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64 骷髏妖,強渡大天劫!  
   
564 骷髏妖,強渡大天劫!

564 骷髏妖,強渡大天劫!



禹宗主帶白浮宮的修士離開之後,葉秦依舊在府內修煉,一邊增強自身修為,一邊溫養自己的五柄元神飛劍,提升它們的威力.

半年之後.

葉秦和禹宗主,以及幾名白浮宮元嬰修士會和,離開臨海城,禦劍為虹,朝東南方向激射而去.

半日之後,距離臨海城大約六七千里,最近的一座無名的荒島上.

此島並無多少靈氣,方圓數百里都是岩石,所以也並無修士在此地修煉.不過,因為距離臨海城只有大約一日里程,所以也並無修士在此地修煉.不過因為距離臨海城只有大約一日里程,所以一些長途飛行的修士,偶爾會有在此處暫時歇腳.

葉秦不想跑太遠,直接挑選了這座無人的荒島,讓腐骨鱷骷髏妖在這里渡劫.

又過了大約近一個月.

方圓數千里的天空,被一片黑壓壓的烏云覆蓋,沉悶的壓著荒島為中心的大海.整個天地,早已經一片漆黑如墨.

吼吼的烏云層中,蓄勢待發的雷暴,悶雷滾滾,轟隆隆聲甚至傳出數千里之外,臨海城中.

天空,電舞銀蛇,不斷跳躍閃爍"卡擦!".刹那間照亮漆黑的天空.不過,這些天雷閃電,並未劈下,而是在云層中閃爍.

在東海上原本隨處可見的海系妖獸,凶煞妖魚群,此刻全然不見蹤跡,這些妖獸也似乎察覺了天空云層中的危險,遠遠地躲避開來,或者沉入海底深處中,以免遭到波及.

葉秦再島上找了一處乾淨的岩石,盤膝而坐,閉目打坐,外界的一切似乎對他毫無影響.

腐骨鱷骷髏妖口中咬著一根骨頭,渾身骸骨中的黑色尸氣狂湧,已經極為濃烈.

它狂躁不安,不停的朝天空低吼著.它似乎也明白過來,天空中即將有致命的危險出現,令它本能的產生一股畏懼.

禹宗主負手屹立在一塊巨礁上,白發白須,一襲樸素的灰袍迎風飛揚,雖然相貌已經極老,神反而平淡,抬頭望向天空,目光祥和.

這突破元嬰期境界的大天劫,對普通元嬰修士依舊有著極大的震懾力,但是對他這樣元嬰後期修士來,威脅已經不大.除非是化神期的大劫,否則不足以讓他變色.

禹宗主收到葉秦的傳信,依約和葉秦前來這座荒島.

禹宗主也沒有過問,為何葉秦要選這個地方讓骷髏妖渡劫.

兩人在這座荒島上,已經呆了將近一個月,只等著腐骨鱷骷髏妖突破元嬰期境界,引發天地異動,大天劫降臨的一刻

"快看,好像是渡劫!"

"看這天劫的氣勢,似乎是有人要突破元嬰期境界了!"

"要是能度過,東海又多一位元嬰修士了!"

"可是,居然在臨海城不遠渡劫,這也太大膽了吧!"

"不知道是什麼人,敢在這里渡劫,也不怕被其它修士闖入,打斷了渡劫?要是正巧被仇家發現了,那可是找死啊!"

距離臨海城數千里,東海海面上這樣打的異常動靜,很快就引起不少往來路過的金丹修士的注意.

明眼人一看,這就是有人在這島上准備渡劫啊!

因為若是自然形成的雷云風暴,來得快去的也快.狂風暴雨,一下就散去了.

絕不會像現在這處方圓千里的烏云一樣,聚集了近月,卻一直蓄勢不發,反而不斷的增強雷云的威力,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不知咱們,哪一日才能渡劫啊!"

有不少的金丹修士從附近海域,禦劍飛過,被這烏云聲勢所攝,驚疑不定,在附近天空盤旋.

羨慕歸羨慕,他們卻不敢輕易靠近烏云雷區.

別的金丹修士在渡劫,他們靠近去,要是給天雷劈了一下,那可是無妄之災啊,倒黴也無處去!要是給劈死了,那就更是倒黴到了極點.

不過,他們可以等這位修士渡劫完成之後,前去討好恭賀一翻.如果那修士活下來,成功渡過大天劫,一躍成為元嬰修士,大悅之下,想必不會吝嗇各種豐富的賞賜.

成為元嬰後的大賞,這在東海是有慣例的.

金丹修士不敢過去,但是元嬰修士卻不是太在乎.

這一日,兩名服飾各異的元嬰修士,從這片海域飛過,見到天劫的劫云,十分詫異,相視一眼,陰聲怪笑.

"嘎嘎,居然撞見好事了,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不定還能有機緣得到幾樣財貨?"

"哈哈,不錯,萬一那人渡劫不成,反而丟了性命,咱們發發善心,替他收尸啊!走,咱們過去看看!"

幾道光芒,朝烏云急速靠近.

