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43 鬼主返回,驚魂  
   
543 鬼主返回,驚魂

543 鬼主返回,驚魂



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從古傳送陣逃出了上古寶庫,現身在荒靈城內的廢墟大殿之中.

兩人逃出生天,終于松了一口氣.

"那頭元嬰級冰蟾,應該不會使用古傳送陣,不手打用擔心它會追出來.真可惜了,雖然停下了寶庫內的禁制陣法,但是那頭冰蟾太難對付,卻沒機會去取更多的寶物."

葉秦苦笑.

"夫君,我們得了一枚元嬰丹,一枚不知品階的冰蓮子,土庫內得到的三件元嬰級秘籍,還有孔世從水庫內取出的兩件元嬰級原材料,已經完全值得此次拼死冒險.至于其它的靈寶,既然無福消受,那就順其自然."

皇甫冰兒也笑道.

很快,龐修士,還有孫興兩名尋寶修士,也相繼從古傳送陣出來.

出了他們以外,再也沒有其他修士出來了.

孫興是最後一個被傳送出來的,眼見冰蟾將寶庫內的一名修士打成冰渣,臉上難以掩飾的膽戰心驚,又帶著幾分成功逃生的僥幸之色.

四人相視,無不是心有余悸.

"孫兄,你怎麼也傳送出來了?!我還以為你會去其它幾條通道,取幾件寶物,對付那冰蟾!"

龐修士有些詫異,他原以為,孫興臨走還拿了木庫令牌,可能會去金庫和木庫.

"哼,火庫大令牌還在你的手中,沒有這火庫大令牌,我怎麼敢留下來對付冰蟾?"

孫興沒好氣的冷聲道.

這座上古寶庫的陣法禁制,被他們五人使用五塊大令牌,給聯手關閉了.

但是,各條通道內的精怪,是各種靈氣凝結形成,不會因為禁制關閉而散去.那頭冰蟾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要過各庫的通道,還是必須要令牌.

葉秦將土庫的大,令牌扔給蔣靈,鄭成輝.

龐修士手中依舊拿著火庫大令牌.

孫興手中有金庫大令,臨走還從樊修士處拿了木庫大令.

孫興手中已經有三件神通古器,他就算再進入金庫,拿到更多的神通古器,其實也沒任何作用.畢竟一用神通古器,他就要暴跌金丹一層修為.

他的壽元所剩不過數十年而已,一旦修為大幅下跌一層,那他此生也別想沖破元嬰境界了.所以,手中擁有一件神通古器,還是多件神通古器,其實沒有區別,因為他絕不敢輕易動用手中的神通古器.

他拿了寶庫中最有價值的金庫和木庫通行令牌,能直接穿過通道去取寶庫中藏有的法器和靈丹.失去了陣法禁制,冰蟾妖靈也同樣暢通無阻,萬一被怒極嗜殺的冰蟾殺入通道內,到時他無路可逃,後果不堪想象.

他被冰蟾追殺的急了,也不敢冒此大險,只能什麼都顧不上的先逃出來,再尋找其它機會.

先把命活下來,才是正途.

這個道理,他們四人都心知肚明,不會亂來.

"龐老弟,你有火庫大令,為何不進火庫,多拿些神通符?去對付冰蟾?使用神通符?,又不像神通法器一般,需要消耗精元!"

孫興奇怪道.

"我也想多拿一些符?再出來."

龐修士一臉的不甘,悻悻道"可是誰知道葉老弟,會不會把外面的古傳送陣毀了!要是傳送陣毀了,那我別想出來.再了,我等聯手,用'蠻犀古印’,'土牢狂獄’,也殺不死那冰蟾.我就算取了火庫內的其它神通符?,未必就一定有用."

龐修士雖然有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但是誰也怨不得他.

畢竟,他們這伙尋寶修士,本來就不是一條路的修士.他最初是打算讓葉秦當炮灰的,後來經曆一系列的事,發現葉秦實力太強,這個念頭才作罷.

相互提防著其他修士下黑手,這很正常.

葉秦和皇甫冰兒,兩人相視,卻是無.龐修士居然擔心這個,才前後腳跟著兩人出來,以防傳送陣被破壞,封在上古寶庫內.他們二人,是絕不可能把傳送陣給毀了,要知道蔣靈,鄭成輝等人還在上古寶庫里面.

"算了,此事不用再提,好歹我們都拿到了一枚元嬰丹和其它好處,也算不虛此行了!"

孫興道.

只是冰蓮蓮子在葉秦的手中,孫興仍然有些懊惱不已,這次寶庫中真正的大好處,還是被葉秦夫婦得了去,那枚冰蓮子的價值難以估量.當然,孫興也得了三件品階不錯的神通法器,倒也沒太多的不平衡.

只有龐修士一人,只收獲了一枚神通符?和一枚元嬰丹,心里難免有些不甘心.

"現在,我等四人,是否還要想繼續辦法,去殺那冰蟾,好取出寶庫內的庫藏?"

龐修士朝葉秦,孫興等人問道.

