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20 元嬰和聖力士  
   
620 元嬰和聖力士

620 元嬰和聖力士



"轟隆隆∼∼…!

漆黑如墨的天空,百里方圓的黑云層層壓下,沉悶的轟雷聲滾滾在天地間傳蕩.島嶼主峰,發出陣陣耀目的金色,黃色光芒,那是各種護衛陣法,劍陣,被天空強大雷靈氣息所引動,隨時准備抵禦大天劫.

葉秦站在主峰不遠處的一個山頭,迎著激蕩的海風,衣衫獵獵,他抬頭望向天空,雙眸沉靜.

他身旁,腐骨蛞骷髏妖非常老實的趴在地上,口中叼著靈根骨"沒敢亂動.天空烏云之中傳來的強大雷靈氣息,讓它本能的感到畏懼,不願胡亂動彈引來天雷.這東海修仙界,能讓它這般驚懼的,恐怕也只有這雷劫了,這是它的克星.若非當初禹宗主幫它消了幾道大雷劫"恐怕它已經灰飛煙滅.

葉秦一襲青衫,佇立在山頭不動,望著天空躁動的劫云.

但是這劫云聚集了數個時辰還沒落下,甚至有漸漸消散而去的跡蕤葉秦心中不由緊張起來,緊拽著雙手,想做點什麼.可是他什麼也做不了,這沖擊修為境界全靠自身,外人根本無從助力.

又過了好一會兒,在劫云即將散去之時"它突然又再次風云滾滾聚集起來.

葉秦見狀,不由松了一口氣.

葉秦當然知道這番景象意味著什麼.

這劫云,乃是應修士元氣而生,一旦有金丹修士體內的元氣,即將獲得突破"便會引發外界天地靈氣異動,引來雷劫.

如果元氣未能突破,這雷劫自然會消散"此時金丹修士還是停留在金丹.一旦金丹修士元氣取得突破"雷劫便會迅速擊落下來.只要在雷劫之下不死,便是穩穩當當的元嬰修士了.

劫云聚集"卻又消散,意味著冰兒第一次沖擊元嬰瓶頸未能突破.劫云即將消散之際,很快又再次聚集,肯定是冰兒再次服用了元嬰丹,二次沖擊元嬰瓶頸.

"咔嚓!"

突然"黑云眾一道耀目的烏雷閃電,瞬息撕裂天空,天雷地火,凶狠的朝主峰洞府,劈了下來.這烏雷長達數百丈,恐怕一座山峰,也能瞬間夷為平地.

"颼,颼……"!"

主峰,飛劍護衛大陣刹那間被引發"近百道高階飛劍組成的劍陣,化為密密麻麻的虹芒,激射而起,擊向天雷.

"冰兒終于突破元嬰期了!"

葉秦低聲自語,臉上露出喜悅之色.

島嶼山峰,另外一處洞府.

白秀兒也在強行突破自身神力.

土族力士修煉的並非元氣,而是自己的肉身筋骨.隨著肉身筋骨強橫,天生神力越發的強大.

她服用了以子幽蓮為材料煉制而成的天賦聖丹"香澤淋漓,股股熱氣升騰"表似乎極為痛苦,強大的藥力靈氣不斷洗滌她的肉身筋骨.一股爆炸性的神力"從她每一寸筋骨中流過.

她周身肌膚幾乎寸寸撕裂開來,連流出來的眼淚都是血滴.周身隱隱放出數丈血色罡氣,血氣彌漫"將她籠罩其間.這股血氣罡"無比霸道,天地間無處不在的靈氣也被逼開,無法近分毫.

從高階力士沖擊聖力士,沒有任何經驗可以遵循.

"葉大哥"我一定會成為聖力士,那時候秀兒的實力便能追上葉大哥了!"

白秀兒痛的幾乎要昏厥過去,緊咬著貝齒"心中僅有一道執念.

當初她是海上一座島嶼上白氏一族的少族長,一名中階力士,神力天賦極佳,驕傲野蠻.後來遇到葉秦,跟隨葉秦前往東海,一路上她被葉秦渡海時的堅韌所震撼.

這些年,她始終沒有忘記那一暴"葉大哥,秀兒一定會挺過去!"

臨海城一帶日漸繁忙,在眸近海域活動的修士也比以前多了許多.

不過,那些元嬰老祖們,金丹後期修士"大多去了血海戰場參戰,很少會停留在這一帶.而眾多修為尚低的金丹初期修士,築基期修士不敢去血海,只能在臨海城附近海域,忙著獵殺一些中低階的海獸"掙些靈石用于修煉.

