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47-548 爭搶寶庫  
   
547-548 爭搶寶庫

547-548 爭搶寶庫



荒靈鬼主站站在雙頭鴛的頭頂上,黑洞洞雙目!中閃動著麗典的幽火,盯著下方眾多元嬰修士和金丹修士,沉默不.修士勢眾,遠遠壓倒了鬼修,它思量著如何應付這局面,沒有立刻出手的打算.

同樣,荒靈城周圍數股修士的元婆後期修士首領,似乎也在相互交談議論著,沒有開口和鬼修對話的打算.

"此島乃是我家主人,毒靈鬼主"的修煉之地,和你等東海修士素無瓜葛,你們為何大舉侵犯我家主人的修煉領地?立刻退出此島,我家主人也不再追究"

尸王見鬼主不語,但是它這手下不能毫無動靜任由敵人欺上頭來,它體會著鬼主沉默不的意思,朝眾修士怒喝.

"胡,血色之海的島嶼,從來沒有主人!"

"哈,鬼修士,什麼時候也敢妄自尊大,自稱鬼主!"

"有我等天道盟修士在此,那容你等鬼修猖狂,大放厥詞!"

立刻有不少天道盟的元嬰修士跳出來,厲聲反駁.他們身為東海修仙界的正統修士,對鬼修之類的邪惡修士,向來是極為反感,殺之而後快.

幾名元婆後期的修士首領,也冷眼旁觀著,並未阻止.

他們在等著那鬼主開口.此地的鬼修不少,但是真正有威脅的,還是那鬼主.

荒靈鬼主見尸王和眾元婆修士爭吵不休,沒有半點作用,終于開口,淡漠道.

"本主以鬼道,以求大道.我自獨立于天地之間,不過問修仙界之事,既非你等東海修士一族,也非妖修一族.以此荒靈島為界,自成一域,不犯你等領界.

雖天道盟,天魔盟,禁止東海列島出現鬼修勢力,但卻未禁止血色之海出現鬼修勢力,本主在此島化界為主,于你等東海修士毫無關聯.況且,我荒靈鬼島自建立以來,從未犯你等血海,東海修仙勢力.你們這般大舉犯境,卻是太過霸道.莫非,欺我荒靈鬼島勢弱,本鬼主無能不成!?"

一時間,這個森然晦澀的聲音,浩浩蕩蕩的響起,震動著整個荒靈城.荒靈城周圍數百里的每一名修士,都感覺這個聲音仿佛在耳邊響起一般,即使封閉了耳識,卻仍然能清清楚楚的聽到.

"本主在此荒靈島上,布下千里范圍的鬼霧迷魂大陣,乃是為了抵禦化神之劫.但是你等若般辱太甚,本主也不介意,用這鬼霧大陣對付你們!"

荒靈鬼主陰森完,枯爪一揮.

頓時,千里天空,層層鬼霧湧動,無數的厲魂,凶靈齊聲哭嚎尖嘯.萬鬼齊嚎,天地為之變色.天空中滾滾鬼霧,沉甸甸的仿佛要壓了下來.

這濃濃鬼霧和無數的厲魂凶靈,如是一起沖下來"恐怕在場的眾元婆修士也要變色.

修為差一些的金丹期修士,被著鬼哭狼嚷之聲震動,心神震蕩,頓時辜頓.

"鬼主,此差矣!我天道盟,是東海修仙界第一大仙盟,但走向來以和為貴,並無和鬼主為敵之意.本宗主此次前來荒靈城,卻是為了一樁舊案."

一個略顯冷雜的祥和聲音,飄飄渺渺的傳來,讓人摸不清話者的方位.

但是,所有的修士都能感到一股磅礙無匹的氣勢,沖天而起.這股氣勢,甚至直逼天空高處的鬼主.

眾修士紛紛驚駭望去.

