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24 進入通道  
   
524 進入通道

524 進入通道



十三名金丹修士分五枚令牌,明眼人都知道,根本無法分配.

"在下馬某人,有個建議,咱們不分令牌,只分寶物.之前拿了內庫大令牌的五名道友,等取得了寶庫內的寶物之後,都拿出來給大家均分.這樣人人都有份,才最公平!"

人群中,一個粗暴的聲音大喊道.

葉秦驚訝扭頭看了過去,卻見是一名身穿黃棕大袍,滿臉漆黑的中年大漢,在人群中唯恐不亂的大事鼓噪著.隱約記得此人似乎是一個團伙修士的頭領人物,有幾分霸氣和魄力,居然敢向孫興等五人挑釁.

"不錯!大家冒一樣的風險來此地尋寶,好處當然也要均分!不分令牌,而是將從上古寶庫內得到的寶物,都拿出來分!"

"正該如此!……一見有人帶頭,立刻便有其他修士,能跟著響應,鼓噪起來.

孫興,龐修士,曹大修士等人,聞紛紛變色.

這黑臉修士膽子不,居然敢把主意打到他們身上,要把他們已將得手的內庫大令牌,再吐吐出來.先不內庫大令牌,能夠得到什麼寶物.

單講內庫的寶物和外庫的寶物,分別是給元嬰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功勳獎勵品,明顯可以看出兩種寶物的品階,肯定有極大的區別,他們有誰肯把頂階寶物,分給其他人?!

"呸,姓馬的,你鼓噪什麼,想的到美!!"

曹大修士聲色俱厲,朝那黑臉修士怒喝.

那黑臉修士臉色一變,剛想發作,卻不料曹大修士眼中凶光一閃.

"分一個的令牌,居然這般爭執不休.有什麼好?嗦的,誰有本事誰搶到手便是誰的.動手搶令牌!

曹大修士一聲厲喝,猛然打出鎮魔縋護身,身形一閃從原地消失,朝數十丈外地上的幾枚令牌沖去.

曹大修士的兩名同伙厲修士,胡修士,早就等著這一刻了,興奮大吼,一起沖了出去,打出各自儲物袋中的法網,飛劍等法器,掩護曹大修士搶奪令牌.

混賬,曹氏,居然敢搶令牌.

"去死吧!"

"殺!給本道友殺了他們!"

眾尋寶修士早就繃緊了神經,做好了談不了就動手的准備.曹大修士這突然暴起出手,頓時拉斷了眾人腦筋中繃緊的弦,就像一滴油濺射了滾燙的油鍋,轟的一下爆炸.

4進入通道沖三名金丹修士分五枚令牌,明眼人都知道,根本無法舢酪.

"在下馬某人,有個建議,哨們不分令牌,只分寶物.之前拿了內庫大令牌的五名道友,等取得了寶庫內的寶物之後,都拿出來給大家均分"這樣人人都有份,才最公平!".人群中,一個粗暴的聲音大喊道.

葉秦驚訝扭頭看了過去,卻見是一名身穿黃棕大袍,滿臉漆黑的中年大漢,在人群中唯恐不亂的大事鼓噪著.隱約記得此人似乎是一個團伙修士的頭領人物,有幾分霸氣和魄力

居然敢向孫興等五人挑釁."不錯!大家冒的風險恭此地尋寶好處當然也要均分!

不分令牌,而是將從上古寶庫內得到的寶物,都拿出耒分憐"正該如此卜見有人帶頭,立刻便有其他好幾名修士,跟著響應,鼓噪起來.?.孫興,龐修士,曹大修士等人,聞紛紛變色.

這黑臉修士膽子不,居然把主意打到了他們身上『要他們把已經得手的內庫大令牌,再吐出來.先不內庫大令牌.能夠取到什麼寶物.

單講蟲庫的寶物和外庫的寶物,分別是給元嬰修士和金丹修士的功勳獎勵品,明顯可以看出兩種寶物飾品階卜肯定有極大.差別.,他們有誰肯把曬級寶物,分給其他人?!"呸,姓馬的,你鼓噪麼"想得倒美!!:"

曹大修士聲色厲俱廠朝那黑臉修士怒喝.邵黑臉大漢臉色一變,剛想發作,卻不料曹大修士眼中凶光一閃"分一個令牌,居然要這般爭執不休.

有什麼好鑼嗦的,誰有本事誰搶到手便是誰的.動搶令牌!"

曹大修士一聲厲喝,猛然檉出鎮魔槌護身

身形一閃從原地消失,朝數十天外地上的幾枚令牌沖去匕曹大修士的兩名同伙厲修士,胡修士,早就等著這一刻了,興奮大吼,一起沖了出去.打出各自儲物袋中的法周,飛劍等法器,掩護曹大修士搶奪令牌."混賬,曹氏,居J然敢搶令牌!""去死吧!""殺!

給本道爺殺了他們眾尋寶修士早就繃緊了神經,做好了談不攏就動手的准備.曹大修士這突然暴起出手,頓時一下拉斷了眾人腦筋中緊繃的弦,像一滴水濺射入了滾燙的油鍋中,轟的一下爆炸.