近月以來"這座無名島嶼的天空,烏云滾滾,電閃雷鳴.如果是尋常的烏云,早就消散了,不會一直停留在島嶼上空.這天地異象"引起了不少駕駐飛劍往來路過低階修士們的注意.

"快看,那莫非是劫云?"

"這云層覆蓋方圓上百里"看形應該是大天劫的劫云,有金丹九層修士在島上准備渡大天劫!"

"若是有金丹修士結嬰成功,成為新晉元嬰老祖,咱們前去恭賀,也好討個彩頭!老祖高興之余"不定能賞咱們一些值錢的財貨!"

"幾位道兄,咱們這邊過去瞧瞧!"

這些路過的低階修士詫異那島嶼的異狀"談論著,紛紛結伴,三五成群的禦劍朝無名島嶼飛了過去.

不過,他們還沒能靠近島嶼,突然無名島嶼上飛出一支隊身披金光鎧甲的金丹修士"攔住了眾低階修士的去路.

"天道盟在此公干,此島已經成為禁區"諸位道友速速離去,勿要靠近百里之內!"

為首的那名身隊長,手提金劍,朝眾修士冷喝道.

"天道盟的執法隊!?"

眾低階修士一見這隊的金甲修士,立刻停下,面面相視,露出猶豫畏懼之色.

這支隊鎧甲上的標識非常明顯,是天道盟的執法隊,直接隸屬于天道盟長老團的管轄.只要是參加金丹殺妖榜的修士,都會經常跟天道盟長老團打交道,見過這些執法隊.

天道盟的長老團是不能得罪的.

雖然這些長老很少公開露面,但是長老團的權威不在任何一位天道盟宗主和天魔盟巨頭之下.

如果得罪了某一位天道盟宗主,還能跑到其它宗主,巨頭的地盤去逍遙快活,不用擔心遭到跨地界追捕.但是得罪了長老團的人,後果更加嚴重.長老成員是同氣連枝"得罪了一人等于得罪了整個長老團.長老團能夠跨界執法,躲都無處躲.

"執法隊在此"肯定有某位長老在這里坐鎮!"

"不知是哪位長老的後裔"在此地渡劫!"

眾低階修士見有天道盟長老團執法隊在此島嶼護場,停了下來"不敢造次繼續靠近島嶼,議論猜測著.不過,他們還是不肯離開,只盼著那島上的修士渡劫成功,能給他們一些觀禮的好處.況且,金丹後期修士渡大天劫,這在東海可是難得一見,每年也見不到多少.尤其是金丹初期,築基期的低階修士,觀看其它修士渡劫,就算得不得賞禮"也絕對是獲益良多,哪里舍得走.

執法隊的隊長見眾修士不靠近島嶼,這才安心下來,回頭望了望島嶼,他心中同樣納悶.

他本來是在臨海城公干,半年前被一位年青的天道盟長老臨時抽調來執行一趟護衛任務.這數月下來,攔截眾多往來的修士.不知還要多久,這任務才能算完成.

"結嬰"要結嬰了!"

"快看啊!天雷落下去了!"

在島嶼百里之外海域圍觀的眾修士,突然激動大叫.

不知何時,島上風云突變,風雷交加,圍繞島嶼形成一股龐大的漩渦流.

"咔嚓!"

一道粗碩達百丈的銀雷閃電"刹那間照亮數十里方圓漆黑如墨的天空,夾著漫天天火劈向島嶼主峰.跟主峰沖天而起的飛劍大陣"迎面相擊.

"轟"!"

驚雷亂舞,漫天飛劍縱橫交錯,劍虹霞光滿天,電閃金鳴,震耳欲潰.

眾低階修士都被驚的紛紛後退"心駭無比.他們這些修士站在百里之外"還被這天雷的威力給震的不住後退"卻不知這渡劫的修士,究竟需要有多強的實力,才能抵禦這天雷.

這突破元嬰期的大天劫,果然是強悍無比.

這威力狂暴的大天雷,足足有九道之多.每一道都比神通級雷法要強悍許多,縱然是元嬰修士也難以硬抗下.只有靠各色大陣,劍陣"大量的高階法器,去消耗這天雷的威力,將它削弱到足夠低的程度.

渡大天劫不是光靠修士自己修為便行,更是極其損耗財力之舉.沒有財力去購置法器抵禦大天劫,那純粹是找死.

任何一位金丹後期修士想要渡大天劫,都幾乎是傾家蕩產,甚至要靠向同族弟子,親朋老友,同門師兄弟借債"去購置頂級的渡劫法器.如果成功了,一躍成為元嬰老祖,還債是輕而易舉的事.如果失敗了"下場不必多,重則身死,輕則難以血本無歸翻身,頗為淒涼.

