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59 突破,元嬰七層!  
   
659 突破,元嬰七層!

659 突破,元嬰七層!



整個仙妖決戰的戰場,東海修士陣營大戰船連成一片,周圍無數修士法器光芒所化的光點,密密麻麻.妖族陣營,黑色獸潮翻騰,浪潮一般朝東海修士陣營拍去.

兩方陣營,凶猛的撞在一起,成為了一道綿延數百里長的驚濤駭浪.海面上,觸目驚心的一片茫茫妖異血色.隨著時間的流逝,沖在最前面的大片獸潮,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縮,修士陣營的光芒也大量消失.

戰場陷入慘烈無比的拉裾戰中,獸潮不斷前進吞噬修士陣線,修士猛烈反擊,又將獸潮給逼退.

天道盟北方宗系,紫劍宮旗艦所在,也遭到獸潮瘋狂的沖擊.

但是,始終有一道血色修士身影,如釘子一樣死死的釘在旗艦前方五十里之地,一整日沒有退後半步.

就算他周圍幾乎被獸潮覆蓋,同一陣營的東海修士因為法力不濟頂不住壓力而步步後退,他也絲毫沒有撤退的跡象.直到這些東海修士緩過勁,又沖上來,把陣線給穩固.

天道盟北方修士無數的目光都聚焦在那道淡淡的血影上,只要那道血影還在,那便意味著戰線未失,無數修士的信心穩若磐石.

葉秦在戰場上,屠殺的低階妖獸已經難以計數,所殺的妖族修士同樣不少.

一天一夜戰斗下來,他渾身濃烈的血煞氣,幾乎凝如實鼻,在周身數十丈范圍內形成一股近乎妖異的血色煞氣.當他血煞形成之時,那些低階妖獸一靠近葉秦數十丈范圍內,便產生一股強烈的恐懼,忍不住轉身而逃.

"天吶,那是血煞!""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殺敵盈野"才能形成這樣一層凝如實質的血煞.""血煞容易消失,必須不斷的厮殺才能維持.葉長老周身這層血煞"恐怕至少能維持數日."

周圍同一陣營,在葉秦附近作戰的元嬰修士們,知道這血煞的厲害,都不禁膽顫心驚.

前鋒獸潮大量損耗,尸沉血海.

殺到現在"獸潮損失巨大,但是戰果集寥,除了殺了一些金丹修士和極少元嬰修士之外,並未沖破東海陣營的戰船艦隊.

在獸潮中間的不少妖族修士,望著天道盟北方宗系那道最堅固頑強的血色身影,恨得咬牙切齒.別的地方,根本沒有如此頑固死戰的修士,唯獨那道血影"像一根心頭刺一樣死死的紮在它們的心口上.

"可惡!","殺了他!"

"他有五柄神通飛劍,一次頂多只能對付五名妖修!我們一起上,殺了他!",數十余名化形妖修,突然從殘存的獸潮之中,四面八方沖了出來,幾乎是不顧一切的合力殺向葉秦.

葉秦心中一片空靈,立刻察覺到獸潮之中朝自己沖來的這數十道強大妖力.

他如果僅僅使用大五行劍,實力能同時應付三到五名普通化形妖修的圍攻.如果配合其它手段"則不止這個數.

葉秦心中早已經沒有畏懼之心,絲毫沒有退意,反而微微興奮.他也很想知道,動用自己的全部手段,能在這混亂的戰場上,能同時應對上多少化形妖修的全力圍攻!

"蒼蟒之毒!",葉秦低喝一聲,以青木蒼蟒劍一劍橫掃揮出.木系劍靈怒嘯,射出一道青芒,這道青芒化為一條綿延數里的劇毒霧蟒,圍著他重重旋繞,所有闖入千丈范圍的生靈都被蒼蟒毒霧吞噬.

"驚濤海潮!"

他以擎海怒潮劍朝下方海面.

轟!

海浪沖天而起,化為一片數里龐大漩渦.從海面直沖天空"將他包圍.早已經染滿血的漩渦,如同深不見底的詭異血窟.

"天尖燎原!",葉秦以爆炎赤云劍朝天空.

他的頭頂上,生出一片滾滾數里的沸騰火云.

爆炎天火"神通級法術,隨時能大范圍落下來.

普通八九階的妖獸"一觸即焚燒至死.

"劍羽爆射",數百道數尺金芒,在他周圍豎起,如金芒披甲.

"玄靈地甲!",他身上裹上厚厚的土甲.

五柄神通法器的天賦法術,一口氣施展完.

葉秦的周圍出現五層大神通級威力的法術.

紫劍宮大五行劍陣,號稱同階無敵,絕非浪得虛名.能夠輕松自如的操縱五系飛劍,也只有這大五行劍陣能夠做到.

葉秦凌空佇立,以神識操控五柄神通級飛劍,飛繞在自己周圍,雙手還扣著數枚噬血妖藤種子.冷冷的望著周圍沖過來的妖修.嗯要攻擊他,先闖過這五道防線再.

等它們沖過五道防線,也就是它們的死期.

葉秦所在的地方,附近聚集著一批天道盟北方宗系的元嬰修士主力,他們也不是吃素的.

"殺!"

"妖修敢玩手段,還嫩著!",這些元嬰修士見數十余名化形妖修朝葉秦全力突襲而來,他們立刻棄了正在屠殺的妖獸,全力截殺這些化形妖修,分擔葉秦的壓力.一大半妖修被這些元嬰修士攔截下.

