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42 返回血海,危機!  
   
642 返回血海,危機!

642 返回血海,危機!



數日之後.

眾修士一路疾行,終于有驚無險的穿過莽莽叢林,從妖界入口通道,離開了妖界,回到了妖海.

一直壓在眾人心口的一塊沉重大石,終于搬了開來.

在妖界內待著的壓力太大,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到妖聖,丟了性命.

回到妖海,這個擔心不複存在,這里已經沒有可以威脅到他們性命的妖修.妖界內的妖聖極少會離開靈氣充沛的妖界,出現在靈氣稀薄的妖海內.

聖皇在妖界入口一帶,尋了一處安全隱蔽的山谷停下,原地打坐恢複法力.

葉秦與恨山老怪,鬼主等修士,也各自找一地打坐,恢複消耗極大的法力.

緩了一口,葉秦仍然心有余悸.

這一路逃離妖界,幾乎沒有停歇過.

這些天妖界震動,一路上,妖界內巡邏查探的妖修大量增多.而在妖界入口附近,眾修士也是等了數日,才等來巡邏妖修松懈的機會,從妖界通道中逃脫.

葉秦心中自然知道,這次妖界大亂,多半是為了找那枚黃昏聖殿的聖物——灰蛋.也不知三足烏妖聖和九尾靈狐妖聖跑哪里去了.

這次妖界之行,雖然冒了極大的風險,但是可謂不虛此行.得到了一枚對提升修為有極大作用的朱果,以及用于木系法術的噬血古妖藤,還發現了那枚神秘的紫府灰蛋的蹤跡,甚至見到了妖界的黃昏聖殿.

半個時辰之後,眾修士漸漸恢複後,目光投在了聖皇身上.

聖皇掃視了眾人一眼,淡聲道,"紫靈還陽草,諸位道友每人一株.此草具有極佳的穩固魂魄之效,在轉世之時,能夠保留下少許記憶意識."

分好紫靈還陽草,聖皇忽然話音一轉道,"此次妖界之行已經得到靈草,不知諸位有何打算?葉友修為尚淺,多半是要留在東海修仙界繼續修煉.但鬼主,恨山道友,你我三人壽元都將盡,紫陽還靈草既然已經在手,不知道接下來,兩位道友有何前往何處?"

聖皇沒等鬼主,恨山老怪兩人接話,又補充道,"本皇時日無多,打算前往西幽大陸,去冥河轉世重生!"

聖皇早有這個打算,此一出,眾人並不感到意外.

不過,雖然早已知道聖皇的打算,但事到臨頭,鬼主和恨山老怪仍然不免有些遲疑和猶豫,神一時怪異起來.

畢竟轉世重生一,只限于傳之中,多少有些虛無縹緲,他們可沒有親眼見過.前往神秘莫測的西幽大陸,更是前途叵測,即使轉世關鍵之物紫陽還靈草已然到手,也難以做決定.

葉秦還沒有離開東海修仙界的打算,自然不便多,靜默盤坐,目光看似隨意的掃過聖皇,恨山老怪和鬼主三人,心中似乎思慮著什麼.

"恨山道友,你的意思呢?"

聖皇看向恨山老怪道.

"老夫壽元也沒多少年了,如今連渡化神大劫的法器也未准備幾件,對渡劫根本毫無把握.與其渡劫失敗,身消道隕,不如去西幽搏一把轉世輪回,重修仙道.老夫與聖皇,結伴同去西幽大陸便是!"

恨山老怪臉色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下了決定,哈哈大笑道.

鬼主沉默了半響,搖了搖頭,枯澀干啞聲才響起,"本主為了渡劫,已經在荒靈鬼島籌備數百余年,不願就此功虧一簣.況且,鬼島還有一批手下,尚未安排妥當.本鬼主准備先回血海的荒靈島籌備渡劫之事,萬一籌備不利,再考慮前往西幽大陸吧!"

"鬼修渡化神期大劫,難度比普通修士還高數倍,一旦失敗,都是身消道隕,沒有任何僥幸可.鬼主道友冒險渡劫,還不如同本皇直接去西幽大陸,尋找轉世重修仙道的機會!以肉身修仙道,不管如何,也比鬼道強上許多."

聖皇聞,不禁勸道.

"修仙一途,無非與天地人爭那一線生機.本主修行近千年,一路坎坷難以敘,即使轉世輪回重修仙道,同樣充滿了變數,未必就能一路順趟,不定還會隕落轉修鬼道.與其如此,不如再搏上一搏,看能否突破化神期境界!若是渡劫實在無望,再去西幽大陸不遲.聖皇好意,本主心領,只是心意已決,不必多勸."

鬼主一雙鬼目幽幽,與其緩慢而堅定.

葉秦眉頭跳了一下,很快神色如常,卻是更加沉默.

"罷了,如此你意已決,本皇也不再強求了!"

聖皇見勸不動,不再多,只是神多少有些遺憾.畢竟鬼主實力極強,而且還是鬼修,如果它能一起前往西幽大陸,轉世的把握自然多了幾分.

蓮花分身始終沒有多.它是聖皇的一尊分身,壽元跟聖皇是一樣的.聖皇壽盡之日,便是它身死之時.所以它肯定也會跟著去西幽大陸.

