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61 侍女青  
   
661 侍女青

661 侍女青



葉秦朝海域四周望去,發現血葫老魔已經不知去向.

血染的海域,只有他獨自一人.妖族獸潮暫時退去重整旗鼓,遠方的臨海城,東海修士正在抓緊修複臨海城的城防,布置戰艦陣線,大戰一時半會也打不起來.

葉秦的心思卻不在戰事上.

他現在是元嬰七層修為,在東海修仙界范圍內已經是極少數的最頂層修士.而且他繼續服用朱果肉,只需在過一二個月,便能直沖元嬰九層巔峰.

沖擊化神境界,對他來,已經是近在咫尺的事.

在東海修仙界,極少有化神修士所需要的高等階靈物.

不論是為了沖擊化神,還是化神之後的修煉,他遲早都要前往南魔大陸,或者是北溟大陸.二選一,這個問題倒也不難,抓簽也能決定.

最讓葉秦頭疼的是,要不要放棄修煉《坐忘經》!

身為元嬰修士,中途放棄自己修煉已久的舊功法,改煉新功法,這是修行的大忌.

每一種修仙功法,都有自己的理論基礎和脈絡運行方式.一旦更換,新舊修仙功法之間,很可能會產生劇烈的沖突,反而將自身境界毀之一旦,走火入魔的風險極大.

可是不更換功法的話,《坐忘經》的坐忘無我,以忘卻為代價,去換取超強的實力.

他能忘卻一切,包括冰兒嗎!

他做不到.

葉秦心事重重,駕馭飛劍,返回紫劍宮旗艦,落在船首.

旗艦船首,周宗主,鍾大長老等等幾名高層修士立刻過來.

"葉長老,剛才血葫老祖過來了一趟,看中了你的實力,要天道盟放人,讓你近期前往南魔大陸.我跟鍾大長老商量過了,血葫老祖救東海修仙界于水火之中,他的要求天道盟無論如何也必須慎重考慮,決定放人,你可以隨時離開戰場,前往南魔大陸."

周宗主得有些冠冕堂皇,心底卻有些尷尬.事實上血葫老魔為了讓天道盟放人,甚至答應減免天道盟的二三百萬塊上品靈石的費用,這筆費用相當誘人.只是這話他卻不好出口.

"葉長老,既然血葫老祖看中了你的實力,想要提攜你,我天道盟自然是樂觀其成.南魔大陸雖是天魔盟的地盤,但是也有不少火系靈根天賦的天道盟修士,因為不適合在北溟大陸冰原上修煉,也會去南魔大陸.在那邊有我們天道盟的人,你也依舊是天道盟的長老."

鍾大長老接著沉吟道.

"南魔大陸和北溟大陸,對我來沒有什麼區別.此事過些天再吧……血葫老魔呢?我還想向他請教一下自創功法的問題."

葉秦想了一下,問道.

"血葫老魔不插手此地的戰事,此刻應該是去尋找三足烏的下落了吧.青昊劍尊也不知在哪里,估計也不在臨海城附近,恐怕無法指點你."

周宗主和鍾大長老相視一眼,搖了搖頭,對血葫老祖的去向也不大清楚,只是猜測.而他們的修為實力跟葉秦已經很相近,無法在修煉方面指點葉秦.

"那算了,只能日後遇到再了."

葉秦點了點頭,和二人告辭,隨後離開了紫劍宮旗艦,前往離旗艦不遠的另外一艘戰船——大翼戰船.

大翼戰船是他的私人戰船,操縱戰船的是十多名青丹宮的金丹弟子,並無其他外人.

這里清靜,不用擔心被其他修士打攪.

紫劍宮旗艦上的元嬰修士太多,找一處安靜的地方打坐也不方便.

葉秦上了大翼戰船,立刻有一名金丹女弟子前來稟報,"葉師叔,昨日有一個修士找你,她自稱是您的熟人.您當時還在戰場上,我以為她跟你有交,便放她上了船.沒想到她待在船艙的廂房便不走了,現在還在艙內的廂房.她如果您上了船,便讓你去見她."

這名女弟子起那修士,神還有些憤然不屑.

"熟人?"

葉秦不由疑惑.

他能有什麼熟人?……很早以前認識的蔣靈等人之外,並無多少熟人.王氏叔侄,交不深,也應該不會是他們.

葉秦進入大翼戰船的船倉,來到賓客廂房,推門進去.

廂房內,一名絕世妖嬈的女修士,仟仟玉手托著一枚神秘無比的灰蛋,笑盈盈的望向他,一聲淡笑,"葉長老,來了啊!",那一笑的風,足以顛倒眾生,讓無數東海元嬰修士們甘心為她赴死.

她似乎早已經知道葉秦會進來.

"前~,前輩!你怎麼在這里……?"

葉秦震的目瞪口呆,張大了口幾乎不出話來.

