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紫府仙緣 674 十輪!  
   
674 十輪!

674 十輪!



"冰兒,你看…?"

葉秦心中想了想,朝身側的皇甫冰兒看去.他想進入魔靈城的話必須得到大量的元晶,但是有領地去獵殺魔化妖獸,那麼上魔斗台無疑是一個最快速有效得到元晶的辦法.

"心點!"

皇甫冰兒自然明白葉秦的意思,她對葉秦的實力有極強的信心.況且就算在魔斗台上戰敗了,也只是輸掉一粒元晶而已,沒有其它損失.

葉秦點了點頭.

魔斗台擂台數量很有限,只有十個,每一座擂台都有一名擂主占著.

這里聚集了數千上萬計的魔靈城修士,每當有擂主離開擂台,幾乎立刻便有眾多修士上去搶占擂主的位置.所以想要當擂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要麼成為挑戰者,押注一筆元晶後,把擂主趕下台.

要麼等擂主主動下台.

葉秦手中只有一粒元晶"數量太少,根本無法發起挑戰,他只能等其它擂主主動下台.

搶擂台這種事自然不是難事.

他可是元嬰九層修士,已經是元嬰期境的最巔峰存在,元嬰期修士之中有幾人能跟他並肩.

至于化神期修士大多都是地位極高的領主,很少會親自上魔斗台的擂台,只是來這里觀戰"挑選一些戰力出色的元嬰修士成為他們的手下.

葉秦在魔斗台各叮,擂台之間轉悠,目光瞄到十號擂台,看到上一任擂主有打算下來之意,他身形一閃,在擂主離開的瞬間便占據了這座千丈大擂台的正中央,抓到一杆標志擂主的旗幟,成為第十號擂台的守擂主.

在魔斗台維持秩序的同樣是魔靈城的守衛.

站在擂台邊緣的一位身穿黑甲的魔靈城守衛,立刻跑了過來大聲宣布葉秦成為十號擂台的擂主"可以接受其他修士的挑戰.魔靈城守衛直接隸屬于魔靈城長老會,也沒誰會在這里鬧事.

其他試圖成為擂主的元嬰修士們比葉秦慢了一步,見葉秦成了擂主,只能癢癢退下.

"他的法力氣息極強是個元嬰九層修士!"

"這人實力頗高,誰上去挑戰!"

"這位守擂的道兄,你打算出多少元晶"讓別人來挑戰你?"

葉秦成為擂台,一大群元嬰修士圍在擂台附近,七嘴八舌紛紛大聲問起來.

"請閣下報上名號,修為階層,以及押注元晶數量.打算在魔斗台上打幾輪?輪數一到在下會中止挑戰."

那名元嬰初期修為的魔靈城守衛,也朝葉秦問道.

"葉秦,元嬰九層.不限輪數."

葉秦從衣中掏了掏,掏出一粒元晶交給守衛當押注,有些勉為其難的道""我只有一粒七階元晶,少是少了點,不過應該可以成為擂主吧."

"什麼閣下才一粒七階元晶?"

那名魔靈成守衛接過一粒元晶,頓時傻眼了.

沒規定一粒七階元晶就不能成為擂主"那守衛也不敢讓葉秦下去.最重要的是,魔靈城會從魔斗台抽稅金,當擂主的比斗結束離開的時候"押注要上交二十分之一.一粒七階元晶的二十分之一,能用來干什麼?分開它都嫌麻煩.

青石築台下紛紛嚷嚷的眾多元嬰修士們經過一會兒的寂靜之後大鬧了起來.

"開什麼玩笑.元嬰修士打上一場,肯定要耗費不少的靈酒,這一粒元晶連買靈酒都不夠!"

"才押注一粒元晶,元嬰修士誰願意跟你打啊!"

"一粒七階元晶,殺一頭金丹初期魔獸就能得到連塞牙縫都不夠.元嬰後期修士打一場斗法,沒有數十上百粒八,九階的元晶,根本不值得出一次手啊!"

"這位兄弟你是不是被誰給洗劫了,窮的連十幾粒元弱都拿不出來.你干脆下來吧換咱上去,咱手頭好歹還有好幾百粒七階,八階的元晶呢."

葉秦對這些嘲諷只當沒聽見,閉目養神"等著其他修士上台挑戰.

元嬰修士們吵鬧了一會兒,見葉秦待在擂台上不走了,只能癢癢散去,去其它擂台找機會挑戰.

這也不能怪他們勢利.

葉秦明顯是元嬰九層巔峰的修士,在元嬰層級中屬于最頂尖.能夠達到這個修為層級的修士,並不太多.

