人,也沒有放棄.如果不是此地有足夠吸引他們前來略寶物,他們又何必冒險深入此地?"

bot;

這伙蠻島修士,激動的嚷了起來.

身為血色之海頗有威名的蠻島鄔修,殺人奪寶,搶掠越貨,幾乎是家常便飯.以他們的貪婪,是絕不會放過任何可能得到的好處.

況且綠袍老祖不在此地,也沒人能制約他們,當然更是肆無忌憚,一切以撈取好處為先.

"老祖親傳弟子尤天鵬,曾向老祖進,找到一處尚未探尋的上古遺跡.老祖信了,才帶領我等來此島,想要霸占這座島嶼,搜尋此地的上古遵寶.老祖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殺光這些尋寶修士!咱們要搶在老祖霸占此島之前,搶到一些好處才行.否則,老祖把上古遵寶全都搜走了,咱們喝湯的份都沒有!"

那精瘦漢子,冷笑望著前面六七名膽戰心驚的尋寶修士,陰聲道

"尤天鵬那個倒黴鬼,死的太早,對這島嶼知道的不詳細,根本不知道這處上古遺址,到底有些什麼寶物!這些尋寶修士,肯定是發現了什麼殊絲馬跡,這才尋到這島上來!他們千辛萬苦,深入島內,尋到這座鬼城,多半是知道一些隱秘!"

到這里,精瘦漢子,不禁也有幾分喜形于色"我也不貪,只要能得到一二十件不錯的上古遺寶,便心滿意足!等咱們幾個先得了一批寶物,然後再將此地上古遺跡的重要報,報給老祖,不定老祖大悅之下,我等還有機會成為老祖親傳弟子.手握重寶,地位大漲,那以後我等在蠻島,可是前途無限!"

"哈哈……隊長真是手段高明!"

"這才是上策!比殺死幾個金丹期尋寶修士,高明多了!"

眾蠻島鄔修紛紛贊伺精瘦漢子的手段.

可是那六七名尋寶修士,卻是氣壞了.這伙蠻島鄔修,堂而皇之商量怎樣瓜分還沒有找到的上古連寶,根本沒把他們放在眼里.

"憑你們這些蠻島鄔修,也想霸占這處上古遺跡,做夢!

"當我古船據點的尋寶修士,無人麼!"

"在古船據點,足足有十余位元嬰老祖坐饋!他們一旦發現這處上古遺跡,必定大舉殺來,你們這些蠻島鄔修,一個也別想逃走!"

可是,這一伙尋寶修士結陣,操控十多柄飛劍,法刀,陣旗等無神法器,拼命抵擋,有自保之力,卻拿這伙蠻島鄔修沒轍,只能大聲叫罵泄憤.

那精瘦漢子,跟同伙清楚其中的利害關系,對眼前這些尋寶修士的叫罵也毫不在意.

"諸位道友.我等兄弟,也不過替老祖辦事而已,與諸位並沒有什麼不共戴天的血仇.諸位道友千辛萬苦來到此地尋寶,也不容易,要是因為一時意氣,頭腦發熱,非要拼命,喪命在此地,可不值啊!把你們知道的寶物的況,通通出來,我韋仇海,放你們安然離開.甚至,咱們還可以合作一把,一起尋找此島的上古遵寶.怎樣?"

精瘦漢子為了表示誠意,甚至把他威力巨大的烈焰法刀給收了回來,揮手喝令隊其余蠻島邪修退後十佘丈,擺出了一副停戰和的姿態.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的合作提議很虛偽,但是,這也足夠讓這些尋寶修士停止喝罵,紛紛退後,各自收回各色綠光芒法器,緊守陣腳,議論起來.

"不能和他們合作!我等尋寶修士,以尋找天材地寶為生,耗費無數辛苦,才收集來財貨,用于修煉.可是這些邪修,卻是靠著掠奪,劫殺我等尋寶修士為生!在血色之海,我等尋寶修士和鄔修,一向是天生格死敵,見面多半厮殺血戰,極少會同路,更不要起合作!跟他們聯手,根本就是與虎謀皮!我們豈能跟他們聯手!"

"可是,要是現在不跟他們合作,恐怕馬上就要丟了性命.我們這七八名尋寶修士,都是花了少則百年,多則數百年,才修煉到如今這個地步,誰又樂意在和這些蠻島鄔修的斗法中隕落!?如果能避免隕落的危險,就算是和這幾個蠻島邪修暫時妥協,也是可以接受的!

