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584 化形骷髏妖VS化形銀鮫妖修  
   
584 化形骷髏妖VS化形銀鮫妖修

584 化形骷髏妖VS化形銀鮫妖修



葉秦猛然朝那道銀光射來的方向望去之下,瞳孔猛然一縮.

他剛才專注捕捉靈丹,神識都鎖定在這枚逃竄的靈丹上,還有周圍成群海獸和妖禽的攻擊干擾.猝不及防下,竟然沒發現,一道銀光在迅速逼近.

直到那圖銀光,到了數千丈之外才發現.而且那道銀光速度極快,才這麼一個眨眼功夫,又已經逼近到千丈范圍,才停下,顯露出身形.

以這道銀光的恐怖速度,這千丈距離也不過轉眼即至.

不過,那道銀光發出咦聲,似乎十分詫異,沒有想到會在這里遭遇東海修士.

"銀鮫妖修?"

葉秦一見到銀光散去,顯露出的身形,駭然震驚.

它的模樣,雖然是人形,一身銀色光滑皮甲,但是狹長的臉頰兩側,還有微微顫動的鯊鮫腮線,口角處露出一排寒光熠熠的鋒利尖牙,分明是一名化形期的鮫族妖修.

葉秦目光一下變得冷冽無比.

銀鮫,是血海偶爾能見到的一種凶殘的高階海獸.

大部分的銀鮫都是中階,高階海獸,數十頭成群在海中出沒,以獵殺其它低階海獸為食.銀鮫在所有的海獸種群中等階屬于較高的那種,嗅覺極為靈敏,而且凶殘暴虐,嗜血嗜殺.

他在血海這麼多年,便見過不少的銀鮫群.

但是,化形期的銀鮫妖修,卻還是頭一次見到.沒想到,他特意挑選了最為偏僻荒蕪的血沙海域,還會遇到的化形期妖修.

葉秦立刻收回正在擊殺海獸的五柄大五行劍陣,右手飛快的扣住腰間的靈獸袋,死死的盯著那銀鮫妖修,隨時准備拋出去.

皇甫冰兒這時一個閃身,飛到葉秦身邊.

葉秦隨即將另外一個裝著大翼戰船的大儲物袋,交在她的手上.

白秀兒還留在烏云障上,也被葉秦立刻招了回來,她此刻望向那妖修,極其驚懼.

妖修的凶殘,土族部落的人最為了解.

白氏部落的長老跟她講過不少東海部族的曆史.

東海仙人雖然也常常攻打土族部落,但是只要把部落打服了,仙人就會停手,不會趕盡殺絕.可是妖修要是突然血洗土族部落,根本沒有任何道理可講,直接屠殺,片甲不留.

東海各個部族,對妖修的恐懼和憎恨,遠勝過東海仙人.每次東海仙妖大戰爆發,東海部族甯肯站在仙人陣營這邊,也極少會投靠妖族.

"夫君,這頭妖修,看不出它實力的深淺怎麼應對?"

"看不出這頭妖修化形多久了.不過,化形期的妖修,肉身強橫,而且領悟種族天賦神通,實力極強,比一般同階的元嬰修士厲害.一旦斗法厮殺起來,極為凶險.這頭妖修出現在此地,肯定是被靈丹的藥香吸引過來.等下一旦斗起來控化形骷髏妖,去纏住它,你立刻啟動大翼戰船,不管是戰是逃,都做好准備"

葉秦神色凝重,飛快道.

雖然不知道這頭化形妖修,究竟是元嬰初期實力,還是元嬰後期實力.但化形骷髏妖也是元嬰期實力,再不濟,也多少能撐住一會兒,足夠讓冰兒有機會啟動大翼戰船.

"嗯"

皇甫冰兒拿著裝著大翼戰船的大儲物袋,點了點頭.她明白,這個時候不是推讓的時候.跟一頭妖修斗法,必須全力以赴.

她立刻拋出大儲物袋,一艘數百丈的巨型戰船,出現在天空.

她隨即帶著烏云障上的白秀兒,沖上大翼戰船,然後控制數十具傀儡甲衛,啟動戰船.

戰船上的巨型風帆,兩側青翼,還有戰船護甲上的各色陣法,開始依次閃爍起光芒,光芒越來越亮.

戰船要完全啟動,獲得防護罩和飛行能力,需要一會兒的時間.

這一會兒時間內,這艘戰船沒有攻防能力,甚至連快速移動飛行都做不到,只飛浮在天空原地不動,極為脆弱.

葉秦此時依舊在原地,右手控飛劍,左手緊握靈獸袋,目光冷冷的盯著銀鮫妖修的舉動.

在戰船准備好之前,他能依仗的便是化形骷髏妖.

他現在最大的底牌,就是化形骷髏妖,也是他一直不願意輕易拿出來示人的原因.

"這銀鮫妖修,既然是沖著靈丹而來,但為什麼不直接動手,反而停了下來?"

葉秦心念急轉的同時,卻又微微有些奇怪.

