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41 殺樊修士!  
   
541 殺樊修士!

541 殺樊修士!



荒靈島上,鬼修和眾元嬰修士大戰,徹底大亂起來.

此時,上古寶庫的中樞內,也到了極其危急的時刻.

"砰,砰,砰"

中樞冰庫內,元嬰級冰蟾妖靈,凶悍的撞擊著禁錮住它的土牢狂獄.

土牢黃色的外殼上,裂紋一條條出現,變大.

每一次撞擊,都意味著葉秦,孫興等人所剩下的時間,縮短了一刹那,時間已經顯得極為緊迫.等冰蟾妖靈沖破土牢的禁錮,他們若是沒有逃出冰庫,只怕全要死在這里.

要是在這段極短的時間里,不能關閉這座上古寶庫陣法禁制的運轉,那麼之前眾修士所付的巨大代價,將毫無意義.

可是,要讓他們就這樣轉身離開,卻不甘心.

畢竟,他們還是有機會,關閉冰庫內的禁制陣法的.

五名修士一陣驚懼過後,片刻不敢耽擱,立刻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到大廳中央的白玉蓮台上來.

精通陣法的孔世已經身亡隕落,葉秦等五人盡管提心吊膽的,生怕再引出什麼變故,但時間上已經根本不容許他們去過多考慮.

樊修士一副漠然,直接朝蓮台飛去,靠近蓮台十丈之處.

其他幾人相顧一眼,見無危險,也紛紛靠近蓮台.

離得近了,眾人從蓮台上感受的冰靈壓更強,冰寒氣系的從蓮台上湧來,讓眾人的身軀幾乎冰僵,血脈難以運行,驚歎這蓮台上的冰蓮子冰靈氣如此強烈.

冰玉蓮台上的禁制符文,五色璀璨光芒依然流轉不息,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蓮台中央那團氤氳靈氣中浮動的冰蓮子,也沒發生任何變化.

樊修士一眼掃過整個冰玉蓮台後,立刻發現了不同尋常的地方"各位道友這蓮台上銘刻的五片蓮花花瓣上,都有一處令牌的凹印,似乎和其它五條寶庫通道的通行令牌差不多大!"

之前曹大修士身上的木庫通行令牌,已經被樊修士拿在手里.

葉秦,孫興等人也立刻注意到這一點,紛紛拿出各自的通行令牌進行比對,果然大一樣.

"這枚蓮台中央的神秘蓮子,經由這蓮座台花瓣上雕刻的禁制陣法,維持著這座上古寶庫禁陣的運轉.要想關閉禁陣,就必須先斷絕它們之間的聯系!"

對比了一下後,龐修士神色欣喜道.

到這,樊修士眼中精光閃過,語氣肯定道"這五處印記,正好對應五枚內庫的通行大令牌,一般大,極有可能是同時將五枚大令牌按入其中,開啟和中止這座寶庫內禁陣的運轉!"

樊修士這番猜測合理之極,眾人紛紛點頭.

"我們各持一塊大令牌,同時按入凹印內!"

孫興略一思索,隨即贊同.

"冰兒,孔世身上還有一塊大令牌,正好可以將它取來."

葉秦道.

皇甫冰兒點了點頭,立刻飛身到孔世身死之處的冰渣中,從中迅速翻尋出了他的儲物袋內的一塊大令牌.

她注意到,孔世的儲物袋中,還有兩件從水庫內取得的元嬰級的原材料.

孔世的孔雀火焰翎在樊修士的手中.

他死之後,眾人忙著對付冰蟾,一時間也顧不上去搜出另外兩件原材料.當然了,這兩件原材料,對他們的吸引力不大,這東西遠不如元嬰丹一般重要,他們也沒心思去拿取.

"這兩件原材料,可以用來煉器,煉丹,不定夫君用的上!"

皇甫冰兒看見儲物袋內的兩件原材料,心中一動,纖手稍微一頓後,翻手取出一塊大令牌,一邊默默收好孔世的儲物袋,重新返回白玉蓮台邊上來.

"五塊令牌,都在此處!"

"每人各持一塊大令牌對應的五色花瓣的位置!准備好!"

"按!"

五名修士各持令站好,相視一眼後,孫興一喝,眾人同時將通行令牌,朝凹印處按了下去.

只見五枚黝黑的通行大令牌,與蓮台上銘刻的花瓣尖端的印記,完美的吻合在一起,一絲多余的縫隙都沒留下.

刹那間,冰玉蓮台上光芒大作.

無數五色符文光影同時升起,紛亂躍動.

同時,這五枚通行令牌上,也分別射出一道手指粗細的五色流光,投在中央的神秘蓮子上,與符文相映形成一道璀璨的光幕.

