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72 天空上的差距!  
   
572 天空上的差距!

572 天空上的差距!



那中年修士早已經目露絕望,不管葉素饒不饒他,他被廢斷了心脈,一身修為被廢,修仙之路徹底被斷絕.對于一名金丹修士來,這樣的下場跟死沒什麼區別.

"呸!饒我?你得意不了多久了,你們一個也跑不了,老子就在陰魂路上等著你,哈哈哈…"那中年修士雙眼腥,神色瘋枉的大笑完,喉嚨一咽似乎吞下什麼,肉身立刻發黑萎縮,整個人的生機頓時斷絕,連搜魂的法術都無法對其有任何效果.

"這麼快就死了?真沒用,我都還沒來得及動手呢"

白秀兒手提著青色古戟,從烏云障上跳下來,落在下方十丈處的荒島上,皺著鼻子道.

葉素看著這具尸身上散發的濃烈黑色腥臭毒氣,眉頭一皺沉聲道:"別靠近他.這劇毒能壞金丹修士的肉身,看來他們在跟蹤之前便有死的覺悟了.這樣死士似乎恐怕只有某些仙宮的嫡系修士,未能完成任務才有這樣的必死之心.不知是哪一座仙宮的探子?"

"此人臨死還口出狂,他們應該還有同伙很快會追過來."

皇甫冰兒慎重道.

"嗯,光是跟蹤起不了任何作用,他們跟蹤過來一定想做什麼."

葉秦點了點頭,神色陰沉.

他行事低調,在東海修仙界一向不主動冒犯其他修士,但是也有敵人.上湯宮,萬羅宮,烏奴耳宮等仙宮的修士,便不止一決找他的麻煩.

除了這幾大仙宮之外,他在曆練的途中還跟一些散修結有仇怨.所以不排除還有其他勢力的修士,因為種種原因盯上他.

但是不管是什麼勢力盯上了他,都必須查個清楚.

否則一旦遭到暗算攻擊,連對手是誰都不知道,報複都無從談起.

血沙據點,傳送陣上.

一陣陣光華閃過,三十余名個身披著巨大灰袍,看不清面目的金丹修士一個接一個的陸續出觀.他們一個個沉默寡,行動迅捷,顯然是一個勢力團伙的修士,紀肆嚴明.

這幅奇怪的場景,頓時引起了據點附近店鋪的修士和來往尋寶修士的注意.

"奇怪了,往日里一天下來都不見多少人過來的傳送陣,今天接連來了好幾撥椅士?"

"莫非是來獵妖的修士?"

兩名從傳送陣附近路過的尋寶修士,見到這群殺氣騰騰的金丹修士,暗自嘀咕交談幾句,卻不敢停留.

那群灰袍修士中為首的人,肩頭停著一條一尺大的低階灰褐色妖蜥蜴.

這條妖蜥蜴瞪著一雙血如月寶石般的眼睛,靈光閃動.忽然它彈舌一吸,從半空中飄浮著的一粒微不可見的細塵礫,頓時被它吸入口中.

這粒毫不起眼的塵礫,始終懸浮在空中,而且風吹不動並未落于地上.

這樣一粒沙礫太過細,路過的修士都會以為是塵埃,不會引起任何人注意.那條蜥蜴吸食了沙礫,眼中光更亮,興奮"嘶嘶"的怪叫了一聲,揚著枯瘦的爪子,指向一個方向,它嗅到了,那個方向還有這樣的塵礫.

"哼,他們果然來過這里,追."

為首的那名灰袍修士冷哼一聲,袍中的折扇一揮,率先駕馭著飛行法器,往那條蜥蜴所指的方向追溯而去.

那條蜥蜴不時的從半空中吸食著飄浮的塵礫,並且飛快的指明著方向.

這群灰袍修士順著蜥蜴所指的方向,紛紛駕取法器,以極快的速度在天空云層高處急速飛行.

"少宮主,屬下兩人身上帶了大量專門用于追蹤之用的無色無味的塵礫,還有少宮主這玄砂蜥負責追蹤,那姓葉的就算逃到天涯誨角,也遲早是死路一條."

其中的一名灰袍修士,諂笑著對為首之人道.

這一伙禦器疾飛的灰袍修士,正是在王世偉率領下追殺而來的萬羅宮眾金丹修士,已經喬裝打扮了一番裝束,偽裝成血海的尋寶修士.

這些修士當中最低的也才金丹中期,修為有近半是金丹後期修為.

"哼,區區一個長老,也敢得罪本少主,本少主豈會讓他死的這般便宜?等抓到他先廢了他修為,再好好和咱們的葉大長老算這筆賬."

王世偉眼中閃過一絲狠厲.卻聽旁邊一名修士沉聲道:"少主前方數十里有一座荒島,島上遺留有強烈的斗法過後的金,冰法力氣息,不過並未發現活著的修士的氣息."

跟隨王世偉而來的都是萬羅宮嫡系和旁系的金丹子弟,其中也不乏經驗老道的佼佼者.

話的那人便是一名金丹九階的修士,雖然心中對王世偉調動大批萬羅宮的金丹修士,去對付兩名紫劍宮的金丹修士很不以為然,但途中仍然全神貫注的以神識探查著周圍的況,第一時間發觀了前方跡象後立刻稟報道.