就算有實力頗強的元嬰九層修士,難道為了這一粒七階元晶,去挑戰一名元嬰九層的修士,這也太寒磣了.又不是金丹期修士,至于為了一粒七階元晶動手嗎.

元嬰修士們根本不願出手"只剩下一些實力低微的金丹修士,還有一些純粹無聊看好戲的修士,還在擂台附近圍觀.

他們是純粹來觀戰的,或者是找其它金丹修士比斗,准備等葉秦下去之後他們好上台,倒也不在意台上葉秦押注是多少.

那名魔靈城守衛卻在暗叫倒黴,要是一直沒人來挑戰葉秦的話"這個擂台將白白浪費時間,他也無法從比斗中抽取稅賦和傭金.只是擂台的規矩.

葉秦等了好一會兒也沒有人上來挑戰,揉了揉鼻子有些尷尬.總不能干站在台上,讓台下的修士圍觀吧.他朝台下人群看去,突然朝人群中間一指"你,上來挑戰我!"

那名被點中的"是一名身形微胖,臉色有些虛白的年青修士.這位修士衣著打扮有些吊兒郎當"正在台下東張西望看熱鬧,也不知道在干什麼.

"什麼?"

那年青修士還在茫然走神"見周圍的人都在望著他,才反應過來葉秦讓他上去,他嚇了一跳,連忙擺手"不不,的才剛剛金丹初期不久,跟您老差的太遠了連您老一個手指頭也打不過,上去那不是純粹找死嗎!"他可是很清楚在擂台上被打死了,對方可是不用負責的.

"沒事,我不動,不出手.你隨意,用最強的手段攻擊.只要你能把我打下擂台去我這粒七階元晶便歸你了!"

葉秦笑道.

那臉色虛白的年青修士聽了之後,不由遲疑,微微心動了.

一粒七階元晶對于元嬰修士來不屑一顧,但是對金丹初期修士來,還是非常可觀的,那可是要拿性命去獵殺金丹魔獸換來.況且"台上的元嬰老祖了"不動,不出手."他立于不敗之地"應該能贏吧!

"這位魔靈城守衛幫忙作證,我絕不出手."

葉秦一副溫和的笑了笑,給自己加持了一個光罩,盤膝坐在擂台上.

"打吧,趁早打完,也好換人."

那名魔靈城守衛嘀咕了一句倒黴,點了點頭按規矩,低階修士可以向高階修士發起挑戰.只要雙方同意,隨便怎麼打都行.

"你應該沒有跟元嬰修士斗法的經驗吧?只需要一粒元晶,你便有跟元嬰修士斗法的經驗.日後你跟你朋友起,你曾經挑戰過一名元嬰修士,不管結果如何,那也是一種榮耀.一般的金丹修士哪有機會跟元嬰修士交手!"

葉秦鼓動道.

擂台下"眾多看熱鬧的金丹修士也在起哄,讓那男子上台去挑戰.

那名臉色虛白年青修士終于心動了.一咬牙,也好,就拿一粒七階元晶來搏一把!就不信了,不能把元嬰修士推下擂台去.

"晚輩陶山明"金丹期三層!若是得罪了前輩,勿怪."

那年青修士心中抱著一絲僥幸,大叫了一聲"飛上青石擂台"向主持擂台比斗的守衛交了一粒七階元晶.

他雙拳綻放金光"一聲暴吼,朝葉秦轟去,想將葉秦從擂台打下去.

轟!

陶山明重拳轟在葉秦的護身罩上,他到那間感覺一股狂暴的反震之力襲來"倒飛了出去數十丈,胸腔內氣血翻騰"踉蹌跌退十多步"才在擂台上站穩腳跟.

陶山明滿眼的無法置信.

葉秦坐著沒動,護身罩的一個反震,居然把他給震的退出了數十丈遠.葉秦的護身光罩穩如大山,連稍微大點的波動都沒有出現一個.

陶山明不信邪,雙拳再度聚力,朝葉秦沖了過去.

啪,啪,啪!

陶山明的重拳雨點一般轟在葉秦身上,他出拳有多重,反震之力便有多重.不到半柱香工夫"陶山明在劇烈反震之下臉色開始慘白""噗嗤",忍不住噴出一口精血.

葉秦干坐著也挺沒意思.

這一輪肯定是守住了.第二輪守擂,他的押注翻倍,將變成二粒元晶"還是少的可憐啊!這一點押注,根本沒有元嬰修士前來問津.

葉秦心中微微感歎.

陶山明噴了一口精血之後"已經欲哭無淚.他感到自己上當受騙了,什麼"不動,不出手"都是假的,光是反震之力便讓夠他受了.他出了一粒元晶想上台占便宜"結果把自己反震的吐血.