眾人頓時被這番奇景,震驚的縮回手去,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不過這洶湧的五色光幕來的也快,去的也快.在以神秘蓮子為核心旋繞一圈後,所有五色光華同時開始散去,整個冰玉蓮台上銘刻的符文也同時黯淡了下來,很快失去了光澤.

白玉蓮台上,沒有任何禁制光芒存在.

也沒有任何靈力,透過五片花瓣,向冰庫的各冰壁輸送過去.

只有一枚散發著神秘氣息的冰蓮子,靜靜的躺在蓮台的正中央.過了不知多少歲月,它依舊生機勃勃,似乎隨時可能破芽生長,成為一株冰蓮.

"這就成功了?"

孫興退後一步,滄桑的臉上,有些不敢置信.這座上古寶庫的禁制,居然被他們五名金丹修士,合力停止了.雖然,他一直希望能夠成功做到這一步.但是真的做到了,他反而有些難以置信.

完成了這一步之後,他們已經可以離開中樞冰庫,前去其它幾座庫房,隨意拿取任何庫藏寶物.沒有禁制,會阻止他們.

"成功了!這座上古寶庫的禁陣已經停止運轉了!"

樊修士的臉色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目光深處,卻露出一絲激動,緊緊的盯著蓮台中央的神秘冰蓮子不放.這枚冰蓮子,距離他只有短短的十丈,便能取到手.

可是,他沒動手去取.

他知道此物的厲害,壓根就沒有動手去拿取的念頭.

孫興,龐修士,葉秦等人,當然也並不眼拙.

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到這枚作為整個寶庫中樞的神秘蓮子靈力之源的物品,有著多麼高的價值.

能作為整個上古寶庫的禁陣運轉核心,這枚冰蓮子不是寶庫內任何一件藏品可以相比的.

各個庫房的庫藏內,有大量十階到十二階元嬰級修士使用的物品,神通法器,神通符?,元嬰級原材料,元嬰級秘籍等等.

這枚神秘冰蓮子,絕對不比其中的任何一件差,甚至要好上太多.

孫興和龐修士二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雙眼中射出的強烈占有的光芒,幾乎要把蓮台中央的蓮子給直接搶了過去.連一旁冰蟾妖靈不斷撞擊著土牢的聲響,他們都充耳不聞.甚至可以為了這枚冰蓮子,放棄其它所有的庫藏寶物.

他們沒敢動手去取,卻是因為知道其他幾人正虎視眈眈.

"北溟冰蓮的蓮子?"

葉秦心中激動,震撼,記起了《蓮花寶典》對北溟冰蓮的描述.此枚冰蓮,跟書中的記載,太像了.

還有,他見過大神通古器馗牛鼓,這枚冰蓮子的威力不亞于馗牛鼓,應該也是一件大神通級的物品.

孫興和龐修士,都沒有見過大神通物品,沒往這方面多想.可是,他們知道,這樣一件靈物要比神通法器還更有價值.這件靈物近在眼前,唾手可得!

冰蓮子,只有這麼一枚,誰能得到?

這樣頂階的靈物,誰都想要,可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活著拿到手.

葉秦迅速和皇甫冰兒對視了一眼,雖然他很是激動,希望能得到手,但是卻搖了搖頭,把這個念頭壓了下去.

孫興金丹九層,手中有三件神通古器.

龐修士金丹八層,手中還有一枚大威力的神通符?,未使用.

至于樊修士,金丹七層,此人行徑極為怪異,無法預測,不知道他有什麼手段.不過,看他一副毫無畏懼之色,只怕手中握有霸道的殺手锏.

這三人都極有戰力,沒一個好惹.

即使他們夫妻聯手,所占的優勢也極為有限.

這三人一旦拼命的況下,把各自的殺手锏亮出來,況將極為危險,兩敗俱傷都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葉秦沒指望,自己能毫發無損,把這三人都干掉.

而且冰蟾正在猛撞土牢禁錮,很快就會從中脫困,所帶來的威脅尚未解除之前,五名修士之間相互內斗,自損實力,恐怕最後誰搶得那枚神秘蓮子,下場也不會好到哪去.

葉秦在電光火石之間,已經盤算清楚其中的厲害,神念傳音給皇甫冰兒"見機行事吧,能取則取,取不了便放棄.回頭去木庫,多取幾枚元嬰丹!"

"好."

皇甫冰兒微微點頭.

葉秦有顧忌.

孫興心中,同樣有這樣的顧忌,對葉秦,龐修士心生忌憚.都是一些橫行無忌的修士,沒有一個好招惹的,這枚神秘冰蓮子的歸屬,還輪不到他來決定.

孫興想拿,卻又擔心其他四人的反應.

"孫道友,你想取,直接取就是了.我放棄!"

樊修士冷冷道.

"樊老弟不要這冰蓮子?"