只見天道盟的陣營中,一團巨大的浮云,散發著瑩瑩七彩寶光,無視鬼霧大陣禁空禁制,飛了起來.

這團浮云之上,吃立著一名鶴發童顏,相貌清瘦的老者.此老者,身穿一件云紋白色法袍,頭戴一頂銀色沖霄雷冠,眉目含笑,負手而立.

但是誰也不敢因為此老者眉目祥和而有絲毫的輕視,他周身的強橫靈壓,異常恐怖.

在這名云袍老者身後,肅然位立著兩名元婆修士,還有十名金丹修士.雖然這些修士所穿的法袍都有所不同,但在衣角處,都有著一個同樣的浮云標識.

這種無視禁空禁制的做法,立刻引發了鬼霧大陣的攻擊.

一頭由眾多厲魂彙聚成的巨大鬼煞,鬼頭張口,揮舞鬼爪,凶煞無比的撲向這團浮云.可是鬼煞靠近,浮云周圍便七色寶光大作,那頭鬼煞被無數道七寶光芒刺過,頓時如雪般快速消融,無法近身.

"東海列島,白浮宮的標識"

"北方宗主,是離宗主!"

"居然能見到離宗主,真是晚輩的幸運"

天道盟的宗主級修士,平時極難見到.能夠認得宗主面目的修士自然不多,若是平時遇上,未必就知道此老者便是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的北方宗主.

一時間,眾多的血海金丹修士,頓時紛紛激動,大嚷起來.

白浮宮作為天道盟北方宗主仙宮,雖然不是上古傳承下來的仙宮,但也有著七八千年的雄厚積累.在這任宮主的帶領下,風云一時,一舉奪得天道盟北方宗主之位,成為勢力最大的超一流仙宮,號令整個北方諸島仙宮.

"離宗主怎麼親自來了?"

"禹宗主元婆八層修士,所剩壽元不多,沖擊化神期早已經無望,已經放棄了沖擊化神境界!他此次前來血海,恐怕是要為白浮宮的日後做些准備!一旦離宗主坐化,白浮宮衰落,以後的日子,恐怕會極其不好過"

"離宗主已經進入元嬰後期極長時間,修為實力深不可測,能夠位列天道盟五大宗主之一,非同凡響.只要離宗主一日不死,只怕無人可撼動白浮宮地位!"

天道盟五位宗主的大名,在東海修仙界,幾乎是無人不知.即使是這血色之海,雖然絕大部分的修士都沒見過離宗主本人,也絕對知道白浮宮和離宗主的大名.

"離宗主?他怎麼會來這里?"

葉秦曾經白浮城的奪島大會上,見過離宗主一面,心中頓時一緊.

而且離宗主身後的兩名初中期元婆修士,也正是白浮宮的二名嫡系元婆期長老.

葉秦掃了一眼,不由暗驚.

他和周瑤,聚寶宮的金胖子,廣語宮的廖曉梓等人,合力擊殺了禹宗主嫡系後裔禹維封.所用的一柄神通法器赤蛟劍"此刻還在冰兒身上.雖然禹宗主和天魔盟凌霄宮嚴巨頭,認為嚴豪和離維風在琅都秘境,為爭搶寶物而厮殺至死,但是葉秦難免有些心虛.

"冰兒"離宗主在此地,不到生死關頭,赤幀劍日後都不能在東海和血色之海顯露了!"

葉秦立刻不動聲色的神念傳音道.

在上古寶庫內,冰兒曾經拿出神通法器赤幀劍,震懾孫興,龐修士二人.但是孫,龐二人是在血海待了上百年的尋寶修士,可不知道赤煩劍是白浮宮之物.他們也不會關心遙遠的北方諸島,白浮宮死了一個嫡系金丹修士的事.

葉秦並不擔心孫,龐二人會泄鼻

"嗯"

皇甫冰兒一聽之下立刻會意,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赤較劍的來曆,她是知道的.

