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19 冥炎  
   
519 冥炎

519 冥炎



天空,數十里厚的濃濃鬼霧,居然如同潮水般,排山倒海的朝兩邊退散開來.

一頭翼展足足有二百余丈的雙頭鷲骷髏妖,雙頭四目投射出一股逼人的黑色幽芒,展翼盤旋,破開重重鬼霧,從天空降下.

這雙頭鷲骷髏妖,生有雙頭四翼六足,噴出的黑焰鼻息就長達數丈,渾身皆是漆黑骸骨.它一對巨型骨{}一拍,卷起濃濃的黑氣,瞬息間便飛射過十余里的距離.

一團被黑霧籠罩的鬼影,冷漠的站立在那雙頭鷲的頭上,俯瞰著下方骸骨山脈成群厮殺的修士.

雖然它渾身籠罩在詭異的黑氣之中,看不清半點身形樣貌.但是這道鬼影無形散發的恐怖威嚴,卻令方圓數百里之內,只有它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拜見吾主!"

兩大元嬰初期鬼修,骷髏將軍,還有尸王,見到在天空盤旋的雙頭鷲,立刻停下追殺綠袍老祖,拜倒在地.那種崇拜和恭敬,沒有任何遲疑.

"恭迎鬼主!"

眾多的骷髏,僵尸,這些金丹鬼珍,也紛紛舍棄了正在厮殺的蠻島邪修,召回各自的鬼器,戰栗拜倒叩首.

而那些蠻島鄔修在這巨大的靈壓震懾之下,一個個被震住,面面相覷,驚懼萬分,一時間驚惶失措,不知道是該逃竄,還是俯首拜倒.

"鬼∼鬼主?!閣下是這座方圓萬里的巨島,統領著此地所有的金

丹鬼修和元嬰鬼修的真正主人?"

綠袍老祖臉色慘白,寒氣直冒,心中驚駭的難以形容.

鬼霧大陣的禁空禁制,對雙頭骷髏鷲和那鬼影,居然毫無作用.原因恐怕只有一個,這鬼影就是這座鬼霧大陣的掌控者,能夠肆意的操控這座大陣.

但此時,綠袍老祖卻甯願自己從來沒有出現在這座鬼島上.霸占此島的心思,早就被拋出九霄云外.

他現在,後悔的連死的心都有了.

光是鬼主的乘騎,便是一頭十一階元嬰中期的雙頭鷲骷髏妖.

這雙頭鷲骷髏妖,甚至已經能夠化形.同階的骷髏妖,實力同樣遠勝修士.就憑這頭元嬰中期的雙頭骷髏鷲,就已經足夠殺死他,令他無法逃脫.

這頭十一階骷髏鷲,僅僅只是這位鬼主的乘騎而已.更不要,鬼主這樣恐怖的存在.

如此磅礴恐怖的靈壓,綠袍老祖只在血海一方海域之主的元嬰後期岌峰修士身上感受過.這樣的元嬰後期巔峰修士,甚至能夠跟天道盟五大宗主,天魔盟五大巨頭相提並論,那是有資格沖擊化神期的強大修士.

"我就是荒靈鬼主.我原本以為,你會知難而退,沒想居然如此愚蠢.就算是天道盟宗主親來此地,也不敢妄,滅我荒靈鬼島.你一個普通元嬰中期修士,算什麼東西?!

鬼影發出冷笑,詭異的黑氣之中,突然伸出一只烏黑的鬼手掌,手中上方飄著一縷淡淡的幽黑火焰,幻化為一朵黑色蓮花,黑的幾乎吞噬了周圍所有的光線.

鬼影屈指一彈.那朵黑色蓮花,億為一道黑芒,射向地面的綠袍老

"冥炎!?"

在地面半跪著的骷髏將軍,還有尸王到那綾鬼火,心中都不由發出驚呼,竟然露出一副極度畏懼的模樣.

綠袼老祖克毫不猶豫噴出一大口精元,渾身綠色煞氣芒暴漲,化為一道綠色遁光,朝骸骨山脈外沖去.

接著他又催動綠煞劍護身,同時又打出幾件高階防禦元神法器"青鱗法盾","金玄甲胄",件件品階不俗,就連他的九階化骨蛇骷髏妖,都一並放了出來保命.

綠袍老祖面對元嬰初期的骷髏將軍,或者尸王,還有一戰之心.

可是面對這位元嬰後期溘峰實力,統禦荒靈島嶼所有鬼修的鬼主,堪比宗主和巨頭,他卻連拼死一戰的決心都生不起.

元嬰中期和元嬰後期巔峰,差的雖然只是一個階位,但是卻差別

尤其是宗主,巨頭這一級別的元嬰後期修士,擁有重寶,更是遠非一般元嬰修士可比,他恐怕連鬼主的一二十分之一的實力都不如「必死無疑.