這些道理,眾觀禮的修士們可是十分清楚.

島嶼上,這九道毀山滅地的大天雷,來的快,去的也快,幾乎把島嶼主峰給削平了大半.

不過,這九道大天雷,威力氣勢一道比一道弱,而沖天的飛劍卻越來越強.

火色飛劍,冰魄飛劍,將最後一道天雷抵擋住.

天空如墨的烏云散去,終于灑下陽光.

海上風平浪靜,似乎什麼也沒發生過.

洞府內,一股異常強大的靈壓氣息,卻隱隱的籠罩方圓百里.在島嶼外圍觀禮的眾低階修士,不由心生畏懼"在遠方眺望,卻不敢過去.

葉秦感受到這股強大的靈壓"長松了一口氣,立刻拋出飛劍,禦劍飛至主峰洞府,飛身落了下去.

皇甫冰兒一襲雪色白衫,手控已經破損的冰火雙劍,從洞府里面翩然出來"衣裳上一些殷血澤和塵土.但是她雙眸流光溢彩,氣勢升華,卻已經跟數月前金丹期截然不同,渾身上下散發著元嬰修士才有的強大靈壓.

"冰兒,你怎樣!"

葉秦快步走上前,緊握冰兒有些冰涼的玉手,望著她略帶蒼白的臉色,有些緊張問道.

"夫君,無妨"我剛剛結成元嬰,擋了數道大天雷,被天雷給逼的吐了幾口精血,損了元氣,有些虛弱,只要歇息幾日便能恢複過來.只是,數座耗費無數購來的護衛大陣,數百高階法器全毀在天雷下.連冰火雙劍,都破損嚴重,有些可惜!"

皇甫冰兒搖了搖頭,惋惜道.

"你無事便好,損些財貨卻是無關緊要"這冰火雙劍,回頭重新再煉制一番便走了."

葉秦頗為欣慰.

"對了,夫君,秀兒呢,她出關了嗎?"

皇甫冰兒朝葉秦左右望了望,沒看到白秀兒.

"還在閉關,沒出來呢!我也不知道秀兒需要多長時間閉關沖擊聖力士.這幾日,我每次以神識探查秀兒閉關的洞府,但是總被一股蘊含神力的血氣罡給逼開,根本無法探查到里面一絲一毫況.不過,這股血氣如此之旺盛,生機盎然,她應當沒事,還在努力沖關.這沖關全靠自身"我想助也無從助起.再等等吧"估計十天半月內"應該能出關."

葉秦搖頭道.

皇甫冰兒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她和葉秦,對土族力士如何沖關,幾乎是一無所知,只望不要出意外才好.

"等一下!"

皇甫冰兒突然柳眉一蹙,神微動,神識朝秀兒閉關的山峰洞府掃了過去,探查里面秀兒的況.

她的神識,原本便經過特別的修煉,要比葉秦強大數倍.此時成為元嬰修士,神識大漲,更是一下比葉秦強大數十倍有余.

皇甫冰兒這一探之下,頗為驚訝.她的神識穿過了血氣罡的阻礙,看到了血氣里面的況.只見一道模糊的嬌女子身影,體內生出一股氤氳的血色神光,異常炫美"這股血色神光不斷快速運轉,洗滌著肉身和筋髓.

皇甫冰兒雖然看清楚了況,但是她也不大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修士修的是元神,元神強大到一定程度"甚至可以出竅脫離肉身而存在,遨游天地,但是肉身血氣並不太強.土族力士修的是肉身"血氣顯得極為重要,血氣強總歸是一件好事.

突然,這道血色神光不再四下游走,開始收斂于筋犍之中,周圍四下迷散的血霧也附于秀兒身上"迅速滲入秀兒的體內,她身上裂開的肌膚也迅速合攏,連痕跡都沒有留下半分,雪白中透著幾分潤,整個洞府彌漫著清新淡香.

白秀兒睜開眼,奇怪打量了一下自己,幾乎沒有什麼變化,只覺得神力暴漲了幾多,她提起身旁極有重量的青色古戟,感覺輕飄飄的幾乎毫無重量,她的神力至少暴漲了近十倍以上"呀,葉大哥還在外面等著"不知等了多久,冰兒姐出關了沒有!"她突然想起這些,匆匆從洞府內出來.

"這樣就成了?沒有任何劫難?"

"成聖力士了?"

洞府外面,葉秦和皇甫冰兒二人正站在門口,都驚訝的看著出關的白秀兒.




上篇:619 冰兒渡劫     下篇:621 沖關,金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