浮云上的離宗主,似乎感覺到了在場的大群元婆修士當中,有一個強大的存在,他懷疑的目光,如雷似電,射向寶船.

一股恐怖之極的神識,同時掃過寶船.

葉秦頓時渾身緊繃,連身體都不禁顫栗,法力流轉一滯.

葉秦腦中一片空白,什麼都不敢多想,以免引來離宗主生出異樣的感應.

他不管是心跳,還是身體僵硬,都和普通金丹修士一樣無二,一副驚惶不已的模樣.

葉秦心中清楚,當初離維風是身死在混亂攻擊之下,根本沒機會放出異法,留下什麼線索.禹宗主縱使有驚天神通,也無法知道,葉奏就是擊殺離維風之人.

對葉秦而,這短短的一瞬間,極其艱難.

就在這時,一道蒙蒙金光"將整艘寶船籠罩在其中,那股恐怖的神識也隨之隔絕,消失退去.

葉秦心中一松後.

能有實力阻止離宗主窺探的,自然只有修為高深莫測的聖皇.聖皇豈會讓毒宗主,肆無忌憚的用神識探查他的寶船.

"天道盟北方宗主,離宗主未曾聽過啊!本皇真是老了."

聖皇輕哼一聲,看著半空浮云的離宗主,臉上滿是深沉的冷嘲.

浮云上的離宗主,見神識無法探查寶船,不由詫異的看了眼.

雖然他對心中生出的異常感應有些奇怪.

而聖皇出手後,他探出的神識立刻被攔阻.

離宗主微微驚訝.但在聖皇有意之下,他只能看到寶船上金光茫茫一片.離宗主頓時明白,寶船上的強大修士有意掩飾,不讓探查.

他眉頭微皺,但是此時面對鬼主,他也不便去多探寶船.

離宗主在半空中停下.

那頭鬼霧大陣所化的黑煞,越發顯得瘋狂.

"白浮天雷!吠!"

離宗主不耐,手掐指訣,一聲清喝,修長的白須無風自揚,渾身周身姆媽生光,莊嚴肅穆.

而這時,鬼煞上方,憑空凝出一團方圓數十丈翻湧的巨大雷云.

鬼熬還在瘋狂朝浮云撲咬,便見一道丈粗細的刺目天雷,從雷云中霹靂射出,劃了過天際"轟!"的一聲,正中鬼煞!

那頭巨型的鬼煞,哭號厲嘯,大團的厲魂凶靈,一轟之下,頓時完全煙消云散.

"高階雷法"

頓時有不少金丹修士,激動無比,大喊了出來.

這引動天雷的法術,必須元嬰期以上的修士才能修士.而且有著種種條件和限制,並不是每一位元婆老祖,都擅長此法.

而各種雷法,往往威力極大,尤其對沒有軀殼的元神,例如鬼修士之流,有著極大的威脅.

白浮宮,停留在元婆後期不知多久的離宗主,卻是頗為擅長此道,一手雷法神通更走出神入化,低階修士難以想象.

離宗主此舉,擊散鬼霧大陣禁制所化的鬼煞,更多還是敲山震虎,震懾荒靈鬼主等眾鬼修.

他這一手警告,同時也威懾在場的其他修仙勢力.

離宗主這一道轟雷,立刻震的荒靈城內外都安靜了下來,連天空鬼霧中的鬼哭神號也清淨了不少.厲鬼凶靈都安靜了下來.

"本宗與鬼主無冤無仇,並無輕慢鬼主的意思."

離宗主舉手之間,滅了鬼煞,淡然的一揮衣散去天上的一片雷云,然後朝鬼主笑道"但鬼主居住此島多年,不會不知道,此島乃是上古仙妖大戰的一處遺址.

而這座荒靈城,更是上古天道盟與天魔盟聯合築建,沒有一寶庫,藏有本盟的大量戰備物資.