綠袍老祖求生之心急切,那道綠光的逃逸速度已經到了極致.

可是那朵黑色蓮花的速度"賧$溜溜"的疾旋飛轉,劃破天際,朝綠光追來!十里,八里,六里一黑色蓮花所化的黑芒,幾個眨眼工夫,已經逼近.

綠袍老祖不知那朵黑色蓮花是什麼東西,可是以骷髏將軍和尸王的修為居然如此畏懼,他哪敢讓它靠近.

他終于忍不住出手,綠煞劍劍身一抖,耀眼的綠色劍芒,朝那枚鬼火猛斬了過去.

"咔螵」!"一刹那,綠煞劍百丈劍芒,斬向射來的那朵黑色蓮花.這朵黑蓮鬼焰,飄落在綠煞劍這柄神通法器上."呲∼呲!"

幾乎是一瞬間,黑色蓮花就將光芒耀眼的綠煞劍吞噬,綠煞劍失去控制,在黑炎的焚燒下不斷損耗,連劍身也燒了起來,搖搖晃晃墜落在骸骨山脈上.

這朵黑色蓮花,毫無阻礙的落在綠袍老祖的青游法盾,金玄甲胄上.青鱗法盾,金玄甲胄這兩件元神法器,連抵抗一下都無法做到,也沒有逃脫綠煞劍的命運,眨眼間喪失光澤,成為廢品.

"不!這是什麼鬼火,怎麼可能一下廢了老祖我的神通級法器?這可是神通級的法器,元嬰鬼修的鬼火,根本不可能傷它.一,除非是化神期的鬼修,所掌控的鬼火才能辦到!"

綠袍老祖頓時慘叫,瘋狂的拍出一道道雄渾的掌力,試圖將那金玄甲胄上的黑炎撲滅,驅散.可是沒有任何作用,這黑炎接觸到任何物品,都燃燒.

黑炎迅速燃上他的衣裳和肉身,連他的骨髓都無聲無息的燃燒起

"難道是傳中的冥炎,西幽大陸冥界才有的冥炎,能焚燒世間一切生靈,靈氣的冥炎!怎麼可能,此火怎麼可能出現在血海!不,本老祖不甘心,血海怎麼會出現這樣逆天的冥火!"

綠袍老祖整個人化為一團洶洶燃燒的黑焰,淒厲的慘叫聲中,透露出難以置信的絕望和驚恐.

緊接著,便見到一片幽黑的光焰將他完全包圍,綠袍老祖的肉身,從骨髓到脛骨,四肢百骸和頭顱,徹底焚為灰燼.

連他的元神從肉身中逃竄出來,卻被黑炎繼續纏繞焚燒.

那團元嬰期的元神,在黑炎的焚燒下,元氣消耗,光芒急劇暗淡

從元嬰無神暴跌至金丹,築基,練氣期元神,最後成為一縷毫無元氣的純粹陰魂.

在這巨島,這樣的陰魂多的是,這縷陰魂茫然四顧,不知所措.

骸骨山脈上,一片死寂,只有那朵燒死綠袍老祖之後漸漸消失的黑炎,顯得分外刺目,震懾心魂.

"綠袍老祖,死,死了?!"

那些蠻島鄔修,任誰也沒想到,鬼主打出的一綾鬼火,就將綠袍老祖這位元嬰中期修為,縱橫一方的強橫修士,當場瞬殺,甚至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

觀望這一切的蠻島鄔修,眼睜睜的見到那綾冥炎,瞬間將綠袍老祖吞沒,一個個驚恐的手腳冰冷,心如死灰.連綠袍老祖這樣強悍的修士,都枝這鬼火一燒既死,他們能活下來?

"居然能認出這冥炎,也算頗有見識.死在本主手上,也算你的

鬼主望著那綾綠袍老祖鵠陰魂,冷冷道."主人,這些金丹修士,是否一並殺了?"尸王見綠袍老祖隕落,舔了舔烏黑的嘴唇,連忙恭敬詢問道."不必,這些金丹修士,放他們去荒靈城!"

荒靈鬼主望了一眼閉目待死的眾蠻島邪修,陰森道"荒靈城內有一件上古遵寶,!還需要借他們之手,將它取出來.不過除了金丹修士之外,不能放任何元嬰修士進入荒靈城!只要是元嬰修士見一個殺殺一個!此上古遵寶若是落入實力強橫的元嬰修士手中,必壞本主謀劃數百年的大事!"

"是,遵命!屬下帶隊去巡視骸骨山脈,血霧荒原,僵尸嶺各處

不放一個元嬰修士進入荒靈城內!"

"屬下定讓這些金丹修士老老實實去荒靈城!"

骷髏將軍,尸王不敢質疑鬼主的命令,立刻叩首領命.

