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60 《坐忘經》和古盟  
   
660 《坐忘經》和古盟

660 《坐忘經》和古盟



"這子修的是《坐忘經》嗎?"

血葫老魔怔住,看著青昊劍尊離開.他遲疑了好一會兒,方朝下方戰船飛去

妖族陣營,無邊無際獸潮的大後方.

六道妖聖的身影,若隱若無.不要東海修士,就連周圍妖獸也未察覺它們的存在.

"烏隊長肯定是在這一帶,發現了青丘璃的蹤跡,才會襲擊臨海城.可惜還沒把青丘璃給找出來,烏隊長已經被那兩個化神修士給逼跑了,可惡!你們,青丘璃會不會就在臨海城呢?"

"九尾靈狐擅長變化,蠱惑術,想發現她的蹤跡不容易."

"我等直接殺到城去,查看一番便是!那兩個化神修士,還能抵擋我等不成!"

"不妥.此行是為了拿回聖物,不要輕啟戰端和化神修士開戰!臨海城雖只出現兩個化神,但是誰知道他們有沒有後手!如果引出那些古修,恐怕是場大麻煩.聖主只怕不樂見妖界和化神修士開啟戰事."

一名妖聖隊長搖了搖頭,低沉沙啞的聲音道.

"既然如此,靜觀其變吧!烏隊長絕不會這樣放棄聖物,九尾狐逃不了多遠,遲早會被找出來.我等只需在化神修士發現聖物之前,殺了青丘璃,把聖物帶回妖界聖殿便可!"

妖聖們想起丟失的聖物,沉寂下來.此聖物關系道妖界的氣運,不容有失

激戰了一日夜的前鋒獸潮,損失慘重,十成折損了七八成.若非後方有妖修督戰,恐怕獸潮早就潰散逃亡而去.

或許是妖族陣營打算重整殘破的陣勢,這一波獸潮暫時退去,退到千里之外,重新集結.

葉秦曆經一日一夜的血戰,沒有了厮殺對戰的敵人,終于停止下來.他從一種空靈的意識之中,清醒過來,終于想起這是仙妖戰場.

他微微苦笑.

'在戰場上突破元嬰七層,這恐怕會引起不少的猜測吧.’

不過沒什麼關系,東海修仙界是一個用實力話的地方.質疑和猜測,用實力可以讓它們銷聲匿跡.

葉秦收拾了思緒,收回大五行飛劍,返回天道盟北方宗系的戰船.

周圍戰場上眾多元嬰修士,金丹修士,趁著獸潮退去,匆忙收取戰場上的各種戰利品,妖靈,妖丹,獸皮,獸骨,殘破的器等等.這些都是煉器,煉丹的好東西.另外,那些陣亡的修士尸骸,也要盡量收斂,帶回去交給其家族親人.

戰場打的如此激烈,身上帶著血煞的修士,其實並不少見.但是像葉秦身上血煞濃烈的發紫,卻寥寥無幾.靠近他的同階,低階修士,心中都生出一種恐懼,不自覺的避讓,不敢去擋血煞鋒芒.

紫劍宮旗艦上的周宗主,不少長老,眾多元嬰修士,和葉秦打招呼,都忍不住露出怪異的眼神看葉秦.

還有那些操縱大戰船的無數金丹修士們,一個個激動無比,崇拜的望向歸來的葉秦.

"他就是紫劍宮執掌戰令的葉長老,聽他金丹初期就成為紫劍宮的長老了,太強了!"

"周宗主的目光果然獨具慧眼,居然那樣早就發現了葉長老的實力."

"葉長老樣貌如此年青,恐怕是東海修仙界最年青的元嬰後期修士!他的壽元估計一二百歲吧,天吶,有足夠的時間,去沖化神期境界!"

"這個月的元嬰修士殺妖榜上,肯定有他的大名!"

葉秦對這些聲音只能當沒聽見,回到旗艦,正打算找一處清淨的地方打坐歇息,准備下一場血戰.

這時,突然天空萬丈高處一道光芒筆直落下"轟",一個古銅肌膚鐵塔般赤腳大漢,提著巨棒和血色葫蘆,穩穩的落在戰船船頭的甲板上.

巨型旗艦,不由劇烈震顫了一下.

"恭迎血葫老祖!"

"不知老祖駕臨,有何吩咐?!我等定當竭盡全力."