他可不相信,以銀鮫的凶殘暴戾,會跟他一個金丹期修士手下留.

葉秦突然想到了什麼,心中一動.

他的神識,只能探查其他修士的元神修為高低,對土族力士是無效.只能用其它的方法,去大致推測土族力士的實力.土族力士根本無法修煉元神,沒有外放的神識,也無法探查一名修士的修為深淺.

"莫非這名妖修,或許也同樣不知道自己的深淺?"

葉秦想到這里,心中一安,不動聲色的繼續盯著那妖修,樂的繼續拖延時間,讓把冰兒把大翼戰船完全開啟起來.

此時,這片海域的海獸,感受到銀鮫妖修身上的一股無形的高等妖族的天生威壓,惶恐驚懼的往深海中紮去,或是極快的飛逃開來,數量龐大的獸潮,猶如潮水般消退.

高階妖修帶著的威壓,對這些低階海獸極有震懾力.

那名銀鮫妖修,目光從葉秦等人身上掃過,它同樣有些驚疑不定,微微有些興奮,卻沒有貿然動手.

一名經驗豐富的東海修士,能夠在一瞬間,通過各種方式,大致判斷出一名妖修的實力.同樣,一名經驗豐富的妖修,也能夠在極短時間內,通過修士使用的法器等等外狀,判斷出一名東海修士的大致實力.

只是,葉秦沒有和妖修斗法的經驗,看不出眼前這妖修的實力深淺.

這名銀鮫妖修,一生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安全的妖海,也一樣沒有什麼和修士的實戰斗法經驗,沒能迅速判斷出葉秦的實力深淺.

"金丹期?"

銀鮫王子在千丈之外停住,一雙銀瞳眼睛掃過葉秦手中操控五件數十丈大的法器,似乎看出了一些什麼,不像是元嬰修士使用的大威力法器.

它也沒有從葉秦這位東海修士身上,感受到危險的氣息,不由生出一絲輕蔑.

"這也個金丹期修士,還有一個土族力士她們在干什麼?"

皇甫冰兒拋出一個龐然大物的舉動,讓它十分疑惑.那件巨型的東西,它從未見過,也不像任何一種修士常用的飛劍,法刀之類的法器.

它並沒有感覺到這件巨*的危險氣息,隱約感到有些不對勁.

"剛才那件天材地寶,可是被你給藏起來,立刻交出來,本王饒你們不死"

銀鮫王子冷厲一笑,露出口中泛著寒光的銀牙道.它完,一雙細長無爪的雙手隱隱顯出銀芒,一臉冷笑,戲弄神,便要出手,顯然是沒把葉秦的實力看在眼里.

銀鮫族,是妖海范圍的一個勢力極龐大的妖族.

它銀寒貴為族王最受寵的二王子,極為自傲,在族內沒有任何人敢違逆它.況且,它現在化形之後,實力大漲,更是驕橫,在波瀾無驚的妖海待著十分無趣,特意從妖海跑到凶險的血海來,想要獵殺東海修士.

沒想,在這里發現天材地寶,還遇到了幾名實力看上去很弱的東海修士.

"王?"

葉秦微皺眉頭,這妖修,還是銀鮫妖族的王?

是不是王,對他來沒什麼區別,都是妖修.要他把靈丹交出來,更是想都別想.

葉秦腦中念頭閃過.

"王子笑了,那件靈物,是我煉制出來的一枚靈丹,怎能交給王子.況且,我的性命,也不是王子所能決定的.王子如無它事,那在下就此別過了."

葉秦看到大翼戰船的護罩和風帆已經開啟,心中大定,不由冷然道.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給我去死吧"

銀寒一聽葉秦拒絕,最後一絲耐心也消磨乾淨,葉秦話音剛落之際,它一雙銀瞳中殺機暴閃.

它身形一閃,化成一道銀色流光,急速射向葉秦.它之前分明見到,葉秦把那件靈物給收了去.

"本王子這銀齒刃,還從未飲過修士的血,今日就用你們的血肉來祭本王這把妖刃"已至沖出二百丈開外的銀光中,話音響起的同時,一道銀光熾烈的長鏈,從銀寒手中爆射而出,直卷向葉秦.

葉秦目光凜然,在銀寒爆發出殺意的瞬間,抽身急退,同時陡然拋出手中的靈獸袋.

一團數十丈巨大的鬼霧,籠罩在葉秦的身前百丈處.

一柄十余丈的銀色妖刃,一下射入鬼霧之中.

"咔嚓"

一串骨骼咔嚓爆裂聲,從這團鬼霧之中傳來.

鬼霧之中一個骷髏巨掌,死死的抓住了那道銀芒妖刃.

濃烈的尸氣,迅速沿著那條銀鏈,往銀寒蔓延過去.

"什麼東西,鬼物啊?該死"

銀寒淒厲驚怒的厲嘯起來.

1日1票




上篇:583 遭遇強敵!     下篇:585 轟,狂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