他們當然不會真的好心想去收尸.一旦那名即將渡劫的修士,渡劫失敗身亡,他們正好撿便宜.要知道渡劫的修士,隨身肯定會帶上精心准備了數百年,最高階,最精良的法器,法寶,用來對抗大天劫.

這樣的法器法寶,對于元嬰期修士來,也是一筆不的財貨,不要白不要.

可惜,他們撿便宜的算盤注定要落空.

"天道盟,北方宗主在此!閑雜人等不得靠近!"

"滾——!"

還沒等靠近劫云中心的島嶼,兩名白浮宮的元嬰修士便飛射而至截住去路,禦劍飛在天空,一手持天道盟大令,一手禦劍,冷冷的看著他們.

看這架勢,要是再敢靠近島嶼半步,立刻殺無赦.冒犯了天道盟宗主,被殺也沒處伸冤.

這二三名盤算撿便宜的元嬰修士,臉色頓時巨變,知道眼前的修士惹不起,鬧了一個灰頭土臉,也不敢多,毫不猶豫的反身疾飛遠去.

"這是什麼人在這里渡劫啊!居然請動了天道盟北方宗主,親自在這里為其渡劫護駕!"

"禹宗主不是快死了嗎,怎麼還在這里出現!"

他們心中腹誹,罵的要死,哪里還敢有撿便宜的心思.

他們倒也不是怕這兩個白浮宮的元嬰修士,但是如果把禹宗主給招惹過來,恐怕一只手就能把他們給捏死.

這一個月下來,這樣的事發生了不下數十例.

但是那些好奇的修士,很快被白浮宮的元嬰修士給趕走.

劫云中心的荒島上,依舊十分平靜!

"看樣子,腐骨鱷骷髏妖突破元嬰的時間,應該就在今晚了!葉友,你算計的很准啊!"

禹宗主站在島上,偶爾觀望這天象,淡聲道.

這近月下來,他和葉秦已經算頗為熟絡,直呼友,頗有把葉秦當成忘年之交的意思.

"宗主過譽了.作為鬼系的一個分支,腐骨鱷骷髏妖沒有修煉境界瓶頸.從金丹九層到元嬰期,只要吸納足夠的尸氣,體內尸丹凝練到一定的程度,它就能突破境界.晚輩對它的修煉進展了如指掌,這不算什麼."

葉秦恭聲回道.

"本宗對鬼修一道,不大了解.不過,它口中那根,應該是一頭十二階妖獸身上的靈根骨吧!這鬼畜,倒也是仙運昌榮,有此骨在,它至少提升了數倍的修煉速度."

禹宗主笑了笑道"它渡劫之後,有這一元嬰期骷髏妖在你身邊做護衛,本宗也能安心了.至少不用擔心你被宵所害.無法完成我們之間的交易."

"宗主放心,晚輩對自己的性命還是很看重."

葉秦笑道"不過,對這骷髏妖,最重要的不是它能不能突破元嬰期,而是看它能不能渡過大天劫.鬼修渡劫,比修士渡劫,所承受的累劫威力,要大好幾倍.同時,鬼修對雷劫的抵抗之力,又比修士弱些.所以通常況下,鬼修是難以渡過大天劫的十倍以上.修士渡劫,有法器護身,可以大幅抵消大天劫的威力.可是這腐骨鱷卻只能靠自身的骸骨,一身修為,去抵擋大天劫.晚輩無力助它渡劫.要是沒有宗主替它消劫,它多半要死."

"你的不錯,天道是公平的,鬼修雖然沒有瓶頸,卻又更苛刻的天劫.東海的鬼修之所以如此之少,絕大部分都是因為無法渡過天雷之劫,在天劫中化為灰燼."

禹宗主點了點頭

深夜.

荒島中央,腐骨鱷骷髏妖不斷的吸收著尸氣,已經到了突破元嬰境界的邊緣.

突然,它昂首吼叫,張口噴出一枚黑氣濃烈的妖丹.

這枚妖丹,徐徐升到數十丈高空,爆射出一道道黝黑的光芒.妖丹不斷的鼓脹,詭異開始變幻起來.這枚妖丹,不斷吸收著尸氣,又噴了出來.

腐骨鱷的渾身骸骨,也湧出大團濃墨尸氣,覆蓋了數百丈范圍.

它全身骸骨正在嘎吱嘎吱,發出一陣陣爆裂響聲,似乎在發生變異.

它正在從九階,晉級為十階骷髏妖.

"轟隆隆!"

蓄積醞釀了近一個月的烏云,這時間突然瘋狂的湧動起來.劫云感應到了下方島嶼的靈氣變化,開始要落下天雷.

"大天劫,來了!"

葉秦目中曆芒暴漲,豁然站了起來,盯著數里外的腐骨鱷骷髏妖.

他知道,金丹修士突破元嬰的大天劫,會降落九道大威力的天雷.每一道的威力,都是神通級的天雷,足以把一名准備不足的金丹九層修士轟成灰飛.

可是,九階骷髏妖遇到的大天劫,威力要遠超過金丹修士的大天劫,絕對大好幾倍,一個不好,便是覆滅的下場.

他的心中一時間無比緊張起來.

一人一票




上篇:563 客卿長老和交易     下篇:565 化形骷髏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