旗艦上眾修士,周宗主,還有不少天道盟的長老,見到血葫老祖突然出現,不由有些慌了神,不知道天魔盟的老祖,為何來他們天道盟的戰船上.他們連忙恭迎這位天魔盟的化神老祖.

"不用多禮,不是找你們的!"

血葫老魔大大咧咧的擺了擺手,大手一指葉秦,道"那子,過來,本魔問你幾件事!"本文字由啟航更新組無人提供

葉秦愣了一下,還是老老實實走了過去.

"走,咱們到那邊去聊聊."

血葫老魔化為一道耀目的血光,射向已經寂靜平息下來的海域戰場.

葉秦禦劍,緊隨其後.

戰船上,周宮主等眾元嬰修士面面相覷,不知道血葫老祖來找葉秦干什麼,毫無頭緒,只有干瞪眼的份.

然而更多的修士,卻是羨慕無比.

不管是好事壞事,能得到化神老祖的親自召見,那都是無比的榮耀,可不是隨便哪個修士都能有這樣的待遇

血葫老魔來到海域戰場的天空,將這一片海域清理戰場的修士們都趕走,然後將血色葫蘆朝天一拋.

葉秦有些納悶,不知血葫老魔想干什麼.

只見血色葫蘆在高空,滴溜溜一轉,化為一只千丈的血色光澤巨葫蘆,葫蘆口朝下方海域狂吸.

無數妖獸的血肉,尸體,妖豔的血色海水,化為一道拔海而起血龍,朝葫蘆內鑽去.短短一會兒工夫,周圍十余里海面上,數千頭漂浮著的妖獸尸體,尸山尸海,全被那血葫蘆給一口氣吸進去了.

"哈,痛快!嘖嘖,就是味道稍微淡了一點,多些高階妖修的話,估計味道更足.子,要不要來幾口,這血酒特別補~!喝上一大口,頂你幾個月的修行."

血葫老魔抱著縮的血葫蘆,咕嚕咕嚕猛灌了幾大口血酒,哈哈狂笑.這血葫蘆也不知是什麼大神通的器,將無數妖獸尸體,直接煉化為了血酒.

"不用不用,前輩自用便好了."

葉秦看的頭皮發麻,連忙搖手謝絕.

"子,你的噬血妖藤種子,是從哪里弄來的?別告訴我是從東海找到的,這妖藤需要極其充沛的靈氣才能生長,東海靈氣稀薄根本無生長.而且它往往跟其它天材地寶,長在一處地方.最適合妖藤生長的地方,只有妖界.這玩意,你怎麼弄到手的?"

血葫老魔喝完酒,突然語氣一變,銅鑼般大的眼珠子,死死的盯著葉秦.

"回稟前輩,半年前晚輩和四位同道修士,曾去過一趟東妖古界.無意間發現一株噬血古妖藤,得了一些十階元嬰級的種子.不過沒在妖界待多久,很快便離開了."

葉秦想了一下,沒有隱瞞.

東妖古界的通道,估計化神期修士都能夠知道,也能夠進去.噬血妖藤對元嬰修士來,是頂級寶物.但對神通廣大的化神修士,不算什麼厲害的東西,人家只怕瞧不上眼.

他也沒必要刻意隱瞞.

"哈,還真有不怕死的,敢進妖界!估計是你們實力太弱,沒引來妖聖的注意,才僥幸活著進去活著出來.若是化神修士進去,恐怕少不了一場大麻煩."

血葫老魔聽完,反倒有些驚訝了.他不是木系修士,噬血妖藤種子對他也沒多少用處,只是隨口問問.他來找葉秦,真正的目的是看看,葉秦想不想去南魔大陸.

"你現在元嬰後期,已經能在南魔大陸站住腳了,可曾想過去南魔大陸混?在那邊修煉,可比這東海強太多了,你在這里化神的希望不足二三成.你在南魔的話,化神的希望肯定超過七八成.老魔我在南魔占了一片領地,麾下正缺幾個能打能殺的悍將,開疆拓土.我看你子血煞十足,挺不錯的,你跟著老魔我混,吃香喝辣,血酒夠喝,靈丹管夠,靈石不愁,絕不吃虧."

血葫老魔喝了幾口血酒,拍著葉秦的肩膀大聲道.

葉秦有些哭笑不得,血葫老魔這是在招攬他?但他還是慎重的考慮,沉吟了一下道"晚輩會考慮!"