本宗主,身為天道盟的北方宗主,自然有權取回天道盟在上古遺留之物.當然了"在場的天魔盟仙宮,也都有權分得一份.鬼主不要阻攔,否則徒惹戰再口我等取得應得之物後"自然便會離開,不犯荒靈島上下."

離宗主淡笑完,看向站在雙頭勢上的荒靈鬼主.

荒靈鬼主一皺眉,將禁空大陣,暫時停止下來.

這番話,並不是離宗主大公無私,而是在場的東海,血海元嬰老祖實在眾多.

這里是混亂勢力盤踞的血色之海"而非東海列島.他就算天道盟宗主,也無法阻擋這些元嬰修士的沖動.

雖然此地大部分的元嬰修士,都無法與他抗衡.但是,各方數量眾多,卻遠勝白浮宮一家.他還做不到僅憑借一,便獨吞這荒靈城中的上古寶庫.

況且,這神秘莫測的荒靈鬼主,雖然一直沒有什麼大動作"但是修為高的難以相信,讓離宗主暗暗心驚.

離宗主心中估摸著,這鬼主的修為,恐怕比他自己,還要高出一層,已經是元婆期九層的巔峰,氣息極為強橫.另外,這島上還有三名元婆期髓糙妖和鬼修士,又擁有鬼霧大陣的地利.

他要是不將城外這些在場的天道盟,天魔盟各大仙宮勢力,聯合起來,僅憑他自身的白浮宮,是無論如何也吃不下的.

事實上,他此次來這血色志海,一是為了天道盟,二卻是為了白浮宮自身的利益.

只要合眾仙宮的勢力,更能毫發無損的逼迫鬼走,令其葉出島"的那座E古寶庫.懈m

雖然,這上古寶庫的庫藏,名義上要歸還到天道盟和天魔盟的庫藏.

但是這些庫藏,經過他的手,白浮宮作為這主事之人,肯定能從中分得一份不的收獲.這筆收獲,對白浮宮來,絕對豐厚.

"離宗主此,公道之至!我上湯宮,隸屬天道盟,辛辛苦苦不辭辛勞,來這血色之海,尋找上古寶庫,自然也有資格分得一份!"

離宗主話音剛落,只見修士群中,閃出一位身穿色道袍的矮胖老者.他駕著一朵赤云,周身光熠熠的騰上半空之中.

雖然不比離宗主那般輕松寫意,但也可見其修為著實不凡.

此袍老者手持一杆拂塵,頭戴冠,一張肥厚的老臉上滿是暴烈之氣,頗有些有些不倫不類的樣子,卻也極易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葉秦也一眼認了出來,此人正是上湯宮大長老,摩老祖.

摩老祖一現身,奉承了離宗主一句後,又接著大嚷道"離宗主的提議,是最好不過.鬼主你修煉到這般境地,也補容易.我摩老祖,敬鬼主三分.但是你獨木難支,為了這些不屬你等之物,和我等東海仙宮作對,耗損實力,很是有些不值啊!"

他這一開頭,立時引起了眾修士的響應.

"天道盟烏奴耳宮,也理應分得一的……"

"天魔盟玉成宮,願為唯離宗主馬首是瞻!"

眾修士聞,紛紛嚷了起來.

這些各仙宮勢力,紛紛派出各自的修士代表,施展手段神通騰空而起,報上各自名號,誰恐少了己方仙宮一份.

這些修士,都是來自天道盟和天魔盟,有天道盟一派仙宮宮主,有天魔盟地位極高的長老.

雖然這些修士實力大多為元婆初期,中期,隨便一位,在鬼主面前都不夠看.但有天道盟北方離宗主在此,有數十名元嬰老祖聚集,他們全然不懼鬼主這些鬼修士士.

"諸位天道盟和天魔盟的道友!"