"他們已經打起來了?快過去,別讓姓葉把他們殺了,然後逃之夭夭,否則血海之大,本少主到哪里去找他?"

王世偉聞,目光朝前方看去,募然一驚.

他追殺葉素的手段,便是那兩名隨身攜帶塵砂的探子.這兩名探子一路撒下塵砂,配合喜食塵砂的玄砂妖晰,除非修為神通高出太多元嬰修士,否則從來都是萬無一失.要是那兩名探子被殺,斷了跟蹤的線索,一切就白費了.

此刻他發現打斗痕跡,似乎還跟葉秦交過手,心中頓時焦急了起來.

王世偉一聲令下後,原本速度就極快的眾萬羅宮修士,飛行速度再度加快,化為數十道耀目的驚虹,全力往前方一座荒島趕去.

他們都是在大約千丈高度,一路疾飛趕了過來,他們根本沒去分心注意五千丈高的云層中,是否還藏有其他修士.就算有,那也是元嬰期修士路過,跟他們此行的目的完全無關.

"飛行寶船?"

"不好,那是一艇戰船,帶有大威力的靈炮,心!快散開!"

"混蛋,這姓葉的怎麼會有種通級別的戰船?"

萬羅宮,也才打造了數艇而已,只才宮主,長老級元嬰老租,才允許調動這樣的戰船,而且平時根本不見,只有大戰才會拿出來."

飛臨荒島,他們落在兩具尸骸,還有不少法器碎片的變戰之地.

王世偉肩上的玄妙妖晰,在吸食了島上的最後幾粒塵砂後,也安靜了下來,四下嗅嗅,卻沒有任何動靜.顯然,這附近已經沒有它喜歡的塵砂了,這一路上的跟蹤也到此為止.

"死了?廢物,枉費本少主花費了這麼多心血,一下全毀了.茫茫血誨,血汐據點如此之大,讓本少主去哪找那姓葉的?"

王世緯看見地上的一具破碎的冰渣尸體,還有一具毒發生完的尸體,頓時滿臉的冰寒.

他盤算等待了二十多年,一下落空,不由氣的連肺都要炸了.

周圍眾萬羅宮修士,一個個低頭默不敢,生怕氣頭上的王世偉遷怒于自己.

"這位不是萬羅宮的王道友嗎?怎麼是在找我葉某人?我已經在此地恭候多時."一個清朗淡漠的聲音,帶著冷冷的譏諷意味,從天空極高處的云層中傳來.

一艘數百丈的戰船從五千丈高處的云層,強烈的風罡之中降了下來.

葉秦和皇甫冰兒三人,駕駛著大翼戰船,一直駐留在五千丈的高空之中.

天空有強烈的風罡.

三千丈高空的風罡,威力相當于高階風系法術的威力.五千丈高空的風罡,是神通級風系法木的威力.越往上,這股罡氣吹的越厲害,修士也必須要更強的修為,才能承受.

築基修士通常在數百丈到一千丈的高空飛行.

而金丹修士頂多在二千丈高空飛行,再高便承受不住了風罡的威力.

而元嬰修士的護身罡氣強大,有神通法器在手的話,能夠在五千丈的極限高空急速飛行.

在天空中低階的修士,就算成千土萬,也根本無法攻擊到比他們飛的高出數千丈的高階修士.而高階修士則可以隨時從更高處落下來,像是捏螞蟻一樣捏死低階修士.在天空上只有元嬰修士才能威脅到元嬰修士的性命安全.

實力的差距就是這樣大,這些都是在天空的極限飛行高度.不過通常修士飛行都不會飛到數千丈那麼高,以免白白消耗法力去抵抗風罡,大部分金丹修士都習慣在一千丈左古的高度,禦器飛行這樣輕松一些.

這艘已經開啟了護罩的戰船,正是從五千丈的高空云層之間,元嬰修士飛行的高度,飛落下的.

"既然你們如此迫不及持送上門來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這艘戰船煉好之後,一直未試過戰斗威力,正好拿你們拭一試大翼戰船舟戰力!"

葉秦手控飛劍,佇站在船頭,俯瞰著下方島嶼上的眾金丹修士,神色漠然.

葉秦見到萬羅宮少宮主王世偉出現的這一刻,心中頓時殺意湧動.王世偉派人跟蹤.還帶了三十多名金丹中,後期修士前來,想要做什麼已經很清楚了.

葉素聲音落下,萬羅宮眾金丹修士不由頓時抬頭看去,完全驚然.

他們都是在大約千丈高度,一路疾飛趕了過來,他們根本沒去分心注意五千丈高的云層中,是否還藏有其他修士.就算有,那也是元嬰期修士路過,跟他們此行的目的完全無關.

"飛行寶船?"

"不好,那是一艇戰船,帶有大威力的靈炮,心!快散開!"

"混蛋,這姓葉的怎麼會有種通級別的戰船?"

萬羅宮,也才打造了數艇而已,只才宮主,長老級元嬰老租,才允許調動這樣的戰船,而且平時根本不見,只有大戰才會拿出來."




上篇:571 血沙據點     下篇:573 靈炮齊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