"一年後,本魔會從空間之門直接返回南魔大陸,你承受不住空間風暴威力,用不了空間之門,只能渡海過去.渡海的話,估計得要五年六年左右.你若渡海去南魔大陸,先到南魔大陸的魔靈城去,報上本魔名號便行,找人帶路去我的領地.別去投靠別家,別家能給你的,老魔我加倍給你!"

血葫老魔大肆許諾好處,擔心葉秦去了南魔大陸後,被別家勢力給搶走了.

葉秦徹底無了,他還沒答應要投靠血葫老魔呢.

不過,他有一事求于血葫老祖,倒也沒有徹底拒絕老魔的招攬.

"前輩,晚輩有一事詢問."

葉秦想了一下,道.

"啥事,!老魔我混跡東海,南魔大陸上千年,還沒有不知道的."

血葫老魔十分干脆.

"不知前輩可知道,哪里能找到《坐忘經》的元嬰篇,化神篇?晚輩找了天道盟藏書閣,但是未找到.不知南魔大陸,有沒有?"

葉秦問道.沒有後續的,不知改如何修煉下去,這已經快成為他的一塊心病了.

"《坐忘經》?你子干嘛要修煉這該死的《坐忘經》!"

血葫老魔右眼皮抽搐了一下,心頭咒罵了一句,郁悶的灌了幾大口血酒.

"《坐忘經》,這個麼來話長了."

血葫老魔有些不甘,但還是道.

"東海修仙界,最初是古天道盟所建立.後來古盟分裂,成為現在的天道盟和天魔盟."

"天道盟追尋至高天道,克制七六欲,講究無牽無掛,求取仙途."

"天魔盟一切以己心為意,不擇手段,以己身證天道."

"天道盟和天魔盟,最近這幾十萬年以來,出了不少曠世奇才,出了不少修仙瘋子.但是跟古盟那些開天辟地創造東海修仙界的古修比起來,還是自愧不如."

"《坐忘經》乃是古盟第一.實力最強的那些古盟修士,很多都是修煉這種.這些古盟修士幾乎橫掃了東海修仙界,把妖聖困在妖界內,不敢踏足東海修仙界.他們打遍了東海,去了南魔和北溟,打下大片地盤.修煉,對他們來只是一種最純粹的本能,已經算不得追求."

"沒人願意去招惹這些修煉《坐忘經》的化神修士!"

"後來的修士發現這種太過無,連自己人都恩斷義絕,無無義,不願意將這傳承下去.修煉這的修士,漸漸越來越少.在加上,《坐忘經》在東海曾經被天道盟,天魔盟數次暗中集中銷毀,應該已經極少有存本."

"一般來,修煉《坐忘經》的修士,你忘卻的越多,實力越強.等哪一天,你《坐忘經》修到大成,把自己,把所有人忘了,咱血葫老魔和青昊劍尊合起來,估計也不是你子一只手的對手算了,這不提也罷.北溟大陸天寒地凍,那個地方無趣的很,遠不如在南魔大陸痛快.異日你去南魔大陸,如果路途上沒死的,老魔給你找一套頂級的天魔,也不會比《坐忘經》差多少.此地的仙妖大戰,你也無需參加,趁早趕去南魔大陸,或許能早一點在南魔大陸找到本魔."

血葫老魔完了,看向葉秦的目光有些異樣,也不知是忌憚,憐憫,還是感歎,一些他自己也不清楚感慨.

葉秦驚住,過了許久,也不出一句話來.

血葫老魔什麼時候走了,他也不知道.

原來,這才是他在偌大的東海修仙界,找不到一冊《坐忘經》元嬰篇的真正原因!

修煉《坐忘經》的後果,真的是忘卻嗎?

事實上,他之前在戰場上日以續夜的高烈度厮殺下,不知不覺中,似乎進入了一種空靈的境界,忘卻了一切,很微妙的境界.這種狀況持續了一天一夜,幾乎到殺完目光所及的妖獸,才清醒過來.

這不是他的刻意追求,而是一種本能.

葉秦原本還有些疑惑,聽完血葫老魔的一番話,不由感到驚然.

《坐忘經》一脈貫通,雖然他只學了練氣期,築基期,金丹期的,但里面也蘊含了後續元嬰的深意.戰場上無休止的厮殺,使他在無意中,短暫的進入了更深層次的境界.




上篇:659 突破,元嬰七層!     下篇:661 侍女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