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43 逃命,追殺!  
   
643 逃命,追殺!

643 逃命,追殺!



這支衣衫襤褸剛剛遭遇獸潮的金丹隊伍,突然從葉秦手中得到這些高階法器,元神法器,頓時驚呆了,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眾金丹修士們每人拿到一把葉秦的法器.握在手中,這才敢相信居然有這樣的好事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們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激動無比,爆發出一陣激動興奮的歡呼聲.

"多謝老祖賞賜!"

"收老祖好處,這可怎麼好意思啊!敢問前輩高姓大名,的來生縱然是做牛做馬,也要報答前輩這份恩啊!啊不,的現在就願意為前輩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不知前輩能否收容?"

這些金丹修士們激動的嚷了起來,當場就有幾名機靈的修士拜倒,想要投靠葉秦.

葉秦給他們的這批高階法器,元神法器.其實也不算極品,但是這些可都是白送的啊,對于他們這些財力並不豐厚,甚至近乎窘迫的金丹中期修士來.簡直是雪中送炭,至少能夠提升他們二三成的戰斗力.

這位老祖如此大方心胸寬廣.樂善好施.如果能跟隨他,那豈不是好處多多!

隊伍中大部分金丹修士都是神激動.十分感激.

雖然隊伍中才幾名老成的修士,心中猜疑葉秦這番突如其來的"厚賞,的目的,但是葉秦並未對他們有任何不利的舉動,也不敢什麼.

"我還才要豐.不便久留.諸位道友保重!"

葉秦擺了擺手.顯然沒有收人的打算"完,他便要禦劍而去.

可就在這時,他突然想到了什麼要事"回頭朝眾金丹修士道."哎呀,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們一件事!我從東面的血海過來,半途曾經遭遇幾名妖修,也不知道它們會不會朝這邊過來.你們這支二十多的隊伍人數太多,一旦被這伙妖修遇上,肯定會遭到襲擊"落個全隊覆滅的下場.我看不如分為二,三人的隊,分頭繞道前往黑沙城,人數少些,就算遭到襲擊,也不至于落個全隊覆滅的下場."

葉秦話完,並不停留"直接禦劍化為一道金芒,往西南方向疾速而去.

眾金丹修士聞"不由分紛紛露出驚惶之色,要不是渾身手腳冰涼,就是臉色蒼白失血.

"有妖n妖修n要過來?"

"真的假的?這位前輩不會是嚇唬我等吧?"

"看那老祖色匆匆的樣子.他也急著離開躲避妖修,這還能假的了,咱們還等什麼,趕緊逃命吧!"

"我等連一群高階妖獸都斗不過,更不要更可怕的化形期妖修了.遇上一個妖修.也足以讓我們全隊修士滅個乾淨!"

"那老祖應該不至于嚇唬我等,諸位道友二三人一隊分開,朝不同方向離開此地.三日之後到黑沙城彙合.此次能不能活下來,聽天由命吧!"

領頭的錦衣橫眉大漢,擰著眉頭臉色異常難看,最終還是咬牙下了決定.

眾修士紛紛點頭.分為十多個隊.少則一二人.多則三人一伙,駕駐法器,朝海域不同方向化作鳥散.全速倉惶逃命.

他們都很清楚,面對實力可怕的妖修,金丹修士人數少點其實更好些.人多起不了作用.人少目標.不定妖修瞧不上這點人.懶的動手追殺"便放過了.

葉秦駕駐飛劍在海面上飛行,大幅收斂自己外放出來的氣息和靈壓,讓自己外放的氣息跟金丹中後期差不多.甚至連飛行速度也大幅放慢下來,不比那些金丹中後期修士快多少.

葉秦緊咬著下發白的嘴唇,感覺到一股森寒的鬼妖氣息從極遠處快速逼近,刺的生痛,背脊上狠狠汗毛倒立.

剛才因為瞪送那隊金丹修士法器,耽誤了一會兒工夫.

才這麼一會兒工夫,鬼主便快追上來了.

葉秦不由大傷腦筋.

原本他見鬼主打算留在血海渡大天劫"便已經深感不妙,便匆忙和聖皇告辭,疾速離開.很顯然,他前腳才走,鬼主沒有耽擱片刻時間,後腳便直追過來,擺明了是要搶奪他的冰蓮子.

那些金丹修士的實力太弱.可能還感覺不到鬼主的氣息.

但是葉秦身為元嬰修士,卻清晰無比的察覺到那股陰寒鬼氣在不斷的逼近.

鬼主的速度太快了.

元嬰九層巔峰鬼修的飛行速度,果然不是他這個元嬰初期二層修士可以相比的.

好在,那隊金丹修士已經得到他的警告.攜帶著沾染了他的氣息的法器.化為十多支隊倉惶而逃.這片海面上,總共十多個隊伍.十多個方向都留下他的法力氣息.