他們一行五名修士,駕馭飛劍,從高空疾速離開妖海,前往血海.離開了妖界,他們也無需再忌憚什麼,就算禦劍飛行,也沒妖修能攔得住他們.

妖海在東方,而西幽大陸是極西之地,中途必須經過血海,才能前往西幽大陸.這段路程,眾修士自然是一起同行.

一月之後.

一行五名修士抵達血海,在一處海域停下.

葉秦見已經到了血海,便跟聖皇等人告辭.

"葉友,本皇在東海的殷氏後裔,還拜托你多加照拂.本皇若是成功轉世重修,也不知能留下多少記憶,本皇仇家甚多,不定還有煩勞之處."

聖皇道.

"晚輩承蒙聖皇照顧多時,贈送紫靈還陽草,自然會對殷氏多加關照.若是日後能在東海再見聖皇出本世,必定還今日之恩!"

葉秦笑了笑,拱手道.

告辭之後,葉秦禦劍疾飛,消失在天際.

鬼主隨後也和聖皇,恨山老怪二人告辭.

聖皇,恨山老怪,蓮花分身,繼續往西而行.

鬼主在天空頓了頓,朝葉秦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鬼目之中露出一道幽色厲芒,化為一道鬼氣,陡然間朝葉秦那個方向射去,消失.

這支堪稱集結東海修仙界最巔峰實力的元嬰修士隊,在取得紫靈還陽草之後,終于各自散去.

葉秦神色凝重的幾乎要滴出水來,在血海海面上禦劍飛行,速度提升到極限.鬼主不願意和聖皇一道去西幽大陸,打算留在血海渡化神期大劫,他便敏銳的意識到了其中危險氣息.

他跟鬼主,可沒有什麼交可.

現在他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

在葉秦瘋狂劍氣逼迫之下,連海面上,都出現一道長達數千丈的激浪.

飛行了大約片刻,葉秦遠遠的看到一支金丹期的修士隊伍,大約二十余人左右,神色十分狼狽,士氣低迷,其中有不少還身負重傷,行色匆匆,似乎在趕路.

現在正是仙妖大戰到了激烈的時期,大批的東海修仙都被征調到血海的各個仙城戰區,在血海海面上遇到東海修士,實屬尋常.

葉秦心中突然一動,陡然轉向,禦劍朝這支金丹修士隊伍飛去.

那支金丹隊伍發現一道驚人的靈壓氣息突然朝他們全速逼近,明顯出現驚慌騷動,紛紛亮出法器准備迎戰,不過看清楚來人後,很快又鎮定下來.

他們發現來的是一位元嬰老祖,並不是妖修,自然無需太過緊張.

"這位前輩,不知您老有何事吩咐!"領頭的一名錦衣橫眉大漢,大約金丹八層,眼中多少有些戒備之色,讓隊伍眾修士原地停下,神色恭敬拱手,朝葉秦道.

葉秦冷冷打量隊伍眾修士一眼,打斷他的話,問道,"你們是那座仙宮屬下?執行什麼任務?"

"回稟前輩,我等是天道盟東南宗主下屬,原本是被派遣調往前往黑沙城,增強黑沙城的防守.沒想到半路遇到一股海獸,大隊伍被沖散,晚輩收容了一批敗退下的修士,准備繞道前往黑沙城."

那錦衣橫眉大漢也精明圓滑的很,不知道葉秦的來曆底細,生怕自己所在的仙宮得罪過眼前這位元嬰老祖,只敢報上天道盟的名號.

"哦!原來是增援黑沙我看你們都是衣衫樸素,手中法器都是普通貨色,並不精良啊,這樣低劣的法器如何能跟妖族斗法?!沒有更好的法器嗎?"

葉秦沉淫著,和顏詢問道.

"這個,晚輩等都是普通金丹弟子,修為大多在金丹五,七層之間,只有晚輩修為略高一些為金丹八層,平日掙的靈石不多,開銷又大,自然沒多少上好的法器.況且之前遇到一股海獸,損失了不少法器!"

錦衣橫眉大漢有些尷尬,摸了摸鼻子.

隊伍內眾低階修士們,紛紛騷動,面面相覷,生出一個荒謬的念頭,這位元嬰老祖不會是想打劫他們吧?要不干嘛問他們有沒有好的法器!可是他們手中的法器,要麼是破損,要麼低階,找不出幾件像樣的好貨色法器.

"諸位都是我東海修仙界之棟梁,可不能因為法器低劣,而殞命于妖族之手.罷了,我這里有一些金丹修士用的高階法器,還有好幾件元神法器,我也用不上了,都送于大家吧!"

葉秦爽朗的笑了笑,右手一拍腰間儲物袋,立刻飛出二十多件光芒四射的法器.飛劍,法刀之類,琳琅滿目,倒也算是良品.朝隊伍眾金丹修士飛去.

這些都是他以前在血海曆練,參與大戰,殺妖時候積攢留下來的,也沒什麼用處,一直放在儲物袋內.

他在給出法器的同時,不動聲色用神識和法力,將這些法器快速'洗’了一遍,將原先主人的氣息全部抹去,留下自己獨有的法力氣息.這些金丹期修士的實力,是難以抹去他留下的氣息.




上篇:641 取靈草     下篇:643 逃命,追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