十八名尋寶修士,幾乎同時打出法器,攻擊周圍的修士,一邊瘋狂搶奪五枚令牌,一邊阻止其他修士得到令牌.

?咩弘r,誰,誰偷襲我∼?"卜"速搶令牌!""曹氏,爾敢!"

甜.興一見曹大修士動手奪令,頓時頭忠,拍手打出四面戊土陣旗,使想要朝曹大修士卷去.

可是,周圍爆射出來的法器太多,甚至有不少法器朝他激?射過來,他根本沖不過去.

這六方形地宮的空間,也就紋百丈大臥十八名金丹中後期修士一齊動手打出法器,厮殺斗法,那就根本無法施展開來,混亂無比的場面,甚至連躲避的空間都不夠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黴的尋寶修士,在混亂之中遭到數柄元神法器的亂攻,一柄飛劍從胸口穿過"噗嗤"帶咄大篷鮮血,慘叫一聲,當場殞命,成了第一個喪命者.

可是,一群尋寶修士已經眼發熱,合作尋寶的事特都被拋謬腦後,眼中只剩下那五塊黑色的令.

曹大修士動數十丈距離對地而,不過是I那而已,南只大手一揮,也不看其它令牌,單單抓攝向地上的標著"令二","令五"兩枚令牌,一把將逕兩塊令牌緊抓在手中.

他還沒有喪心病狂到把五塊令脾全部都抓入手中的地步一十如果把五塊令一起抓摁的話,那樣只佘招來所有修士的.瘋狂攻殺》那是必死無疑.

而且,他抓"令二如,""令五",是有目的的.令二,在他的手中唧而令五,在葉秦的手中☉

所以,儈要同時搶走這兩塊令「玲自己的兩個手下兄弟.

"曹氏,居然想要搶走兩塊令脾,做夢!"

?葉秦一直冷眼旁觀著局面,在等待最佳的出色時機.

此刻一見廳內場面大亂,知道機不可失,一張口,五道各色光芒的飛岳頃刻間射出

組成大五行劍陣護衛自身?

隨後,他疾掐水系禦劍法決,天一幽水劍遁去行跡氣息,從漫天沼器中穿過,靈巧的避過眾多法器,朝曹大修士逼近,腐骨鱷骷髏妖,也同時拋了出去,朝地上的令牌沖去,搶奪令牌.

皇甫冰兒打出了冰火雙系無神法器,不過,她卻是負責護衛葉秦和她自身的安全.葉秦手中有一塊大令牌,同樣要防備遭到其他修士昀偷襲搶奪.

這樣混亂的場面,她不敢只攻不守.否恐怕刹那葉桊將令五交給皇甫冰兒,立刻朝六邊形寶庫大廳的一個通道.沖去.

皇甫冰兒飛快點頭.

這個通道的入口處,窶著一個巨大的"恤土"字.

正是金,木,水∧火,土五條通道中,排位第五q

大廳的第六個通道的入口,並未寫字,是董座上古寶庫的核心庫.

葉秦手中有"令五"令牌,冰兒的手中有"令五"令牌.

這兩塊令牌,都允許進入第五條運道,從里面取得金丹修士,甚至.元嬰修士所需要的寶物.

至于剩下三塊令牌,最後被誰奪去,不關葉秦的事,他也沒工夫去理會那麼多.

曹大修士,還有葉秦,先後槍奪走了五枚令中的兩?枚剩下的三塊令,自然爭奪的更加激烈這種局面『早就談不攏,關鍵的時候還是自身的實力靠得住.

只有.實力最強樓的尋寶修士,才能將令牌搶奪到手.

眾尋寶修士,瘋狂厮殺,搶奪令牌,不惜豁出性命.

孫興有心讓這場動亂平息下來,可是他已經控制不住,殺眼的場面,氣的他破口大罵了幾句,搖了搖頭,也管不了這麼多了,收了四面戊土陣旗,轉身射入第一條通道"金"字庫.

片刻之間,令牌被哄搶一空.

搶到令牌的修士,紛紛沖入了五條通道雨.

"這些通道內有上古修士布下的禁陣,沒有令牌就沖進去,,那是找死!’’

"咱們只有等他們出來,再動手奪寶了!"

大廳中央,三名從剛才殘酷的厮殺中活下的尋寶修士並未得到寶庫的通行令牌,衣裳凌亂,渾身沾染血跡卜滿臉的不甘,恨恨道.滿臉的無奈,卻不敢去檀闖通道.

地上還橫躺著幾具尸體,這些都是在剛才夭4!,戰中身亡隕落的尋寶修士.

而遠寓大廳中央,躲在偏僻一角的五名金丹修士,則早早的避開了這場災禍.

"要是我{o剛才也在其中,怨怕現在多半也成為一具冰冷的尸體,甚至可能尸骨無存.""不錯,還好退出的早!

"蓿靈和鄭成輝,相互望了一眼,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神色.

王氏叔侄二人,卻早已經看懾眼了,驚出一身冷汗,半句話也不出來〉




上篇:523 爭奪令牌     下篇:525 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