血葫老祖和青昊劍尊在尋找三足烏妖聖的蹤跡,而三足烏妖聖在追殺九尾靈狐妖聖.

九尾靈狐妖聖,不知什麼,卻進入他的大翼戰船上.

攪動整個妖界,差點讓東海修仙界萬劫不複的真正罪魁禍首——那枚灰蛋,就在她的手掌之中.

葉秦一下在自己的船上看到九尾靈狐,差點懵了.

"唉~!"

九尾靈狐蹙眉,歎了一口氣,"東海之大,卻無我一介弱女子的容身之地.金烏追的緊,日中金烏大神通,能讓它的視線看到東海每一處角落.它被兩個化神修士趕跑了,女子剛好留意到你出現在這里,便借貴船,暫避一下,躲開它的視線,葉長老不會介意吧?"

"晚輩不敢!"

葉秦滿頭冷汗.堂堂九尾靈狐妖聖要是弱女子,那東海修仙界也無人敢自稱強大了.

"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九尾靈狐很滿意葉秦謙遜的態度,玉手托著那枚灰蛋,淡淡的道.這枚灰蛋,葉秦在妖界的時候便見過,她也無需忌諱什麼.況且,她也不認為葉秦真的知道什麼關于這枚灰蛋的事.

"不知道,這枚蛋卵……不會是哪位妖聖誕下的蛋卵吧?"

葉秦仔細看了看,搖頭.

這枚灰蛋的外殼上有細密的裂痕,痕跡的深處,閃過令人心悸的紫芒和灰芒,光芒如神似幻,輕若虛無.跟他百年前,在鷹崖上吃的那枚灰蛋,幾乎一摸一樣.

不過,他不知這是什麼蛋.

九尾靈狐輕嗤了一聲,"若是哪位妖聖能誕下此卵,它早成妖界霸主,一統妖界了,哪里輪的到那些聖主在位……東妖古界的聖主,都是高等妖族的族長輪替上位,千年一換,做不長久."

"不過此物是黃昏聖殿最重要的聖物,聖主們應該知道它是何物.本聖在黃昏聖殿,從看守這聖物,看守它足足五千余年,費盡心思才將它帶出妖界.可是聖物在手,卻不知該如何用,無從下手."

九尾靈狐又歎了一聲,自自語道,"以本聖的強大妖力,全力灌注靈氣進去,三日三夜,居然如沉大海,本聖妖力幾乎耗盡,它半點反應都沒有.恐怕數十名,上百名妖聖之力,也無法撼動它分毫.我懷疑,聖主恐怕也無法用它,才會將它放置于黃昏聖殿."

葉秦識趣的保持著沉默.這不是他該過問的.

"罷了,不跟你閑聊了."

九尾狐瞥了一眼葉秦,"本聖只要在外面一露面,烏隊長施展日中金烏大法,肯定會找到我的下落.本聖來此地,想借你的船,躲避烏隊長的視線."

"此地那麼多戰船,前輩隨便找一艘,相信會有很多修士樂意效勞!"

葉秦心中郁悶,有些遲疑的道.九尾靈狐妖聖待在這船上,他十分拘束,恐怕連打坐修煉都會很不自在.他是很不樂意的.

"但是,近期會離開東海修仙界,去其它大陸的戰船,恐怕並不多.你服了朱果,沖上元嬰九層也是一二月內的事,很快便能去北溟大陸,或者是南魔大陸,這正是本聖所需要的."

九尾靈狐俏皮的一笑,有些強買強賣耍無賴道.

"前輩去南魔和北溟大陸,能避開三足烏妖聖的追蹤?"

葉秦疑問道.

"烏隊長的日中金烏,只能監視東海諸島.那兩大陸離的極遠,它看不到……除非它也去了那兩大陸."

九尾靈狐道.

"好吧……前輩在此廂房休息,晚輩會吩咐不會有人打攪.晚輩先去出去了,等過些時日,便用戰船送前輩去其它大陸."

葉秦想了好一會兒,只能認命,離開船艙廂房.他一點也不懷疑,要是他敢個不字,九尾靈狐妖聖會把他切成十塊八塊喂海獸.

"對了,本聖名氏是青丘璃,不過,在外人面前,你就是新收的侍女,叫我青."

九尾靈狐似乎很放心,一點也不擔心葉秦會出賣她.

事實上,三足烏追殺她那麼久,從妖界追殺到東海,也沒能傷及她分毫.想要殺她,哪有那麼容易.葉秦的修為實力,還不夠她一條狐尾巴去收拾.就算把那兩化神修士請來,也奈何不了她.

"侍女……"

葉秦邁出廂房門檻的時候,差點跌了一跤.他估計自己現在是整個東海修仙界最強勢的修士,還有誰能有個妖聖當侍女的,雖然這侍女的名頭有名無實.




上篇:660 《坐忘經》和古盟     下篇:662 青丹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