孫興聞一怔,又朝其他人道"你們幾位意下呢?哪位道友想取這枚蓮子?時間緊迫,冰蟾快出來了,可容不得多想!若是沒人想要,我便取了."

口中雖然謙讓,但是眾人都看的出來,他是極想要這枚蓮子.

"這枚冰蓮子,品階太高,恐怕到了元嬰後期才能用上.以我們夫婦倆的修為,離元嬰期還遠,很長一段時間里都無法使用它,就不爭了.但是不管是誰取了這枚蓮子,其它寶庫內的庫藏,我夫婦二人,必須多拿兩份."

葉秦道.

龐修士猶豫了一下.

他手中神通符?只剩一道,如果要和孫興爭奪,能不能湊效不.就算解決掉孫興,一旁虎視眈眈的葉秦夫婦,缺少制衡,只怕也會翻臉出手搶奪.

到時他失去神通符?作為最大依仗,肯定不敵葉氏夫婦,白白替他人作嫁衣裳.

衡量一番後,他心中也發起狠來.既然以葉秦夫婦的實力都選擇放棄,他也一樣.

等出去後,聯手大廳中等候的祝,楊修士,再找機會,再用神通符?偷襲,將孫興殺了,奪取冰蓮子和神通古器.

心中有了打算後,龐修士也勉強一笑道"龐某也懶得爭了,讓給孫兄便是.但是寶庫中寶物,必須多分一份.時間不多,孫道友要取便快取吧!"

孫興聽他們紛紛放棄,不由愕然,居然沒其他人願意要這枚冰蓮子.

"這個好!要是孫某能取得這枚蓮子,我的那份寶物分成五份,我只取其中一份,其他都作為四位道友的補償."

孫興大喜道.

"快點吧!"

樊修士口中急著催促,心中卻是冷笑連連,等著看一場好戲.

孫興不再猶豫.

但是出于謹慎,他並未親自動手,卻是一拍腰間儲物袋,放出一頭金丹初期的金剛靈猿.

這頭金剛靈猿身披金黃色毛發,但是依舊凍的厲害,似乎很畏懼蓮台上的冰蓮子.在孫興的催促之下,它不住跳躍,暴躁的吼叫幾聲,朝蓮台上的那枚蓮子撲去,伸手一撈.

金剛猿猴手臂接觸到冰蓮子的一瞬間.

"呼!"

只見冰蓮子,彈出一道冰寒氣.

"咔嚓!"

金剛猿猴依舊保持著撈取的姿勢,巨大的雙目圓睜,驚恐無比,整個已經被一道白色光華覆蓋,冰封住.大塊的冰晶,這頭毫不費力的將這頭十多丈高大的金丹期猿猴給冰封.

樊修士臉色微微一變,沒想到孫興還有一頭靈猿,會指使猿猴去取冰蓮子.

孫興更是駭然變色,心生恐懼.

這枚冰蓮子太霸道.如果剛才動手的是他,恐怕被冰封的,就是他了.一旦冰封,他苦修四五百年,便徹底結束.像曹氏,孔世一般,落個身死下場.

孫興心頭大怒,凶厲的目光,猛然掃過樊修士,葉秦,龐修士三人.

但是,他殺人的目光,最終落在樊修士身上.剛才最先鼓動他去取這枚冰蓮子的,正是樊修士.而後葉秦和龐修士才附和.

"姓樊的,你鼓動我去取這蓮子,是想害我?!"

孫興厲斥.

"這關我何事!是你自己想去取的!"

樊修士不屑道.他知道冰蓮的厲害之處,暗地里確實有心坑死孫興等四名尋寶修士,讓他們都喪命在此地.只是他一人的實力難敵其余四人聯手,自然決不能承認自己試圖害死他們.

"還敢狡辯!你從進入這寶庫內,我便覺得你鬼鬼祟祟,十分可疑!自你來此地後,什麼都不要,元嬰丹也不想拿,究竟想圖謀什麼?你先害死了孔道友,如今又想害死我!可惡,留不得你,去死吧!"

孫興怒火中燒,差點死了一回,哪里還忍得住.他手中的四面戊土陣旗,化為四道黃芒,猛然打出,攻向樊修士,一邊大嚷"龐老弟,葉老弟,此人留不得,快速速出手!."

"這姓樊的和孔世一起進來,孔世那種種神似乎對這姓樊的忌憚,我便覺得此人可疑了!只是沒有證據,我一直不想多猜疑而已."

龐修士同樣想起了樊修士的種種可疑之處,臉色不又一沉,揮手打出他的七寶蓋傘,猛然朝樊修士攻去."姓樊的,不管你什麼來路,想干什麼,去死吧!"

兩名金丹後期修士同時出手,威力絕非樊修士可敵.




上篇:540 大潰敗     下篇:543 鬼主返回,驚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