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27 超強元嬰修士隊  
   
627 超強元嬰修士隊

627 超強元嬰修士隊



等了足足三日,葉秦才招募到一位老者,以及一位中年修士.

這兩位修士都是元嬰初期修為,是東海勢力出來的修士,在血海沒什麼根基勢力,只能到處碰運氣.在紫劍城,見到葉秦發布的招募通告,便來試一試.

葉秦招了二人,人手也勉強夠用,不想再耽誤時間,便率隊出城尋找城外妖修探子的蹤跡.

也不知道是他們三人一行的運氣不好,還是那妖修潛伏隱匿的極深,他們在島嶼周圍四五千里范圍內反複搜尋,卻未能發現那妖修探子的蹤跡.

葉秦等人在外面白白守了十多日,除了獵殺幾頭倒黴的七階,八階的海獸之外,一無所獲,連線索都沒有發現.那兩名修士找的十分不耐,中途放棄了獵妖任務.

牛秦獨自一人更難尋找,也只能無功而返,懊惱的回到紫劍仙城.

葉秦返回城內,來到坊市,售賣掉低階妖獸的妖丹,獸皮等物.

"葉長老,有一位元嬰老祖,此時正在城東最大的綠焉仙閣,讓的請您過去見一面!"

卻見一位紫衫修士匆匆的來到他跟前,拱手道.

葉秦轉頭一看"這位紫衫修士是城內巡邏隊的成員"而且還穿著紫劍宮修士的服飾,不由奇怪問道,"是什麼人找我?","那位老祖身穿金袍,身形魁梧"修為深不可測.他只是,在十幾年前與您有約,其它的並未多.晚輩也不敢多問,尋思著,您應該和他認識."

那紫衫修士描述道.

"身穿金袍的老祖?",葉秦心頭一動.

他謝過那中年修士,徒步到城東的綠焉仙閣.仙閣侍從,見到葉秦"立刻將他引至一間豪華的包廂內.豪華包廂外面"站在十多名神肅穆的金丹修士"衣衫有聖皇宮修士的標識.

葉秦一見,頓時了然于心.

他推門進去,正見一位濃眉星目,身穿金袍,氣宇軒昂的中年修士"正坐在廂房上位,一股威嚴的氣勢,令人不由肅然生敬.廂房內,只有聖皇一人"並無其他人在場.

"晚輩見過聖皇!",葉秦正色拱手,神色恭敬道.

"葉友,你這些年在東海名聲鵲起啊!就連本皇,也常常聽到宮內的修士提起你的名號."

聖皇哈哈大笑道.

"聖皇謬贊了!在聖皇面前"晚輩可不敢談名聲二字!",葉秦不由汗顏,"聖皇找晚輩,可是來取銀甲衛?","不錯.本皇也是剛剛來這紫劍城,正巧聽你前些日子到了紫劍城,便遣人去找你來此,正是想借你的銀甲衛一用,前往東海一處險地"取一件稀罕的靈物."

聖皇頓了頓"突然道,"你可想與本皇一道,去取那吳物?"

"我?我的奐力,能去嗎?",葉秦不由愕然.

"上次見面,你還是金丹期修為,去了也是白白送死,本皇沒打算帶你同去.不過"如今你已經元嬰修士"有幾分自保之力"還是可以去的.",聖皇淡然解釋道"你我在中土便相識,後來幾番遭遇,陰差陽錯救本皇從地底脫困"也算是有機緣.今日本皇,送你一份機緣"就看你是否願和本皇一起取.","不知聖皇打算找什麼靈物?"

葉秦想了一下"問道.

聖皇搖了搖頭,"城內元嬰修士頗多,多有耳目,容易泄密,本皇不能在這里出此物的名號."他很快又接著道""本皇只能告訴你,此物乃是修仙界一件傳中的靈物,本皇本來也沒敢抱任何希望,能夠取得此靈物.但是此番仙妖大戰爆發"卻帶了一個意外機會"讓本皇有了得到此物的希望!若是能得此靈物"自然大有好處,足以一生一世受益不盡.你只要告訴本皇,去還是不去?"

葉秦不由沉吟起來.

他很清楚,聖皇是曾經半步踏入化神期境界的絕頂修士,在如今的整個東海修仙界也難以找出能夠匹敵之人.連當年天道盟北方禹宗主,見到聖皇出世,也甘拜下風,不願相爭.

聖皇會感興趣,想要得到的東西,恐怕絕對是東海修仙界數一數二的靈物.有可能是用于突破化神期的靈物,也可能其它化神期的靈物.

當然了,如果真的是絕世靈物,那麼其中的風險肯定也是難以想象的.

至少,葉秦現在根本無法想象,想要取得那靈物,會有多困難.

否則聖皇不會在血海待了數十年,需要等待這麼長的時間去做各種准備,直到現在才打算去取那靈物.

聖皇既然出手,那麼應該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決不至于信口開河,無緣無故跑去送死.

葉秦考慮了好一會兒,心中衡量著利害和得失.

"去!",葉秦目光漸漸堅毅,也不廢話,吐出一個字,答應下來.