這些尋寶修士,本來就是各有來路,意見相左,並不一致.

蠻島領隊見這些尋寶修士商議起來,也很是滿意,但是這伙尋寶修士只顧著商議爭吵卻一直沒有結果.

他等的十分不耐,眼中精芒閃過,表陰狠起來"怎麼,還需要考慮這麼久嗎?要麼把你們知道的報都出來,咱們合作一把.要麼只有死路一條.兩條路,由你們選吧!再不給個答複,休怪我手下無!"’

這些尋寶修士終于還是沒能強硬起來.畢竟形勢比人強,單憑實力,他們拼不過這五名都是金丹後期八層,九層修為的蠻島鄔修.

領頭的一名黃衫中年修士,終于被逼著出來表態,有些喪氣的拱手道"也罷,咱們合作便是.關于這處上古遺跡的報,我等也只是大概的猜測,算不上什麼機密.

甚至連上古遵寶的影子都沒看到,還不知道有些什麼凶險.我等懷疑,在這座鬼城內,很可能有一座尚未開啟的上古寶庫一."

"哼!蠻島鄔修,什麼時候玫了掠奪,劫殺的性子,居然打算和我

等尋寶修士聯手尋寶?!"

荒靈城的西南角,重重鬼霧之中,突然傳來一聲不屑的冷哼「將那黃衫修士的話打斷"這要是傳出去,你們不怕綠袍老祖的責罰,我們還覺得丟了尋寶修士的臉面!"

話音才落,鬼霧中激射出九道身影,正是一伙金丹中,後期修士.

為首的,赫然是在尋寶修士中威望和實力都頂尖的孫興.

孫興陰沉著臉,掃過五名蠻島鄔修和那六七名尋寶修士.

他後面還跟著的八名金丹修士,他的兩名同伙,以及蔣靈,鄭成輝二人,曹大修士,厲修士,胡修士三人,竟然也正

在里面.

他們一伙,手控飛劍法器,呈半包圍,朝幾個蠻島鄔修圍了過來.

孫興這一伙尋寶修士的出現,頓時扭轉了場上的局面.

尋寶修士的人數一下爆增到十六名之多,遠超過蠻島鄔修的人數,達到三倍之多.

三名尋寶修士圍攻一名蠻島鄔修,就算蠻島鄔修各個都是金丹後期八層,九層的修為,也只有含恨敗亡的份.

當然,人數差距只是簡單的對比.在修士厮殺的斗法場上,雙方實力從來都不按人頭來算.修士是否心齊,法器等階是備足夠,各種因素也要考慮進去.

"該死!"

蠻島鄔修隊長的韋仇海,見西南角沖出九名尋寶修士,驀然一驚,臉色急劇難看起來.

"費盡功夫,才逼得眼前眼前這伙尋寶修士放棄抵抗,主動吐露出此地尋寶的況.還沒來得及得知這上古遺跡內寶物的虛實,又殺出另一伙可惡的尋寶修士!"

場上已經有著十六名尋寶修士,韋仇海可不認為,這些對他們恨之入骨的尋寶修士,在占據了絕對上風後,還會選擇和他合作.

尤其是那孫興,金丹九層巔峰,實力強橫,手腕過人,絕不在他韋仇海之下.他自認不是對手.

"道不同不相為謀,走!"

韋紕海眼見大勢已去,甚至有性命危險,也不敢多做停留,立刻朝

其余幾名邪修喝了一句,猛然往東方向疾沖而去.

這伙蠻島邪修,厮殺經驗極為豐富,一見不妙,紛紛打出各自飛劍法器護衛自身,匆忙逃命.

"別讓他們跑了,殺!"

眾的尋寶修士,恨不得扒了這些蠻島邪修的皮,挫骨揚灰,哪里肯

放過他們.

之前蠻島邪修,已經跟他們血戰了數場,不少同伙道友,都喪命在他們的手中.如今占了優勢,哪里還肯讓他們逃走.

孫興一伙尋寶修士圍殺了過來,最先的那一伙六七名尋寶修士,也立刻反應過來,操控飛劍法器,聯手朝這伙蠻島鄔修撲殺了過去.

"五位蠻島道友,何必這樣心急離開?既然已經來了此地,就留下.巴!

孫興哈哈大笑,操控著四面泛著璀璨黃光的戊土陣旗,猛然射了出去,化為四道黃芒,夾著滾滾轟夭的隕石,籠罩向那五名蠻島鄔修.