"太難了.那頭冰蟾在寶庫內,沒有元嬰期以上修為,誰進入都是死路一條.若是有元嬰老祖進入寶庫內,哪里還有我們這些金丹修士的份?況且,我夫婦二人已經將寶庫中的寶物拱手送給兩位道友了,兩位是走是取,隨便!這島是鬼修的地盤,我夫婦二人不想多待."

葉秦道,他早已盤算清楚,此行的收獲已經超過他的預料,沒必要再貪心.

這荒靈島是鬼修的地盤,種種的詭異跡象,都讓他難安.尤其是而且那縷不知何時控制了樊修士的陰魂,分明是鬼修所為.能夠這樣輕松控制一名金丹後期修士,只有元嬰期鬼修才能做到.

"這島上,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這聲勢,似乎有不少的修士在斗法.我等還是盡快離開才是,否則後果難以預料!"

葉秦擔憂的望見遠處的天邊,鬼島的遠處,一片黑色焰火濃云,彌漫著烈焰,各自光芒閃耀,似乎有什麼人在島內斗法,遙遠傳來轟隆與喊殺聲.

"也罷,我們先離開這荒靈島,日後想到對付冰蟾的辦法,再來取寶!"

孫興同樣憂心忡忡.

四人不敢在這里多待下去,一番話後,便立刻化為四道虹芒,朝荒靈城外激射而去.

可是,十多道綠衫身影,正在荒靈城內的城牆處.

"蠻島邪修!"

"尋寶修士!"

雙方修士,在荒靈城的城門口處直接遇上,不由驚呼.

葉秦,孫興等人的驚訝,就不用多了.

這十多名綠衫修士,同樣吃驚.

他們這些綠衫修士,都是綠袍老祖的手下邪修.綠袍老祖被鬼主殺死後,他們畏懼鬼主的威嚴,被鬼修驅趕來到這荒靈城下.

可是,鬼主沒要他們來荒靈城干什麼.

他們不明白鬼主驅趕他們來此地的意圖,既不敢在城內亂動,也不敢擅自離開,便一直待在荒靈城口處.他們也不知道,究竟要在這里待到什麼時候,頗為惶恐不安.

"這些尋寶修士,只有四人!他們怎麼會在城里?"

"管它這麼多,殺了他們!"

這十多名蠻島邪修,最初的驚訝之後,見到葉秦,孫興才區區四名修士,不由大喜,露出獰笑,立刻紛紛打出各自的元神法器,動手朝四名尋寶修士圍攻了過去.

在這里遇到尋寶修士,他們還占據了三倍以上人數的絕對優勢,不動手開殺,他們就不是蠻島邪修了.

"龐老弟,你手中還有一張符?,快用!"

孫興一發現這些蠻島邪修,臉色劇變,抽身急退.在這荒靈城遭遇十多名蠻島邪修,逼得他動用神通古器啊!可一旦用出來,殺這些蠻島邪修是沒問題,但是元嬰境界卻徹底沒指望了.

孫興現在,也只有指望龐修士能夠出手了.

"這還是孫兄出手為好!"

龐修士臉色微變,極為不願出手.一旦用掉最後一張神通符?,他手中將沒有任何具有震懾力的底牌.孫興,葉秦,隨時能威逼他交出自己的那一枚元嬰丹.

那他什麼都完了.

"孫兄,你手中有三件神通古器,立刻拿一件神通古器給龐兄,作為交換.龐兄你快用最後一張符?,速動手!否則我等都要死在這里!"

葉秦立刻急道.

"不錯,快用符?!老夫這件一直未用的'混元如意戰甲’給你!"

孫興立刻反應過來,況緊急,他也顧不得惋惜自己的神通法器,將自己從金庫內得到的一件防禦型神通古器,朝龐修士扔去.

"好,孫兄,那我也不藏私了!"

龐修士揮手收下這件神通古器,臉色一喜.

他見十多名蠻島邪修正在飛快逼近過來,不出手也不行了,不由沉聲怒喝"雷蛇狂舞!"他手中一翻,出現最後一張雷系攻擊神通符?,朝蠻島邪修最密集之處,激射了出去.

這道符?打出,頃刻間,化為一條數百丈的雷蛇.

這條雷蛇,在半空瘋狂舞動,爆射出數百,數千道的丈長的耀目的閃電,威力巨大的轟雷,將前方范圍的大半蠻島邪修都籠罩進去了.

"轟!"

"咔嚓──!"

"啊~!"

狂暴的雷蛇,瞬間劈下,轟在大半蠻島邪修的身上.他們連躲避都來不及,當場被狂雷轟為灰燼.連漫天飛舞的元神法器,都被轟的千瘡百孔,毀壞殆盡.

這條雷蛇,乃是元嬰期修士才能發出的雷系攻擊手段,哪里是金丹期修士所能抵擋.

只有剩下不到三四名蠻島邪修,未被雷蛇掃進去.他們哪里想到眼前的幾名尋寶修士的手段如此可怕,一個瞬息,將他們這群金丹後期修士,轟死一大半,不由驚駭欲絕,慘叫,瘋狂的朝荒靈城外逃射.