"好,果然有當年本皇的豪氣!你既不知那靈物能干什麼,也不知此物在何地,卻還是敢和本皇一同去取,敢冒這樣的風險,確實是魄力十足.嗯當年本皇能夠雄霸東海修仙界,何嘗不是魄力非凡!"

聖皇哈哈大笑.

"聖皇行事,非常人可比."

葉秦淡笑道.

"現在就走吧!我們還有兩個同伙,在城外等著,合計一下如何去取靈物!"

"啊,晚輩身上還有周宗主交付的一個獵殺妖修探子任務,還尚未完成"恐怕不便動身!能否等幾日,晚輩獵殺那妖修再去不遲?"

"不必羅嗦"殺個妖修探子,些許事何須如此麻煩.隨本皇來!"

聖皇和葉秦二人離開紫劍城,帶著十多名聖皇宮的金丹修士,騰云駕霧"飛至千里外的一座荒蕪的島嶼.

只見島上,一名東輕英俊的修士"負手而立,宛若絕世翩翩公子.他的樣貌"甚至比葉秦還要"稚嫩"許多,卻已經是元嬰中期修士.他的眉心,顯出一朵精致的五色蓮花,近乎妖豔.

而千丈之外,一片山坡上,有一團十多丈大的鬼霧.鬼霧內一名鬼修若隱若現,坐在山坡上一動不動.但是它散發出來的氣息,陰森無比,周圍數百丈如陰寒如地底深淵一般.它的修為,已經是元嬰後期巔峰"極為恐怖的存在.

另外一座山頭上,一名身形消瘦的老叟"手持一柄法杖"孤孤零零的站著,冷漠的望著大海,似乎一尊萬古長存的石雕.他的修為"同樣是元嬰後期巔峰.

這島嶼上,一位元嬰中期的年輕公子,一位元嬰後期的鬼修,一位元嬰後期老叟,三名氣息截然不同的修士在一座島嶼上"各據一方,形十分怪異,卻並沒有起任何沖突.

葉秦一見島嶼上那團鬼霧,感受到那股熟悉的鬼修氣息,心中咯噔,暗呼大不妙,"荒靈鬼主,它怎友也在這里?難道它就是聖皇的同伙?",可是他現在想退,也來不及了,只能硬著頭皮,跟隨聖皇飛落在島嶼上.

這島嶼上三名元嬰期修士"葉秦一下認出了聖皇的蓮花分身,以及荒靈鬼主.只有那老叟,他不認得.但是此老叟有資格和聖皇,鬼主走在一起,絕對是最頂級的元嬰後期修士.

"聖皇"你去取銀甲衛,怎麼帶了個輩修士回來?",鬼主睜開漆黑如墨的瞳孔,閃過一道驚詫亮芒,一切隱藏在黑霧之中"隨後沉寂下去,朝葉秦深深的望了一眼,冰冷的聲音,顯得波瀾不驚.

"本皇考慮過了,他和我們幾人,一同前去妖界,找那靈物."

聖皇淡然道.

鬼主沉默之後,不再什麼.

葉秦有些奇怪,荒靈鬼主絲毫沒有提及冰蓮子,甚至一副不大認識的神.他搶了鬼主想要得到的十三階冰蓮子,他不可信,才短短十幾年"鬼主會不認得他.這里面肯定有什麼蹊蹺之處,讓鬼主不願意提及.

"這子的修為,勉強能夠自保,對取靈物出不來什麼力.不過既然已經來了,知曉了我等所謀之事,也不必回去.",那位消瘦的老叟,冷漠的朝葉秦看了一眼.

"這位是血海"恨山老怪"不過他在恨山隱世不出,你應該沒有聽過他的名號."

聖皇指了指那名身形消瘦的老叟,道.

"見過兩位前輩!"

葉秦朝鬼主和那老叟拱手.

那年輕男子,朝葉秦笑了笑,也是島上三名修士之中唯一對葉秦有好感的人.

蓮花分身和葉秦早就認識,聖皇自然也不必再多介紹.

聖皇向葉秦要去那尊他很久以前煉制的九階銀甲衛,打算將它重新煉制一番,煉成十級元嬰級的銀甲衛,需要費半個月的功夫.等十級的銀甲衛煉成了,才會去取靈物.

鬼主和恨山老怪,早已經等了許久,並不介意再等上十多日.

葉秦也安心下來,在島嶼等待.

這期間,只有蓮花分身離島出去了一趟"似乎是辦什麼事.

過了不到十日,蓮花分身回來,一手拉著一具數百丈巨大的妖烏賊尸體的觸須,扔在島嶼海灘上.這頭十階妖烏賊尸體遍體鱗傷,隨處可見數丈深的劍痕,但是還沒有死透,不斷的流出濃墨一般的墨綠色腥液,腥液似乎有劇毒,滴在沙灘上"呲呲"冒煙.但是這墨綠腥液,對蓮花分身,卻沒有任何作用.

"這頭八爪烏賊,極擅隱匿,潛伏在海底千丈深處,每隔三日才短暫浮出海面,找它費了不少功夫.葉友"它應該就是你的,潛伏在紫劍城一帶的妖族探子吧?"

蓮花分身爽朗笑了笑.

葉秦看了看那頭十階妖烏賊,又看了看蓮花分身,怔了好一會兒.




上篇:626 獵妖任務     下篇:628 啟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