雙頭鷲骷髏妖一聲尖銳的啼嗚,負著鬼主沖上天空,消失在天際鬼霧之中.

眾金丹期鬼修紛紛散去,遁入漫漫鬼霧之中,四散到島嶼各處去

眾蠻島鄔修身軀顫抖,直到鬼修士都消失,才饋定下來.他們面面相覷,不敢置信自己居然神奇的活下命來.不過,他們也不是傻子,鬼主的話已經講的明明白白,讓他們去荒靈城.

況且還有尸王監視著,要是不去,那後果一不會比綠袍老祖的下場更好.

至于去了荒靈城會有什麼後果,那是以後的事了.

他們不敢停留,化為十多道光芒,繼續翻越骸骨山脈,朝荒靈城

千里之外,荒靈城.

二十多名尋寶修士稍事打坐休息,恢複了法力,准備進城.

這座荒靈城,大部分都已經是坍塌的廢墟,顯然是在仙妖大戰時,遭到毀滅性的打擊.不過,估計妖族修士是從天空攻入城內的,所以城門反而還大致完好,並無破損.

城牆也因為年代久遠,早已經被血霧,鬼氣腐蝕的斑駁不堪.陰暗的鬼霧之中,這座荒靈城呈現一副古老滄桑,破敗的景象.

但是,在場沒有一個尋寶俸士,敢掉以輕心這座荒靈城.葉秦冷靜的望著古城,心中琢磨著什麼."夫君,此城有些古怪,我們還需心些!皇甫冰兒低聲道.

"嗯,我對陣-法之術從未修煉過,看不出有什麼名堂.不過,好在這里的尋寶修士當中,不乏有精通陣法的道友,他們應該能看出這古城的凶險之處!我們跟著他們進去便是."

葉秦點了點頭,他的實力在眾尋寶修士當中也算極強,但是不會冒然行動.他朝冰兒看去,見她的臉上充滿了擔憂之色,不由緊緊握了握她冰涼的手.

"諸位道友咱們必須盡快進入這座荒靈城內,找出此地的上古連寶."

孫興正色道"哪一位道友,願領頭,闖這古城?"

"孫道兄,修仙界的城池,通常都布置了各種複雜無比,威力巨大的護城大陣,守衛城池.這座城池應該也不例外,必有防止妖族修士,妖獸群的突然襲擊的護城大陣.這種護城大陣,威力極為恐怖,甚至連十階以上的妖族修士往往也能一舉轟殺,更不要我們這一群金丹期修士了!"

"此城現在雖然已成廢墟,但是城內依舊留著一些殘陣.這些殘陣,還能發揮出部分陣法的功效,依舊擁有極強的威力.這殘陣,殘缺了一部分,反而比完整的陣法,還更麻煩."

立刻有一位精通陣法的儒衫修士,搖頭道"就拿這城門未,也留有殘陣.根本無法用正常的破陣之術破解,只能強行捕毀!

葉秦聞,望去.

荒靈城的城門上,果然泛著暗淡的古樸光芒,各色光芒之中,隱隱流淌著無數上古法符.

"那就強行把它轟開吧!"

孫興尋思了一下,也沒有其它的辦法.

眾尋寶修士,數十件飛劍法器,強行轟擊古城城門,准備將其轟塌,進入這座萬年前修築的古城.

這時-,從千里之外的骸骨山脈,突然隱約傳來沉悶的聲音.

接著,還有微弱的光芒傳來.

眾尋寶修士都是一驚.

"那是什麼聲音?"

葉秦驚駭,停下手中的金鳥曜光劍,朝遙遠的骸骨山脈方向望去.

皇甫冰兒驚然搖頭,不知.

"似乎聽著是什麼人的話聲,可是這聲音怎麼傳出這麼遠?!.難道是無嬰修士在斗法?也只有元嬰修士,才能發出這樣巨大的聲響.

孫興仔細凝聽,皺起眉頭.

"有這個可能,不定其它的元嬰修士也聞風而來,想要得到此上

古遺跡內的寶物!在骸骨山脈打起來了!"

眾尋寶修士,議論紛紛,都有些惶惶不安.

那聲音,光芒,能透過重重鬼霧,從上千里之外傳來,未免有些駭

可是,距離大遠,他們根本不清楚那里究竟發生了什麼.

"不要理會這麼多,咱們抓緊時間,先進城再.不管什麼寶物,先搶到手,撈一把就是.等血海各路尋寶修士齊聚,這里就沒有咱們的份了!"

孫興大聲吼道,操控著的四面戊土陣旗,發出陣陣巨岩落石,轟擊

"轟!"

在數十柄元神法器的輪番轟擊下,荒靈城的大門,終于坍塌出一個數丈高的大洞.




上篇:518 鬼主     下篇:520 聚雷靈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