孫興舍了大本錢,才讓龐修士出手擊潰十多名蠻島邪修,目光頗為複雜.

龐修士拿了一件防禦型防禦神通古器,意外的驚喜,也沒心思去追殺那幾名蠻島邪修.

"孫兄,龐兄,走吧!"

葉秦暗自搖頭,有些好笑.用孫兄的一件神通古器,去換龐修士出蠻島邪修.這筆買賣,對他來,無疑是絕對劃算.也虧的孫興手中神通古器多,否則他未必肯舍得一件神通古器.

他們正要離開荒靈城.

突然,一股強烈的鬼氣息,正在從數百里之外的天空,急速逼近.

"不好,是鬼修!元嬰級鬼修!"

孫興臉色大變,身軀顫栗起來.這股龐大的氣息,絕不是金丹氣鬼修的氣息,絕對是元嬰期鬼修的氣息.

他們這才剛從上古寶庫冰蟾的追殺中逃出來,殺了十多名蠻島邪修,轉眼又遇到更為恐怕強大的元嬰鬼修.這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倒黴.

那股可怕的鬼氣息,來的太快了.

以元嬰期鬼修士的實力,他們想逃遠,那根本不可能.元嬰鬼修神識一掃,恐怕能搜遍上百里,就算他們能逃出數十里外,那元嬰鬼修也能追上.

"快,孫兄,用你的青羅紗帳隱藏起來!"

龐修士驚恐大叫.

孫興不敢怠慢,揮手打出青羅紗帳,將四名尋寶修士,全部籠罩進去,然後四人完全收斂各自的氣息,不敢泄露半點氣息出去.

能不能從這元嬰鬼修的手中躲過這一劫,要看著青羅紗帳究竟有多大效果,還看四人的運氣.

只極短的一會兒,荒靈城的上空"呼"的一大團黑焰流火,從天而降.

轟的落在荒靈城內.

荒靈城內的高聳雷塔,居然在黑焰流火的重擊下,完全碎裂.

黑焰火光散去,荒靈鬼主陰森可怕的身形顯露出來.一襲黑袍,朦朧鬼霧籠罩著它的身軀.

它的神識冰冷的四下一掃,百里范圍內,並無它要搜尋的目標.

"那四人,應該還在寶庫內!"

它正要傳送進去,卻突然想到了什麼,鬼爪一抓,十多朵冥炎從體內抓了出來,漂浮在古傳送陣的周圍.有這十多朵冥炎,誰也無法靠近這傳送陣數百丈范圍.

用冥炎防止有人破壞古傳送陣,鬼主這才放心的踏上古傳送陣中,身形一閃,傳送進入了上古寶庫.

青羅紗帳內的四人,感覺到這股可怕的氣息,倒吸了一口冷氣,驚的渾身冰冷如在冰窟一般.過了一會兒,那股恐怕的鬼氣息消失,孫興見外面沒有任何動靜,這才松了一口氣,掀開青羅紗帳,收了起這件隱匿神通古器.

"那元嬰鬼修太可怕了,聚雷靈塔居然也禁不住它一擊!幸好有這神通法器,快走,不能久留!"

"孫兄,龐兄,告辭!"

葉秦完,便和皇甫冰兒,飛身往荒靈城外而去.

孫興和龐修士相視,兩人都無心多待,互相道別,四散逃往荒靈城外逃出.

當然,他們心思不一,走的方向也完全不同.

荒靈鬼主,出現在上古寶庫內,它目光掃過大廳.大廳內,除了幾具死狀不一的金丹修士冰尸外,還有一頭元嬰冰蟾妖靈,正在寶庫大廳內跳來跳去.

鬼主以一陰魂附體樊修士,所以能識別葉秦,孫興等人的氣息.但是這些冰尸體中,沒有任何一具屬于葉秦,皇甫冰兒,孫興,龐修士四人.

鬼主立刻以龐大的神識,橫掃過整個上古寶庫,各條通道.

失去了禁陣的上古寶庫,絲毫攔阻不了鬼主絕強的神識查探.

神識一掃後,鬼主不由震怒.

"他們四人逃到哪里去了?"

孫興,龐修士,尤其是取得了北溟冰蓮蓮子的葉秦和皇甫冰兒,居然都不在寶庫內,不知去向.上古寶庫的幾條通道內,還有幾名金丹修士活著,但是這幾個無足輕重的嘍?,鬼主根本沒絲毫興趣去理會.

"本鬼主謀劃如此之久,居然被幾個金丹修士壞了!?"

鬼主已經氣急敗壞.

"樊修士"身亡,它才和"樊修士"失去一會兒的聯系,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被幾個金丹修士,和那些自尋死路的元嬰修士給壞了它的大事.

北溟冰蓮蓮子被奪,這件可以煉制成威力巨大的冥器的物品,居然也和這幾名尋寶修士一起,下落不明.




上篇:541 殺樊修士!     下篇:544 遭遇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