"這位陶老弟,你還是下去吧,再打,恐怕要把你自己的氣脈給震傷了."

葉秦有些好笑,看在他"捐獻"了一粒元晶的份上,出相勸.

"前輩,你這是坑我,什麼增加跟元嬰修士斗法經驗.你坐著動都沒動"我什麼斗法經驗也沒得到,白白出了一粒元晶,還吐了一.血."

那名金丹修士差點哭喪著臉,他的法力機會耗去很多,根本奈何不了葉秦"只能黯然離開青石擂台.

"誰沒經驗!這不是讓你看到了元嬰修士的防禦之力嗎,這也是一種寶貴的斗法經驗!知道對手的防禦有多強,才能知道需要多強的攻擊才能擊破防禦."

葉秦正色道.

那陶山明不由愣了愣,感覺葉秦的法好像也對.

"你想不想知道元嬰修士的防禦極限?讓你們見識一下吧.下一場,兩位金丹修士一起上來挑戰.第三場"四位金丹修士上來挑戰.每多一場,人數翻倍.一直到你們把我打下擂台為止.規矩照舊,我坐著不動,你們手段不限,看著辦吧.把我打下擂台去"所有的元晶就歸你們了.當然,如果你們無法將我打下去,你們便輸了."

葉秦淡淡笑道.他這話不只是對陶山明,還對台下的修士.

"我來!"

"前輩,在下願一試!"

台下早已經聚集數百名金丹修士在觀戰.金丹修士挑戰元嬰修士,這樣的斗法在魔斗台稀罕的很,幾乎看不到.一粒七階元晶"他們還是支付得起的.

幾乎馬上便有兩名金丹修士兄弟躍上了擂台,各向擂台上的守衛交了一粒七階元晶.因為是一起上,所以每人只需一粒.

然後他們興奮的磨拳擦卓"想看看能不能把葉秦從擂台上打下去.

在他們看來,陶山明辦不到,並不意味著他們也辦不到.

白癡才用拳頭去硬撼護身罩,遭到反震.

這兩兄弟打算用大力挪,把葉秦一點一點挪下擂台去.

當然了,他們兩兄弟的如意算盤打不響.葉秦坐在那里重逾萬鈞,他們吃奶得勁拿出來,也搬不動分毫.

很快,便又換四名雄心勃勃的金丹修士上場.

魔斗台十號擂台的比斗在繼續.

二三個時辰之後,這個擂台,幾乎聚集了魔斗台數以千計金丹期修士驚異,好奇,躍躍欲試,震撼的目光.

只要葉秦不主動從魔斗台上下來,每多守一輪他的押注便會翻一倍.就算他最初的押注只有那麼可憐的區區一粒七階元晶,第六輪結束之後"已經變成了一百二十八粒.

整個擂台上幾乎站滿了金丹期修士,也依舊無法破掉葉秦的護身罩.

台上已經無法站下更多的金丹期修士.

一百多七階粒元晶其實也不算什麼,但已經足夠讓元嬰修士出手了.這個十號擂台引發的騷動,吸引了太多低階修士的目光,早就讓周圍的元嬰修士感到不滿.

"在一群金丹修士面前囂張,算什麼本事!老子袁大鵬,雖然只有元嬰期二層,但也要掂量掂量閣下的本事!"一名目光發的大漢"手握著一柄巨斧法器"將一袋元晶丟給魔靈城的守衛,猛然飛身上了擂台.

大漢才剛站上擂台,便見一柄金色巨劍劈來.

砰"大漢慌忙以巨斧法器抵擋,吃力不住,重重的摔下擂台去.引來圍觀眾金丹修士,元嬰修士的哄然大笑.

葉秦收回飛劍,,看也沒多看一眼.他可沒過,對元嬰修士也不出手.

"第七輪,葉秦勝!"

"第八輪,葉秦勝!"

"第九輪"葉秦勝!"

"第十輪,葉秦勝!"

短短的一炷香工夫內,接連四位元嬰初期,中期修士沖上擂台"都沒能撐過片刻,便被打出了擂台外.對于這些元嬰修士來,幾百粒七階元晶數量不多,所以也願意上去嘗試一下挑戰.只是結果很不如他們的意.

"連勝十場,這是今日魔斗台誕生的第一位十輪勝者.誰還要來挑戰?!"主持十號擂台的那名魔靈城的守衛"十分賣力的大叫.這個擂台上的押注翻番的漲,已經越來越高,他得到的傭金也將會可觀.




上篇:673 魔斗台     下篇:675 輪番超級戰