"戊JL大陣,心,不要被困在陣旗內!"蠻島領隊的韋仇海大驚.

他可是見過孫興的戊土大陣,一旦全力施展起來,十多名尋寶修士一同往陣旗內灌注法力,威力大的令人難以置信.

他們五名金丹後期的蠻島邪修,恐怕全要圍死在戊土大陣內.

韋仇海操控烈焰法刀,想也不想,猛鰷朝身後追來的戊土大陣四面陣旗斬了出去.

"嗤!"

烈焰法刀,瞬間在半空中劃出一道長達百丈凌厲刀刃,橫空朝孫興的戊土陣旗斬去.而刀身帶起的一片數百丈的洶湧烈焰火海,更是將後面追來的數名修士籠罩席卷過去.

韋仇海自身,卻絲毫不停,足下法力狂湧,一道綠影往東方向疾射

而去.

北備是荒靈城,西面,南面是孫興一伙十多名修士追殺而來,只有東面方向留下巨大的缺口,最適合他們逃命.

其實也不是孫興不想將東面缺口也給圍上,只是他們一伙本來便是松散的尋寶修士,雖然人數是蠻島鄔修的三倍之數,人心並不齊.

如果分散人手,把東面缺口封死,把這一隊五名蠻島鄔修給通的做瘋狂的困獸之斗,他們這些尋寶修士反而要損失慘重,死上幾個也不一定.迫不如尾隨追殺,更有勝算.

"哼,追!就算不能殺死他們,也要給他們重創,讓他們無力逃出

鬼霧大陣,同樣是死!"

孫興冷聲喝道,四面戊土陣旗,迸射出!蓊羰黃光,一陣轟石砸下,把那道長達百丈霸道的刀刃轟碎,接著戊土陣旗一卷,將大片烈焰火海也壓了下去.

但是孫興想要將韋仇海一伙困入戊土大陣,卻來不及做到了.

孫興率領眾尋寶修士,追殺韋仇海一伙.尋寶修士此時人數眾多,聚了十五-~"人,殺的興起,哪里會懼區區五名蠻島鄔修.

"嗨,真是晦氣!"

韋仇海一刀擋下了孫興的戊土陣旗,一邊疾奔,懊惱無比.

"早知道,就不該廢話,趁早把那一伙尋寶修士殺了.好歹也能搶到幾件法器,幾個儲物袋的財貨."

此時-,還一名邪修,甚至有空回望一眼,忿忿不平的抱怨.

"閉嘀!別了擺脫追兵.去和蠻島其他隊伍彙合,再殺回來,最好是能找到老祖,要他們死的難看!"

韋仇海狠厲道,心中極度不甘.

他剛完,忽然見到前方三四百丈鬼霧之中,隱約顯露六七個青衫,藍裳修士的身影,操控法器,正一副戲謔的冷望著他們.

韋仇海一眼便看出,這伙人絕不是清一色綠衫的蠻島修士.

他們的逃命速度極快,沖過百丈也不過是一眨眼而已.

韋仇海已經看清,當中的一個年青修士,帶著一抹冷笑,正是那位連綠袍老祖接連兩番出手也沒能殺死的金丹修士.

不偏不巧,葉秦一伙七人,把東面缺口給堵了,和孫興一伙「合圍成了一個大包圍圈,把他們這一隊蠻島鄔修給包圍進去.

"不好!此子怎麼也在這里!這子,比孫興還要恐怖幾分."

韋仇海頓時驚駭失聲,心中生出一絲恐懼.

但是轉眼間,他心中對葉秦的一絲驚恐,轉為滔天的暴戾之氣,雙手連拍,化為無數幻影,法力傾瀉,狂打向烈焰法刀.?∏

這柄高階元神法器,一百余年的溫養淬煉,威力已經達到元神法器的頂峰.?∏

烈焰法刀瞬息之間,得到法力補充,暴漲到**十丈之巨,迸射出無比熾烈的焰芒,刀身如電,火影重重,隱隱轟鳴之聲,聲勢之凌厲霸道,令人心頭發緊.?∏

"兄弟們,拼了!無論如何要殺過去!否則今日全要喪命在此地!?∏

韋仇海瘋狂厲吼.?網∏

以他金丹九層岌峰修為,一柄威力巨大的高階元神法器,全力施展而出,就不信,葉春會不躲迫讓開道路.




上篇:513 荒靈城外     下篇:515 自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