能不能借助他們的力量把鬼主引開,全在此一舉了!

葉秦心中飛快的計算了一遍.

鬼主的速度想要追上其中一隊,很容易,大概只需十個呼吸的工夫.如果把這十多個隊伍全部都追一遍,恐怕至少要幾個時辰.畢竟想要追後面的隊伍,會變得越來越困難,時間增加很多.

,"逃命的時間,最短只剩下十個呼吸"最長則有幾個時辰.賭命啊!",牛秦禦劍飛逃,臉上卻露出苦笑.

這里面藏著逃生的機會.

全看鬼主會追哪一隊修士,什麼時候追他.

如果實在倒黴,鬼主直接追他的話,他恐怕只有施展仙身大法.化出法身來逃命.

但是仙身大法極為消耗法力,會瞬間分去三分之二的法力.在這個逃命的關頭,大幅消耗法力並不理智,一旦法力不濟可是要命.就算有靈酒,也未必來得及補充法力.

除非萬不得已.否則他不會放棄冰蓮子.

他舍不得啊,這可是從北溟漂過來的稀世靈寶.整個東海修仙界也未必能找出第二枚冰蓮子了.而且他的紫府內冰靈石不夠,現在還種不出冰蓮子這樣高階的化神期靈物來.平白無故丟給鬼主,想想就肉痛.

極遠方的海面上,一團黑色鬼霧疾速飛行.

之前為了取紫靈還陽草,它不想節外生枝惹惱聖皇,也為了避免恨山老怪插手和它爭搶刨乇神期的冰蓮子,一直隱忍未動手.

此刻,它無需再隱忍下去了.

它一定要奪回那枚被葉秦拿走的冰蓮子,煉成荒靈鬼島鬼陣的核心化神級鬼器,用來渡化神期大劫.並殺葉秦,以泄這些年來的心頭之恨.

這團鬼霧之中.鬼主包裹著骷髏身軀的黑袍若隱若現,渾身鬼火縈繞,骷髏眼中突然一道幽光厲芒閃過,不由凝重,"他的氣息怎麼突然弱了這麼多,分成十多股?難道他會分身大法不成?".

鬼主只猶豫了一刹那,便朝距離它最近的一道氣息追去.

是不是分身術,只要追上去一看便知道.

颼!

這團鬼霧一閃而逝,截住海面上一道飛劍光芒.

,"前輩,別殺人".

那道飛劍光芒上站立的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哪里會想到一名強大的元嬰後期鬼修橫空出現截住他,不由戰栗抖顫,嚇得幾乎癱軟在飛劍上,駭的連飛劍都駕駐不住,要墜下海面去.

而散出葉秦法力氣息的,正是那修士足下的一柄高階飛劍.

,"可惡!.

鬼主一見不是葉秦,目中頓時冒出陰火,幾乎氣的七竅生煙.朝那金丹修士一揮黑袍,鬼霧之中猛然撲出一只數百丈白骨森森的鬼爪,一把將那金丹修士連同飛劍一起抓住,縮進濃濃的鬼霧之中,咔嚓幾下,飛劍碎裂,血肉尸骨全無,魂飛魄散.

鬼主的神識,惱怒的朝海面四面八方大范圍掃去.

海面上還有十多道葉秦的法力氣息,正在驚惶逃散.

作為鬼修,它對生靈的生機極為敏感,有著獨到的查探能力.

它可以輕易的區分出生靈和法器.

但是.這僅限于近距離的查探.

如果是遠距離的話,數十里,數百里.則無法對生機進行查探.

它只能查探到法力氣息.要分辨那一道法力氣息是葉秦本人留下的,那一道法力氣息是葉秦法器上發出的,極為困難.它頂多能分辨法力氣息的強弱,無法區分出是葉秦還是他留在法器上的氣息.

,"離的最近的一道氣息不是那子,那就追最遠的一道氣息!看那子能逃多遠".

鬼霧化為一道黑芒,在海面上陡然消失.朝逃亡最快的一道氣息追去.

大概數十息之後,它追上一隊修士.

可是結果再度讓它失望,逃的最遠的又是一伙倉惶逃命的金丹期修士.

接連兩次失望,讓它氣憤難消.

,"可惡,去死吧!"

大團鬼霧頃刻間將他們幾人全籠罩進去.連慘叫聲都沒傳出來.

鬼主惱怒之余,神識掃過方圓千里海面.嗯要追其它氣息,卻猶豫遲疑住了.那子既不是離它最近,最弱一道氣息,也不是逃離的最遠,最強的一股氣息,真是狡詐多謀.

如果後面再追錯幾個,恐怕要麻煩.每追錯一次,它耗費的時間將要增加幾乎一倍.




上篇:642 返回血海,危機!     下篇:644 元嬰四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