最終能沖**秦周圍的妖修,只有七八名.

這個數量,對于一般的元嬰修士來依舊令人頭皮發麻.

這七八名妖修沖開劇毒的蒼蟒之毒,沖破驚濤怒潮漩渦,頂著從天而降的天火燎原,強行抵擋住數百道金羽爆射,它們已經皮開肉綻,受了不輕的創傷.

它們正准備狂轟葉秦的玄靈地甲之時,一切到此為止了.五柄神通級飛劍齊射而出,化為數百丈巨劍,將其中五名妖修強行截下.數枚噬血妖藤,朝另外幾名妖修爆射.啪,啪!

噬血妖藤瘋狂生長,將那幾名妖修纏繞,血刺狠狠的紮入妖修的血肉之中,急劇吸收妖血妖異血光暴漲.妖修響起數道淒厲慘叫聲,墜向海面很快慘叫聲越來越弱.

噬血妖藤的可怕之處在于,只要一沾血肉,它實力暴漲,可以從十階妖藤,變為十一階,十二階甚至十三階妖聖級的妖藤,越來越恐怖,直到把敵人吸成一副沒有血肉的枯骨為止.不要區區妖修,就算是十三階妖聖,也對這噬血妖藤忌憚無比,不願輕易去招惹.妖修的肉身通常極其強橫,對普通飛劍難以擊傷,但是對噬血妖藤來它們簡直就是大補的肉湯,肉身再強橫也抵擋不住它們的瘋狂吸收.

噬血妖藤並非東海修仙界之物,這些來自妖海的妖修沒有見過,哪里知道它們的厲害.

葉秦操控五道神通飛劍,將最後一名恐懼之下試圖逃走的妖修,斬下頭顱.他腳下的海面,又多了七八名妖修的枯骨,尸體.他周身的血煞,又濃烈了一分鮮妖豔的近乎發紫.

只短短的半柱香工夫,七八名圍攻葉秦的妖修,死的一個不剩.

周圍那些劫殺妖修的元嬰修士,有幾個擊敗了對手,正准備回頭救援遭到圍攻的葉秦,卻發現葉秦已經把那七八名妖修給乾淨利落的干死了,一個個不由驚的目瞪口呆.

葉秦操控飛劍冰冷淡漠的目光朝周圍數十里戰場看去.不知何時,他已經突破了第七層,踏入了元嬰後期.

這是足以讓元嬰修士狂喜的事,但是對他來,只是順其自然.

在東海修仙界元嬰後期,已經屬于最頂級層次的修士,有資格去沖擊化神期境界.如果不是元嬰後期自誇自己有望化神,那會遭人恥笑.而一旦步入元嬰後期化神將是最值得期待的事,任何事也無法跟化神相比.

這一波潮朝天道盟北方宗系,湧過來的妖修和獸潮,在他和眾元嬰修士,金丹修士的厮殺下,死傷大半,徹底陷入崩盤半敗之中.

那些試圖圍攻葉秦的妖修,如墜入冰窟一般心底發寒,對擊殺葉秦徹底絕望,怨怒咆哮聲中,隨著這一波的獸潮退敗而去.除非能組織起一波更大的攻勢,否則根本別想威脅到葉秦.遠離戰場,天空萬丈,云層高處.

血葫老魔和青昊劍尊,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返回,無聲無息的關注著下方臨海城的戰場.妖族陣營和東海陣營打的極其激烈,但是對于他們化神修士來,顯得有些無趣.

他們返回臨海城,但是並沒有插手戰局的打算.

這是一場屬于低階修士的大戰,更是一種殘酷的實戰曆練,如果化神修士插手,那還需要這些低階修士干什麼.所以,只要沒有妖聖插手,化神修士是不會插手的.

不過話又回來了,戰局打到現在,妖族獸潮雖然鋪天蓋地氣勢逼人,但是東海陣營一直穩固,隱隱占了上風.他們也用不著去插手.

若非三足烏妖聖跑出來鬧局,壞了臨海仙城的護罩城防,恐怕臨海城現在固若金湯.

"青昊劍尊,你的劍術比以前厲害不少啊.不過那三足烏妖聖有些奇怪,打不贏咱們就跑,一點高等妖族的骨氣都沒有!它不是來東海搗亂的嗎?"

血葫老魔裂開大嘴,道著.

血葫老魔掃過戰場,看到戰場上天道盟戰區的一道淡淡的血影.如此龐大的戰場,本來區區一個元嬰修士也不會引起化神修士的注意,但是那血影施放出的噬血妖藤,卻讓血葫老魔吃了一驚.

血葫老魔不由"咦"了一聲,詫異道,"那子打出的木系纏繞術,用的是妖界的噬血妖藤吧?這種子在東海修仙界沒有,他怎麼弄到手的.他血煞這樣厚重,殺的可真夠狠啊!這份實力,在本魔的麾下足以當頭號戰將!"

血葫老魔指著下方那道血影,朝一旁青昊劍尊道,"青昊劍尊,那子應該是天道盟的徒子徒削,你有沒興趣招他當你的手下,去北溟?你若不想要,本魔帶他去南魔!"

青昊劍尊冷漠的朝下方海域望了去,目光有些複雜,"他修的是《坐忘經》,你真敢帶他去南魔?"輕哼了一聲,颼的從天空消失.




上篇:658 不知疲倦的血戰     下篇:660 《坐忘經》和古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