忽然,一個清朗不凡的聲音,即使在紛亂的呼喊聲中,仍然清晰的傳遍了每個修士耳中.聚集在一起的血色之海的修士,各個及其複雜的勢力之中,終于選出了一名足以服眾的元嬰修士.

這句話,便是此人所.

只見那人一襲再普通不過的青色道袍,黑白相間的長發由一支玉暮隨便挽起,清秀白暫的面容看上去到像是一名凡界書生.

他腳下踩的飛行法器也頗為奇特,竟是一支白毫墨筆,平白無奇的一絲光芒也未發出,卻晃晃悠悠的托著這名青袍修士,直飛到離宗主不遠處.

他修為高達元婆七階,貨真價實的元嬰後期修士.

青袍修士一站定後,瀟灑的對著離宗主一行禮道"貧道東陽散人,見過離宗主,在下不才,作為血色之海眾修士所選代表,卻也要為我血海的修士"諸一份法.

這座荒靈城,以及其中的上古寶庫,是不是上古天道盟,天魔盟所遺留,我們暫且不論.但自上古仙妖大戰後遺棄至今,在血色之海沉寂萬年,東海修仙界未來此島取這寶庫,早就成了無主之物!

既然是無主之物"自然是見者有份,我等血海修士也不是好糊弄的,絕不可能空手而歸!"

東陽散人雖然淡然,卻是斬釘截鐵的道.

最後他掃了一眼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修士,頗為冷然道"如果不對這座上古寶庫,按實力公平劃分,我等血海修士,雖然不如東海天道盟和天魔盟勢力龐大,但也不是無能之輩.那就只能主持公道,助鬼主守住這座荒靈城.嗯必鬼主,也不會吝嗇,將一部分庫藏給我等,作為報酬!"

"呸!無恥之極,你等還是不是我東海修仙修士?"

"嘿嘿,早聽過血色之海修士如何不堪,今日一見果然……"

"與虎謀皮,為虎作倀,你們不嫌丟人嗎?"

東陽散人此一出,天道盟,天魔盟修士,都嘩然不已.

甚至荒靈城中的眾鬼修士,都詫異.

但東陽散人,還有眾多的散修勢力,血色商盟等勢力的修士,包括尋寶修士,以及不少奪寶修士,大都不以為然,兀自冷笑不語,一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

血海的修士,雖然是一盤散沙,各有來曆,但在場的加起來也已經有近二十名元婆老祖,他們都不是天道盟和天魔盟的修士.

他們是不會坐視寶庫落在別家手中.

如果投靠到鬼主一方,借助地利,已經足以守住荒靈城不失.

天道盟和天魔盟勢力雖強,但是在這混亂的血海,卻並非一不二的勢力.

這些血色之海修士,大部分只求財貨,行事一向不擇手段.即使是尋寶修士,寶物當前,性命都可以不要,一點相助鬼修的罵名又算得了什麼.

更何況這些大多獨來獨往,或者三兩結伙的血海修士,往往居住之地,想換就換.

血海之大,到處都耳以去得.

事後,他們四下一散,天道盟天魔盟要想遷怒于他們,只怕也難以找到人.

天道盟為首的離宗主,想通這些後,臉色一時也極為難看.

"都完了嗎!?"

鬼主籠罩在黑氣下的面目,看不清表,但淡漠的語氣中,卻壓抑著極端的憤怒.

"你等視我荒靈鬼島如若無人之境,想來便來,想走便走?若真要詩回天道盟,天魔盟上古遺寶,何不在島外交涉.大舉犯境,瀕臨城下.莫非仗著人多勢眾,便想逼本鬼主就范?你們連上古寶庫的蹤影都還沒見,就旁若無人的就地瓜分起來了.就連你們這些血海散修,都想借機討價還價."

鬼主冷笑著.

天空,鬼霧湧動,洶湧起來.

等他完時,千里范圍的鬼霧,已經沉了下來.




上篇:545 覲見聖皇!     下篇:546 銀甲衛之迷和眾修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